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葡萄酒小皮
葡萄酒小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694
  • 关注人气:4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皮的"架子"好大!

(2013-06-19 22:47:00)
标签:

杂谈

几位好友给我传话,说:"坊间传闻你很难约,架子大!"。有口难辩,只好作文一篇,向所有被我借故推辞或惋惜错过的酒友们道个歉。

先讲讲我的"砖"业出身:

当下社会之复杂,大家都深有体会,我03年大学毕业在TCL下过工厂,干过销售,2千块的工资拿了一年后又花爹妈的钱去法国留学,还读的是私立的波尔多高商。课程一结束便拼命找事赚钱,想做人体试验赚点钱别人嫌我太瘦,想在餐厅打工又抢不过别人,只好拼命找实习,还好走运的在波尔多工商会找到个好坑,一蹲就是15个月,随后又运气好的在波尔多地区发展委员会工作了3个月,那时的月收入虽然只有350欧,却也够日常开支。

07年我国际商务硕士毕业回国,误打误撞入了葡萄行业工作,从销售做起,拿着仅有的两瓶样酒全中国跑,却一直摸不着门道,于是想了一个歪主意:自己出路费和住宿费去免费给别人做培训,靠培训打动进口商再卖酒给他们!当时上海和北方都没有人相信有这样的"傻人傻事",反而是深圳夏桑园的董淑林先生信了我,让我这个半桶水的人到深圳的办公室给员工做了个培训,当时的我大汗淋漓,根本不知道自己讲了什么,董先生却也没有责怪,反而在后来多次帮助我,感激之情难以言表。后来广州的柏翠公司也让我去做了次培训,记得老板娘Summer给我盲品了一款波尔多酒,问我是左岸还是右岸,我瞎蒙是右岸,居然还让我说对了,出了一身冷汗。记得培训完出来看到广州的白云山,烟雾缭绕,我随着归去的心都有了。

发现"免费培训"是害人害己之后,我便想努力学习,花钱去了法国Orange旁边的Suze la Rousse葡萄酒大学学了1星期,可惜法语水平有限,也着实没有学到啥,于是一咬牙报了凤仪老师的WSET3级,凤仪老师看我留法,又干过几年葡萄酒也就让我直接上了,结果上课时,我连澳洲的玛格丽特河都没有听说过,更别提什么Priorat和Primitivo了。还好自尊心极强的我,背了2个通宵的书,硬是考了个优秀出来,没抹黑老师的通过率。随后便横下一条心,既然不是科班出身,也不准备换行业,那就目标明确点的冲着证书去吧,只要给证的,无论多难,我都去考,一次考不上,我考两次,一次人家不要我,我再去一次。我当时的想法就是:等所有比我优秀的人都过了,都成了,总会轮到我吧?果然,抱着做"备胎"心理的我在所有强人之后拿了各种证书。有了证书,工作机会也就多了,有人找我借葡萄酒的奢侈光环去赚有钱人的钱或者把30块的酒吹成500块。可一路屌丝走来,直到成为首个集齐WSET,A 澳大利亚,波尔多葡萄酒学校,勃艮第葡萄酒学校,新西兰葡萄酒5大讲师证书的屌丝(画外音1:"不吹牛会死啊?!"画外音2:"我把老底都揭了,还不让吹个牛啊?!"),却依旧发觉自己实在没法靠在一些场合理去逢迎拍马来赚钱,不是不会,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可总是拍的不彻底,应了"做啥啥又想立啥啥"那句话。这也是为什么后来选择进了也买酒,一是因为电子商务不大需要应酬,而是因为CEO刘君当时说的一句话:在保持专业度的基础上来为也买酒服务。倘若不是领导开明,我的微博早就充斥着各种广告和促销了。这一点也让我感激。

总结一下,以上种种想说的是我不是科班出身,一路也是跌跌撞撞,越学越心虚,更不敢自称老师,因此每次有人约我喝酒,我都在想我能为别人做点什么?我懂的那点东西,是否足够倾囊相授?我不懂的,我又是否敢于不耻下问?倘若别人希望我给予的建议或者帮助,我又是否能保证自己不会过于主观的夸夸其谈抑或过于刻板的照本宣科?于是我总是希望等自己再多懂一点,再有用一点,再拿多几个证书让自己更自信一点,然后再出来和大家大战三百回合。如此反复,实在是性格缺陷所致(我是处女座),请酒友们多多理解。

再说说我的品酒"汗颜"史:

我07年入行,从09年才开始真心的爱上葡萄酒并开始了解一些顶级葡萄酒。那时的我也希望自己可以沾别人的光喝点好酒,可期间许多酒友的无私都让我倍感汗颜,我那奇怪的自尊心实在让我没法"狠心"的,"持之以恒"的去占别人的便宜。我知道许多酒友大方到根本不介意让我占便宜,我也知道许多酒友都不揭穿我"纸上谈兵"强而品酒经验弱的硬伤。我还知道假如我不占他们便宜的话,我那品酒经验弱的硬伤还会伴随我走下去,可我还是没法说服自己,因此入行6年,真正的酒友却也是不超过10个人。以下便是让我汗颜的多个例子。

酒友例子一:@远峰一青
我结交的第一批酒友就是Johnny(微博:@远峰一青) ,香槟狂人Eric和葡萄酒小百科Louis(这两位至今不玩微博,远离世俗的享乐美酒)。        
        -记得09年春天,第一次和Johnny一起喝酒,我带了瓶自以为昂贵的St-Estephe的中级酒庄,洋洋自得的时候Johnny默默的开了瓶1986年的Montrose,给目瞪口呆的我倒上一大杯。我汗颜。        
        -以为大家情谊已尽的时候,他和Eric,Louis又约我喝酒,我绞尽脑汁带了瓶年产1200瓶的甜酒,可发现产量小的酒未必就是好酒,他们不嘲笑也不介怀。我汗颜。
        -再后来,我去波尔多出差,恰巧Johnny也在,又约我喝酒,当时的我实在拿不出酒,他也不见怪,记得当晚开了1982年的宝嘉龙,一瓶我不记得名字Montrachet和一瓶1.5升的1995年玛歌。我觉得好喝,却不知道哪儿好喝,暴殄了天物,我汗颜。                
        -第二天,我找当时的老板买了一瓶1982年的爱士图尔,决心带回来和Johnny他们分享,结果不懂酒的我喝前没有把瓶子提前站起来让沉淀落下,他们喝的满嘴酒渣,却还给我留面子。当晚Johnny开的是Ramonet家的Montrachet,Eric开的是Grande Dame的Rose香槟。我汗颜。        
        -我不甘心,我继续努力的想在他们嫌弃我之前感动他们,我买了瓶1988年的男爵,结果已经老化了;我又买了瓶子1990年的Jaquesson香槟,结果已经是酸水了。。。。。我继续汗颜着。        
        -香槟协会王蔚老师来上海,约上Johnny一起午饭,他匆匆赶来,手上带了瓶1982年的Taittinger Collection。我汗颜。后来他和Eric凭借对香槟的深刻理解和丰富知识被推荐为香槟骑士(而非销售或微博粉丝量),每次吃饭却都说要感谢我介绍王蔚老师给他们认识才有机会被授勋。我更汗颜。
        -有一次我买了一瓶Greenork Creek Shiraz 2003 RP96分,迫不及待的想和他们分享,于是大家都商议好带96分以上的2003年Shiraz来PK,结果Johnny带了美国膜拜酒SQN,我们却因为太浓郁的只喝了下半瓶。汗颜。
        -有一次他们约我喝酒,我恰巧有2位非爱好者朋友一起,干脆拼在一起吃,本想大家简单喝点酒,可Johnny和Eric却反而因为我朋友来而带了Salon香槟1985,96和97三个年份垂直了起来。看着我那2位朋友目瞪口呆,我在诧异之余而深感汗颜。
        -Johnny让我汗颜的故事"罄竹难书",上十瓶的Leroy,Krug NV Old Label,好几家Musigny,Rousseau的Chambertin,1945年的Chassagne Montrachet红,Harlen Estate,Shafer Hillside Select,还有我第一次喝拉菲,玛歌,白马等等都是他的事迹。每次我汗颜,他们都说没有关系,酒友重的是爱好,热情相当,而非财力或者酒价相当。可我还是诚惶诚恐。而让我坚持到今天还没有流汗留到脱水的理由就是:我带的酒也曾经发光发亮过。有一天,我带了一瓶Dom Perignon2000,人品爆发的状态奇佳,Eric和Johnny很是惊喜,每次香槟酒局都会说起,反复的谢谢我让他们感受了次精彩的DP,我"喜悦"至今。如今能说的只有一句:有事你说话! 

酒友例子二:晓峰兄
        认识晓峰也是09年,第一次酒局我带了瓶800元的香槟,那个桌上摆着四瓶酒:晓峰带的勃艮第之神Henri Jayer的Echezeaux 1982,Johnny带的Leroy的Clos de Vougeot 1998,85年木桐(@奶油中的石头 当时的小胡,今天的德国葡萄酒小王子带的) 以及晓楠姐带的神之水滴中的第二使徒Pegau家的教皇新堡Cuvee de Capo2000。我能不汗颜吗?
        第二次见面时,他特别交代说今天要包下新天地的梧桐喝好酒。我实在拿不出好酒,只好找Johnny借了支1.5升的Krug NV。到了酒局发现喝的是Henri Jayer的垂直:Richebourg 1959和1978,还有Renri Jayer Cros Parantoux1985。每瓶酒的价钱都可以买一辆SUV,而以我当时对于勃艮第的理解,我实在是浪费了那些稀世美酒,如今只能说我喝过,却很难说出更多的体会和感触。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参加晓峰的酒局,他叫了我三次,我两次婉言拒绝,一次刚巧不在上海。不是我不想去,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我既没有实力为酒局锦上添花,何况自己就参不透勃艮第(至今未领悟)更别提为大家去品析美酒了,多我一个杯子反而浪费了一杯美酒。如今和晓峰兄失去联系许久,但当年不吝赐教之情,我终不会忘怀。

酒友例子三:被我辜负的其他酒友

-Louis逸轩:
你每次帮我从台湾买酒再背上上海给我,不但不嫌麻烦,有时还倒贴钱卖给我,谢谢你!我知道你是想把我培养成和你一样懂酒的人,然后再陪你一起喝酒。我一定努力。
但是你帮我买的Jaboulet小教堂1.5升,本来答应好一起喝,谁知道被我一个"恩人"看上,没辙要当礼物送掉,我真心抱歉,我再去买一瓶我们一起喝,还有你帮我买的爱侣园,Biondi Sandi的Brunello 04Riserva我们一定一起喝。

-Eric香槟王子:
我对香槟酸度抵抗力较差,而你最好香槟,每次你给我倒完香槟都给我讲讲她的酸度,香槟我学的最慢,你给我喝了那么多好香槟,我一个风格都说不出来,谢谢你的迁就。我的香槟骑士,有一半是你的,另外一半是Johnny的,真正我自己的,还没有修炼出来。

-@Sommerlier-吕杨:入行这么多年,没有人送过我酒,直到2011年,我当爸爸了,吕杨这家伙居然送了我一瓶2000年的Dom Perignon Rose。至今不知道怎么回礼,本想以身相许,谁知道他却去了香港,只好继续纠结着。借此传话:喂,你快结婚,不然我有什么理由送酒给你?难道是等你6月30日18岁成人礼生日那天空投给你吗?

-@葡萄酒小黑 :你个家伙,我们本来只是Dota战友的,现在却搞这么大,我生日你来吃饭就好啦,干嘛送我侯伯王,还有过节就过节,你干嘛请我们去你别墅,还有你拍葡萄酒微电影就拍你的,干嘛让我去演一个有钱人,结果等我演上了瘾以后又被美女主角一刀给戳死了!你说,我是不是该让你开你那瓶06 La Tache安慰我一下?!

-真懂酒真爱酒的广东酒友:
3年前去深圳,酒友们组织了场盲品,我带了瓶88年的Rauzan Segla,一心想在盲品中找出自己的酒,更期盼自己的酒可以成为全场第一,却不料因此变的主观至极,误把另一款老酒判断为自己所带,说了她N多好话,回想起来真是可笑。而博学多才@把露珠还给池塘 兄带的Pessac Leognan 名庄Fieuzal,我不了解其风格,反将其辛辣和极成熟的韵味说是状态不佳,后来再次品鉴方才领悟,抱憾至今。

-江阴周总:
初次见面,我两手空空赴宴,不料有木桐2000年,拉菲96年和作品一号,我受宠若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谢谢你。

-2012年成都糖酒会:
@巴罗洛 兄台初次见面便在富隆酒窖开了作品一号,感激!
@Kevin (我居然忘记你的微博名字了) 开了Ausone1978,还给迟到的我留了一杯,谢谢!

-@薛涛Tony
萍水相逢,仅有的交流就是微博上的几次对话,你就动了真格的开了86,96,06木桐垂直,还在午饭上强行开了03年的Vega Sicilia Unico。我只好尴尬的送你一把老酒开瓶器,回家我就把酒柜都扫了一圈,下次酒局,我一定努力跟上你的步伐,你等着,咱这事没完!!

说了这么多,其实想讲的是我不是不想喝好酒,酒鬼哪儿又不好好酒的。将酒友的情谊也铭记在心的同时我也在尽力买好酒并随时拿出来和酒友们分享,可有时我实在是能力有限,又死要面子活受罪。我不怕我的酒1次,2次,甚至10次在酒桌上都不发光,可不能永无发光之日。我真心希望我的酒和我的人,我的葡萄酒知识一样,不会让大家失望。

还有那些许许多多我at不过来的朋友们,真心的抱歉,我这人哪有什么架子,庸人自扰的自尊心罢了。我现在买的最贵的酒是JFM的Musigny 2009年和玛歌2009年,等你们不嫌弃的呼唤我,我转身就去开了!

祝你们因为葡萄酒而更加快乐,无论那个酒局里有谁,又没有谁。

小皮
写在一瓶96年Lynch Bages之后
2013年6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