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第五黑云
第五黑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43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笛无腔,不知何处是他乡

(2007-07-22 01:10:30)
分类: 等待和疼痛,文学小集

 

   

               (一)

 

    我现在突然明白,最深的痛苦,就是从你的生命中无声无息地舀走属于你的幸福的那个人,用的是最浅的勺子。而你,一直是忘记了自己本来就拥有这些原本属于你的美好,比如也许是在肩扛秋草回程的路上,被蓝幽幽的月光围困,那时候,你还年少,你觉得自己在一个人的孤独和些微的害怕中演绎着悲壮和自豪,那是因为你驿动的心、不羁的灵魂和灿烂的年华,你在这个年华的时候生活在敏感和自己熟悉的土地上,你的记忆因此奠基了多少美好呵!

   可是,有一天,你很漠然,你觉得任何时候是生活在任何一片你可以生活的土地上,你忘了曾经有一个人,他走过你的路,他欢乐你的欢乐、他曾古色古香地呼唤过你的乳名,从此,你打起了年少的背篓,肩负一生的债务,这不是什么强加于你的——这时候,你毕业了。

   从某种程度上,我已经离开本科很久了,混迹于所谓学位中那个最高的证已经有些时日了,但还是很珍惜业已度过的本科,我正在做课题,却满脑子斑驳的思想。不过我经常在写论文的时候,有着写散文或者说乱写的冲动,我是听年级老师说离开时要交学生证和阅览证,就像想起了很多蓬乱的梦和一些不知名的时辰,往图书馆方向走,恍然忆及当年列车沿江飞驰,一个人在南下的列车上心事重重地望着车窗外南方的山水,我把阅览证交给熟悉的老师,这张薄薄的塑封卡片,四年来它散落了最初的光泽,遗失了曾有的坚硬;它一边以固执的尘垢记录了我年少时散漫,一边以大幅的张裂调笑我四年的随意。我面无表情地把证交到老师手里,她望着我笑,签了字,卡片伴随着绞纸机的喳喳声,变成一些碎屑,我不想再看,回头望向窗外,天空云卷云舒,仿佛一汪清梦,很莫名地想起了一个年幼时的朋友的在南国的红豆边吹着忧伤的柳笛,尔后在我的耳畔悠扬的微笑……但所有关于时间的记忆都要从某一个开头说起。

   几年前一个闷热的黄昏,我和亲友开着车,缓缓地驶入这个双江雾锁、山岭围困的城市,和我曾经读过的一个拥有实力和紧张的军校不同,我们最终驶入了一个荒草蔓生的园子,那是2003年9月14日的傍晚,我离开训练场地时间并不长,这时候我双眼昏浊、头发老长、面目沧桑,一脸的疲惫,活生生的中东难民标本。完全是一副隔岸观火的冷漠,看着亲戚被某个战友接走,我从现在已经被掩埋的路上走下来,闷热、拥挤、激动、兴奋……这些根本不搭调的状态全部淋漓尽致地抒写在那些和行李箱的轮子一齐行走的年轻的脸上,然后是注册、领了一个塑料袋,隐隐约约记得里面装着近几天的报名流程、饭卡、宿舍钥匙、学院的一些资料、某个社团的资料等现在再也记不起来的东西,然后是一个昔日的师兄给我拖着行李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