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鸢
雪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87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舞-Hime》和《舞-乙Hime》讨论

(2006-06-12 13:09:21)
分类: 我的文章
《舞-乙Hime》完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最近闲暇无事,想写一些个人的感受。(因为比较欣赏这部作品的缘故,观点可能有些不够客观。)
个人以为这部续作并不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平庸。抛开故事本身,我只从以下三方面分析一下这两部作品,看看《舞-Hime》和《舞-乙Hime》是如何开创了属于自己的里程碑似的意义,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未来动画的制作方向。

1、设定的融合
众所周知,设定是一部动画的骨架,一个优秀的设定可以让一部动画成为经典(如《圣斗士》中的圣衣、小宇宙的设定,《HunterXHunter》中的念能力的设定、《高达》和《EVA》中的高度发达的科技体系的设定,等等)。然而这类设定要么过于脱离现实,显得失真(例如《七龙珠》),要么过于追求科学性而显得呆板(《高达》便是最典型的例子)。而《舞-Hime》和《舞-乙Hime》中的设定完美地吸纳了上述作品中设定的优点,开创了一个集各家之所长的全新的舞台:HiME、媛星、Child(伴随着思念而成长的子兽)、纳米机器、舞斗等等。虽然并没有完美无缺的理论,但是却给那些曾经华丽无比的战斗能力找到了科学的依据和基础。被加以科学的外衣时,一切都变得真实可信和与众不同。与以往那些热血动画中主角神乎其神的能力相比,这些设定更加令人信服。漫无边际的架空设想再度回归到科学幻想这面大旗之下,却又并不拘泥于科学技术的严谨和枯燥,其内在有着独特的灵性和想象的空间。这种设定在科幻类动画中虽非开山之鼻祖,至少也是独树一帜了。

2、女权的回归
以往的动画中,战场这块令人热血沸腾的绚烂舞台几乎都被男性所主宰,柔弱的女性很难介入这一方天空,虽然偶有类似《美少女战士》一类以女性为主角的动画登场,但也都昙花一现。然而正是在沉寂了多年之后,《舞-Hime》和《舞-乙Hime》的出现改变了动画界的这一格局。
先说一个题外话:女权主义在动画中出现早已有之,大名鼎鼎的宫崎俊便是日本动画界第一位女权主义的倡导者。他的诸多作品都以少女为主角就很能说明问题。日常工作中,宫崎俊可谓事无巨细,一切皆为女性员工着想,据说在吉卜力工作室连女厕所的大小是男厕所的两倍。
然而毕竟动画这块空间(尤其是创作上)是被所谓的“大男子主义”者垄断的。更多的时候,真正以女性为创作主角的作品乏善可陈。过去是这样,现在也是如此。这但是两部作品的出现无疑改变了动画发展的走向——主人公几乎全部是女性,完全由女性掌控的故事平台。动画制作者也许会迎合观众的口味和珍惜这一创作的契机,创作出一部又一部的续作。当然这两部作品毕竟不是大长篇,连载时间有限,比不上《高达》和《火影》那种万年动画。是否如流星,划空而过,我们不得而知。也许战斗这块舞台还要被男性垄断很久,但是可以肯定地说在它们中间产生了新的竞争者。

3、人物刻划的革新
《舞-Hime》和《舞-乙Hime》打破了以往人物刻划被故事情节和架构束缚的条条框框,人物不再成为为故事服务的客体,而变成了跳出故事本身的独立存在——完全不同的两个故事,却有着几乎完全相同主要人物,对人物的刻划由一个故事变成了若干个故事的集合。系列作品的主人公不再是同一个空间的过去和现在,不再有任何瓜葛;而是两个并行空间中独立的个体。观者希望在一个空间中一个人物的身上寻找另一个存在的共性与不同,会不由自主地去用一个人物的言谈举止,来解读另外一个的性格和在作品中的作用。仅仅这一点已经可以说是独辟蹊径,“前无古人”了。
要将《舞-Hime》中二十几个主要人物的戏分穿插进与其故事背景完全不同的《舞-乙Hime》中,这其中还要处理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每个人物的性格特征,故事整体的可看性和艺术性,可以说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作者却将每个人物巧妙地交织在一起,用全新的笔法去诠释他们的故事与命运,我们不得不对作者驾御动画语言的能力所深深折服。
如果你细心留意一下《舞-乙Hime》中各种人物的关系:舞衣和小命的监护关系、小茜和和也的恋人关系、碧和阳子的同窗关系、株洲城遥和雪之的搭档关系、晶和巧海的单恋关系,等等。这些人物关系在两部作品中几乎相同,却分散在不同的大的故事框架中去。这些作者都处理得恰到好处。就连小命喜欢吃舞衣做的拉面,夏树身着泳装拦车的场面都似曾相识。
这也许是一种全新的尝试,也许是创作领域的一次变革,但也许这只是作者玩的一个小小的把戏,愚弄我们观者的感受。

经典的作品是禁得住时间的考验的,《舞-Hime》系列作品要想成为如《高达》一般的经典,便要给它时间,去洗涤去磨砺;或许它不配成为经典,那么十年或二十年后,就不会有人再记得它,如同湮没在历史大潮中的无数作品一样。这些都是我们现在所看不到的。


补充:说说议论最多的《舞-乙Hime》的结局
不知什么时候,想让众口难调的观众说出认同和赞许的溢美之词已经是一件难比登天的事情。我们更多的时候在说“不”,“很差”,“这有什么”,“怎么会这样”。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在你对一部作品品头论足的时候,是否应该对自己多一些审视。《圣经》里说:“当你用食指指向一个人的时候,你的其余四根手指指向的是自己。”我们不要一味地否定一件事物,我们要学会即使在它不尽如人意的时候能否从中学到某样东西。
对于一部文艺作品来说(这里我想把范围定得宽泛一些),很多情况下,深刻的挖掘意味着失去最广泛的受众群体,及所谓“曲高和寡”。像《火影》《犬夜叉》那样不需要什么智商就能看懂的动画当然拥有最多的拥趸,而像《AIR》那样观后引人思索的作品则永远在动画边缘那些聚光灯照射不到的地方徘徊。

再来说说这部作品:《舞-乙Hime》在结构和悬念的处理上要逊色于《舞-Hime》,这可能源于固定的人物模式带来的故事情节上的桎梏。试想如果我们最早看到的是《舞-乙Hime》,而不是《舞-Hime》的话,大家的态度是否会有所改观也未尝可知。先入为主的潜意识让观众对《舞-乙Hime》提出了比前作更高的要求,他们会不由自主的设想某某人物应该怎样登场,应该有怎样的结果,如果稍不遂心,便会失望,便是作者和作品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对《舞-乙Hime》的不满者激增的原因。

不得不承认《舞-乙Hime》最后少佐失忆的一幕让观众有些失望,会认为牵强而无趣。正如前面所说,这时我们应该跳出这一情节之外从新审视,我们得到了什么,能不能更深刻的看待它,而不是一味地抓住一个瑕疵不放。
结尾处当看到尼娜剪了短发时,当她说出“初次见面”和“我只是尼娜”时,当镜头转向怀表上更换的照片时,这一个个细节都有着更深层次的含义,从挣扎中获得新生的尼娜抛弃了苦涩与彷徨的过去,懵懂的爱恋和纯洁的友谊深深地刻进了尼娜的内心,她开始憧憬着未来属于自己的幸福的生活。动画的意境并没有在这一刻失去光泽,而是得到了升华。
个人认为《舞-乙Hime》在结尾的处理上要超过《舞-Hime》那近乎童话似的“皆大欢喜”(我不排除更多的人会喜欢这类的结局)的大结局,《舞-乙Hime》的结局的处理显得更加细腻、更加真切、更加感人、更加让观者有所期待。要知道给人遐思的结局是最完满的结局,残缺的美有时候才是令人震撼的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大鹏金翅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大鹏金翅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