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无心出岫
无心出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884
  • 关注人气: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震区(三)

(2008-07-01 23:27:18)
标签:

重生之旅

杂谈

分类: 震区日记

                震区(三)

                                  装饰一新的学校在晨曦中展现着希望

7月1日土门镇 

    雨在昨晚真的停了,早晨很早起来,看到外面已经有了阳光。急忙洗了几件衣服,拜托这里的工作人员如果下雨帮我收进去。8点10分,小刘开车过来把我送到了学校,价钱是一趟10块。当时心里就决定还是让镇里帮着找辆自行车吧,不过是每天往返10公里而已,这每天20块钱的交通费太贵了,这些钱可以给孩子们买很多学习用具了。

    学校和我昨天见到的时候又有了不同,那一定是在我走后老师们忙碌的结果。两条崭新的横幅拉在路边,一条写着小学临时教学点,一条写着“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一切”,还拉起了彩旗,在阳光的映衬下,学校充满了生机。时间还不到8点半,但已经来了大部分学生,很多家长也等在一边。大一点的孩子都去老学校搬凳子了,低年级的孩子兴奋地坐在自己年级的帐篷里,在他们快乐的脸上丝毫看不到一个多月前发生的那场人间惨剧的影响。和学校老师聊天得知,这个小学的师生大多毫发无损,只有一个颅脑重伤的学生被送往外地医治,已经痊愈,这两天就要回来了。但是,很多师生家里的房子都塌了,还有几个孩子失去了亲人。我想,这样的伤痛只能慢慢恢复了。

    我负责的四年级今天来了25个孩子,16个男生,9个女生,原来班里有7个孩子没来上课,有的是去了外地,有的或许是还不知道。这个班还有五六个新同学是别的灾民安置点过来的,插班到了这个小学,和原来班里的孩子一起组成了新的集体,其中有两个女孩就是昨天我在寻找这个帐篷小学时在路边问过路的女孩,真是巧极了。还有两个六年级的男孩昨天在另一个帐篷小学刚刚见过,他们一眼认出了我,很亲热地和我打招呼。

    9点多,刘校长和几个老师用板车拉来了最后一批椅子,看学生们都安顿下来后,开始组织学生排队去路边升旗。我的班第一个集结完毕,我告诉孩子们已经是高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了,希望他们为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做出表率,孩子们很配合。

    这是我见过的最特殊的升旗仪式,六个年级的孩子和老师们在山间公路边列队,齐唱国歌,小旗手在公路另一侧握着长长的旗杆,让大旗从躺倒的状态一点点变成直立飘扬,然后在老师的帮助下绑在公路边的标记墩上。简单吗?可谁能说它不够庄重?在党的生日这一天,100多个农村的师生在一片废墟之上再次高举起一种精神,他们让我觉得不虚此行!

    升旗仪式结束后我向孩子们做了自我介绍,教他们认识了我那个生僻的名字,又点名认识了他们,把在郑州买的笔发给他们。学校在市教育部门的帮助下找到了新的教材,在地震中没能拿出课本的孩子们可以领到新书,这让他们止不住欢呼起来。刘校长原来就教四年级语文,他带着孩子们回顾了震前的课程进度,提醒孩子们做好预习,我也在他们的交流中及时总结了预习的几点要领,写在了帐篷前那四川省公安厅捐赠的活动黑板上。

    孩子们领完学校准备的礼物就解散了,明早8点,我们将正式恢复上课。学生们走后,刘校长将他用的教材、辅导用书和自己写的教案倾囊给我。翻看他的教案我心里一阵惭愧,原以为自己教小学语文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还为一乙的普通话水平自得,现在才发现,除了热情,我还需要做很多的准备。

学校的陈老师家就在附近,他的女儿恰好就是我那个班的班长。中午,学校所有老师都在陈老师家吃饭,刘校长邀请我一起去和大家认识一下。这时,重庆一家一直资助这里的银行得知孩子们今天开学,又特地送了很多孩子爱吃的东西和衣服过来,陈老师家就成了物资的集散地。

    回到指挥部驻地,发现一天的艳阳已经让帐篷再次成了蒸笼。我顾不得酷热,拿出课本和刘校长的教案开始备课。这是描写乡村景色和儿童快乐童年的小散文,很活泼,很美,我从网上查了课后“日积月累”单元里那些诗句的全诗,编辑到一页文档里,晚上用这里的打印机打印出25份明天发给孩子们,这样可以节省一点时间。我又从网上找了描写乡村风光的音乐,准备在课间用笔记本放给孩子们听,一是换换脑子,二来可以培养他们对音乐的感受力。我想明天给他们留一个家庭作业,用笔画出他们在这片山水间的快乐童年的片段,他们远比我想的坚强,房倒屋塌并不可怕,在政府的救济和建成永久性安置房后,他们一定能继续快乐地成长。对这里不用同情悲悯,只需真诚地关心和帮助,这是我来灾区这几天最大的感受。这里的人很淳朴,他们对志愿者深深感恩,这让我只想为他们做得更多,这种简单而真诚的人际让我身心舒展,所有的艰苦都微不足道。

    晚上,镇里机关的党员们在驻地一起吃食堂的大锅饭庆祝党的生日,邀请我一起参加。细想之下,这是我转正后迎来的第一个党的生日,竟是在重灾区度过,这也是生命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了,我很庆幸这样迎来党的生日。

    镇里的书记邀请我和市里的劳动部门领导一起下村去看他们举办的农民夜校培训班,这是灾后积极重建的一个现实行动,这些农民通过培训拿到资格证后可以去东部就业,也可以更好地参与地方重建。两个村都有100多人报名参加培训,有一个村还有妇女参加。当镇里书记问他们对重建家园有没有信心时,这些人响亮地“有!”以及脸上的笑容让我又一次震撼。今天开学的帐篷小学还有这些农民都让我看到震后一种积极的不等不靠的精神,这,也是他们的一次重生。

    或许是职业敏感,我告诉书记、镇长,帐篷小学没有像其他学校一样等着板房交付在“八一”开学,而是提前开学并举行庄严的升旗仪式,这是很好的新闻,应该往上报。镇里也很感谢我的提醒,请我写一篇稿子。本想不再写稿,只认真做点具体的工作,不过这一次我似乎无法推却,这也是一种帮忙吧。

    今晚又不会太早了,为这里写一篇新闻特写,然后再认真准备明天的教案。也好,我来这里就是希望自己的生命充实的,这样的经历才值得永远铭记。

                   震区(三)

                                  孩子们自己从原来的学校搬来椅子                  

                                    

                   震区(三)

                                             这就是我那个班

 

                   震区(三)

                                      让人眼眶湿润的升旗仪式

 

                   震区(三)

                                 国歌是从这些稚嫩的喉咙里唱出来的

 

                       震区(三)

                                         这是旗帜,更是精神

 

                    震区(三)

                                           我的第一次板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