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8岁的心痛湖畔

(2010-01-31 19:34:44)

         18岁的心痛湖畔

        图/文:乐一狸
 


 

烦闷的夏天总让人透不过气,更别说这门窗紧闭的机房。虽有几个老式金属电风扇在头顶转着,却丝毫驱不走八月的溽热。


一起来实习的同学,三三两两在微机前正襟危坐,剪辑当天拍回的素材,偶尔交头低语询问技巧。指导老师在一旁反复说着:细节,注意细节!


整间屋子里只有阿东不耐烦地狂乱点点鼠标,他摸摸太阳穴,收拾好背包里的纸质材料,来不及跟同学们说再见便离开了机房。


透了透门外的新鲜空气,阿东总算能够用力甩甩头,然后告诉自己,如果再不离开,下一秒自己一定会爆炸。

    

迎面走来一个西装笔挺的年轻男人,说他年轻不过只因为那张像漫画中王子般英俊的脸,作为本市最受女性欢迎的新闻主播,魏君子已经被那些不分年龄不分地域的女性迷恋了近三十年,就凭他那微微发福的身材可以推算,他一定不能再称作英俊青年。


原来脸是可以迷惑人判断的盾牌,或者面具。

    

基本上,阿东才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帅哥,从小在女生扎堆的班上就是班里的贾宝玉,多少老师同学围绕着他公转自转,小女生默默在下课时议论着他,或者故意撞上经过走廊的他然后红着脸假装意外。


就连照毕业照的时候,阿东都会被校长、年级组长、班主任一致拉到文科班仅有的男生排的正中间的位置,老师们纷纷称赞:班里最英俊的小伙子理当成为焦点。

    

所以当魏君子迎面而来并且带着善意的微笑的时候,阿东并不像18岁时那么惊喜而又不知所措,他突然感到颅内一阵剧烈的抽搐,甚至来不及用眼神或者微笑回应魏君子便低头与他擦身而过。


但是阿东会怀念18岁的自己,那时的他一定会义无反顾跑到魏君子身边求合影,最好是自拍合影更显亲密。

    

电视台的后花园一直就有专门的园丁打理,这是形象工程也是对访客最大的礼貌。六月的花总是开得异常争奇斗艳,但是阿东无力理会这些,反而闻到了花香加重了头的重量,并且,同时加重了眼皮的重量。


阿东企图极力睁大眼睛抬起头再走,可惜他办不到,恍惚中,他像个失去手杖的盲人,未知地探索着前方的路。好在这已经是他在电视台实习的第二个月了,从这里回家的路他即使闭着眼睛也能安全走完。

 

终于一阵风像是从很远的地方吹来,阿东振奋地抬起了眼皮,也许是真的“盲走”了一段时间,也是时对这个城市太过熟悉,他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片湖边。

    

这里的湖水若干年前依然非常清澈,里面种植有南方特有的莲花,湖的面积很大,有一部分靠岸的浅水域还被开发成游泳区。每当夏季降雨,湖中心会蒸腾起氤氲的水汽,于是这里的人们给它冠以了一个很美的名——雨湖。

    

18岁的记忆像这微风中的一本诗集,徐徐翻开了那些过往的彩页,那是跟阿好一起走过的三年,三年间,他们无数次来到这里游泳嬉戏。

    

那段日子像是纯白信纸,在过去和未来间铺展开来少年任意的思绪,那是用纯洁的友情和朦胧的暧昧共同写完的书简,只是时过境迁,那些带着热血和激情写好的信,已经夹在落满灰尘的书柜,轻轻翻开一本书就能掉出一个动人的故事。

    

却也只是他们狂乱的青春中最安静的瞬间:一起看书、一起自习、一起去商店买文具、一起分享昨天的电视节目……而那封信的结尾,是高考后阿东的超常发挥和阿好的意外落马,他们去了天上地下两个不同的城市,然后那段爱情在无知年少的争吵和误会中划上句点。


此刻阿东的头再一次像挂了铅,重重跌在胸前。阿东用尽力气去用眼看清前方的路,而一个陌生而又带着熟悉的身影进入了他的视线。并不像蹩脚小说中你突然认出了她,而是她带着试探和防备地,轻轻的问了一句:

“是阿东?”

“是阿铖?”

“好久不见啊!”

“嗯,你一点儿也没变……”

    

这几近苍白的寒暄让双方都不免尴尬。本来阿铖也只是阿东班上一个貌不惊人的女生,但是她却是生性开朗又受人欢迎的阿好身边的姐妹淘中的一个,平时阿东就只跟前后邻座的同学说话,阿铖永远欢腾在教室的另一个角落,所以见了面也没有共同语言。

    

“今天天气真好,我们刚来这游泳,对了,你不是很喜欢自拍么?怎么不在这拍几张?”阿铖似乎注意到了阿东的消沉,故意想带出话题。几年不见,阿铖似乎多了几分开朗,与过去那个冷漠的她惊为两个样。

 

苍松翠柏,红莲碧荷,夕阳西下更给这美丽的雨湖披上了华美的面纱,阿东强打起精神,拿出手机,用那千锤百炼的右手给自己和雨湖来了几张亲密的合影。


可当他再转头面向阿铖的时候,视线的远处走来了一男一女两个身影,阿东再也没办法清醒,因为他不明白这是现实还是戏剧,走来的人居然是阿好和她身后帮她拎着包包的阿超。

    

阿好此刻背着和18岁他们第一次一起来到雨湖时背的天鹅形救生圈,那两扇天鹅的翅膀像两束光直直地刺进阿东的双眼。


那是他们18岁的夏天班上第一次来雨湖游览时阿好带的游泳圈,那两扇天鹅几乎成了夏日阿好的标签,而此刻,阿好的身边有着另一个男人,也是他们熟悉的阿超,只是当年在阿超和阿东之间,阿好选择了阿超作为朋友,而阿东成为了她的男朋友。


时空光速变幻,此刻三人的位置对调,阿东只是女生眼中的路人甲。


“阿东,你也来雨湖游泳啊?”

“没有,我是恰好经过这里。我现在在电视台实习,下班路上就绕过来看看,今天的雨湖真是特别特别的美呢!”阿东掩饰不住内心的悸动与慌乱,竟语无伦次起来。

“你还是这么潇洒呢,工作忙不忙啊?”

“还可以,就是最近身体有些不适,可能压力太大了吧,你也知道在电视台上班……”

“那你要多注意身体哦,对了,下个月3号……”阿好有些欲言又止,但是她的眼中是明显带着期待的。

 …………………………

“哎呀,阿好,你的肩膀上怎么有鱼鳞啊?”阿铖忽然叫道。

“鱼鳞?好恶心啊……”阿好扭过头急忙用手拍打肩上游泳沾到的鱼鳞。可能是突然惊慌失措,阿好几乎摔倒在地上,她那未干的长发打湿了地面。

    

阿东刚准备伸手去扶起阿好,阿好身后的阿超便熊抱似的将阿好扶了起来。这个动作深深地刺痛了阿东的神经,似乎这也是两个男人无声的宣战。


阿好此刻娇羞美丽,比起18岁时更加添了几分女人的韵味,而她身后的阿超,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无微不至,仿似他的眼里只有她。

    

一切真相大白,阿东又是一阵剧烈的头痛。那痛不仅来自身体的异样,也来自现实的摧毁。那是一个男人对爱情的悔恨,可是一切都太晚了。阿好,此刻已不是自己的那个女孩。


“对不起,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阿东想尽量掩饰他的嫉妒与失望,可是他没有办法再平静面对阿好和阿超,还没有开战他自己便输了,这一次他输得彻底。毕竟,不是谁都能永远留在18岁等他。

 

阿东没有注意到阿好站稳后对他的挽留,只能留下个背影匆匆消失在人海。

    

回家的路上他像一个动也动不了的老人,生命中只剩下回忆,回忆18岁的第一次雨湖之行。

    

女孩被男孩带着,在老师宣布自由活动后偷偷避开人群,到雨湖附近的草地喂鸽子,然后两人在卖玫瑰花的女孩面前羞红了脸,阿好游泳圈上的天鹅翅膀逗乐了阿东,还有两人第一次也是最亲密的动作——牵手,直到黄昏日暮他们回到学校,在晚自习之前挤出时间一起拍了大头贴。

    

每一个细节,都千百遍地在阿东脑海中演绎,那一去不回的青春就这样遗失在时间的光年……

 

“先生,您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并不是十分乐观,我们要在手术时对您进行全身麻醉。”

“那么,我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这个不好说,依个人情况而定,我们会在术后叫醒您……”


 

阿东在这个世上留下最后的照片,是那日雨湖在他强打精神下拍下的和雨湖的合影。

    

他在世上最后的记忆,是麻药遍布全身血管后意识丧失、痛觉消失前,阿好游泳圈上那对天鹅的翅膀 

    

而那日阿好没说完的话是:“下个月3号是我生日,你还记得的吧?能过来一起为我庆祝吗?别误会,阿超只是我的普通朋友……”

 

盛夏的太阳撒满阿东全身,他终于回到了18岁那个令他心动令他痛的湖畔,和自己唯一爱过的人,牵手唱完属于两个人的青春之歌。

 

 

 

 

         18岁的心痛湖畔

本文原名《听说爱情回来过》,经新浪编辑老师建议,改为现在的标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