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乐一狸
乐一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41,573
  • 关注人气:64,8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未来的教育需要广阔天地

(2014-08-27 15:14:01)

  未来的教育需要广阔天地

                      

Embarrassing Education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我们处于将教育视为万能的理念中。教育曾被普遍认为具有改造人类原始性质的强大力量,并且这种力量足够把人类最终变成平等的人。

    当然,在这样的教育制度下,类似“智力是通过一心学好书本知识来提高的”一说成为普适性的价值评判标准。由于接受了这种观点,人们便尽可能强化许多书本中的知识。从小学直到大学毕业,学生通过熟练背诵教材内容,他们的判断力和个人主动性从来派不上用场,受教育对于青少年来说就是背书和服从。

    这种“教科书”式的教育模式,被广泛的民族国家采用,并且业已形成固定的教育——考试体系。然而,经过数十年的教学实践,这种“以教科书为纲”的教育被证明是存在明显缺陷的,究其内涵,它的每项工作都是一种信仰行为,即默认教师不可能犯错误。它的结果,就是学生不断贬低自我,最终形成依赖。

    教科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教育制度:它使服从它的人强烈地厌恶自己的生活状态,极想逃之夭夭。在此种制度之下,工人不想再做工,农民不再想当农民,而大多数中等收入阶层,除了“靠国家,吃皇粮”这碗饭以外,不想让他们的子女从事任何别的职业。至此,学校不是让人为生活做好准备,而是只打算让他们教育的对象——学生——从事政府的职业,因为在这个行当里取得的成功,无需任何必要的自我定向,或表现出哪怕一丁点个人的主动性。

    究其根源,我国自古是一个由等级森严的士大夫阶层掌管的国家,要想取得官职,须经过考试。而它所检验的唯一内容,就是对大量典籍的背诵。所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便是中国古代社会关于教育与谋事的信条,它曾被奉为后人论功评过的唯一标准,适用性如黄金般不容质疑。

    但回到现实当中,这种长期对教科书的背诵与教师的单向价值灌输,已经让众多接受学校教育的人,在踏入“仕途”之前便失去了领导能力——这种对个人主动性的长期压抑(进而最终丧失),使得教育的结果与其预期设定(即国家政府职业的从事)有着先天的冲突。在教育完成之后,大批携高文凭的无业大军涌入社会,幸运者占据了少数国家职位,而更多被求职门槛淘汰的年轻人只得陷入再教育或再就业的恶性循环。社会、行业同学校的供需失衡,也容易激化了失业、恶性竞争、录用不公等社会问题。

 

 

 

 

    而以“教科书”为中心的考试升学制度,本身就是对独立精神的破坏。

    一切先进思想的成文,始终是落后于先进思想本身的。它们的最新成果,集中体现在工厂、农田、实验室、新闻纸而唯独不是在教科书上。

    对教科书的狂热崇拜,只能削弱年轻人的创造性与想象力:他们在最能出成果的年纪,被剥夺了所有对社会生产的宝贵接触,因为有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他们一直被关在学校里,为了承担繁重的功课,切断了一切亲身体验的机会,因此对于世间的人和事,对于周旋和控制这些人和事的各种办法,不可能得到鲜明而准确的理解。

    这当中存在道德的因素:学生坐在学校板凳上长时间啃教科书,是反自然的、与社会对立的方法。诸如住宿制度、人为的训练和填鸭式教学,完全忽略了对学生的基本人文关怀:不考虑以后的时代,不考虑年轻人很快就要投身其中的现实世界,不考虑我们活动其中、他必须加以适应或提前学会适应的社会,不考虑人类为保护自己而必须从事的斗争,不考虑为了站稳脚跟他得提前得到的装备、武器、常识和意志力。这种生存素质的破坏,会导致年轻人从踏进他的活动领域之日起,就会遇到一系列痛苦的挫折,由此给他们造成的创痛久久不能痊愈,有时甚至失去生活能力。

 

    法国著名思想家泰纳曾告诫说:“教育是我们从一定程度上影响国民心智的惟一手段。”,而这种“影响”当中,显然不能将文化因素排除在外。

    在大多数对“以教科书为中心”的教学的评估当中,各种考试成为主要的检验手段。大大小小的考试不仅局限了学习的空间场所,也消耗了下一代对文化的传承:

    一方面,学生在学校向社会的过渡中,知识很容易被荒废或遗忘——这是因为脱离了教科书体系的教学,便失去了持续的学习动力与更新机制,知识的上升空间逐渐变得狭窄且落入俗套——职业技能封闭在狭隘职业的反复循环中,作为生产主体的人逐渐沦为行业流水线作业的零件,在高度重复的环节当中体现存在价值。而一旦离开了这个行业或生产部门,便失去了一切创造的能力。

    另一方面,对优秀文化遗产的传承,也由于这种对教科书学习成果的检验方式而消解。前人灿烂多样的思想结晶,正在淡出年轻人的视野,对传统文化的接触已脱离著作源典,取而代之出现在一张张判完即作废的试卷上。脱离全面立体的观察,将抽象概念诉诸笔尖的生硬解释或者大量复制,对文化的未来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文化的存在形式——背诵与默写——即是最终目的,并且在考试完成后便开始不断流失。

 

 

 

对于理想化的教育,我们不妨展开以下设想:

让学生们广泛接触医院、矿山、工厂、设计工作室或律师事务所,对于这些场所的办公室工作有一个感性的廓清,或者作为学徒进行见习的过程。

在投入实际工作之前,年轻的学生们有机会接触一些一般性教育过程,因此已经准备好了一个框架,可以把他们迅速观察到的东西储存进去。并且他们能够利用自己在空闲时间得到的各种各样的技能,由此逐渐同他所获得的日常经验协调一致。

在这种先验的引导下,实践能力得到了发展,并且与学生们的才能相适应,发展方向也符合他未来的任务和特定工作的要求,这些工作就是他今后要从事的工作。这样,年轻人便能较快地适应工作环境,并处在能够尽量发挥自己能力的位置上。这种事业方向的成型,不但成就了一个有用的工作者,甚至使其具备自我创业的能力,他不只是机器上的一个零件,而且是个发动机。

但鉴于我国现阶段学生人数众多与实践场所有限、各方面设施尚不完备的实际情况,我们仍与理想中的教育模式相去甚远。但今天设想中的酝酿,不妨明天就会出现各种新的想法和信念,为更好的教育提供土壤。教育能够使一个国家的年轻人了解到这个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当前阻止年轻一代对文化、精神和道德态度的持续冷漠,唯有借助三把宝剑:传统观念的嬗变、现有形式的突破、管理决策的改革。

    教育的未来在教室里,也需走出去,但终究会走出去。

 

 

  

 

     参考文献:

     Gustave Le Bon, The Crowd: A Study of the Popular Mind;

     Hippolyte Adolphe Taine, Le Regime Moderne;

     Paul Bourget, Outre - Mer

 

 

 

                                           未来的教育需要广阔天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