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今年90岁
今年90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093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年时代(6)

(2006-03-16 15:53:02)
分类: 回忆录--我这一生
  滕家堡是豫皖通往鄂东的咽喉之路,形势险要,屯兵休整的好地方。189师,就是来这里休整的。麻城县长组织工商界劳军,设宴七十余桌宴请连长以上官员,把小镇的几间房子院子都佔的满满的,吊了四个汽油灯还黑呼呼的开宴前,副军长站了起来,大家以为他要讲话,马上静了下来,原来在找我,叫我坐到他旁边去,他一口不吃,竟给我夹菜,大家窃窃私语说这是新来的军邮局长。
 
  过了几天,在鸡公山上开追悼会,追悼在老河口阵亡将士大会,要请我去参加,哀乐奏的悲极了,老军长泪流满面,哭着做了报告,最后他介绍我说他请来了军邮局,这是黄局长,你们想家尽量写家信,不许再开小差了。
 
  没多久春节到了,1941年的新年是在皖鄂交界的山顶上过的而春节要在这鄂东的破庙里过了,听不到鞭炮声,没人包饺子23岁了,破天荒头一回,不是沈县长很早的来拜年,真的不知道是在过年,副军长待人很热情,为方便起见叫我搬到鸡公山下一处别墅里去住,这是一位前面驻军军长盖的,共五层靠山面水十分豪华,连油漆都没来得及就走了,想不到头一个享受的竟是我。
 
  我一个人住二搂,两百多平方大厅旁边就是卧室,特大写字台与座椅是搬不出房门的。坐在桌前远眺,大沙河,树林,风景秀丽,可惜我年纪太轻,并不知道什么叫享受。老军长常下山来走走,聊天,有次手搭我肩膀说我要将你当成我的弟弟一样,由此传开了,说军长的弟弟到了,不久来了个新师长,副军长调回广西南宁当了警备司令,新师长叫张文鸿高个,年纪很轻广东新会人,瘦瘦的身材,倒象个文人,普通话说得很好和我一见如故,交上了好朋友,几乎天天见面,共进早餐,午餐,或晚饭,他是广东人,喜欢吃生猛野味,猫,狗,蛇,猴,鱼参,什末都吃,我不习惯,只是嚐嚐,不肯多吃,因为部队在休整,没事可做,每天约我,踏青狩猎,扑鱼,游泳,扑鱼吗,并不是自己动手,带上几个工兵,划到池塘当中,放上一个地雷,轰的一声,顷刻之间鱼都漂了起来,可惜都是小鱼,一条大的都没有,只好哈哈一笑。走路,吃人家太多了,不好意思,过上几天就得花十块钱回请一桌,那时候东西很便宜,一块钱买七斤多肉,一桌酒菜相当丰富,工资也多了很多,有生活指数津贴,军邮津贴,管局津贴,办公费,很多,吃饭有军粮,没有商店买东西,沦陷区又不好寄,没地方存放,正在上陆大的30师师长王震三表兄,来信借了几千块,豫南的韩视察员骗了几千块,在潢川屯了几百斤蔴油好象钱在深山里并没什么用场,这里野兽很多,多次碰到狐狸在马前追逐着跑过,大白天大灰狼在面前走过,看见过一只老虎到河边去喝水,它们蔑视人的存在,慢悠悠的走过,大概吃饱了,互不相犯,听马夫说马棚里天天夜里有一个黑野兽来与马做伴,天不亮就走,互不相犯,一次我看见一条一米长的毒蛇,呀的一声一位广西人上前几步把它的尾巴提了起来抖了几下,蛇不动了,用指甲划开蛇皮,跟剥香焦一样把蛇剥了皮,真令我佩服。交了好多朋友,象野战医院上校叶院长50多岁了广西人,三天两头来访,无话不谈,还有新到任的政治部上校付主任潘肇棋,浙江人,几乎每天来访,还没进门,就“忠元兄”大喊,其实他比我大十多岁呢。在这桂系队伍中居然有一位河北的老乡姓常的武术教练,约好了每天下午两点来教我双剑,如此一来,倒成了忙人,夜里八点,邮差来后,开始办公,书信很多,上海三哥的最后一封信,很悲观,说他的病已重病危愿回乡疗养,好友潘永年已调洛阳,高考及格他用邮政公事通信,告诉我要调一个信差去洛阳,叫我再自己招用一人,国勋哥在山西来信,开头就写,光荣,光荣,真光荣,我的小弟也站到抗战最前沿来了!三表兄在河南新野来信,他已到任30师任所,大表兄王馥琴在重庆曾家岩每天寄一份报纸,给我,在空白处,无头无尾的写上几句当做通信,如此一来,我倒成了忙人。
 
  1942年的春天开始行军,先是向南经浠水,到罗田,在罗田的刘视察借给一只小手枪,一圈子弹,好看极了,住了几天,向回走,深入安徽,爬了天柱山,一会儿又到了河南省的余家集,向北驻进了河南省经扶县,这一次行军,两月有余,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虽然有马,可是潘主任总喜欢与我并肩同行一人一条手杖慢悠悠的边谈边行,马倒轻松了,跟在后面慢行,一到住地后得洗脚挑泡,把水泡用针穿上一根头发以防再充水,皮鞋,布鞋被冷落了,草鞋不知道穿了多少双,骑在马上睡上一觉,美梦一场,是常有的事,大雨之后山洪暴发,马游泳过河,与后边的行李隔河相望,我只好借粮自烧自吃,无被而眠啦。
 
  1942年的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年月,战线过长,调动濒繁,我们也游动不已,天天行军,刚到经扶,当地全民皆兵号召下组建的民兵队伍请求阅兵,师长要请我当陪阅官,过后对我说,还是检阅自己的队伍有劲,明天炮兵连,后天565团,大后天567团--------次日应召前往,两个人,跟了两个卫兵,刚到山顶,连长在报告,忽然四炮齐发,我一点没注意。嗡的一声,耳朵都震聋了好几天听不见讲话。第三天准时到达,预备下团,师长说,情况有变,马上行军,进驻礼山花园口,牵扯武汉敌军南下,第二日下午到达礼山山凹,发觉已被日军  包围南面花园口在望,公路上敌坦克在游戈西北东均发现了敌人,确实已被包围,天上来了飞机,不停的察看,随同师长在树下土洞旁坐了下来,师长写着纸条,盖好图章,交给通信兵,布暑着战斗,紧张的黑夜过去了,我们背后的东山下敌人开始进攻侧侧身子站得高一点可以看得见一群黄色的野兽,弓着腰,慢悠悠的往上爬,等到机枪一响,跟屎球一样滚下山去了,如此一般的三次进攻,均未得逞,还是飞机,一天不断,它看不见什么目标,乱丢炸弹,西山坡上两匹马,不知什么时候炸飞了,坚持了一整天,黑下来了,我们的机会来了找来了游击队响导,领着向北突围,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我们互相拉着衣角,匆匆北撤,山顶上在一所破庙边上擦身而过,可能里边有鬼子,天黑了他们是不敢动的。第二天将近中午,返回了经扶,一天一夜没吃没喝,走了120里山路,才知道饿了,这次突围,亏了张师长的指挥若定,损失很小,他是个优秀指挥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