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乐一狸
乐一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37,660
  • 关注人气:64,8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无雪之冬

(2014-12-16 15:48:55)
分类: 青春乐章

          无雪之冬



 

                  

                那些可以遗忘但无法跨越的,那些可以幻想却无法歌唱的

                就象迎风的降落伞离不开地面,斑斓的颜色却绽放在冬天

                因为它们不甘就此安静

                                                          ——彭坦

 

 

   

冬季降临,感觉就像被时间推下地平面,坠落到一个孤独无言的断层,那里只有你,没有风。 

    

连日来我深受梦魇之困,从黑夜到白天,脑子里神经隙脊髓中,有一阵风的嘈响贯穿其间,时而夹杂些夏日的明达。色彩消失在一个冗长的梦,阴暗是光的盔甲,想抬头,却狠狠地坠落。 

    

还是一片无边的黑暗,视线尽头被光撕开了一道口子,无数道刺眼的射线左右开弓角,世界瞬间亮了。眼前是连绵的丘陵水塘,耳际是隆隆的金属碰撞,每一响,都是一个梦与现实的分岔,将时空挂在半梦半醒之间。  

    

有时候离开和到达之间的距离是永远,但是这一次我明白,离开是为了到达。独自守在窗前看日升日落,想那长在心中的杂草,当它们连成片片荒芜,就再无美感可言。那将是除了生存之外毫无精神营养的霸权之地,那里,只属于它的主宰,不属于他者,当然,更不属于这样一个人类社会。  

    

躺在岁月年轮上,才真正意识到自已又要踏上返乡的站台了。车站的天桥上能望见纵横延展的铁路,心中的归属感瞬间被留恋取代。漂泊多少是有所获的,所以才会留恋。不好意思将肉麻离言道出口,哪怕我确信自己没有信仰,没有更崇高的自我标榜,言之凿凿却无关痛痒,沉默也罢。风尘猎猎,我深知其间存在磅礴的遗憾,离别才格外需要祝福。 

    

就这样忙碌在世界之外,享受回归的特权,背负了一些,卸下了一些,遗忘了一些。近乡路上,窗外是熟悉的霓虹,身边是空位的落寞,只是曾经梦着的归途又牵出一分沉重,不解人生的每一次知返,是否还能续上本初的摇篮梦?无言的夏季,终于还是结束了。挥别炎炙,也告别一重和煦。饱尝每一种况味,是生命按时的指令。

    

本无意重提孩子气的伤春悲秋,却总在辞行空当听出熟悉的背景乐,那些花儿。生命中被聚集的温情和愿景在即将凋零的枝头,也祈盼有人能够想起,它们曾经那样纯美地,在各自的生命角落静静开放、次第繁盛、黯然枯萎、临风散去。用心怒放过的生命,即便卑微亦何妨? 

    

怀念,或许言之过早?只是很确定,这一次,《那些花儿》的叙述者不再是我。冬日那段长长歧路,你可记得,有一指花儿遗落在了某个熟寐的午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