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鸢
雪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87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光明中永生

(2006-06-12 13:13:47)
分类: 我的文章
永生,也许是一个可以独立思考的生命最渴望得到理想。荣耀、地位、权势、金钱,当有了无限的时间,这些都一概变成过眼的云烟,渺小的尘霾,微不足道。当一个人可以超越时间,成为独立的存在,他可以用无限的时间去追求数以亿计的梦想,那么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到和得不到的呢?
      对永生的向往自从人类有了独立的思考能力时便已经开始了。但是没有人能够做到,那些梦想着永生的人往往死得更加不足称道。
      秦始皇派人访遍仙山,以求长生不老药,结果终找寻不到,死的时候甚至谈不上体面——在车驾中和一堆散发着恶臭的鲍鱼躺在一起。
      欧洲中世纪的炼金术士为炼长生不老药,终其一生时间。到头来却因为吸入过量的重金属而一命呜呼——为求长生却死于炼炉中的“毒药”,这也许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永生的不能让更多的哲人学者陷入深深的思索。他们在千方百计地寻找着通往永生大门的钥匙。千百年来从不曾停止。
      当永生不再成为一种奢望,那么我们还会期待些什么呢?有一句话读过很久仍然不能忘却——人不能自由地选择生,却可以自由地选择死。那么生与死便不再是两件对立的状态,每个人生下来只是为了迎接死亡的降临吗?这个深奥的哲学命题也许我们究其一生也无法找到答案。
      然而一些作家却在他们的作品中对这个智慧生命追求的终极理想做出了他们自己的诠释。


一、物质与精神共存下的永生
      黎巴嫩伟大的诗人纪伯伦在他的诗歌《人之歌》中写道:

      “从古到今,我一直存在,并将永远存在下去,直至千秋万代。
      ……
      我曾遨游在无边无际的苍穹;
      我曾翱翔在虚幻的世界中;
      我接近过至高无上的光明的神界;
      如今我却被囚禁于物质的樊笼。
      ……
      我受过孔子的教诲;
      听过梵天的哲理;
      也曾坐在菩提树下,
      伴随过佛祖释迦牟尼。
      ……
      从亘古到现在,我一直存在,并将永远存在下去,直至千秋万代。”

      【这是第一种永生的状态,也是人类从茹毛饮血的蛮荒时代开始便一直追求的最直接和最简单的永生理想。但是如果从科学的视角审视这种理想,它却又是最虚无飘渺和最不现实的。】
      【然而从哲学的角度去看,这种状态是一种超然于凡尘和时空的永生,肉体和精神的共存在想象中被放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它也只能是那些哲人心底里最纯稚的梦幻。】



二、涅槃下的永生
      埃及神话中,相传在阿拉伯沙漠里有一种不死鸟(Phoenix),每隔五百年,它们便会在沙漠中堆积香木,利用太阳之火将其点燃。然后它会在火上舞蹈,直至将自己投身火海,化为灰烬。然后新的不死鸟会从灰烬中重生。

      罗马诗人奥维德在他的书中写道:“大部分怪物都是由其它生物衍生而来的,只有一种例外,它们可以再生,亚述人称之为不死鸟(phoenix)。不死鸟并非靠花草果实为生,而是以乳香为食,在降生五百年后它会落在棕榈树顶端的橡木枝上为自己搭建一个巢,然后出外收集肉桂、甘松和没药等香料,衔入巢内,垫在自己的身下……”

      阿拉伯传说中的安卡(anka)也和不死鸟一样会在寿限将至时自焚并获得新生,它们的寿命为1700年。

      【Phoenix只是一种传说中的神鸟,和中国的凤凰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这个词就如同Dragon被翻译成“龙”一样,在中国相近的文化中找到了类似的元素。在西方的文化中没有中国的龙,中国的传说中也没有Dragon这个词。Phoenix在不同民族的神话中都有类似的影子,它相当于中国的凤凰、俄罗斯的火鸟(firebird)、埃及的太阳鸟(benu)、美洲的叶尔(yel)和阿拉伯的安卡(anka)。在不同的文明和传说中,它也许是最能够代表永生的神物。】



三、意识传输下的永生
      罗杰·泽拉兹尼(Roger Zelazny)在小说《光明王》(Lord of Light)中描绘了一个掌握着极高科技的种族在一个封建蛮荒的星球上伪装成神衹,愚弄无知的芸芸众生的故事。
      “掌握高科技的原祖们能够将自己的意识传输进入另一个躯壳,一次次传输使他们永世长存。”
      “在解脱之后的第五十三个年头,他从金色祥云回到世间。”
      “他战败了,天神们不敢杀死他,更不敢让他转世,于是将他的意识传进遥远的电离层,希望将他囚禁起来,直到永恒。”

      【大神萨姆叛逃出天庭,将科技的火种播撒到人间(在古印度神话中,这个名字有着和普罗米修斯一样的含义),人们称他为释迦牟尼、佛陀和觉者。天庭诸神愤怒了,创造神梵天和毁灭神湿婆集结众神对萨姆宣战。萨姆解救了被囚禁在鬼蜮的罗刹和因陀罗,并且说服死神阎摩一起与天庭开战。大神之间惨烈的战争以萨姆的战败而告终。萨姆的意识被众神囚禁在几万公里高空的电离层,永世不得超生。但是俗世众生得到了被诸神封印的科技,这片被欺瞒的土地上人们开始了觉醒。】



四、计算机虚拟下的永生
      罗伯特·J·索耶(Robert J. Sawyer)在《计算中的上帝》(Calculating God)一书中有一段对建立在终极计算机系统下的永生的描述。
      “Groombridge的居民没有抛弃他们的星球……他们上传进了一个虚拟的世界……”
      “如果你将你所有的意识上传进一台计算机并把它埋入地底深处,你最担心的是什么?你最担心的是会不会有人过来把计算机挖出来,将它摧毁或者格式化……”

      【那个Groombridge的居民为了自己星球的永世长存,不惜毁灭周围所有有可能存在智慧生命的行星,他们数年前便已经派出飞船意图摧毁潜在的威胁。地球和因此而来的外星生命连起手来……】



五、量子物理学与因果律下的永生
      小林泰三的小说《醉步男》(酔歩する男)是一次对挖掘永生题材的新的尝试。他抛弃了传统经典物理学下对物质和生命存在意义的诠释,将想象的翅膀延伸到了神秘的量子物理学领域。作者对量子力学、时间、意识、因果律的深刻理解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几乎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的一些理论甚至令许多物理学家折服。
      “在我死亡的同时,意识的跳跃也就开始了……而一旦我跳跃到过去,那么我的死亡也就再次成为非实在化的状态,我的人生也就再一次以波函数发散的状态非实在化的地复活了。”
      “在我主观的意识当中,我就这么数百年、数千年、数万年地生存下去,但是什么都不会残留下来。连无边无际的绝望都在枯萎、凋谢。”
      “——我到底是什么?
      ——你是祭祀品。
      ——为什么人可以安定的生活?
      ——因为波函数可以塌缩。
      ——折磨我的是什么?
      ——是无法抗拒的命运。
      ——为什么人不能舍弃希望?
      ——因为波函数可以发散。
      ——你是谁?
      ——我是手儿奈。”
      【手儿奈是主人公血沼暗恋的女孩,她在一次交通事故中死去。绝望的血沼为了见到手儿奈,在朋友的帮助下终其半生蹉跎时光,制造了一台可以破坏大脑中感知时间区域的机器。从此血沼的意识便开始了在时间缝隙间的跳跃,但是他不能决定那个跳跃的时间。他去过未来,也曾回到过过去,但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手儿奈。他就那样一年一年痛苦地活下去,直至时间的尽头。】
      【与《蝴蝶效应》中可以选择死亡的主人公相比,小林泰三笔下的人物无疑显得更加不幸,他们痛苦地重复着相似的每一天,他们连选择自己死亡的权利都没有。这个也许就是永生带来的刻骨铭心的绝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大鹏金翅鸟
后一篇:星尘1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大鹏金翅鸟
    后一篇 >星尘1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