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个火枪手
一个火枪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646
  • 关注人气:1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春桂林路:那些少年郎,那些小流氓

(2013-07-27 16:34:03)
标签:

长春桂林路

长春茶啊冲

独立杂志

银杏树咖啡

城市速递

分类: 独立杂志《茶啊冲》
长春桂林路:那些少年郎,那些小流氓

桂林路,对于我来讲,是忧愁更是欢喜,作为桂林路地域的土著,它和我的生命割舍不断。在我的生命里,从孩童到中年,有着跨世纪的悲欢,更有是跨年龄段的沧桑变迁,细思量,我的喜乐哀愁都与它有关。

 

一、           童年时

 

在童年,在少年,它都是我梦和梦魇的地方。

 

三十八岁了,十岁从乡下到长春至今一直住在桂林路下边的青华路;小学明德路小学,距桂林路三五百米;中学九十中学,就在桂林路上;高中附中,距桂林路二三百米,大学税务学院,距桂林路最多一千米,工作在电视台,距桂林路两千米。

 

回顾我的路,心里暗暗一惊,原来真的与桂林路有无法割舍情缘,冥冥中,我的生命是以桂林路为圆心,桂林路像文化广场的放筝人,我是那个纸鹞,被一根细线系者,浮浮沉沉,但却无法挣脱。

 

在我印象里,桂林路有着完全独特的气质,这一段是老街,两侧三五层的老房子,几年来外貌不断变化,像个气质不佳的小女子,穿花引蝶般的换换花衣裳,但身材永远不变,小家碧玉,小巧玲珑,出身如此,再多的华服,再多的美艳服饰,也盖不住她的小气和卑微。

 

为何如此,可能有其地理上的原因罢。桂林路不长,地理上,东起动植物园也就是岳阳街,西到工农大路,从东到西,跨人民大街、同志街和新民大街,最多两公里,这是地理的区域;但在我的印象里,桂林路只是指从人民大街到新民大街这一段;以同志街为中心,东起叫东桂林,西起是西桂林。最为核心的地段就从同志街向两侧辐射,至多五百米。

 

桂林路的独特气质,我主观揣度,应该和切入它的这几条街路有关,乃至气质杂陈,面目模糊不清;人民大街以前叫斯大林大街,中间的同志街,最往西的是工农大路;观其名,斯大林大街这个名字现在才知道的是血腥气重,因此,东桂林的混子最彪悍;中间的同志街,阴阳互换,气质暧昧,埋下了浮华和轻浮的种子;工农大路,革命味道,刻板固执,冰冷粗粝,因此成为了一段被时尚遗忘的角落,小饭店、菜市场,成为生活的主调。

 

彪悍与暧昧,浮华与保守、革命与刻板。是我这一个后知后觉者,在年近四旬后,对桂林路的童年印象。

 

二、           少年郎 小流氓

 

此地,小贩云集,大店不多,小店无数。贩夫走卒、引车卖浆,从服装到餐饮,从地摊到小推车,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做着一个小城生民最基础卑微的行当,每天早起是一天,劳累后数完一天的收成,安顿好爹妈儿女,蒙头睡下又是一天,一天天,一年年,寒来暑往,糊着他人的口,也糊自己的口。

 

在我认为,桂林路是除南广场一带,长春市最有市井气质的地区;这里有最普通的人的命运;年纪从小到大,职业五花八门,情感起起伏伏,但从不跟世道有关,大时代永远是遥远的背景。生命中,从来只是财迷油盐、饮食男女的贪嗔痴慢。

 

市井男女,孩童粗野;少年郎的记忆里,桂林路分东桂林、西桂林两个区域,这两个区域都有几群叛逆少年横行,张扬着王朔小说里的动物凶猛和年轻不经事的激情。

 

作为一个每天匆匆上下学的少年来讲,虽然不曾混迹于这几群少年,但总是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生怕被那些无良少年瞄上,瞄上后,不是推推搡搡,骂骂咧咧,言语威胁,就是敲诈勒索,抢抢夺夺,很多时候,把去桂林路当做畏途。我少年时,羸弱不堪,内向被欺,少言寡语,乃至好友曾对我说,当年的你在我的记忆里是灰色的。可能人的气质决定遭遇,那段时间,总觉得这些人总在我的路上出现。

 

桂林路有喜悦之地,就是那家电影院,小学时看过无数电影,也曾在学校组织的观影中遭遇险情,哪天看望电影,老师组织出电影院,忘记了电影的内容,可能是无趣,也能是散场早,学生们莫名的兴奋,涌向出口,前方有同学绊倒,我也被拉倒在地,前堵后拥,险些酿成踩踏,当时我突然躺在地上,向上看无数的脑袋看着我,眼睁睁的有脚步就要落到我身上,幸亏被大嗓门的女老师生生拽起,方脱险境。

 

在电影院的门口遭遇小混混两次,每次都被逼到墙角,小混混片鞋白衫,我一身学生装,怯生生任他翻兜,把爹妈给的冰糕钱拿走。

 

说实话,这些小混混都是小角色,干的都是欺负学生的屁事儿,不值得夸耀。但那场曾经见到的械斗,让我至今胆寒,当时是初中,有一少年崛起于五十中学,横行东西桂林,大冬天曾一人一片刀将恶名远扬的十大金刚打得片甲不留,遂声名鹊起,得名江湖。

 

一日,在五十中门前,刁斗声不断,围观者众,远远望去,人群中该少年身穿当年最时尚墨绿毛领军大衣,另一少子手挥尺把长片刀,刀光中,少年屹立不动,任凭片刀如雨落身,很奇怪的一幕,刀落处竟砍不进,少年身上一片白印,挥刀少年面如土色,见此场景我落荒而逃,远远奔走,后来得知,该少年此战得胜,成为传奇。

 

我曾与此少年有过正面接触,某一日,我初三,这位声震桂林路的少年,携不少小弟来到我校,并非打架斗殴,而是要追我校女生,而这女生正是我班同学,延边人,白肤胜雪,明眸皓齿,每日穿一双绒球棉鞋,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是少年郎情窦初开时的暗恋对象。

 

少年拦住这女生,被女生呵斥,我在身后,女生呵他看我一眼,我再看那少年,竟无一丝霸蛮,讪讪而退,看我一眼,也无怒色。该女子曾托人传话给我,说对我印象不错,但当年的少年愚钝,不懂风情,再无其他行动,遂一段感情随风飘散,了无痕迹。

 

此后此少年终于犯案,刀杀一学校负责治安的老师,成为桂林路当年一大案,轰动一时,最后少年如何我一无所知。慢慢的治安好了许多,我也长大了不少。上学放学,已很少见到这些不良少年。但少年时的经历,却还印在脑内。

 

三、           东桂林的时尚 西桂林的虚荣

 

如同香港油麻地,此后桂林路,在我高中之后,打打杀杀已不再是主流,商业潮水涌入,酒肆小摊林立,当年的小混混,我曾见过推车叫卖,不知以后发展如何,但我知道的是,当年的小贩很多已成为现在的商场大亨,继续追逐美色浮华,出有车,食有酒,我也曾遇到几个,酒桌上滔滔不绝的跟你谈着商业合作与文化经营,但眉目间还有些强梁之气。可叹,时光流转,东西桂林的印记他也抹不去。

 

这之后,长春的桂林路不复当年动物凶猛的表演唱,蜕变为商圈繁华地,慢慢的时尚的东西最先出现在此,韩式服装、大个漂亮白的靓女云集。

追逐时尚也有尴尬,有一日,高二,在桂林路和同志街交会回家,街口竟躺一醉汉,呼呼大睡,身旁一地呕吐秽物。

 

但他枕着的竟然是那个那个年代最时髦的双卡录音机,舞曲轰响。路人经过,不以为怪,因为这样的场景屡屡出现。

 

童年、少年、青年、中年,一点点记忆的印记,在2013年的冬日,拼凑出我记忆中的桂林路。不远,就在我家的旁边,依旧芳华,依旧虚荣,依旧有一群群的少年穿街而过,走向他们的将来,身上还将带着这里印记,抹杀不掉,挥之不去。

 

备注:文图来自长春独立杂志《茶啊冲》第二期,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支持。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