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鸢
雪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87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星尘1

(2006-06-12 13:14:49)
分类: 我的文章

  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的时候,她就像一位站立在冰雪之巅的天使,白色的雪尘落在她的身上、她的肩上、她的脸上……然后被凛冽的风吹落……
  人类可以接近星空吗?在那之前我一直不曾想过……但是,她告诉我说“可以”。

——摘自卡佳的《旅行笔记》


  卡佳遇见她是在一个寒冷的夜晚。  
  矗立在西方海岸上的南峡岭笼罩在阴冷的气息中,山顶上的大雪一如往昔地漫天飘洒,整个世界仿佛凝固在一片圣洁的银色光芒之中,辨不清天与地的界限。只有远处灯塔朦胧的光,透过层层雪雾,给苍莽的天空带来了一些异样的色彩。
  灰白色的小马吐着热气,在雪地上不安分地兜着圈子,踏出一行行清晰的蹄印。这些痕迹很快又被吹过来的雪覆盖,消失得无影无踪。卡佳哈了口热气,搓着冻得僵硬的双手。风中的冷气和雪花让他无法呼吸,他有些昏昏欲睡了。但是,一阵迎面吹来的风使他打了个寒噤。卡佳缓缓张开沉重的眼睑,向迷茫的山巅望去。猛然间,他的双眼却再也无法合上——一个女孩仿佛一尊冰雪塑成的雕像,一动不动地站在南峡岭冰雪交加的山上,神圣宛如天使,面如冷霜,目似寒星。她身上的衣物显得单薄而凌乱,随着狂风猎猎飘摆。但是女孩明艳的双眸却分明在注视着卡佳,那是一双寒冰铸成的眼睛,浅蓝色的眼瞳里没有一丝情感。
  “你迷路了吗?你在这山下住吗?”卡佳这样问她,呼啸的风让他的声音听上去像是走了调的小提琴。
  “我就住在这里,在这片星空之下……”女孩说。她的脸和她的眼睛一样冷得妩媚,冷得让人心碎。女孩的头发像是银白色的瀑布飞泻而下,长长地在身后飞舞。
  她一定冻坏了,卡佳想。他脱下自己的风衣,披在女孩肩上。女孩默默地凝视着他,没有再说一句话。
  “我带你下山去,山脚的村子里有暖烘烘的火炉,还有热腾腾的饭菜。我刚从那里上来,就遇到了这么大的雪。你要是家在村子里,我就送你回去吧。”卡佳不停地说着,女孩始终沉默不语。
  她还是上了马,坐在卡佳的身后。这匹小马没有配挂鞍鞯,对两个孩子来说马背还显得宽敞很多。他等女孩坐好了,说了声:“抱紧了!”嘴里忽然发出一声尖尖的呼啸,小马像是通了灵性一般向山下奔去,马蹄踏过之处登时扬起漫天雪雾。

  “我叫卡佳,很奇怪的名字吧,是我奶奶起的,小时候同村的孩子说这名字听上去像家养的松鼠或刺猬。”他耸耸肩,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你的名字?我怎么叫你呢?”
  女孩沉默了好久,脸颊被熊熊的炉火烤得红扑扑的:“……水仙。”她小声地说。
  “多美的名字啊,你们雪原上的人都喜欢给女孩起花的名字吗?”
  “我的家不在村子里,我的名字是旁边那家旅店里的老婆婆起的……我不喜欢!”女孩猛地抬起头,气鼓鼓地瞪着卡佳,她并不喜欢这个毫无特点的名字,但是村子里见过她的人都这样叫她。
  卡佳觉得诧异,她刚刚还说自己住在这里,怎么现在又不在了呢?
  “可是我觉得你的名字很好,小时候妈妈在窗沿下的泥土里栽过一株水仙花,每天我都闻着那淡淡的芳香进入梦乡。现在有时一闭上眼睛,脑海里还会浮现出那株小花和夕阳下妈妈的笑脸。可是……”他一边说一边用木棍拨弄着火炉里的炭火,然而他说不下去了,神色落寞。
  卡佳回过头去看水仙,却看见一团淡淡的银色的光,像是无数个聚拢在一起的萤火虫,给人带来温暖的感觉。光从水仙的身上发出来,渐渐地似一团水雾模糊了卡佳的视线。但是这温馨的光芒很快便黯淡了,散尽在她面前跃动的火光中。
  “我的家不在这里。”水仙噘着嘴小声嘟哝着,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在很远的地方是吗?”卡佳几乎从她的表情中读到了答案。
  “星空……”
  卡佳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水仙指着窗外大雪弥漫的天际,灰蒙蒙的天空中望不到一颗星斗:“雪停的时候,就在那里……”她说。
  “你要去那个地方?”
  水仙犹豫地垂下眼睛,许久才使劲地点点头:“是的,星空。”
  卡佳以为她在开玩笑,“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怎么会有那个地方呢?他始终无法理解水仙话中的含义。星星都在遥远深邃的夜空中,在触手不及的天穹。
  “有的,因为我就是星空的孩子。”水仙喃喃低语,她知道她的话很难让卡佳相信,但是她不想欺骗他。
  “就算有,又如何去呢。我们又不是飞鸟,怎样才能接近那个遥远的地方?”卡佳盯着水仙坚毅的眼眸,那里仿佛流动着一种希望、一种力量。
  “……我相信你好了,”他做了一个同意的手势,因为不论谁看见那样一双眼睛都无法拒绝吧,“我带你去吧……明天就出发。”
  “你不觉得我在骗你吗?”水仙反倒惶惑地抬起头,一丝喜悦在她的脸上一闪而过,随即就变成了忧愁。
  “不!”他看着水仙噙满泪花的眼睛坚定地说,“因为你的眼神清澈如水,你的声音告诉我,你说的都是心中最真实的想法。我相信你的话,毕竟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太过奇妙,虽然没法理解——但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要你去做……”
  夜深了。卡佳凝视着火炉边小床上睡得正香的水仙。他觉得困意就如汹涌的浪涛一阵阵袭来,终于也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昏昏睡去。
  炉火熄灭的时候,外面的风雪停息了。

 

  我们去过很多地方——浩瀚的大海、幽暗的丛林、无边无际的草原、人声鼎沸的都城……她喜欢看湖光涟漪、喜欢听鸟雀啁啾、喜欢呆呆地望着天空想心事……
  旅行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情,可如果有水仙陪在我的身边,我会感到快乐。

——摘自卡佳的《旅行笔记》


  两个人漫无目的地在大地上旅行,经过一个又一个村镇,翻过一座又一座山岭,穿过一片又一片森林。他们不知道终点哪里,就这样一直漫无目的地走着。
  其实水仙也不知道星空的大门究竟在何方,她甚至连自己一个月前住过的那个村庄的模样都记不大清了,更早的事情则完全是一片混沌的空白。她只记得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场罕见的大雪刚刚降下。她被旅店里的老婆婆收留了一晚,给她起了这个“水仙”的名字。山脚下的村子里,人们团团围坐在温暖的火炉前,讲着平淡无奇的故事。然后在山顶,她被寒风吹得瑟瑟发抖。也就是在那一晚,她邂逅了卡佳。
  “你真的是星空的孩子吗?”卡佳想起了那晚水仙身上发出的温暖的光,那一定不是一个平凡的女孩能够做到的事情。
  水仙点点头。她很少说话,更多的时候都是卡佳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偶尔问起水仙的事情,她总是以点头或摇头做答。
  “虽然我相信你的话,可我们怎样才能去到你说的那个地方?”卡佳经常会思考水仙说过的那些离奇的话,但是他始终摸不到头绪。
  旅行还是要继续的。
  水仙坐在卡佳的后面,两个人骑着那匹灰白色的小马,沿着迤逦的山间小道而行。
  每到一座城镇,他们便停下来,住上一段时间,找一些可以赚钱的活计。一个月后,他们带着足够的钱币继续旅行。沿途的农田里,辛勤耕作的农民看见一匹小马驮着两个孩子“哒哒”地跑过,都会露出羡慕的表情。然而穿过了半个大陆,也没有人知道星空的大门是什么,连那些阅尽人间沧桑的老者被问及的时候都只能无奈地摇头。水仙变得愈加沮丧了,她像是一个寻找答案的孩子,痛苦地为了目标挣扎,但是那个答案何时才能出现,她也不知道。
  卡佳经常听人说,只要你努力,就一定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但是他们忘记了,这个世界上有些事物是即便你努力了一生也无法获得的。那个星空的答案是这样无解的谜团吗?谁知道呢?
  “一起旅行很辛苦吧?”有一天卡佳问坐在后面的水仙。
  水仙摇了摇头,她还是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少言寡语,冷得像一块难以融化的冰。
  “我们去前面那个镇子歇歇脚吧。”他回头朝水仙尴尬地一笑,过了一会儿又咧着嘴说,“其实我们又没钱了……”
  “我知道。”水仙垂下了头,“都是我不好,每天都会吃掉你的晚餐,对不起。”
  “没关系的,水仙你一直在帮我,倒是我应该感谢你。”卡佳赶忙摆着手说。
  下雨了,树林里的蝉鸣一下子弱了很多。卡佳催促着小马,朝着河畔的镇子飞跑过去。水仙坐在马背上,神情忧伤地低着头,雨水顺着她的长发流下来,如一道道泪痕刻在她的脸颊上。当然卡佳这个时候看不见她的表情。

 

  妈妈……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时刻,但是我也永远不想提及那时候的悲伤。
  水仙说她也没有妈妈,她的妈妈会是漫天星辰中的一颗吗?……我们都是孤儿,我们的家在哪里?

——摘自卡佳的《旅行笔记》


  雪亮的剑光近在眼前,剑尖上滴下的血落在卡佳的头发上,粘粘的,一行一行顺着颊边淌下来。他绝望地闭上双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但是不知过了多久,旷野上只有翻卷的荒草的大潮,再无其他动静。卡佳吃力地爬起来,执剑的刽子手不知在何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连他都怀疑那个满手血腥的恶魔真的存在过吗?卡佳忽然想到了母亲,望着山坡下被火光映红的村庄,他失魂落魄地朝山下狂奔——心跳加速,呼吸困难,卡佳拼命地张大嘴,迎着草原上冷冽的风,却感到阵阵的眩晕。
  “妈妈!”卡佳猛然惊醒,却看见了水仙凄凉的眼神,知道刚才的一切都是一个梦。
  他还记得母亲用身体挡住了锋利的剑,将自己推开。他踉跄了几步,脚下一滑,跌进了深深的河里。傍晚的时候,上游降下一场暴雨,河水陡然涨了数米,激流汹涌,早已不再是卡佳上午玩耍时那条舒缓的小溪了。湍急的水流把卡佳冲到几百米远的下游,他拼命游上岸,看见夺路而去的强盗马队。卡佳在黑暗中顺着河岸往回摸索,最终在河边找到了母亲僵硬的尸体。他的心一瞬间仿佛被丢进了无底的深渊,意识和流淌的鲜血一起慢慢冷去。在恍惚的记忆里,他看见了浓雾散尽之后漫天繁星发出的凄惨的光芒,仿佛是为村庄里每一个灵魂照亮了一条通往天堂的道路。
  数日后,国王的卫兵剿灭了那伙强盗。虽然村子自此重归宁静,但是年幼的卡佳不愿再继续住下去。他变卖了房屋器物,牵着那匹和他一起长大的小马,开始了浪迹天涯的生活。在南峡岭上遇见水仙是那之后六七年的事情了。
  “妈妈?”水仙重复着卡佳的话。她没有妈妈,她是星空的孩子,如果有的话,那也只能是那方无垠的星空。

  “你爱你的妈妈吗?”一天在马上,水仙忽然问卡佳。
  “当然,她给了我生命,我会用一生的时间去爱她……”卡佳说。
  水仙也深爱着那片星空,因为她知道那里也许就有自己的“母亲”。但是她不记得很早以前的事情了,她的记忆中唯一还有印象的名字只有一个——星之神。
  “星之神是什么?”水仙扯了扯卡佳的衣角,低声问。
  “星之神?是星空上的神吧,这个问题你应该更清楚才是呀!”
  “可是我现在的记忆模糊不清,我只记得这个名字。”
  “算了,如果太辛苦就不要去想了,反正现在的日子也挺快乐的,不是吗?”
  “我们是一样的呢——都没有妈妈了。”
  “不,你有!”卡佳看着前方笔直的小路,忽然间语气变得凝重了,“每天你抬头仰望星空的时候,你就是在和你的妈妈对话。就像我每天夜晚都会在梦里给妈妈讲我旅行时发生的故事。我还跟她说我遇见了一个美丽的带着些忧愁的女孩。”
  水仙害羞地低下头。她在想,如果妈妈真的就在天上,每时每刻都注视着自己,那么旅行也许真的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两个人像平常一样不再说话,小马渐行渐远,他们的耳畔传来了清脆的马蹄声和沙沙的风声。

 

  安吉拉——富庶的东方海港、坚固的壁垒、谜一样的古城、王宫的所在……这里有卫兵、盗贼、妓女、小贩和街头艺人……
  一个动人的故事流传了无数岁月,它守护着脚下这块富饶的土地……

——摘自卡佳的《旅行笔记》


  安吉拉——这座伟大的城市却无法摆脱它混乱的格局。许多年前,随着海运的昌盛,西方的富商把生意做到了安吉拉。一座座风格迥异的建筑在街道两旁拔地而起,七扭八歪地向四方扩张开去。每隔几天便会有新的商铺开张,也有一些破旧的楼房被拆除。狭窄而无序的街道仿佛千万条须根爬满了安吉拉的每一个角落,有时它们更像是舞者手中翻飞的水袖,在城市这块巨大的舞台上变幻出无数令人炫目的姿态。很少有在安吉拉不会迷路的旅人,他们像无头的苍蝇扎进巷子织成大网里便再也辨不清方向。但是人们不会关心城市混乱的规划,也不会抱怨整日吵扰的街市。只要能够赚到成箱的金币和令人艳羡的珍宝,谁还会计较这些琐碎而无趣的事情。
  卡佳和水仙穿过了崎岖的内陆腹地,渡过了一条条大河,终于来到了这座喧闹的都城。
  街头的酒馆里,浑身污渍的码头工人喝得酩酊大醉,讲着粗野的笑话;旁边的桌子上一个上了年纪的妇人在给过往的旅客讲述安吉拉城的历史。
  安吉拉其实是一位伟大诗人的名字,他的诗歌在那个战祸横生的时代被无数人传诵。他也是一名旅行家,少年时代周游列国。二十五岁之前,他走遍了这块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包括人迹罕至的雪山和东海上星罗棋布的岛屿。但是他的生活仍旧疾苦贫寒,靠给人们讲故事和代书信件为生。
  有一天,诗人踏上了这片山野绵亘荒草丛生的河岸,多日的劳顿使他筋疲力尽,终于昏厥在河岸上。滚滚河水从他的脚下奔涌而过。一个在岸边玩耍的年轻姑娘发现了昏迷不醒的诗人,把他带回家,喂给他热粥和羊奶,救了他的命。两个人就像童话故事中的王子和公主一样一见钟情。诗人决定住下来,他生来便浪迹四方,无依无靠,此时他开始憧憬着未来有家的日子。那年冬天,两个人在纷纷洒洒的雪花下举行了婚礼。
  诗人从此过上了安稳恬适的日子,他喜欢莳花弄草,喜欢用十六色的彩笔在画布上描绘大河与落日,更喜欢靠着床榻为美丽的妻子吟诵一行行诗句。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觉得生活就应该这样充实而宁静。
  又过了许多年,诗人的鬓发染上了白霜,妻子也容颜老去,孩子们一天天长大,到了成家的年龄。诗人看着孩子,忽然想起了自己浪迹天涯的年少时光,心中涌动起无限的思念与迷惘。“流浪的少年如果都能有一个家该多好啊!”他经常对妻子说。
  于是诗人决定在海边建一座城市,一座可以包容天下海纳百川的城市,给那些被排斥、被放逐、被离弃的游子一个宁静的栖身之所。妻子和孩子们来帮助他,附近的村民和渔夫来帮助他,在河面上走货的商人也来帮助他。安吉拉城一点点建起来,外陆的旅人和游子把称它为第二个故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在光明中永生
后一篇:星尘2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在光明中永生
    后一篇 >星尘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