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今年90岁
今年90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093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年时代(7)

(2006-03-16 15:55:04)
分类: 回忆录--我这一生
  在经扶封山,开始休整因经扶位河南,改属洛阳第二军邮段指挥,令我招用一名信差,以补欠缺,可现下驻在山林野处,人都看不见,那里去招?消息由邮差传到了商城,来了两个投考者,但都是女的,根据报名单,都是18岁,一个叫童正,武昌人一个叫戴友华贵州人苗族,两人都是立煌安徽省艺术剧院毕业,因故住在商城,自愿两人工作,共领一份工资。我决定录用,以戴友华名义报请洛阳批准去了,天下的事就这样巧,我与童正竟是一见钟情,产生了恋情,她原名童文玉,父亲原在武昌省府任职,生她四月病逝,移居钟祥,13岁小学刚毕业,鬼子来了,随她大哥逃难到谷城,遇上老河口大战,考进了安徽省艺术剧院,离别大哥,跋涉千里到了立煌,两年后公演稍有名声,但招来了可怕的骚扰,在立煌东藏西躲,总不能摆脱荫影,遂逃到商城,与好友戴友华住在表姐家里,诚心来投考邮局,我看她一脸稚气,翘鼻子,聪明相,甚是可爱,可惜我已是定过婚的人了,那个时代都是父母主婚。在离家前母亲亲自到王家求婚,给我和王韵华小姐订了婚,也就是好同学王振武的妹妹,王维诚军长的侄女,虽没见过面,王是有钱有势的名门之秀,在敌佔区生活,困苦万分,四哥来信说过,王家曾几次接济我家小麦达十一石之多,现钱七千多块,实在感恩不尽。王小姐现住国维家常有信来,我得去信感谢,故而通消息。时过几年,现处深山野地,虽情况有变,但不可造次,文玉两次把家传信物戒指戴在我手上,说明原尾,我婉言谢绝了。不久,洛阳来了指令,说你所招用的女职工,多有不妥,行军打仗,宿营不便,望即婉言辞退,从新招用男性为妥。由此文玉戴友华回了商城,不久我移驻余家集,到了潢川,地方虽大,住处难寻,王世歧来讲,城根有一破庙,没窗没门,竟闹鬼,晚上有无头身穿白大褂女鬼出没,谁都不敢住,我说,既然找不到房子,我们住,于是搬进了大殿东厢房,到了晚上,他们人一个不见了,我一个人站在院当中,两棵高大的松树下,乌鸦已停止了呀叫,是有点吓人,我使劲的打拳,准备着白大褂的出现,给它两拳,直到天亮也没动静,可能这叫邪不浸正罢,不久招来了一名姓张的局员,又驻回了湖北滕家堡,这次住在鸡公山后面山凹里张家祠堂里,右首十一间厢房,我用两间都是铁窗铁门,以防野兽,这时已是1942年秋后,一天收到鄚州国维来信,其中夹了一张王小姐给文玉的信,说:来信收到,谢谢你的约请,叫我速来湖北,一同结婚,我做姐姐,你做妹妹,谢谢你的约请,但是迢迢数千里,山川阻隔,形成两个世界,无法实现,我决定解除婚约,你们结婚吧,祝你幸福。几天后接四哥信说王家设宴七桌声明解除婚约,次日全家搬往北京去了,并告知,三哥已去世,甚为伤心。
 
  1942年秋,文玉托她表姐夫陈参谟与住地电台黄参谟主任通无线电话,传达要求结婚黄主任说,师长,潘副主任都不在,他以老大哥身份主婚,于是在商城的204局强定乾局长主动给文玉800元买衣物,王世歧等加紧筹办酒宴,勤务兵小曾闹着骑马去接,终于在八月份的一天结婚了,婚后未满一月,又开始行军,经余家集到达商城,自然请客应酬的事,很多,但是我病了,病的还很重,叶院长,卫生队陈队长,守候通夜,他们年纪都大了,有些过意不去,心存感激之情他们告诉我是伤寒病,绝对不可受风,病尚未好行军到了潢川,要开始打仗了,张师长告诉我,这次是平原作战,行动必须迅速,你随大行李北撤,由黄参谟主任带队经上蔡固始,到汝南,远离了豫南战场,刚到固始,未进屋就听大嗓门喊叫’老黄,你还活着,原来是驻豫南军邮员韩振西大胖子,号称三百磅,东北人连走路都走不动的人大概碰上敌机轰炸了,棉大衣背后烧了个大洞,嘟露着棉花,他说豫南共有四个军邮局,死了三个,你怎么没事呢?不行我得去告他们去。话没说完,走了,也没听明白他是甚末意思,次日向北续行我与小曾骑马,可能走的快了些天黑了还不见大队跟上,黑暗中进了一个村庄竟无一点灯亮,好容易碰上一个人他说这叫瓦屋寨,有事去找我们寨主,便走了。待点上油灯燃起木柴与寨主围火而坐聊起了山海经,大话乱吹乱耪,山南海北,无边无际,我发现这个寨主非同一般,虽只有四十多岁年纪,满脸胡子,我右手插进怀里,时刻在警惕着,天刚放亮叫醒小曾就走,待见到大部队,有人说那是有名的强盗窝,好险哦!刚到汝南,还没休息,传来命令,停止北进,立即返回潢川。原来敌人退了。
 
  仍然住进潢川大庙,多日行军,疲劳不堪,我是唯一带家属者很多不便,正好来令问我,是否愿意参加1943年春在内乡举行的过班考试,我考虑内乡在豫西离南阳不远愿借考试机会,到南阳省亲,于是立即来了个姓哈的接替了我,他们行军南下走了,把老马送给了王世歧,劝阻了小曾,不要跟随,仅一马一车与文玉西行。斯时正遇河南旱灾,赤地千里,饿死人很多,到处都是死尸把带着路上吃的馒头都分给一群孩子们吃了,但沿路并没有吃的东西可买,只能傍晚停车后,由文玉架锅烧上两碗饭,菜吗,那就不能妄想了,经驻马店,舞阳到达南阳近千里路程大个子车夫大步流星,每天跑一百多里到了晚上仅以一块豆饼充饥,可怜的人哪,到了南阳双石碑,大表兄管他一顿饭,他竟吃了三十多包子四碗浠饭,朝着堂屋磕了三个头走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