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乐一狸
乐一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41,573
  • 关注人气:64,8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夜灯济世

(2014-04-30 11:17:32)
分类: 青春乐章

             夜灯济世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尼采

 

 

隐没在平凡里的相遇,是迎春最美的盛放。人间所有的悲喜,都在晨露花间舞蹈,背景音乐是那玄妙绵绵的无言歌。


往事是被时光封存的耀眼琥珀。春意斑驳如诗,春景中人,即是沐浴着温情的诗人。 


廿六生日那夜,零时万籁俱寂,将祝福默然呈予未来,便安睡如常。梦中喃喃自语道:切莫将我打扰,让灵魂之花静静生长吧,孤独是它的养料。


翌日心血来潮打开人人网,翻看覆上了年代感的私密文字,写满朴素思辨的青涩。亦被日记中的那段岁月狠狠撞了腰——敏感脆弱神经质,可笑更可贵,眼下恐怕削尖脑袋也写不出那些葱茏的字句了吧?它们是你我的青春切片,若不辍笔,咬牙写下去,哪怕无缘发光,也总会在未来某日令自己怦然心动——流淌的岁月全都有了见证!


不更世事的那些曾经,一头扎进土里,企图空手挖出幸福的种子;也在漫漫求知路上左顾右盼郁郁寡欢,以为少年挚交便是风华意气,以为青春须在呐喊中刻骨方能留下挥洒的遗迹。岁月,它美时沉睡,醒时狼狈。


但生活的原貌,毕竟是伴着残酷的。


前日翻看母校微博,惊闻新闻系12级学弟浈春罹患肝癌过世,平日里与他虽无往来却也有过一面之缘。


浏览着网上的悼念帖,电光石火间,记忆倒回研二那年的夏天,暑假里旱情持续跳表,我顶着毒日跑回学校取书,宿舍楼的台阶每上一步都仿佛被太阳烙一下脚掌,寝室成了巨型烤箱,浑身暑抑难耐。


浴室内喷头骤响,走近一看是个陌生的男孩在冲凉,他看到我后立即自报家门,原来是我室友带的学弟,借住在研究生楼复习考研。我问浈春如何受得这赫赫暑气,他说隔两小时冲一次凉,没办法,回家看书效率不高。言语间我分明看到脚边横着一张床板,定是这孩子熬不住夜间汤汤热浪便干脆睡在了室外阳台的地上。


久久说不出话来,生平第一次对一个男孩心生疼惜。后来,浈春如愿上榜,在学院也打过几次照面,青春如他正值耕耘的季节,病魔却狠心斩断一切,连条性命也不给人留下。 


恚恨苍天薄情,唯有如此安慰自己:身体之极致痛苦,正是灵魂极致自由之时。生命之短促,朝夕之间便得分晓,它给人间留下无尽的体验和启示,相遇很短,孤单却长,有缘相交已为幸事。尤在这凄清夜里,若是非得寻出个结论,哪怕途中愁肠百结,最终生命的边缘只会有“天经地义”四个字交代予你。离开,绝非只为须臾的祥和,而是因着困境不得不逃遁。 


某些年份,发生太多重大之事,于是成为生命的一道刻度,在往后的人生里,每当你回想起这个数字,大脑就会清晰地发布指令:在那一年,你学会了坦然面对疾病和送别故人,懂得用沉痛唤起沧桑中的孤独,它会衍生出反思,以及对生活的渴望。 


浪掷青春之余,总有几多悲情反刍,灯下思绪纷飞,忆起猝然长逝的老友亮姐。


高中时被父母送到县级中学过起寄宿生活,那个动辄惊天骇地的年纪,被骤然填进陌生土壤,极端无助、困惑万千、忧心饥馑、一切尚未萌发,却是必将走向垂危的。课业繁重,每天迫切盼望着黑夜,惟遁形于无声暗处才得以丝毫的喘息,而白天却是长久的灰黯,日复一日吞噬着自由与斗志。校园中人潮逼仄,来来回回被推搡着往返于日夜之间,竟徒然丧失了开怀的能力。


某日深陷夜的人海中,耳边传来一阵豪迈笑声,抬头望见本班两位女生的身影。我着了魔似的循着笑声一路追上,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拉住她们搭了讪,那个笑声的主人拍拍我的胳膊说,下回记住了,我叫方亮。那一夜,头一回睡得深沉酣畅,夜航中寻得灯塔,落单的惶窘一扫而空。 


正是在这般心淡如水、清澈明净的年纪,隔着万水千山也能看透彼此赤诚。往后的很多个黄昏,我留在空荡荡的教室,对着远山云霞呆坐时,亮姐便会空降而至,听我细诉日记里不为人知的心事。泪水中映着她的纯真浅笑,她说从前和自己的弟弟也常并肩诉情,有我在旁她便分外踏实。谈笑间晚霞倏然赤热,点燃了一整片天。


从那以后的许多个周末,我们发疯似的逃出校园,去镇中心逛文具书店,讲鬼故事吓得彼此大呼求救,在夜幕中一路狂奔回学校。半年之后我转学回城,一次偷闲跑回寄宿学校,亮姐在走廊上远远唤住我,拉着我交换大头贴,嘱咐我以后不开心了就给她写信,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的爽朗笑容。 


落花随流水飘然四散,毕业后网络是唯一的信息纽带,突然有一天,得到亮姐车祸身亡的消息,也不过是老同学日志里几句短短的慨叹,却叫我震撼异常,阔别三年竟成天人永隔!坚强的亮姐入院后仍然与死神搏斗了三天三夜,她想用力挣扎着醒来以勤恳替家庭早日还清债务,也担心着弟弟未完成的学业以盼出长姐的一份绵薄之力,甚至仅仅为了在弥留之际与心爱的未婚夫道一声别,但努力过后仍是一言不发就燃尽了生命之灯。


关于这场灾难的说辞版本不一,最后只好怀着唁祷之心颤抖着点进亮姐的空间,目睹切切实实的生命痕迹于此归档:一篇一篇地翻看日志,那些闪着光的年华仍历历在目,银铃般的笑声犹响耳边。进入她的相册后,我愣住了,自己那张交予她的大头贴,被扫描成电子照工工整整地置于“挚友”一栏中!


原来这些年的情义毫厘未减,全部被她存档于心,舍不得放舍不得忘,随她一齐抵达永恒的彼岸。 

 

就用徐訏先生的诗为他们、为往日送行: 

那生的生,死的死,从无知到已知,从已知到无知,从未解答过,爱的神秘,灵魂的离奇。 

而梦与时间里,宇宙进行着的,是层层的谜。 

因此我也不敢再希望你有一天会重回旧地,来体味那轻雾旧梦里浮荡着的各种伤心, 

但何处的天际都有我们旧识的微云,请记取那里寄存的我殷勤的祝福与温柔的叮咛。

 

静听寂寞流年,共同走过的那一段便可称作美好,有了这些际遇,生命中的陌生、遇见、擦肩,都挥成壮美曲线。匆匆路过很多城,与太多陌生脸孔相视一笑便独独掠过,心中的迷惘依旧,即便那是对世界苟延残喘的好奇,终将空空不留痕迹。但没有方向其实也到处都有路可走,只要不停滞。


这世上终归谁也不欠我们什么,若心有怨怼,是我们欠过去一份宽容。日夜游弋于繁华与静谧的两端,尔后才懂得生活藏身于何处。 


暮春燃尽,葱茏延续至下一个季节,而我们已然路过生命的盛夏。合十祝福每一个善意的,陌生的,曾带给这个世界色彩的生命。


在那场时光的暴雨过后,每每遇到风云莫测的时节,便分外懂得照拂心房的屋顶门窗,和那盏持溟而守的夜灯。魂灵燃起的夜灯,即是那一束刺破黑暗千秋不灭的济世之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