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乐一狸
乐一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742,016
  • 关注人气:64,8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春秋轶事:申叔时一言兴邦

(2008-06-06 17:23:44)
分类: 风语青春

春秋轶事:申叔时一言兴邦


春秋时,楚庄王和齐惠公两人在位期间,齐、楚两国的关系十分和睦。


当齐惠公病亡,顷公即位时,楚国派遣大夫申叔时为特使访齐。一方面是为吊唁惠公之丧,同时也庆贺顷公登基大典。


就在申叔时往返齐、楚的这段日子,楚、陈两国发生了一件大事:


陈国灵公平国,为人轻佻、贪酒好色,和两位有共同癖好的大夫孔宁、仪行父三人沆瀣一气,全无君臣礼统。


当时有一位新寡的少妇夏姬,是一个既美丽又妖冶的尤物,孔宁先勾搭上了她,成了夏姬的入幕之宾。仪行父也不惜重金,向夏姬表示倾慕之情,也达成了他一亲芳泽的心愿。


此后,孔、仪引陈灵公前往夏姬居住的株林,君臣三人经常到株林和夏姬幽会,更加不理朝政。



春秋轶事:申叔时一言兴邦



大夫泄冶是一位刚直贤臣,听到灵公君臣三人和夏姬淫乱之事,气愤得咬牙切齿,立即整衣入朝。


灵公见泄冶进殿,正待发问,却被泄冶一把抓住衣襟,跪在他面前说道:“君臣主敬,不敬则慢,男女有别,不别则乱;如今主公无德,朝堂之上,秽语难闻,廉耻丧尽,提供俱失,乃是亡国之道,主公必须改正!”


灵公自感惭愧,遂说:“你不必说了,寡人知错,以后改过就是了。”


泄冶辞出朝门,又找到孔、仪二人,当众责骂了一顿。孔、仪二人怀恨在心,在灵公面前煽火挑拨,获得首肯,重金雇一刺客,除掉了他们的眼中钉泄冶。此后君臣三人更加肆无忌惮,不时在株林与夏姬饮酒作乐。


夏姬有个儿子夏征舒,渐渐长大懂事,到他十八岁时,已是生得身材魁伟,力大善射。灵公为了讨夏姬欢心,就命她儿子征舒继任他父亲生前司马的职务,执掌兵权。


一天,灵公和孔、仪二人又来株林,君臣三人酒酣耳热之后,互相戏谑,胡言不堪入耳。灵公见征舒不在,便与孔、仪表二人打趣起征舒的身世,说征舒的生父有很多,恐怕连夏姬也记不清……


三人说毕,一起拍手大笑,继续饮酒。夏征舒却在屏风后听得清清楚楚,一下子怒气填胸、七窍生烟,于是将母亲锁在室内,自己从后门走出,吩咐随行军士和家丁,将府邸团团围住,喝叫捉拿淫贼!


灵公等闻变,往后院夺门而逃,发现门已上锁。灵公逃入马厩多藏,被夏征舒看到,挽起弓来一箭穿心,射死在地。



春秋轶事:申叔时一言兴邦


孔、仪二人趁乱溜掉,逃至楚国,求见楚庄王,瞒下夏姬之事,只说夏征舒造反,杀死了陈灵公,请楚国派兵平乱。


于是,楚国派遣大军,以吊民伐罪的名义长驱直入,轻而易举擒住夏征舒,治以弑君叛逆的罪名,车裂分尸后,将陈国版图划归楚国境内,并撤陈国号,改为楚县。


南方各诸侯国,听说楚军灭了陈国,纷纷前来朝贺,楚庄王踌躇志满,非常得意。


三天后,出使齐国的特使申叔时回到楚国,也听说了楚军灭陈的消息,但当他朝见楚王复命时,对楚军的胜利只字未提,匆匆告退回了府。


楚王越想越生气,就派一位侍臣传话,责问申叔时:“陈国夏征舒弑君造反,寡人派军申讨,杀以治罪,将其版图收归我有,正义之声闻于天下,诸侯县公无不申贺,大夫回国复命竟无一言提及,难道是以为寡人讨伐陈国有错吗?”


申叔时听后,立即随使者回宫求见楚王说:“大王听说过《蹊田夺牛》的故事吗?”楚王表示未闻。


申叔时说:“从前,有一人牵牛经过别人家田地,踩坏了人家的庄稼,田主发现大为生气,夺去了他的牛,这件事如果打起官司来,若由大王出断,将如何判决?”



春秋轶事:申叔时一言兴邦


楚王说:“牵牛践踏田禾,损失应该不大,田主却夺去他的牛,太过分了!寡人如断此案,一定是给牵牛人轻微处罚,发还他的牛,你以为是否适当?”


申叔时回答说:“大王为什么明于断案,却昧于断陈呢?夏征舒有罪,止于弑君,不至亡国;大王派兵征讨,治他罪就足够了;把他的家国灭掉,这与《蹊田夺牛》的故事有什么分别?又有什么值得臣向大王恭贺的呢?”


楚王听后如梦初醒,懊悔不迭:“你说的比喻太好了!寡人从来没有听到过。”


申叔时见庄王认同了他的见解,紧接着说:“大王既然认为臣的比喻很好,何不效法还牛的事呢?”


楚王立即找来陈国俘虏大夫辕颇:“寡人让你们复国,你可以去把陈君找回,重修国政,以后世世服从楚国,不要辜负寡人恩德。”


申叔时一番话,改变了陈国的命运。


此后,郑国一直不肯服从于楚,归属了晋国的势力范围,楚庄王亲自率领大军,浩浩荡荡讨伐郑国。


郑国虽小,但倚仗晋国作了靠山,并无乞求投降之意。不料,晋国虽派了援军,却没能及时渡过黄河。楚军趁早加强了攻势,劈开城门杀进郑国。


郑襄公见大势已去,只好脱去上衣,打赤膊牵着羊,向楚军乞降:“下臣无能,未能服事上国,使大王震怒,一大军降临敝邑,下臣已知罪,存亡生死任由大王处置;假若肯惠顾先人友谊,不加裁灭,是的绵延宗嗣,比于附庸,就是大王天高地厚的恩德了。”


楚庄王还未决定,公子婴齐抢先进言:“郑国力穷才乞降,赦免了他,必将叛复,不如把它灭了!”


楚王沉吟半晌说:“申叔时若在,灭了郑国他又将以《蹊田夺牛》的故事讥诮寡人了。”此时,申叔时已辞官还乡,而楚王竟未忘掉早年申氏所言,遂接受了郑君的请求,下令撤军。


申叔时的话,第二次救了一个国家,使郑国免遭亡国之祸。

 


写在后面


从语言艺术的角度来看,这段历史故事中,有一成一败两个强烈对比。


陈国大夫泄冶,虽是以为忠君爱国的贤臣,却由于不懂得运用语言的巧妙,面斥陈灵公君臣行为不当,硬逼灵公改过。


所谓“刚直勇谏”,勇则勇矣,其结果不但没能使灵公悔改,反而配上了自己的性命,可说是劝谏无果。


楚国的申叔时,不贺楚军灭陈,楚王本来怪罪于他,而他既不动肝火,也不直斥楚王灭陈的不是,仅轻松述说了一个民间故事,便发挥了神奇功效。


其结果,楚王不但不再怪罪他,反而使楚王悔悟了自己的过错,听从他建议重新立了陈国君,日后又使郑国免受亡国之痛。


申叔时的语言艺术,是一个极佳的劝服案例。反过来想,如果他用泄冶的方式,一把揪住楚王衣襟,数落楚王的过失,很可能救不了陈国,自己也落得悲惨下场,遑论日后还能挽救郑国的命运。


成败之间,足见一个人的胸襟、气性和语言修养,是多么值得学习和研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