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今年90岁
今年90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097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忆我的大哥

(2006-07-12 17:56:54)
分类: 回忆录--我这一生
回忆我的大哥
 
  我的大哥本来叫黄春元,因为与同族里的一个远房侄子同名,后来才改名叫黄国元。
 
  小时候家里很穷,眼看着亲戚家表兄表弟都上了中学大学,而大哥小学毕业后,十六岁就去当兵了,柏年叔也去了。只因鄚州出了个王维诚,在西北军冯玉祥将军麾下当师长,王很重乡里感情。有那么一句话,到了部队,会说鄚州话,就把洋刀挎。柏年叔当了掌棋官,大哥做了文书官。他天天練字,能写一手好字,而且人缘非常好,冯玉祥将军曾在鄚州染房当过两年学徒,同他论同乡,还给大哥剃过头呢。后来大哥踏遍大江南北,走遍28行省,深谙各地民情,知识渊博,从不与人争吵。他说过,宁愿与坏人结亲家,不要与坏人结冤家,因为坏人比常人坏的多,只要心中有数就行了,以后他升到上校参谋主任,带过兵,最后落在扬州,跟着柏年叔开武术馆。后来柏年叔被聘为南京中央国术馆教师,大哥也去了南京,取得了国术馆毕业证书,当上了七所中学武术教师。
 
  大哥比我大十四岁,高大身材,说话轻声慢语,能拉一手好京胡,他一到家,可热闹啦,庆表兄,榜表哥等都来唱上几段,那时候家里房子小,仅有两间草房,他借住里院柏年叔的小北屋,什么时候结婚,我不知道。后来有了名驹,就接到上海去了。
 
  1931年日寇攻打上海,称为松滬战争,就是一二.八战争,敌人炮火猛烈,我后方供应困难,南京组织了义勇军,由大哥做统领,到上海前线支援,当时有一份武术杂志登过一篇报导说:姓黄的义勇军统领,是名武术教官,义愤填膺,凭仗扎实的武功,用大刀片杀死了多名倭寇等等,说的就是他。战后留在了上海,在虹口区康元制罐厂聘为教育部长,月薪90元,因此把大嫂和名驹接了出来。
 
  小的时候,家里那么多人,只有两间草房,实在不够住,父亲决心买房,先向瑞记任二和借了五百元的高利债,到年底永盛煤厂分红后偿还。搬入新居后,家中一贫如洗,正好我这年小学毕业,一天,大哥要求父亲,让我去上中学,父亲一声不响,忽然把茶桌掀翻了,茶杯摔了满地,他嘻嘻的笑着说,这是干什么?暗地里他则叫三哥搬来了老姨,老姨一进门就说:不让上中学干什么?这个学生我供应了,说着拿出了30块钱,往桌上一戳,对三哥说,去吧!去考吧!这件事,我始终铭记在心。大哥的足智多谋!
 
  他是好大哥,我与大哥感情深厚,曾记得上初小的时候,不满十岁过年了,看着同学及小朋友们新衣新鞋,我也哼着要求父亲只买个新帽子过年,父亲不但不允,还劈头盖脸的打了我一顿,是大哥护着我,把我抱到小北屋哄好,大人把年叫关,年关到了,心里很烦,容易发火,我那里知道呢?后来长大了,上了中学,到了保定,大哥特意买了新帽子寄给我,他还记得小时候要帽子的事情呢!给我订了中学生杂志,寄来手表书刊衣物照片等物,音讯不断。1937年抗战开始,与三哥,叔乡表兄一同逃难到上海,投奔来找大哥。
 
  八.一三战火,康元厂轰平,他把大嫂孩子们送回家,多了荣女,俊驹,家乡解放,他当了雄县行政科长,因为收入不能养家,他又回了上海,重谋工作。翌年,我同三哥叔乡表兄逃难到了上海,正好大哥失业,本来他找了在太古轮船公司当稽查的职位,月薪200元,挺好的,只因打仗,乘船的人多是难民,携家带眷,行李众多,不免罚款补票,难民哀哀求情,实在不忍,故而不干了。我们忽然到来,顿时陷入困境。残酷的日本侵略者,早已佔领了闸北南市,500万人口都逃进了租界,人山人海,集中在南京路一角,号称十里洋场,娱乐场所,舞厅酒肆林立,灯红酒录,酒醉金迷,没有一点抗战气氛,成了有钱人的孤岛天堂,也成了穷人及失业人群的地狱。我们住进了极下角的忆定盘路西诸安浜三和旅馆。为了曹老五借债不还,捉帐而去的大哥卖了皮大衣及西装,给我们包饭,并每人做了套新衣服,苦心安排了我们的生活,多好的大哥哦!幸亏没负他所望,不到一月,都有了工作,三哥在中华书局图书馆当了西文编目主任,叔乡在象皮图章厂当管理员,我在同德和报关行当了会计。我们搬到卡德路,永平里31号前客堂居住。
 
  大哥深谋远瞩,他说:要想在上海立稳,光靠给人家做事不行,看人家脸色行事,一不小心就炒鱿鱼,必须有自己的事业。你们看喏大上海还缺什么?我们来做,一定能行!于是我们天天去逛商场及四大公司。三天后,结论有了,三哥说:他发现有一种文具用胡芦瓶式橡皮头胶水,天津有美国货,而上海没看见。再去找,还是没有。于是我们决定做这种胶水。钱呢,大哥去说动沪西老板尚勇出资700元入股,胶水厂很快开了起来,起名叫毅强工艺社。三哥当过化学老师,虔心研制,大哥内外奔波,定瓶印商标买纸匣,万事开头难,可以想象,从未做过的事情,要用多少脑力去想去思索。大哥绞尽脑汁,日夜不得安睡,不负有心人。一月后,终于出产品了,市场大受欢迎,纷纷定货,生意很好。不料不久出了毛病,送出去的胶水全部发了霉,纷纷要求退货,尚勇慌忙抽回资金,毅强关了门,后来姚绍华先生借给了钱,我们搬到山海关路卜邻里13号通楼底,月租59元,重新开厂,改名国光文具厂,更新了产品,冒名USA制造,很少一部分作市销,大部由忆和公司出口到南洋和歐洲,成千打的送出,大批的订瓶买原料,后客堂成了三哥的研究室,继续开发新产品。大哥忙坏了,装了电话,僱了临时工。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鬼子已打到南洋,货物不能出口了,汪精卫当了汉奸,成立南京伪政府,在上海搞暗杀,租界里乱了起来,我们的小厂接近停顿。一天夜里,来了个老头找大哥密谈。他要请大哥到南京去,去当什么和平军军长,三哥听到了,他出来励声说道:你看错人了,我们离家数千里,决不出卖祖宗,你这无耻之辈,少来-----!那人红着脸,低头走了,大哥倒急了,说你这是干什么,我会婉言谢绝的,你知道他是谁?他叫姜容蕉,在国术馆当过我的老师,现在是南京汪精卫政府行政院秘书长,是极斯非尔路76号来的,得罪他们,能有好吗?他们杀人不眨眼,不知道怎么打听到我的住处,不行!这里不能住了,得马上搬家。四人一同顺着戈登路西行,终于在1000弄光明村31号找到一间后客堂,月租45元,房虽小但很高很明亮,有玻璃天窗及卫生设备,能放下一只小床及一只写字台。于是大哥睡床,三哥另外搭板,叔乡睡写字台,我睡搁楼,重要东西放到沪西旅馆,大批材料仍堆原处,因原处房子并未到期,我们睡下来已经一点多了。生意做不成了,大哥天天发愁,坐在小床上苦思热想。他生病了,终于住进了广慈医院,诊为肋膜炎,胸内积水,每抽一次水,身体便虚弱许多。正好这时我考进邮局,要离开上海,去医院与大哥告别,涙眼汪汪,无言以对。想不到,我刚到立煌军邮处,接到来信说大哥去世了,有如五雷轰顶,悲伤极啦!我的好大哥,他竟这样走了。他才36岁啊,正当年轻,精力充沛,大展宏图的时候,怎么就走了呢?
 
  大哥走后,二哥嫂来接管了国光文具厂,他们把大哥灵柩寄放在虹桥寄柩所,死人的房租可比活人要贵哦!,战后,我回了上海,带了老娘去寄柩所看望大哥,烧了很多纸,痛哭一场,上海解放后,要清除寄柩所,限期掩埋,我付不起寄柩费,去找区政府民政局,局长是个山东小脚老太,从这屋追到那屋,磨蹭着请求免去寄柩费,终于盖好了图章,免费把灵柩送到了墓地,花了20万人民币在真如安乐公墓买了一块墓穴。大哥的好友王同春父子帮助,才把大哥入土为安了立了碑石,种了松树,顿时心安了下来。每到清明,我都要去纪扫一次,看到亲手栽下的松树已比人高了,无比欣慰。后来侄儿女们已经长大,为了落叶归根,把骨陈搬到老家祖坟上去了,在双亲的下右侧,头一个坟墓。这就是我的大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