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这么远那么近
这么远那么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6,360
  • 关注人气:2,1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世界

(2011-06-01 11:54:55)
标签:

文学/原创

感悟随笔

这么远那么近

情感

世界


一直都很对某些事情有着非常特别的感受,也或许可以说是敏感,只要某一个神经末梢稍微偏离,就会马上察觉到,然后有大幅度的变化来适应它,这种感觉也许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共鸣。正如在面对很多恐惧时每个人的反应不一。


人生来就会带有一种味道,有的甜蜜有的苦涩,它会陪伴你的一生,会呵护你或者是刺穿你,让你无迹可寻,那味道会变成许多特质,比如索求、欲望,不知道疲惫地往复争取,不会知道会在何时出现这些质变,不由分说就会附着在身上,这也是一份必然的接受。


我们必须去接受许多事情,不管我们是否愿意。


五月的假期我开始低烧,每天下午两点开始,到凌晨两点结束,体温徘徊在373左右,做了各种化验,身体没有太大问题,到北京之前吃过一些中药、输液,收效甚微。


持续将近一个月的低烧让我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北京的中医说我免疫体统出现问题,让我去协和医院看。结果早晨7点到医院,竟然已经有上百人在排队挂号,见到医生将近11点(看病好难啊),医生也看不出问题,让我继续观察,每日测量体温吃药,如果严重了再来看。


只有几个熟识好友知道我在低烧,大家都劝我静养,但放不下事情实在太多,只能尽早在上午做完。每天精神不佳,下午感觉整个身子都要软掉,眼睛干涩,对任何事情提不起兴趣,喝滚烫的水发汗吃各种药丸,停掉晚上10点之后所有活动早早睡觉,作息规律从没有如此正常过,但就算如此,下午两点体温依然会按部就班不紧不慢一点点上去。


某一个晚上我躺在床上发呆,想如果是就这么突然死了会不会不甘心,会不会太过遗憾,想来想去没有结果最后隐隐睡去,做了一个悠长的梦,可怕地真实,就好像是要发生过或者是即将发生的事情。


梦里我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家人围在我的身边,医生翻我的眼皮听我的呼吸,然后默默摇头。我觉得难受,胃里恶心很想吐,想伸手去抓住什么东西,然后突然感觉自己身体里某一股气流开始翻涌,从脚底涌到头顶,反复几次之后就直直从头顶冲了出去,眼前一黑。


过了一会儿我睁开眼睛,感觉很舒服,我从床上坐起来,惊喜地发现我竟然好了,一点都不难受,还隐隐觉得很开心。我下了床想赶快拥抱母亲,发现他们都伏在床边痛哭,没有人看到我,我凑过去突然看到自己闭着眼睛躺着,一瞬间我明白,原来我真的死了,我这是灵魂出窍,然后又突然意识到原来人死后真的有灵魂。


我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心想这个时候黑白无常是不是应该出来了。我站着看着家人痛哭,但自己却一点都不难过,老实讲真的还有点开心。我很想走过去拉起他们告诉他们我其实挺好的,不要难过。


正当我纳闷时,病房门突然打开了,有刺眼的光,晃得睁不开眼睛,然后我看到“爸爸妈妈”走了进来,他们穿着和在床边的父母一样的衣服,只是面带微笑,妈妈走过来拉住我的手“乖,我们要走了。”我惊异地问:“去哪儿?”父亲看了看床边的“自己”,拍拍我的肩膀说:“当然是回家啊。”


于是我跟着他们走出了病房,我发现世界完全没有变化,依然有拥挤的街道、有来往的行人和车流,依然有挥舞着指挥棒的交警和街头叫卖的小贩,有炽热的太阳有各种的声音,没有人看我,没有人察觉我与他们擦肩而过,就好像我一直都存在一样。


我惊异地问母亲:“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在这个世界?”她笑着摇摇头,“不,这已经是我们的世界了。”她示意我仔细观察,慢慢地我发现如果要说不同,唯一的不同就是大家脸上都是一副喜笑颜开的表情。父亲笑着说:“孩子,真正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内心始终有一股不知从哪儿涌出的快乐悄悄撞击着内心,父亲开始给我解释,我才明白其实我已经跨入了新的世界,这个世界才是真正轮回的开始。


简单来说,人一共分为身体和精神两个部分,当身体精神被混为一谈时,是人的“第一世”,而当身体消失殆尽,灵魂才能够从肉体的禁锢中脱离出来,进入“第二世”,成为真正的“人”。精神的世界和肉体的世界是完全相同的,肉体世界在做什么事情,精神世界也在同步,只是在这里没有烦恼、没有战争、没有纠葛,有的是永远的快乐和惬意,好似在“第一世”里我们描述的“极乐世界”,人只有在肉体消亡之后才能够进入真正的二道轮回。


我很疑惑,“那为什么你们都还健在,却有灵魂在这个世界?”父亲说:“第二世肉体没有消亡的人,只有一半的灵魂在这里,要等自己的肉体消失才有完整的灵魂。”我惊讶极了:“那之前我也有灵魂在这里?那他现在在哪儿?”母亲点点头,指着我的身体说:“在你身体里,就是他领着我们来接你回家的。”


我又问:“那第二世里的人们都是永生吗?”妈妈摇摇头,“不,我们也会再次消亡,以一种非常特别的方式。”我问是什么,她笑着说:“类似于生老病死,但是心甘情愿。”


我想了想:“那第二世我们又死了,要去哪儿呢?”母亲说:“这个不太清楚,但据说是再以另外的形态前往第一世。如此往复,或者完全消亡。”


我没有说话,看着车窗外的行人,一切都好像是在生前没有什么不同,但其实过去的一切早已经没有了关系,我想之前的自己好愚蠢,其他人也好愚蠢,为了许多外在的附着去争取去哄抢,但其实一切都仿佛没有意义,带着躯壳过了那么多年,却好似是蝴蝶羽化之前的挣扎但却不自知,这太像一场笑话又着实讽刺,我一瞬间有点沮丧,父亲拍拍我的手,像是安慰地朝着我笑,然后问我:“怎么样,在来这里的最后一刻,在想些什么?”


我明白父亲是在问我死时的想法,我沉默了许久,最后说:“我不怕死,但我不想死。”


梦到这里戛然而止,然后我醒了,我曾经试图努力回想梦中的点滴,发现根本没有必要,因为它是那么清晰和真实,就好像我在睡前经历的一样,这种感觉说实话让人有点恐慌,我没有像之前那样上网搜索解梦,想搞清楚它代表着什么,因为这无从说起,又不知该与谁诉说。但我相信,它一定代表了一个重要的方向,要指引我去寻找或者是抵达,只是这犹如暗喻的指引至今我还没有解惑。


在豆瓣上看到了皎皎,很多人对她的乐观和坚强所感动,我真心实意为她祝福,能做的唯有如此。实际上很多事情我们能做的都是微不足道,能看到的也太过有限,但我们又太自大,以为每一个温情的灵魂都可以被救赎和原谅,但实际上无法救赎的躯体一直都在禁锢着自己,模棱两可的也不仅仅是自己的灵魂。


倘若真的有一天,一切终止,会不会想起曾经的一切?会不会也有一种类似“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大包容,我们必将知道,索取是本能,给予是附加,安定平和的生活是向往,无法收住那颗蠢蠢欲动表现的心,就不会顿悟自己的成长。


这个世界上的万物都有它各自的规律可循,只是有些我们无法察觉,但我一直都如此相信。无论生、无论死,无论是伟大还是渺小,都有原因,互为因果,所有被营造出的种种都是海市蜃楼,就如我这般胆怯之人,如今也完全做好了各种准备,填补曾经自己造下的种种险境,把自己推上一个个死角,然后绝地重生。


——无非迎来送往,最终只身一人。


世界之大,良辰美景,此一别便绝期,无人可弥补自己生生种下的分离,当无法了然时,想想我们还拥有不知何时抵达、无法琢磨的、冷漠又炙热的未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有一天啊
后一篇:无尽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