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汪国真逝世一周年:诗歌魅力仍在

2017-04-26 00:02:03评论

汪国真逝世一周年:诗歌魅力仍在

文 |百木幺

 

 

不知不觉,当代诗人、书画家汪国真先生逝世一周年了。

在未被写入文学史的许多年里,有先行研究者预言:汪国真诗歌的盛行,是20世纪90年代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文化现象。也有媒体评论,20多年来,汪国真的诗集畅销不断,持续被盗版了近三十年,形成独特的“汪国真现象”,可谓中国诗歌界乃至中国出版界的一个文化奇迹。 

我与诗人的初遇,发生在高三的教室。学校老师自行编印的三轮复习资料上,封面扉页的右下角以凸起行书嵌拓着两行诗:“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作者署名汪国真。 

这是后来最广为流传的两句诗,出自名篇《热爱生命》,当时只因年少的心中也向往着远方,渴望在荒芜岁月中亲历风雨兼程的自在和激越,便深深记住了诗人的名字。

    

后来,书包里多了一本精装版的《汪国真诗选》,回到家便一发不可收拾地读到深夜,那一周的读书笔记也厚实得惊人——“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要输就输给追求,要嫁就嫁给幸福”“不是我任岁月蹉跎,而是无人让我心折”“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我用生命和热血铺路,没有一个季节能把青春阻挡”等一众辞句,如春笋夏藤般,无以名状,却密密麻麻地爬满心扉。

        

如今追溯90年代,仿若隔着山川田野返乡,故居安然犹在,不过二十余年的光景,被喧嚣的时代车轮滚滚碾过,浑然陌生得面目全非。那时候,人们的文化生活,便是在清晨的新华书店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抢购最新的名篇译著与诗集。

    

就是这样一个稍事安稳,按部就班的90年代初,大众对财富与名利的欲望仍似“山那边的神仙”,闻者多、见者少,即便有所知晓,也停留在隔山观海的懵懂阶段。90年代,人们的阅读习惯还停留在报章杂志,这时恰逢汪国真创作的黄金时代,他在《读者文摘》《中国青年》《女友》开设专栏并有大量诗歌发表,集结成《年轻的潮》《年轻的风》《年轻的思绪》《年轻的潇洒》等,红遍大江南北,掀起一股“汪国真热”。


在理想主义盛行的年代,汪国真的诗歌让无数挥洒热血无门的青年如获至宝,蕴含着浪漫情怀与高度哲理性的简洁文字,深入浅出,将惆怅一吐为快,帮助人们开启一扇扇梦幻的心窗,构筑起一个时代诗坛的辉煌。 

    

无论头戴文学皇冠,或是被冠以“诗歌王子”的无限风光,汪国真和属于他的90年代都已渐行渐远,诗歌式微成为不争的事实。面对低潮,汪国真以其独有的孤傲和诚恳向这个时代作出了自己的解释:现在,人们并非不喜欢诗歌了,而是装腔作势故弄玄虚的诗歌必将被时代淘汰,“在创作的舞台上,由于演员表演的拙劣,导致观众纷纷退场”,这不是读者的问题,而是创作者们的问题。

    

当绚烂归于平淡,汪国真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却依然热爱生命、热衷尝试。诗歌热潮退散,他将兴趣转向书法、绘画和音乐。伏案之余,汪国真还专注于“唱响”古诗词——他大张旗鼓地为各类诗词谱曲,举办《汪国真作品音乐会》,用数百首原创曲目将古诗词重新演绎了一番。此外,他还多次担任与传统文化相关的电视节目评委,借由这些平台,让大众的注意力回归诗词。  

    

他常说:我喜欢出发。现实中,他也在不断地出发,不管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都足以留给世界一个潇洒的背影。汪国真这个名字,承载着一代人的集体记忆,他的早逝成为当代诗坛的重大损失。斯人已去,围绕着汪国真诗歌的争议和讨论仍在继续。倘使检验诗歌的生命力和艺术魅力,时间即是最客观的标准。 

    

诗歌辉煌的年代已经落幕,然而历史会验证经典。生命终将被岁月湮灭,而诗歌会穿越时代。

    

一切,都将在意料之中。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