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毛主席欣赏的乱世大英雄:一人独占两成语

(2019-02-10 23:57:55)
标签:

历史

毛泽东

刘继兴

“闻鸡起舞”、“中流击楫”,这两个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典故,其主人公都指向了同一个人——祖逖。

祖逖,字士稚,范阳遒县(今保定市涞水县)人,东晋军事家。

祖逖出身于范阳祖氏,为北地大族,世代都有两千石的高官。祖逖少年时生性豁荡,不拘小节,轻财重义,慷慨有志节,常周济贫困,深受乡党宗族敬重。他成年后发奋读书,博览书籍,涉猎古今,时人都称其有赞世之才。

祖逖与刘琨一同担任司州主簿时,感情深厚,常常同床而卧,同被而眠。一次,祖逖半夜听到鸡叫,认为这是上天在激励他上进,便叫醒刘琨道:"此非恶声也。"然后与刘琨到屋外舞剑练武。 后人用"闻鸡起舞"比喻有志报国的人即时奋起。 

西晋末年,大族擅权,豪强肆虐,民不聊生,表面上的繁荣已经掩盖不住日益加深的社会危机了。西晋惠帝时,诸侯王之间发生了一连串的相互残杀和战争,史称“八王之乱”。

历时6年的“八王之乱”的结局是东海王司马越笑到了最后,最终胜出。他毒死了惠帝,另立惠帝的弟弟豫章王司马炽为帝,也就是历史上的晋怀帝,年号改为了永嘉。

宫廷的斗争无休无止。311年,晋怀帝与荀晞密谋杀害司马越,并且发出诏书讨伐。

司马越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于这年3月病死在军中,而其部队在护送司马越的灵柩回到东海封国时,与匈奴石勒的军队恶战了一场,大败,十万人全被歼灭,西晋的最后一支可用兵力也被消灭,花叶飘零。

不久,匈奴大军攻陷洛阳,晋怀帝被俘虏,中原地区顿时大乱,西晋灭亡。

北方人民纷纷逃亡到南方避难,祖逖也被迫带着亲族宗党几百家南下淮泗(今江苏徐淮地区)。一路上大家风餐露宿,历尽艰辛,祖逖主动把车马让给老弱和病人,又把粮食、衣物和药品分给别人。他和大家同甘共苦。大家对他敬佩有加,一致推举他担任流人队伍的“行主”。

在南下的过程中,祖逖目睹了老百姓的惨壮。南下江南后祖逖多次向江南的实际领导司马睿建议北伐。

满足于偏安一隅的司马睿对祖逖敷衍了事,就任命其为徐州刺史,军咨祭酒,移居京口(今江苏镇江)。当时的徐州已经沦落到了匈奴人手中,祖逖的徐州刺史实际上就是个虚职罢了,其实就是个光杆司令。

不过,倔强的祖逖还是不断的向司马睿上书请战,力请北伐。祖逖的要求,代表了人民的愿望,但却不是司马睿的选项。司马睿自移镇建邺,为拼凑江南小朝廷而不遗余力,他和拥戴他的门阀士族都无意北伐。从司马睿来说,虽然国土沦丧,他仍不失为偏安之主;如果北伐成功,这皇帝的宝座还不知究竟属谁呢?但面对祖逖大义凛然的请求,他又不愿落下阻止北伐的恶名,于是,便消极对待此事。为了敷衍天下人耳目,司马睿乃任命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前锋都督出师北伐,只拨给他一千人的粮食与三千匹布,不给铠甲兵器,而不给一兵一卒,让他自募士众,自制刀枪。

于是,祖逖便带着辎重和自愿跟随他南下的几百人一起北伐,北渡长江。当船至中流之时,他眼望面前滚滚东去的江水,感慨万千。想到山河破碎和百姓涂炭的情景,想到困难的处境和壮志难伸的愤懑,豪气干云,热血涌动,敲着船楫朗声发誓:"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意思是若不能平定中原,收复失地,自己就像这大江一样有去无回!后人便用"中流击楫"比喻立志奋发图强。

祖逖率部到达江北的淮阴后,一方面派人冶铸兵器,一方面派人招募流民。祖逖面临的对手不仅是割据冀、豫一带,拥兵十多万的羯族首领石勒,河南地区还盘踞着为数众多的汉族地主豪强武装,即所谓“坞主”。这些坞主修筑坞堡,自称刺史、太守,称霸一方,依违于晋、赵之间,情况非常复杂。他们可能成为北伐军的盟友,也可能成为北伐军的敌人。这种形势决定祖逖北伐的道路是一条充满了艰难险阻的道路。

不久之后,祖逖新组建的北伐部队就达到了两千多人,随后祖逖率部行进到屯雍丘(今河南杞县)。当时在河南地区,匈奴汉只是名义上的统治者,其实在各个地区的坞主都是拥有自己独立的武装力量。这些人没有统一起来打匈奴,反倒是经常的互相攻击,经常在汉与晋之间做墙头草。

祖逖得知情况后,派人和这些钨主进行谈判,表示愿意联合共同防石勒。一些小的坞主迫于石勒的威胁,不得不送其子弟到襄国为人质,祖逖十分理解他们的处境,任由这些小坞主既服从石勒,又服从自己。这些坞主对祖逖十分感激,石勒军有什么军事行动,都提前告知祖逖,因此祖逖的部队经常打胜仗,其声望越来越高。

石勒统治范围内的很多汉人将领纷纷向祖逖归附,而留在北方仍然效忠于晋室的将领李矩、郭默、上官巳、赵固等人也表示愿意听从祖逖的指挥,共同打击石勒。祖逖的声势顿时大振!

祖逖自身生活俭朴,不畜私产,其子弟与战士一样参加耕耘、背柴负薪。他还收葬枯骨,加以祭奠。因此,北伐军得到河南地区人民群众的拥护和爱戴。一次,祖逖摆下酒宴,招待当地的父老兄弟,一些老人流着眼泪说:“吾等老矣!更得父母,死将何恨”!

石勒不敢和祖逖纠缠。于是石勒派人修葺了祖逖的祖宗陵寝,同时还派遣使者向祖逖请求互市。祖逖虽然没有直接答应,但他也没有拒绝,对双方通商贸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一举措,使豫州的税收都达到了田赋的十倍。史称,“听互市,收利十倍,于是公私丰赡,士马日滋”。

其时匈奴刘耀与羯族石勒互相攻击,时机对晋朝很有利,但东晋内部迭起纠纷,对祖逖不支持,反而派都督戴渊相牵制。他因朝廷内明争暗斗国事日非而忧愤终日。321年,祖逖病死在雍丘(今河南杞县),终年五十六岁。

据史书记载,中原老百姓听到祖逖病逝的消息后,如丧考妣,万分悲痛,许多地方的民众为他建了纪念祠堂,表示了对这位北伐英雄的尊敬。宋人胡曾有首咏史诗,表达了对祖逖病亡的历史遗憾:“策马行行到豫州,祖生寂寞水空流。当时更有三年寿,石勒寻为阶下囚”。

1965年12月24日,毛泽东在73岁诞辰的前两天,由杭州来到南昌,想起了曾于此地“击楫”的祖逖,感物明志,写下《七律·洪都》:

到得洪都又一年,祖生击楫至今传。

闻鸡久听南天雨,立马曾挥北地鞭。

鬓雪飞来成废料,彩云长在有新天。

年年后浪推前浪,江草江花处处鲜。(刘继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