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得了诺奖就是不说

(2012-10-19 00:28:01)
标签:

杂谈

我得了诺奖,我就是不说,因为我的话很少,跟我的钱一样。

 

我像往常一样出门,阳光很好,心情不错,鸟儿没在我头上拉屎,它肯定知道我得了诺奖,唉!我叹了口气,这个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就像没有不曝光的艳照一样,我很忧伤。

 

我决定先去吃个早饭,老秦说不吃早饭容易得胆结石,我虽然得了诺奖但不想得胆结石,我并不是个贪心的人。我吃了一碗胡辣汤两根油条,有点地沟油的味道,很合我的胃口。

 

然后去干什么呢?这是个很有深度的问题,很适合我这样有深度的人思考。我站着想了很久,直到一个扫地的阿姨用乞求地眼神看着我说:“大师,你能挪一下让我扫地吗?”连环卫工人都知道我是大师了,诺奖确实影响巨大,看来我下半辈子注定要笼罩在“大师”的阴影下了,我很忧郁。

 

四处走走吧,我想起了小岛的一句话:“看看这美好的世界吧,可能是你看的最后一次,也可能不是,谁在乎呢?”于是我看到了:该堵车的堵车,该倒塌的倒塌,该强拆的强拆,该中弹的中弹,该抗议的抗议。。。。世界还是世界的样子,看来还是有人不知道我得诺奖的,我很欣慰。

 

我喜欢独处,独处让我有种卓尔不群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玄,是一种STYLE,中文简称“范儿”,能增添我的自信。

因为我本是个自卑的人,没有可以炫耀的感情经历,没有吃过鱼子酱穿过范思哲带过江诗丹顿,没有苗条的身材姣好的面容,口齿不清普通话说得也不标准,甚至不敢向漂亮姑娘要电话号码。

我有自知之明:即使得了诺奖我的自信心也不会提高很多,因为我没有北京户口,并且买不起北京的房子。

路人甲说去领诺奖奖金就可以买房子了,我忧郁的是不知道怎么办护照,但我很快就解决了——墙上有很多办证的广告,我很欣慰。

 

但我很快又忧郁了,听说领奖金前必须要说个获奖感言,我英文不太好,中文说得也不太利索,关键从小到大我只得过一次奖——双色球中了一注蓝号,是机选的,我很感谢那只机。

但我并不是畏惧困难的人,于是我去看了很多人说的获奖感言,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我总结了一套完美的获奖感言,为了到时不怯场,我决定现在再练习一遍:“感谢CCTV,感谢我的父母,感谢国家对我的培养,感谢党和人民对我的关心,我决定把奖金全部捐给中国红十字会,最后,我最想说的是——钓鱼岛是属于中国的!”

 

正当我声情并茂热火朝天地练习的时候,跑来一群人,有的端着摄像机,有的打着灯,还有个漂亮的姑娘拿着话筒问我:“请问您获得了诺奖有什么感想?”

她望着我,眼神清澈而温暖。

我有点懵,脑子一片空白,可能我还不习惯这种范儿。我预感这个问题很可能将是自己后半生最恐怖的问题,良久,我嗫嚅道:

“我。。可以。。不说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秋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秋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