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今年90岁
今年90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079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年时代(9)

(2006-03-16 15:58:42)
分类: 回忆录--我这一生
 

  常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遇事考虑欠周,从来没为生活小事发过愁,而今吃饭住宿成了大事,三千多一月的工资没了,旅馆住不起了,大饼不敢多买了,好同学没脸见了,妻及女儿安排到乡下居住,心如刀割,有生以来,才知道什么叫发愁,我才26岁啊,绝不向生活屈服的,走到后街见盐务管理局招会计若干人,进去报了名,结果考取了,通知取保上班这可难坏了我们,在这里人地两生,到那里找保,妻抱着孩子去求住过的旅馆做保,说旅馆不好做保,小瑛看病的医院做保说医院也不好做保,必须商店才能做保,聪明的文玉抱着孩子找了个小店,认老板娘为干妈,盖了图章做保,又说保人太小了,没多少资产保不了,算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此路不通当做没考,不去了,尽管局长趙鸿陞来催,叫先上班,以后再找保,但已打定主意,决定不去了。愁啊愁!二十几岁的人第一次知道发愁了,记得刚到上海也是这样郡迫,可发愁的是大哥,三哥浩言壮语,要在一个月内解决问题,果如其言遂心所欲。而今轮到自己了,形势非常严峻怎么办哦!愁的头也抬不起来,在大街上盲目的走着,与迎面一个人撞个满怀,心中有事,扬扬手打个招呼,也就算了,偏偏那人返回来问我,你是否叫黄忠元,我们是小学同学哦,我是9班,你在12班,你虽然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哦!走!到我那里去坐,原来他是第四集团军驻界首办事处主任,一席叙旧后知道了我正在难中,从衣袋中摸出1750元钞票嘱先用着,日后再想办法。告别后,如久旱逢甘霖以300元在民立商场租下了一间门面房,先解决住的问题,然后做点生意,以求生存,但是,地段虽好,没什么东西陈列,既不象百货商店,也不象旧货商店,倒是开店的人不象商人,一天有两个人对着一缕粉红色头绳自言自语说,如果是别样颜色就好了。我插话说:“行哦,三天以后看样。”他俩看了还算满意,并与我认了同乡,他们是南宫人,都是河北省同乡。老薛是大新百货公司经理,老范是南洋百货公司採购副经理,南洋付5500元大新3500元顶货,真是打鸭子上架必须硬着头皮干了,谁知道我是内行还是外行呢,还是刚到上海回答姚先生那句话,我是学生出身,什么都能干,一面干一面学吗。西行60里到槐店买羊毛,交人弹好,叫老婆婆们纺好,去请教颜料商,看看说明书,染成各种颜色,成本约一元多一斤,卖300元一磅,很赚钱,因为澳毛不能进口,毛线断档多年,我的航空牌绒线成了抢手货,在中和街2号租下了四间房子还不够,有钱了得先还债,可招待站撤走了,去找李毓芬,他去西安了,上尉副官周德绪接待了我,知道我忙,愿跟来帮忙。他是北京人,四十多岁,能力很强,成了我的好朋友。请他做采购,带40万现金把槐店的羊毛都收光,约15吨装了11船顺流而下,经过四道税卡,说是总部的船,扬扬手过来了,中和街的房都租下来,八间还不够用,要求来做工的人很多,除了一个男挑水工,外,都是女工,黄河决口,南宫冀州的灾民很多尤其是十几岁的姑娘们。妻把她们组织起来,教她们手工编结,即便是初学,也照发工资,年纪大的,捡毛,捶毛,纺毛,烧火100多人,佔据了正个大院,好热闹哦!正当这时双亲及大嫂三个孩子七口到了,唯独不见三嫂母女,二嫂说她要改嫁,不愿意来(日后証明是说谎,根本没通知她)。一大家人在抗战期间在异乡团聚,能得以温饱,实觉欣慰,买了五千斤小麦,囤在双亲床前,让双亲高枕无忧,并接受老周的建议,用十万元在东郊桃园盖了一处房产,佔地一亩有余,我实在太忙,忙不过来,染色由二哥代替,现钞由他来管妻与我管理工人,搞搞技术革新,买了三部破自行车,利用后轮做动力,合线,又快又均匀,看到编结组那么多人,一天出不了一件毛衣,令人着急滋生了买横机的念头。

  1945年春节过后,搬入新居,在搬家之前,大嫂要回天津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在家她是大拿(指二嫂),如今在外边仍然是大拿,我侍候不了,宁愿去要饭,决心要走,我以为她要改嫁,只好听之任之了。新居一溜北房,专做住房,一溜南房做工房,老周住里边看家,前院是菜园,后院是桃园,十分得意,产品每磅1300元仍然供不应求,添置了两部织呢机,两部横机,一部圆筒机我学会了织呢,穿上了自织毛呢的西装,这时的资产在两千万以上,用母亲的话说叫发财了。在界首的河北省同乡会开大会,要请我参加,一进门,全部起立,鼓掌欢迎,台上介绍说,这就是黄先生,很年青,我们同乡会想做的事,他做到了,我们很多灾民同乡受益不浅,要感谢他呀!大家鼓掌。認识了几个头面人物,象四集团总部张军需长警备司令部邓司令,秘书宗振金等,宗是宗家佐人,还跑来跟母亲认亲戚来了,地处市郊,稍有点富裕,不免要有点担忧,常说,穷怕亲戚,富怕贼,要担心防范,离开南阳时,我的手枪二哥拿去交给邓德堂保管,到了界首,这个白眼狼轻描淡写的说丢了,这就是二哥的朋友,现在用着了,只得托宗振金再买一只,起好枪证,吓一吓屑小,炎夏刚过,妻要分娩,由西安姓李的女医生接生,顺利的产下婉荣,时为1945年8月15日傍晚刚落生,外面鞭炮齐鸣,我不尽自言自语的说了句,苍天在贺我也,后来鞭炮越来越响,连成了一片。着老周到街里去打听打听,很快回来了,大声呼喊着说鬼子投降啦,鬼子投降啦!这一喜信,非同小可,蹦啊,跳啊,通夜未眠,年迈的父母想的是早点回家,看着他们那宽大的房子过太平日子去了。我想的是回上海,去发展我们的“国光”。大哥、三哥不在了,我要继承他们的遗志,经营我们的文具厂,故而写信给叔乡,请他注意便宜房子,二哥主张买下河沿一家织床单厂,一百架宽织机,连同厂房,才100万元,不到200万,就可开工,由于我与父亲的反对而作罢,因为棉纱掌握在人家手中,一旦停工,100多男工人,可不好对付。二哥害怕在桃园不安全,主张搬家到街里去住,于是搬进了刚认识的同乡蒋子奎三间门面房,关起门黑洞洞,非常闷人我想回转桃园,他说,已经卖了,房子织机家具一共两万元,这末便宜的东西,谁不要呢,反正,钱来的快去的也快,心血用尽,不足惜矣!住不多久,他主张回家,到驻马店乘火车,到保定下车,雇上两辆马车一天就到家了,父母听了当然高兴,于是把圆筒机及笨重东西都卖掉,两部横机没人要,打了36件大行李,浩浩荡荡西行,到驻马店已天黑,一打听,才知道火车最远到达郑州,而且不定期,看见敞车就扒没人卖票,但半夜到达许昌要遭劫,无一幸免,怎么办,事已至此,不能回头,只得走,我在车上拉,他们在车下举,刚装完行李,咯登一声,火车开走了,他们只好去住旅馆,我呢围着一大堆行李,到了半夜一点钟,果然停在了荒郊野外,上来了七个大汉,天黑不见面目,问我,那部分?二总部,押送到郑州,武器有吧,当然有,有人去摸麻袋里的横机,尽是钢铁,他们跳下车走了又是一天,半夜里到了郑州,战后的郑州,瓦砾一片,想找旅馆,成了难事,幸好碰见了南洋百货商店老板,领着找到熟人,才定下两间房,但没有床,只能睡湿泥地上,寒冬腊月,又有什么办法呢?每天去接站,三天才接到,在这零下十多度的腊月天气没有被褥,可想而知,两老年纪大了,跟着受罪操之过急,以为鬼子投降了,天下太平了,急于还乡。听说郑州以北的铁道都挖掘成了壕沟,几年也通不了车,坏了,只好沦落在郑州了,一大家人哪,举目无亲,危险!多么危险哦!我夫妻,两个女儿与两老同住一个房间,席地而卧,虽潮气逼人,但早早入睡,二嫂端进来一个冒蓝火苗的煤球炉,倾刻之间,大家都中煤气了,只有婉荣哭闹不止,我睡在门口,稍清醒一点,请求妻给她吃口奶吧,妻不应声,灵机一动,哦!不好!煤气!起身向外,跌在门口,少倾爬到隔壁门口喊了声煤气,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二哥同店老板们在院子里铺上席子,抬出五口人,用土办法灌醋,折腾到天亮,总算好了,虽然都很虚弱,总算灾难一场。难道说二嫂不知道煤气有毒吗,她是出于孝心吗?,怪不得早期三哥给她起绰号叫二百五,差一点老少数口,抛屍异乡,险哪!后来滞留郑州,在法院后街20号住下,用横机代人织毛衣维持生活,二嫂没事干,正天抱小瑛串门逛街,孩子三岁,吃些不消化的东西,喊肚子疼,她抱孩子去小药铺请庸医给药,仅一天工夫,孩子全身发青,中毒身亡,二哥看看药方开的竟是富寿膏,用大烟土治病,可悲,孩子已经死了,跟小药铺吵翻天又有何用?俗话说这是命哦,我们六条人的性命,大了些,由孩子一人代替了,多么聪明的孩子哦!早早的夭折了,妻伤心过度,抱着小荣到钟祥探亲去了。

  鬼子投降不久,百业待兴,消息断绝,我不放心,一月后,我也要前往,可是二哥不愿给路费,仅够单程化用,外婆苦不堪言,无能为力给以丝毫帮助,不能久留,妻卖掉了传家戒指,返回了郑州,茂庭来郑州,托他把手枪卖掉将钱寄给外婆度日,稍觉安心些这时候叔乡自上海来信说有两幢石库门房子,仅340元顶费,太便宜了,可二哥说没钱,以致错过了机会。奇怪了,几千万资金的毛纺织厂,卖掉了,钱呢?昨天两百万的布厂吞下来没问题,而今天连路费都拿不出,连340元的顶费也没有了。哦!我明白了,我不是王馥琴大表兄,可以查帐可以赶出双石碑,限期离开南阳,我是弟弟,不能问,何况根本就没有帐凭甚末呢,凭良心吧!我知道,他把钱买了金子,预备将来花用,未必不是好事,事实证明若大年纪的父亲连一口稀粥都没吃上去了,怎不叫人悲伤,事实上,贪得无厌的人最可悲,那有不透风的墙呢?常说如若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固然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太过火了吧!是我们的生身父母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