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今年90岁
今年90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093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三哥

(2006-08-29 16:41:39)
我 的 三 哥
 
  我的三哥叫黄振元,号燮之,比我大六岁。我刚上小学那年,三哥正好小学毕业。因为那时候法国是世界第一强国,三哥学的是法语,后来英国成了第一强国,才学的英语。小学毕业后,推小车卖布,父亲不在家,三哥得赚钱养家.一天三哥偷偷的去任邱考上了县立师范学校,没花家里甚末钱,读了两年书,在任邱女子小学教了一年书,又考进了天津省立第一师范学院。虽然不要学费,零用钱由大表哥王馥琴供给,并不向家里要钱,实际上家里也拿不出钱。三哥很用功,写的好,画的也好,到处找代课工作,还办起了儿童报。
 
  是三哥送我考进了河间省立三中的,不料上到二年级,三中闹学潮,赶走两位好老师,三哥主张立即转学。打听到了保定六中招插班生,于是准备应试,六中是重点学校,全省三百多中学会考,得过理科第一名,想考取不那么容易。三哥下决心给我补习功课,日夜不停,连大年夜都是通宵。三哥说过,要想功课好,就得赶在教学前头,果然没负三哥期望.我以第一名录取,这是三哥的功劳,三哥的栽培。
 
  1937年,三哥师范毕业,当了天津大同中学教师,并参加高等考试检定考试及格,取得了大学毕业和已工作两年的资格。因时局紧张,三哥去北京以同等学历资格给我报名,投考南京工学院。于7月6日带我进京考试,乘船到达琢州,准备乘火车奔赴北京,不料日本鬼子在宛平与守军发生冲突,它们要进城搜捕逃兵,守兵不允,它们在芦沟桥上架起了迫击炮,向城里开炮,火车不通了。由此,抗战开始了,我们回了家。
 
  战争一打响,鬼子首先轰炸南苑,军长师长都被炸死,溃兵南逃,沿途抢掠,打骂要钱,百姓不堪骚扰,纷纷逃难,我们全家逃到七里庄姨奶奶家避难.是年水灾,正是八月十五,我们站在水边,看着东方新建立的家,任逃兵们糟蹋,非常伤心。到了晚上,杨云屏表兄来了,三哥奉已升任31师副师长王烈武表兄的命令,来接我们以及住西庄的榜哥,橙哥,去参军抗战。说好天亮起程,不料当夜响了一夜炮声,保定失守,杨云屏一人跑了。听说后来挨了一顿骂。那是自然,鬼子炮火猛烈,勢如破竹,它顺着平汉铁路南下郑州,东沿津浦路到了兖州,在台儿庄遇到了激战。
 
  鄚州安静了下来,没有逃兵,没有政府,没有报纸,消息断绝,我与刘荫松、文尔昌等在教育馆用一灯收音机收听南京新闻,印成大众情报,大受欢迎。三哥与朱文奎等筹办起了高级补习学校,由李骏声表舅,黄自修姨夫,杨树华二舅,刘凯丰表姐夫,三哥及朱文奎六人任教,招收小学毕业刚上中学的失学儿童,广告一贴出,报名人数高达二百多人,三间房子都坐不下。问题是既没教材又没课本,光是时事报告,老一辈的几天就不来了。刘凯丰当了任邱县长,朱文奎当了秘书,三哥被大同中学召了回去。剩下二舅主张小先生制由黄叔乡,王振武,刘荫松及我等六人负责教学。教什么哦,地理课,历史课,课间操,没有一点目的。倒是王振武组织了几次三轮大合唱很震奋精神,不久,王振武去了任邱参加了八路,叔乡到苟各庄当了小学教师,刘荫松去任邱日报社工作,不得不结束这个学校。我领着学生们,移交给了五龙堂小学。鬼子的飞机来了,围着教育馆高高的天线转了几圈走了。随后来了轰炸机,冲着教育馆丢下九枚炸弹,幸无一枚命中,毁了旁边几间民房,炸死了一只老牛。我在后院,躲过一劫。没想到紧接着鬼子来了,差十几分钟,没叫它们扑着,我们几个小伙伴骑车南逃,经小临河,到了十无集。回头看鄚州,浓烟滚滚,老家遭劫了!次日回家,一片狼藉,图书馆烧了,收音机砸了,教育馆不能待了,到任邱参加了八路军。1939年刚过年,鬼子大扫荡,攻打任邱,我们人多枪少,打不过它们的飞机大炮,四处奔逃,溃不成军,找不到组织,回了家。家里也不能呆,怕引来灭门大祸,遂同三哥逃往北京,打算经天津到上海投奔大哥,再做西去凖备,在京碰到叔乡,三人一同成行于3月9日到达上海。
 
  大哥正好失业,卖了衣物维持生活,幸而不久都有了工作,并创办了国光文具厂,住在池浜路,房子很大,三哥一人在后客堂布置起了研究室,用赚来的钱,购置了试验工具,天平,酒精灯,烧瓶,显微镜等,开发新产品,三哥是化学老师,不但对胶水逐步改良,还实验出了多种墨水,各种香膏,以及杀虫剂等。因限于条件,并未出品,只有墨水,后来在天津出品,命名大学墨水。后因体力不支转让给了别人,厂开的很大。三哥工作在澳门路中华图书馆,负责西文编目,得到馆长姚绍华先生的噐重,并结为好朋友。
 
  1941年我进了邮局,离开了上海。到内地不久,忽闻大哥去世了,更不幸的是三哥接着大吐血,也住进了医院,久治不愈,医生说三哥是三期肺病,那时候没有X光,没有雷米封,得了肺病是死路一条。我在湖北山中,写信给三哥,要请他到那里养病去,我说:“山中,风景秀丽,空气新鲜,有好朋友当医院院长,毛病一定会好”。三哥答应了,于是我天天在来路上去等他,等来等去,却等来了由老家寄来的一封信。三哥说,“自己知道病入膏肓,愿回老家,死在家乡,以了心愿,”。
 
  三哥到了鄚州,请土郎中小王先生诊视,小王先生说:“什么肺病,我不信,吃我的药。”十二贴过后,居然好了,不咳了,不吐血了。跟常人一样,就是比从前瘦了很多。三哥感慨的给我来信说,我们受的都是新式教育,从小相信科学,相信西医,但西医往往咵大病情,骇人听闻,我的病就是一例。三哥病好了到了天津,由三名教授合资,创办了大学墨水厂,实因久病初愈,骨瘦如柴,无力支撑,后来转让给了别人。大学墨水因质量上程,后来人家做的很大。厂子在天津海河沿一直到今天。三哥的大学墨水,闻名华北。
 
  在北京的王馥忱二表兄开正大毛纺织厂,聘请三哥做了襄理,工作虽轻闲,又得了泄肚的毛病,久治不愈。四哥用驴车把三哥拉回家乡,正好小王先生不在,死在娘的面前。白发人送走了黑发人,是何等的悲痛!这些都是后来老娘告诉我的。我在内乡参加晋级考试,试前接到四哥来信,万分伤心,无心应试,走出试场,一直想着三哥,多好的人哦!多末要强的人哦!三哥才30岁年纪,正当豆蔻年华,怎么就走了呢?留下两个女儿,静文、慧文。静文落户北京,慧文因病夭折,三嫂改嫁。解放后回老家扫墓,三哥埋在双亲脚下..... 那里就是我亲爱的三哥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近照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近照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