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继兴写亲人:父亲节里说岳父

(2018-06-17 15:36:04)
标签:

父亲

刘继兴

岳父

今天是父亲节,祝普天下的父亲都快乐安康。昨天写了我的父亲,今天再写一下我生命中的另一位父亲——岳父。

岳父这个字眼,在我心里一直是很温暖的。二十多年相处的快乐记忆,时时萦绕在我心头,一切都恍如昨日,可写的太多了。

我和爱人是高中同学,我们的故事从高二上半年开始。当时到高二时分文理科,我和爱人分别从不同的班走到了同一个文科班。分班后不久,我在班主任的办公室里看到了我们班的花名册,里面对每个学生的情况包括父母职业都有明确的描述。

我把全班的女同学筛了好几遍,最后将目标锁定为我爱人。美好的人生在向我无限展开,有很多事情须及早布局,时不我待,我决定恋爱。

当时我和爱人虽在一个班,但没说过话。她是城里长大的,是跑校生,担任着班里的团支部书记。而我则来自于遥远的乡下,是住校生,在班里没任何职务,所以并不活跃。由于来往的机会不多,所以我对她的了解就只能依靠花名册上的家庭介绍了。她冰雪聪明,热情大方,内外皆修,秀外慧中,对我有着很强的吸引力。同时,花名册上描述的她父母的工作单位及文化程度,也加重了我选择时的考量砝码。

双方家庭差异不小,按世俗的眼光看,她的家庭明显好于我的家庭。但我仍然很有信心,我的制胜法宝就是我很优异的成绩、渊博的课外知识,以及远大的志向。不几天后,我就在上课时间给她写了个小纸条,上书笔力遒劲、言简意赅的四个字:我想追你。我以稳操胜券的神情,托一个女同学将纸条传给了她。

之所以选择上课时传去,就是不想让她有太多的思考时间。在我看来,她很识货。错过我,对她也应该是一种遗憾。果不其然,她打开看了纸条后,不假思索,当场批复两个字:同意。又通过那位女同学,将纸条传给了我。现在回想起来,我也会由衷地感慨:那一堂课,真好!

人间很多重要事情的决定,往往就在一瞬间,而且也不需要太多的语言。当然,提前要做好充分细致的调研。

岳父和岳母知道了女儿和我在高中就相恋后,没有丝毫的干涉。高考前夕,我又让我们班的一个男同学——我的铁哥们去我岳父家代我去敲定关系,结果大获成功。

我为何要让这个铁哥们去呢?因为他的身份对我的这个事很重要,他母亲当时是吕梁行署副专员(撤地改市后的吕梁市副市长)。他母亲和我岳母曾在同一单位,所以两家人都很熟悉。

铁哥们去后的第二天,我就去了她家,她父母对我很热情,认可了我们的关系。我估计当时在岳父母眼里我身后都是一道道的光环——铁哥们不吝赞美把我吹上天了。

现在我经常教育我的部下,即便是自由恋爱,介绍人也很重要。人类几千年,有些法则永远通行,只不过是表象变了而已,实质起作用的因素从未改变。

大学毕业时,我们当时还是国家包分配,我爱人回到了吕梁上班。而我本可分配到北京的一个部委上班,职责是给部长写材料。我岳父母希望我也回到吕梁工作,我就到了吕梁日报社上班了。我在吕梁日报工作了七年,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岁月,当时我作为记者,跑遍了吕梁的山山水水,对社会基层的方方面面有了深刻的理解,至今受益无穷。

参加工作后不几天,我岳父突然拿出一份很长的材料,让我改写成一则新闻消息——应该是考未来的女婿。我没用几分钟,就写好了。岳父看后,相当的满意。

岳父 摄于我结婚后的第四年

岳父很小时就失去了父母,吃尽了人间的苦,生活自理能力很强,打毛衣会很多针法,到现在还经常用缝纫机给小辈们缝缝补补。他自幼好学,后来考上了山西省水利学校。他的岳父母家所给的支持很大,对他的上学贴补不少。我岳母毕业于汾阳师范学校,和我岳父都在地直单位工作。

我岳母写的一笔很漂亮的字,并且将这一长项成功地遗传给她女儿,即我的爱人。我岳父写的一手好文章,我认识他前,他已经在报刊上发表过不少文章了,所以才会以文章考我。

婚后,我几乎每天都去岳父母家,听二老给我讲他们的人生往事,言者兴奋,听者激动。岳父心很细,善于思考,经历过的事情记得都很清楚。他们从不让我帮着做家务,知道我爱看书,就把时间都腾出来让我看书了。

记忆中在岳父家的时间,我要么是和岳父母聊天,要么是躺在床上看书,或伏案写作,身心俱悦,无拘无束,比在自己家还自在。

岳父经常对我说,要看淡金钱,说钱这个东西够花就行,有危险的钱坚决不能赚。这一点对我影响很大,进一步夯实了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使我人生的正确航向从未有丝毫的偏离。

我儿子刘典出生后,姥爷姥姥对他疼爱有加,要什么玩具都给他买,想吃什么都能实现,从不吝啬钱,使刘典有了个很快乐的童年。

有一次晚饭后,才四岁的刘典说,我要回刘公馆。姥爷说,真是外孙是狗,吃了就走。刘典说,外孙是狗,走了还要来吃。姥爷突然想起来问,什么刘公馆?我回答说,你们这边是刘典的澎湖湾(外婆的澎湖湾当时是首很流行的歌),我们家是刘公馆。

我岳父听后说,你们那么小的房子还好意思叫刘公馆?他开心地大笑起来。

刘典上大学后,假期回到姥爷家,姥爷总要带他去街上转转,和卖饭的、钉鞋的、理发的聊天,一路告诉刘典要了解社会的各个层面,不能死读书,要将知识和生产实践、社会实践相结合。

刘典工作后,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从事高端研究,姥爷更是经常就一些国际政治、国内形势等内容和外孙聊,让其不负众望,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不懈努力,舍小我而成大我。

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当岁月蹉跎的影子渐渐拉长的时候,岳父岳母走入了人生的暮年。但他们的心态不老,经常是满脸的笑容,对生活很知足,心思都放在了晚辈们的身上,越发的慈祥了。

我和爱人很少争吵,即便争吵,也往往是因为我常常致意要给岳父岳母钱物。她总觉得我给的太多了,而我却觉得远远不够——不能报岳父岳母恩情于万一。尤其是他们养育了我的好妻子,教育了我的好儿子。

父母幸福,岳父母幸福,男儿内心方能安。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中不亏良心,才是正常人!(刘继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