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鸢
雪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87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星尘2

(2006-06-12 13:16:10)
分类: 我的文章

  我希望她过得幸福,每天看着她那张冷艳得不真切的脸,我的心也在慢慢变冷……我想看见她的微笑……
  在城里的古具店铺,我看见一枚周身刻着星纹的戒指。她说过她是星空的孩子,于是我想买下来送给她……但是,我现在没有钱。

——摘自卡佳的《旅行笔记》


  那枚做工精湛的戒指要二十个金币。老板说那是很久以前一位男爵妇人最钟爱的首饰,到今天大概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因为年代久远,所以弥足珍贵。卡佳好奇地拿在手里仔细观赏,只见戒指正中嵌着一颗米粒大小的蓝水晶,转动的时候折射而出的光瞬间化作喷薄涌动的虹霓,戒指周身的星纹都仿佛镌刻在流动的光痕之上,二者相互辉映,更加突显出水晶的灼灼光华。
  卡佳看得目瞪口呆,半晌才对老板说:“你帮我留着它,我一定会赚钱来买的。”
  老板是一位鬓发花白的老人,身体倒还硬朗。他很干脆地把戒指从挂了满壁的各样首饰中取下来,放入一只精巧的木匣:“我这店在这条毫不起眼的街巷,已经很久没有人看上一件东西了,他们都嫌我卖的首饰样式老旧。”他苦笑着摇头,“你喜欢这枚戒指,我给你留着它,多久都可以。”
  卡佳和水仙在安吉拉城住了下来,他们找不到固定的工作,只能靠做一些零工勉强度日。卡佳在码头做过搬运工,当过花圃的园丁,跑过传递信件的邮差。他始终攒不下足够的钱去买那枚中意的戒指——两个人的花销即使万般节省,仍旧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这样又过了两个月,夏天结束了,初秋的晚风带着些许凉意。干枯的树叶吹落满地,被过往的行人踩得咯吱作响。
  夜深了,水仙已经睡了。卡佳却一个人坐在窗外的石墩上,望着仿佛是流动不息的星空,他想起了那枚戒指。
  第二天,卡佳又去了那间店铺,老板问他是不是来买戒指的。
  卡佳红着脸一个劲地摇头:“我还没有那么多钱,现在只有六个金币,但是我会努力的,我一定会买下它的。”这时的卡佳更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
  “送给心上人的吧?”胡子拉碴的老板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微笑。
卡佳难为情地点点头。
  “就像我年轻的时候……”老板长叹一声道。
  “我知道她一定会喜欢,所以我要买下来送给她。”
  “三天后你有时间吗?过来帮我干一些活吧,我会付给你工钱的。”老板眨着浑浊的眼睛,神秘兮兮地说道。
  卡佳满腹狐疑地回了家。三天后,他如约来到店铺。令人吃惊的是,不大的店面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地上也满是凌乱的杂物,根本迈不开脚。老板蹲在一个大箱子后面不知在忙些什么,听见门响,他站了起来。
  “你来了,孩子,这个给你拿去。”他说着便抬手扔过来一件东西,卡佳慌忙伸手去接,定睛一看,正是那个木匣,里面静静地躺着他想要送给水仙的那枚戒指。
  “送给你了,孩子。”老板擦了擦额角的汗水,“我这店要维持不下去了,明天我就回乡下的老家去,这枚戒指就算是我送你的临别礼物吧。”
  卡佳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怔怔地盯着戒指不语。那天他帮着老板直到整理完最后一箱货物,两个人一直忙到天光大亮。临行的时候卡佳叫来了水仙。
  “真是个漂亮的姑娘呢!”马车行出好远的时候,老人回过头大声说。他不知道卡佳和水仙能不能听到,倒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两个孩子目送着马车远去,大车碾过泥泞的街道,留下两条深深的车辙。
  卡佳把戒指戴在水仙的手指上,她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真美啊!像是洒下来的星光呢!”水仙像个小女孩般轻盈地笑着,这是卡佳认识她以来水仙第一次开心地笑,戒指在她手指上闪耀着灵动的光芒。

 

  密密层层的树枝遮住了乌云密布的夜空,周围的景色弥漫在黑暗的气息中。碧绿的翡翠和莹黄的玛瑙,淡蓝的眼眸和银色的长发。一道、两道……无数道伤痕渗出血来,倒在地上的尸骸,睁眼的恐怖,无声无息、无边无际的黑暗……一位身着九色舞裙,佩戴玲珑珠玉的女子,两条湛绿色的发带在她的身畔飞旋……这就是——梦吗?

——水仙在《旅行笔记》上的涂鸦


  水仙猛地睁开眼,坐起身,心怦怦地狂跳不止。她看见自己仍旧躺在那张舒适柔软的小床上,这才舒了一口气。她擦擦额头上凉沁沁的汗水,又无力地倒在床上,此时她感觉四肢百骸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窗外早已是阳光明媚,卡佳伏在对面的桌子上,睡得正酣。不大的桌面上堆满了五颜六色的彩带,红色的、黄色的、紫色的、绿色的……仿佛一道道横亘在天空的彩虹。地上整整齐齐地码放着一排排编织好彩带的花篮。
  临街的花店每天都要卖出大量的各式花篮,千奇百怪的花卉也卖的很好,玫瑰、月季、郁金香、紫藤……一簇簇一支支插满了花店的每一个角落。卡佳每天做的只是用彩带按照样式捆扎好每一只花篮而已。这份工作也成了两个人唯一的收入来源。水仙一直想要做点什么,她希望可以帮助卡佳赚一些钱,但是附近找不到适合她的工作。水仙把大衣披在卡佳的身上,又整理了床铺,然后她开始慢慢地梳理桌上缠绕在一起的彩带。
  卡佳睁开眼的时候,太阳已经爬得很高了,他看见彩带在桌面上按照颜色井井有条地排列着,心头忽然一热。他回头看时,发现水仙已经不在房中了。临街的集市上喧闹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卡佳似乎可以闻见徐风中飘来的食物的香味。
  也许是命运之神的垂青,水仙不久就找到了一份轻松惬意的工作——在城里的图书馆整理书籍。卡佳给图书馆的管理员送过货物,知道他是个好人,让水仙在那里工作他很放心。卡佳也会在闲暇之余来这里看书,在窗边找一张僻静的桌子,一坐就是一个下午。到了晚上,卡佳会从花店取回还没有修饰过的花篮,整夜整夜地编着一根根彩带。他们拮据的日子开始一天天好起来。

  水仙跟卡佳提起那个噩梦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在意,谁也不会把一个梦看成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然而水仙又梦见了那些可怖的场景,眼中淌出的血顺着脸颊滴在洁白的连衣裙上,是大大的一汪。第三天、第四天……可怕的梦魇三番五次地折磨着脆弱的水仙。梦中的场景在变换,有时候水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巨大无比的溶洞里,头顶上是光滑的钟乳石,脚下一片粼粼水光。有时候是墨绿色的森林和望不到尽头的花丛,黑暗中有邪祟的东西蠢蠢欲动。水仙惊恐地奔跑,然而另一个方向的景物却在扭曲。
  那个时候,她听见了一个沉重的声音,呼唤着水仙的名字,像是一个人在兀自喃喃。
  然后在她的面前,突然炸开了一个盛满了光与尘埃的宝石,千万道光芒绽放、碎裂、坠落,如同盛开在旷野中的万千花簇。这些光芒比起皎洁的星月之光还要耀眼千倍、美丽千倍、绚烂千倍。
  水仙尘封的记忆忽然全部开启,似乎在迎接这圣洁的光芒。所有忘却的、淡去的、不曾提及的记忆都如汹涌的洪水冲破了束缚她的堤岸。她的心开始被无边的黑暗包围。
  她以前是不做梦的,因为有星之神的眷顾。水仙感到心一下子凉到了谷底,莫名的恐惧浮上了心头。难道自己已经无法继续做星空的孩子了吗?
  那个声音十分肯定地回答:“是的!只要你的心还留在大地,你就会被星空永远放逐!”
  “没有别的办法吗?”水仙觉得自己被囚禁在冰冷的水中,那种寒意比南峡岭上的风雪更甚。
  “没有。这是星空的法则。属于你的一切将不复存在,你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女孩,不再拥有永恒的生命。除非……”
  “除非什么?”水仙焦虑地大声说。
  “除非忘掉你在尘世的一切,把所有的记忆还给过去,还有你的心和爱恋。那样我可以引你重回星空……”
  水仙不知道之后那个声音还说了什么,在她耳畔回荡的只有一句话——“留下你的心或是你的生命……”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真的就躺在黑魆魆的山岭之上。雨水打湿的植物枝枝桠桠地朝天空生长,风声变成了不真切的咆哮。她浑身浸泡在泥地冰冷刺骨的雨水中,打着冷战。
  水仙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走出那间屋子,躺在这大雨滂沱的山坡上。她只是自己跟随着梦中的幻影奔跑,但是那个梦也许都是真的?
  忽然,水仙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卡佳,他在呼喊着水仙的名字,声音中隐约带着焦虑和不安。水仙想要回答,但是她的声音卡在喉咙里,她只能拼命地往前爬,迎着卡佳喊声传来的方向。卡佳拨开一片茂密的灌木丛,看见躺在空地上的水仙。他呼唤着水仙的名字,踉跄地跑过来,扑倒在地上。
  “没事了,没事了。那些都是梦,是不真实的……”卡佳抱起满身泥污的水仙,安慰着怀中这个瑟瑟发抖的孩子。
  “我害怕没有星星的夜晚,我怕乌云和黑暗,我怕红色的血。我不要没有你的日子……”水仙不住地抽泣,脸色苍白。
  卡佳把厚厚的大衣披在水仙的身上,一如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两个人走下山岭的时候,雨停了,东方的天际正浮现出淡淡的微光。晨光熹微,那是彤云和朝霞。新的一天开始了,水仙躺在那张柔软的小床上,静静地听窗外青山雀的叫声。
  但她的心是凉的。

 

  我是繁星中的一粒尘,
  偶然降在纷乱的世间。
  那夜似一片飘零的雪,
  消融在你温暖的掌心。
  星之神使我躲过命运的剪刀,
  我的生命之线便将永世长存。

——水仙在《旅行笔记》上的涂鸦


  她知道如果选择了爱情,那么星之神赋予的永恒生命便将离她远去,不再复还。有多少个星辰寥落的夜晚,水仙仰望着寂静的天空唏嘘落泪。为了卡佳,她愿意抛弃永生。但是——卡佳他愿意自己这样做吗?
  水仙凝视着那枚里面似乎有生命在流动的戒指,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但是冥冥之中仿佛是命运的安排,星之神的训诫此刻仍然在水仙的耳畔回响。
  “如果你真的爱上了他,那么生命的沙堤将开始流动,你体内的时间不再静止,你会慢慢衰老,终有一日会死去。这样的生活你也愿意吗……”
  她还记得在那个真实的梦境中,她的回答是“愿意”。
  从戴上戒指的那一刻起,水仙觉得一切就应该是这样的。孤独的永生和一世的幸福——她不是小孩子,她懂得孰轻孰重。

 

  那个时候,我忽然想起了她说的话。她说她是星空的孩子,她的家乡不在这里;她可以一直永世长存下去,是我的出现打破了原本属于她的那方宁静。
  对不起,水仙,我已经不能自拔地爱上了你。但是我的幸福会葬送你的生命。

——摘自卡佳的《旅行笔记》


  卡佳还是看到了水仙写在笔记上的那段话,他一下子觉得天旋地转,连头顶的星光都变得黯淡了。他在心中无数遍地问自己,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如果要用孤独的永生换取一世的幸福,水仙她会怎样做?
  他跑回家的时候,水仙木然地坐在床头,银色的发丝垂在胸前,遮住了她的眼睛。
  “为什么……为什么要抛弃永恒?是因为我吗?”卡佳按捺不住焦躁的心情,一直平和的声音也走了调。
  水仙怔了一下,许久才摇了摇头道:“你错了——我抛弃了永生,是为了我自己……”
  “你可以回到星空的怀抱,那是你的母亲,为什么一定要留在这世上?”
  水仙默然了,她觉得答案就在嘴边,但是她说不出来。
  水仙知道自己深爱着这块美丽的土地,深爱着头顶上那方亘古不变的天空。她爱这里的春风夏雨,爱这里的雾霭流云,爱这里的鸟语花香。但是她最爱的是卡佳。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对视着,水仙的眼中隐约有泪光在闪动。卡佳能够读到她心中的一切,这个时候也许任何回答都是苍白无力的。
  水仙从怀中掏出那枚刻着星纹的戒指:“从你送我这枚戒指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永远留在你的身边,直到生命的尽头。把它戴在胸前,我仿佛可以感受到你的呼吸,聆听着你的心跳。我不要永恒的生命,我只要和你在一起。”
  卡佳一把把她拥入怀中,泪水夺眶而出:“水仙,做我的新娘……”
  水仙望着卡佳,羞赧地轻声低语:“是的,我就是你的新娘。”
  “我爱你!”
  “我也爱你……”
  这天夜晚的星光格外璀璨,一点一点洒落下来,如同碾得细碎的尘埃。水仙依偎在卡佳的怀里轻声呢喃,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他们一起仰望着晴朗的夜空,细数着漫天繁星中一粒粒银色的星尘……

  从那以后,卡佳不再写他的旅行笔记。他把那本记录了两个人全部幸福的笔记珍藏在床头的抽屉里,每天都能够看见……

THE END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