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泉入琴
风泉入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5,093
  • 关注人气:5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元·郑杓、刘有定《衍极并注》之《天五篇》注1~200

(2011-10-31 10:23:56)
标签:

画史画论

郑杓

刘有定

衍极并注

天五篇

文化

分类: 冷砚凝香

衍极并注

郑杓、刘有定

天五篇

天地之数合于五,皇极之道中于五,四时之用成于五,六书之变极于五。是故古文如春,籀如夏,篆如秋,隶如冬,八分、行草岁之馀闰也[941]

天地之数,阐于河图;皇极之道,明于洛书[942]。岁功成而四时行,人文兴而六书显,虽因革有常,变化无尽,其数莫逃乎五也[943]。按《易·系辞》日:“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944]。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945],天数二十有五,地数三十,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此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也[946]。”此天地之数合于五也。《洪范》曰:“天乃锡禹洪范九畴,彝伦攸叙[947],初一日五行,次二日敬用五事[948],次三日农用八政,次四日协用五纪[949],次五曰建用皇极,次六日义用三德,次七日明用稽疑[950],次八日念用庶征,次九日向用五福,威用六极[951]。”此皇极之道中于五也。《月令》叙春、夏、中央、秋、冬,此四时之用成于五也[952]。古文如舂,籀如夏,篆如秋,隶如冬,八分、行草岁之馀闰也,此六书之变极于五也[953]

隶之兴也,其周之末造乎?其民趋于简陋乎[954]?

有八卦而后有六书,有六书而后有六经,六经由六书而传者也。《传》曰:“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955]。盖取诸《央》[956]。”书契之始莫先乎古文,其次籀书,其次篆书,最后隶书极矣。六经者,圣人之语言也;古文者,圣人之面貌也[957]。孔子书六经皆用古文,籀书作于周宣王之时,犹不纯用,况末造之篆、隶乎了籀之制字,比古文为多,以篆方籀则篆简矣[958]。秦人转病其难,又损而为隶[959],其日趋于简陋乎!然此盖法令之书,非六经之文也。汉兴制作,未见称用,隶法之盛自贾鲂始,至蔡邕八分《石经》,而篆籀寝微矣[960]。盖古文六经卮于秦火,至唐惟卫宏《古文尚书》独存[961]。天宝间又诏改从今文,而《古文尚书》亦废矣[962]。愚尝论古今文书犹古之礼乐也,礼乐不兴,则古书不复,其势然也。


原文

或问《石鼓》显于李唐,韩退之、韦应物以周文王、宣王时,欧阳永叔、苏子瞻谓非史籀不能作,而夹涤以为秦文,信乎?曰:“以漆文知之。”

欧阳永叔曰:“《石鼓》在岐阳[963],初不见称于前世,至唐人始盛称之。”而韦应物以为文王之鼓,至宣王刻诗尔。韩退之直以为宣王之鼓。在今凤翔孔子庙中,鼓有十,先时散弃于野,郑馀庆置于庙而亡其一,皇佑四年向传师求于民间得之[964],十鼓乃足。其文可见者四百六十五,磨灭不可识者过半,古之文者莫先于此,然传记不载,不知韦、韩二君何据而知为文、宣之鼓?然于字画,亦非史籀不能作也。按三家《石鼓歌》,韦曰:“周文大猎兮岐之阳,刻石表功兮炜煌煌[965]。石如鼓形数止十,乃是宣王之臣史籀作。”韩曰:“周纲陵迟四海沸,宣王愤起挥天戈[966]。搜于岐阳骋雄俊,凿石作鼓堕嵯峨[967],从臣才艺咸第一,拣选撰刻留山阿[968]。”苏曰:“忆昔周宣歌《鸿雁》,当时史籀变科斗[969]。厌乱人方思圣贤,中兴天为生耆苟[970]。何人作颂比《嵩高》,万古斯文齐《岣嵝》[971]。”郑夹溁曰:“《石鼓》十篇,大抵为渔狩而作。周宣王时则籀书所始,宣王之前皆古文也。籀文与古文则刀书,故锐。秦篆则漆书,故刷[972]。石鼓之文,其端皆刷,且《石鼓文》之为秦篆者,字字可晓。惜乎漫天,惟一鼓有全篇也,其间有难明者,如‘殴’为‘也’,‘蔷’为‘丞’之类是也[973]。‘殴’出秦斤,‘瑟’出秦权[974],白可见矣。”又曰:“《石鼓》大抵用秦篆,其间亦有古文者何哉?曰:‘秦篆本于籀,籀本于古文,但加减移易有异者。’《石鼓》固秦文,知为秦何代之文乎?曰:‘秦白惠文称王,始皇称帝,其文有曰嗣王,有曰天子,天子可谓帝,亦可谓王,故知此文即惠文之后,始皇之前所作。”韦应物,唐苏州刺史。欧阳永叔名修,宋吉州永丰人,官至参政,谥文忠公。尝集录前代碑刻,撮其大要并载,可以正史学之阙谬者。有《集古跋尾》二百九十六篇。


原文

“然则笔曷始乎?

问始造笔。

曰:“尚矣!《书》曰作会,非笔何会?纪于太常[975],非笔何纪?

按《虞书》曰:“予欲观古人之象:日、月、星辰、山、龙、华虫,作会[976];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缔绣,以五采彰于五色,作服,汝明[977]。”所谓十二章也[978]。上六者绘之于衣,下六者绣之于裳,皆杂施五采以为五色。周制则以日、月、星辰画于旗,龙、山、华、虫、火、宗彝绘于衣,藻、粉、黼黻绣于裳,《周书》日:“世笃忠贞,服劳王家[979],厥有成绩,纪于太常。”又《周官》司勋曰:“凡有功者,铭书于王之太常[980]。”夫画于旗,书于裳,绘于衣,既不可以刀书,而施五采作会,又难以竹聿行漆意者[981]。三代以前已有笔墨与刀书、竹漆并行,盖刀漆于竹木,而笔墨用于绢帛。《诗》云“彤管有炜[982],则非竹聿之笔矣。又疑古人精于制物,墨与漆相类,后世不知以为漆尔。李廷珪之墨用以漆柱[983],则占人之墨如漆可知。今西域人以金丝矾等药熬水,濡以绢帛,盛以小缶,用竹聿饮而横书之,则竹聿亦可以行墨。


 

原文

苏望、欧阳蘖以《三体》为汉《石经》,赵德夫、洪景伯非之,谅也[984]

魏《三体石经·左传遗字》古文三百七,篆文二百十七,隶书二百九十五,有一字而三体不具者,皇佑癸巳,洛阳苏望氏所刻。苏望日:“后汉熹乎四年灵帝以经籍文字穿凿,疑误后学,诏诸儒雠定[985]。命蔡邕书古文、篆、籀三体镌石[986],立于太学。今石不存,本亦罕见。近于故相王文康家得《左氏传》拓本数纸,其石断剥[987],字多亡缺,取其完者摹刻之,凡八百一十九,题日《石经遗字》。欧阳荣《集古目录》亦载,以为汉《石经》[988]。庆历中夏文庄公《集古文四声韵》所载《石经》数十字[989],盖有此碑所无者;而碑中古文亦有《韵》所不收者,则沦落之馀[990],两者所得自不同耳。”赵德夫曰[991]:“汉《石经遗字》藏洛阳及长安人家,盖灵帝熹乎四年所立,其字则蔡邕小字八分书也。其后屡经迁徙,散落不存[992],今所得者才数千字,皆土壤埋没之馀,磨灭而仅存者尔。”按《后汉书·儒林传》叙云“为古文、篆、隶三体者”,非也。盖邕所书乃八分,而《三体石经》乃魏时所建也。又按《灵帝经》:“诏诸儒正《五经》文字,刻石于太学门外。”《蔡邕传》乃云:“奏正定六经文字。”而章怀太子注《洛阳记》[993],所载有《尚书》、《周易》、《公羊恸、《论语》、《礼记》。今余所藏《遗字》,又有《诗》、《仪礼》,然则当时所立又不止六经矣。《洛阳记》又云:“《礼记碑》上有谏议大夫马日碑、议郎蔡邕等名,今《论语》、《公羊传》后亦有堂溪典、马日砷等姓名尚在[994]。”洪景伯曰:“《石经》见于范史《帝纪》及《儒林》、《宦者传》,皆日《五经》[995],《蔡邕张驯传》则曰六经?惟《儒林传》云‘为古文、篆、隶三体’。”郦氏《水经》云[996]:“汉立石碑于太学,魏正始中又刻古文、篆、隶《三字石经》。”《唐志》有《三字石经》两种:曰《尚书》,曰《左传》。独《隋志》所书异同,其目有《一字石经》七种,《三字石经》三种,既以七种为蔡邕书矣。又云“魏立《一字石经》”,乃其误也。范蔚宗时,《三体石经》与熹乎所镌并列于学宫!故史笔误书其事,后人袭其讹错[997],或不见石刻,无以考证。赵氏虽以《一字》为中郎所书,而未尝见《三体》者[998]。欧阳氏以《三体》为汉碑[999],而未尝见《一字》者。近世方勺作《泊宅编》载其弟匐所跋《石经》[1000],亦为范史、《隋志》所惑,指《三体》为汉字。至《公羊碑》有马日碑等名,乃云魏世用其所正定之本,因存其名,可谓谬论。夏氏所注古文[1001],既以此碑为《石经》,又有蔡邕《石经》,亦非也。愚谓赵德夫、洪景伯之言,可谓信而有征矣[1002],然莫能辨其《三体》为谁书也。今按元魏江式《论书表》[1003]”,有云“魏初陈留邯郸淳以书教诸皇子,又建《三字石经》于汉碑之西,其文蔚炳,三体复宣”之语[1004],最为明白。而二公略不及此,故特表而出之。欧阳菜,修子也,官右司冻,著《集古目录》十卷。赵德夫名明诚,密州诸城人,宋相挺之之子也。著《金石录》三十卷,绍兴中其妻易安居士李清照表上之[1005]。洪景伯名适,饶州鄱阳人,官至右仆射,谥文惠公。有《隶释》、《隶谱》、《隶图》、《隶韵》等书共二十七卷,又有《隶续》十卷行于世。


原文

或曰:“古书籀、隶,其渝渝乎久矣,而何言之绂耶[1006]?”曰:“吾闻达于理者,古今不能鬲[1007];审其几者,鬼神莫能阅:夫道一而已矣[1008]。”“然则用笔有异乎?

问用笔。

曰:“有。”请问[1009]。曰:“篆用直,分用侧[1010]。”“隶楷?

问隶楷。

曰:“间出,存乎其人[1011]。”“其人可得闻乎?

问人。

曰:“颜、柳篆七而分三,欧、褚分八而篆二。”问行草。曰:“篆多。《禊叙》间以分侧[1012],有《石书》之遗意焉!

《石书》即《石经》。

“然则执笔有异乎?

问执笔。

曰:‘‘夫执笔者,法书之机键也[1013]。近世善执笔者莫如张、颜,吾以此按天下图书,不能逃乎玉尺也[1014]。”

晋田父掘地得古玉尺[1015]

“夫善执笔则八体具,不善执笔则八体废。

八体,八法也。


原文

“寸以内?法在掌指;寸以外,法兼肘腕[1016]。掌指,法之常也;肘腕,法之变也。魏晋间帖,掌指字也。呜呼!师法不传,人便其所习。便其所习,此法所以不传也。故惠施卒,而庄子深暝不言[1017];钟子期死,而伯牙毁琴绝弦[1018]:盖伤世之难与知也。”

古文、籀、隶,同源而殊流。篆直,分侧,用二而理一。自其殊者而观之,则古文而籀,籀而隶,若不可以相人;自其一者而观之,则直笔圆,侧笔方,用法有异,而执笔初无异也[1019]。其所以异者,不过遣笔用锋之差变耳、昔有善小篆者,映日视之,有一缕浓墨正当其中心,虽屈折处亦无有偏侧者,盖用锋直下,则锋常在画中?故其势瘦而长,此徐铉所谓蛹匾法也[1020]。章友直自言得李阳冰笔意[1021],每执笔自高壁直落至地如引绳,皆直笔之用也。欲侧笔则微倒其锋,而书体自然方矣-大抵笔直则圆,圆则长,长必瘦;侧笔则匾,匾故方,方必肥。瘦硬易写,肥劲难工,直笔难于月巴,侧笔难于瘦,其要在变而通之。若夫执笔,则不可不直也。古人学书皆用直笔,王次仲等造八分始有侧法,然隶书间用直笔者有之矣,未有古文、籀、篆而用侧笔者也。隶出于篆,而分又隶之变也,故间出颜、柳隶之篆,欧、褚隶之分,《兰亭》多用篆法,至于曲字之类则间用侧笔[1022],米元章评褚临《兰亭》日“曲字益彰于楷侧者”是也。故善观《兰亭》者,知隶草之变矣,其要妙在执笔,善执笔,则直侧一以贯之,随手万变,任心所成,天下无全书矣[1023]。《临池法》曰:用笔之法,以大指撅中指,敛第二指,抽名指,令掌心虚如握卵。名指拒中指,小指拒名指,须用大指初节外置笔,令转动自在,皆不过双包[1024],自然指实掌虚矣。夫小字及寸,必须实按其腕,而用在掌指;白寸以往,则势局矣[1025]。遂有覆腕、悬腕、运肘、运臂之作[1026]。至于俯仰步武之间,随宜制变,莫不各有当然之理[1027]。故有常法焉,有变法焉。常,经也;变,权也[1028]。审于反经合经之权,则知变矣[1029]”。


原文

或曰:“绛州潘氏搜摭奇墨秘楮,防于仓颉,讫于宋初,其雅博乎[1030]?”曰:“淳化间太宗出内藏古迹,命王著临拓,工用精嘉[1031]。《大观》、《绛》、《潭》,犹有似人之喜[1032];《戏鱼》、《黔江》、《鼎》、《澧》,无虑数十,有亡不足计也[1033]

宋太宗留意翰墨,遣使天下购募历代名迹。淳化中乃出御府所藏,命侍书王著临拓,以枣木镂刻,藏于禁中,厘为十卷,各于卷末篆题:“淳化三年壬辰岁十一月六日,奉圣旨模勒上石[1034]。每大臣登进二府[1035],则赐一本。其后不赐,故尤为难得。仁宗时又诏僧希白刻石于秘阁,前有目录,卷尾无篆书题字,近世相传以为《二王府帖》者,谬也。按黄鲁直日:“禁中版刻《古法帖》十卷,当时皆用歙州贡墨,墨本赐群臣。元佑中亲贤宅从禁中借版墨百本,分遗官僚,但用潘谷墨,光辉有馀而不甚黟黑[1036]。又多木横裂纹,时有皴皱失字处[1037],士大夫不能尽别也。”亲贤宅魏王,即二王也。又有高宗绍兴中国子监奉,其首尾与《淳化》略无少异,或云即御府所藏旧刻,未知是否。当时御府拓者,多用匮纸,盖打金银箔者也[1038]。自后碑工作蝉翼奉,且以厚纸覆版上,隐然为银锭样痕以愚人,但损剥非复拓本之遒劲矣。初,徽宗建中靖国间出内府续所收书令刻石,即今《续法帖》也。大观中又奉旨摹拓历代真迹,刻石于太清楼,字行稍高,而先后之次亦与《淳化帖》少异,其间有数帖多寡不同。凡标题皆蔡京书,卷尾题云:“大观三年正月一日,奉圣旨模勒上石。”而以建中靖国《续帖》十卷易其标题,去其岁月与官属名衔,以为后帖。又刻孙过庭《书谱》及贞观《十七帖》,总为廿二卷,谓之《大观太清楼帖》。《绛帖》者,尚书郎潘师旦以官摹刻于家为石本,而传写字多转失,世称为《潘驸马帖》[1039],凡二十卷。其次叙卷帙虽与《淳化官帖》不同,而实则祖之,特有所增益耳。单炳文曰:“《淳化官本法帖》今不复多见,其次《绛帖》最佳,而旧本亦已艰得。尝以数本校之,字画多不侔[1040],炜家藏旧本第九卷、大令书一纸第四行[1041],内‘面’字右边转笔正在石破缺处,隐然可见,今本乃无右边转笔,全不成字,其‘面’字下一字与第五行第七字亦不同。又第七行第一字,旧本乃行书‘正’字,今本乃草书‘心’字,笔法且俗。”曹士冕日:“帖总二十卷,无字号及段眼数目[1042]。第二卷钟繇《宣示帖》第一行,内‘报’字右边直画勾起向左畔[1043]。第二行内‘多’字内下面‘夕’字上画微仰曲。第五行‘名’字右角微有一点。第十行‘当’字上三点全,旁有微损!却在空处。《已欲日帖》脚下有断石纹,此卷内第一段与第三段石并缺右角。”单炳文、曹士冕各有模刻本,世传潘氏析居,《法帖》分而为二。其后绛州公库乃得其一,于是补刻馀帖,名“东库本”。第九卷之舛误盖始于此,且逐卷逐段名分字号,以日、月、光、天、德等二十字为次第云。后避金主亮讳,但《庚亮帖》内“亮”字皆去右边转笔,谓之“亮字不全本”。又有新绛本、北方别本、武冈新旧本、福清、乌镇、彭州、资州本、木本前十卷等类,皆《绛帖》之别也[1044]。《潭帖》者,庆历中刘丞相帅潭日以《淳化官帖》命慧照大师希白摹刻于石[1045],置之郡斋。增人《霜寒》、《十七日》、王蒙、颜真卿诸帖,而字行颇高,与《淳化阁帖》本差不同。逐卷各有岁月,第一卷题云:“庆历五年季夏,慧照大师希白摹勒。”第二卷:“庆历八年仲冬月,慧照大师希白重摹。”第三卷五年六月,第四卷八年仲冬日,第五卷戊子岁孟冬,第六卷五年季夏,第七卷五年仲秋,第八卷五年季夏月摹勒上石,第九卷八年仲冬月,第十卷五年仲秋月。每卷各有“庆历”及“慧照大师希白重摹勒”字。内第三卷《山涛帖》未有“风笔侧感”之语,不成文[1046]。盖谢《发帖》云“执笔侧感”,今至“执”字止;《涛帖》云“风雨所劝”云云,今至“风”,却移“笔恻感”三字在《涛帖》之后,移“雨所劝”以下十九字在《发帖》之后。又第六卷右军字先后失次尤甚,朱文公讥其有中分一字半居前行之底,半居后行之颠,极为可笑。如黄鲁直评释二卷内郗情书第三帖“当”字两分是也[1047]。帖字屡经临摹,固已失真,如《淳化》等帖有刘次庄、石苍舒释文虽未尽[1048],加以陈去非、黄长睿、施武子等更迭考辨[1049],十得八九。若《潭帖》,乃悉颠倒而错乱之,几成异域神咒矣[1050]。《潭帖》之别,则有刘丞相私第本,长沙碑匠新刻本、三山木本、蜀本、庐陵萧氏本等类甚多。《戏鱼》即《临江帖》也,元佑间刘次庄以家藏《淳化阁帖》十卷摹刻于戏鱼堂,除去篆题而增释文,庆元中四川总领权安节又重摹刻于利州黔江者[1051]。黔人秦世章常以里中子弟不能书,其将兵于长沙,买石摹刻僧宝月《古法帖》十卷。宝月,慧照也。谋舟载人黔中,壁之黔江之绍圣院,后题云:“长沙汤正臣重摹[1052]。”《鼎帖》版本校诸帖增益最多。《澧阳石刻》散失,仅存者右军数帖而已。又有《淳熙修内司帖》北方印成本,乌镇张氏、福清李氏本,若此之类大抵皆法帖一再之翻摹,殊失笔意,无足观也。


原文

“汪季路之辨审矣。”

季路名达,衢州人。父应辰字圣锡,年十八,南渡初廷对第一[1053]。俱官至端明殿学士,时称为大小端明。郑回溪娶大端明玉山之女,其子肯亭复为小端明之婿。汪氏建集古堂,藏奇书秘迹、金石遗文二千卷,玉山多为跋尾。朱元晦尝题其跋后曰[1054]:“事有实迹,语无浮辞,有德者之言盖如此,后学所当取法也。”季路著《<淳化阁帖>辨》记其十卷版刻行数,极为详备,末云:“其本乃木刻,计一百八十四版、二千二百八十七行。后木版多行差[1055],其逐段以一、二、三、四刻于旁,或刻人名。或有银锭印痕,则是木裂。其墨乃李廷珪墨[1056],黑甚如漆。其字精明而丰腴,比诸刻为肥。”刘潜夫曰[1057]:“近人多不识《阁帖》,某家宝藏某本,或用高价得某本,皆非真。真者,字画丰秣有神彩,如《潭》、《绛》则太瘦,刨临江》则太媚;又用李廷珪墨印造,凡淳化间所赐御书、喻言等帖皆用此墨,不可以伪[1058]。”予始得汪端季路所记《阁帖》行数,恨无真帖参校,晚使江左,忽有示此帖十卷,昔李玮驸马故物也[1059]。后有朱印,云:“李玮图籍,上赐家传,子孙有德,保无穷年。”十卷之末皆有此印,用二千楮得之[1060]。其秋被召为少蓬[1061],始呼匠装饰。大蓬尤伯晦见之曰[1062]:“宝物也,昔山谷尝叹五万钱致一本[1063]。时币重物轻,一可当十,彼时已直百干,今安得不愈贵重?然真帖可辨者有数条:墨色,一也。他本刊卷数在上,版数在下,惟此本卷数、版数字皆相联属[1064],二也。它本行数字比帖字小而瘦,此本行数字比帖中字皆大而浓,三也。余所得江东本每版皆全纸,无接粘处。一部十卷,无一版不与汪氏所记合,乃知昔人装裱之际,宁使每版行数或多或寡而不肯剪裁凑合者,欲存旧帖之真面目,四也。


原文

曰:“荣咨道二十万购《夫子庙碑》,刘潜夫十馀载求《邕僧塔铭》,琛乎[1065]?

问虞、欧二碑。唐武德九年,诏立隋故绍圣侯孔嗣哲字德伦为褒圣侯,重修孔子庙,虞世南撰文并书,相王旦题额。黄鲁直曰:“今世有好书癖者,荣咨道尝以二十万钱买虞永兴《孔子庙堂碑》[1066],予初不信,以问荣,则果然。后求观之,乃是未剑去‘大周’字时墨本,与张福夷家碑其中缺字亦略相类,惟额书‘大周孔子庙堂之碑’八字为异耳[1067]。又碑末:‘长安三年太岁癸卯金四月壬辰水朔八日己亥木书’额[1068],相王书也。又云:’朝议郎、行左豹卫长史、直凤阁钟绍京奉相王教拓勒碑额,雍州万年县光宅镌字[1069]。’今福夷无大费,虽无前后数十字,非宝藏是书之本意。”赵德夫曰:“唐姬L子庙堂碑》,虞世南撰,武德时建,题云‘相王旦书额’者。旧碑无额,武后时增之耳。至文宗朝冯审为祭酒,请琢去,周’字,而唐史遂以此碑为武后时立者,误也,”睿宗所书旧额云:“大周孔子庙堂之碑,”今世藏书家得唐人所收旧本,犹有存者。《化度寺故僧邕禅师舍利塔铭》,唐右庶子李百药制文[1070],率更令欧阳询书,碑在洛阳。刘潜夫名克庄,宋兴化人,家后村,因以自号。官至尚书,谥文定。其友人陈景升遗以欧书《邕掸师塔铭》,阙后三行,十年始为补足,喜而作诗曰:“端平曾叹阙三行,淳佑重来为补亡。收拾一碑劳十载,此生凡事不须忙。”

曰:“鸿都断石犹有存者,其古刻之天球乎[1071]?

见前注。

《黄初阙里记》词翰尔雅,其南金乎[1072]?汉碑三百,销蚀亡几,《何君阁道》、《夏淳于碑》,可以全见古人面貌。君谟《隶纂》,其忧思深矣。”

《黄初阙里记》,曹植文,梁鹄书。按《魏志》,以黄初二年诏以议郎孔羡为宗圣侯,令鲁郡修旧庙,置吏卒。今以碑考之,乃黄初元年。又诏语时时亦异[1073],当以碑为正,盖不惟词翰之妙,又可以正史学之失,惜手碑刻之有限也。《何君阁道》,《蜀郡太守何君阁道碑》也[1074],汉光武中元二年刻,此碑在邛荚道中,近出于世,为东汉隶书之冠。《夏淳于碑》,汉建宁三年,妇匕海淳于长夏承碑》也,在今沼州[1075]。宋元佑间因治河堤于土中得之,刻画如新,奇古浑厚,郑回溪所谓篆体八分者[1076]。蔡君谟尝以汉碑刻画完好者,纂而为十四卷,实虑古书之磨灭也。


原文

魏晋相承,善学隶古,莫如钟、王。自庾、谢、萧、阮诸人神气浸殊,体式未散。历隋而唐,始有专门之学,自此益分矣。呜呼!偷风并起,其末造之孱民乎?豪杰之生不数,其精神犹参错于元化之间乎[1077]?

隶古者,先秦之文也[1078]。钟、王首变新奇,何谓善学古隶?曰今之书犹古之书也,后之人守钟、王不变,则其庶几矣[1079]。惜乎唐之专门,各相抵捂,自为格体,是以开后来之傀琐也[1080]。籀文而上,吾无间然[1081]。斯、邈作而趋简变便。魏晋而后复行今隶,疑若隶古亦废,殊不知其所损益者特制度,文为之末尔[1082]。若夫执笔之妙,书道之玄,则钟、王不能变乎蔡邕,蔡邕不能变乎籀古。今古虽殊,其理则一,故钟、王虽变新奇,而不失隶古意。庾、谢、萧、阮守法而法存,欧、虞、褚、薛窃法而法分。降而为黄、米诸公之放荡,持法外之意;周、吴辈则慢法矣[1083]”。下而至于即之之徒,怪诞百出,书道坏矣。夫书,心画也。有诸中必形诸外。甚矣,教学之不明也久矣!人心之养者不厚,其发于外者从可知也[1084]。是以立言之土不能无偷风孱民之叹。然中间赖有作者,如张、颜、李、蔡数公愤然独悟,一洗敝习,斡回古意而续书之脉[1085]。安知后来不有张、颜辈间出?此所谓豪杰复起,相知于异世之下,龄然若合符节[1086],此精神所以参错于元化之间也。庾、谢、萧、阮诸人,谓庾亮、庾翼、庾冰、庾准、谢安、谢万、谢灵运、萧思话、萧子云、阮研等也,并南朝人。又若晋之诸贤,宋之羊、薄、孔、张[1087],齐王僧虔,梁陶弘景,陈顾野王辈。能书者多,不可胜举,在学者精求,当自知之。

书不尽言,言不尽意。孔氏遗迹,阳冰独神会之;鲁公之书,怀素喜而有得;似不在语言、文字之苴乎[1088]!诸子之穷高极微,长于词说,知本者厌其言[1089]

求于书不若得于言,得于言不若会于意,若二子可谓能以意会于语言文字之外也。徒支离于词说则末矣[1090]。吾末见其高且微也。

或问《衍极》,曰:“极者,中之至也。”“曷为而作也?”曰:“吾惧夫学者之不至也。”

谓“极为中之至”何也?言至中,则可以为极。天有天之极,屋有屋之极,皆指其至中而言之。若夫学者之用中,则当知不偏不倚,无过不及之义。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1091]。”《衍极》之为书,亦以其鲜久而作也。呜呼!书道其至矣乎!君子无所不用其极,况书道乎!

作者简介

 

郑杓著《衍极》,刘有定为之作注。《衍极》辞语简古,赖有刘有定作注,才得循文会义,故这里《衍极》及刘有定注一并著录。

郑杓字子经,莆田人,一说仙游人。元泰定间辟为南安儒学教谕,与当时国子监丞陈旅为文字交。善书,能大字,兼工八分,精于字学,因著《衍极》。刘有定字能静,号原范,与郑杓同郡、同时人。陶宗仪《书史会要》谓其能知“六书”之旨。

《衍极》凡五卷,卷名一篇,取卷首二字为篇名,分别为至朴、书要、造书、学古、天五等篇。“至朴篇”略叙书学原始及能书人名;“书要篇”叙各种书体及碑帖真伪;“造书篇”论书法之邪正,及字学诸书并古碑之美恶;“古学篇”论题署铭石及品评历代书家之优劣;“天五篇”论执笔法及诸碑帖。全书叙次欠系统,行文简古而显艰涩,赖刘注疏明释义,逐条征引,足称赅洽,所采古书,多他书所未之见。

《衍极》及其注文所要阐述的是书法之至理或最高准则。所谓《衍极》之“衍”,演也,阐述之意;“极”即极则,非极端也。郑杓自己解释其书名时说:“或问‘衍极’。日:‘极者,中之至也。,,曷为而作也?’曰:‘吾惧夫学者之不至也。”’他这里提出“极”就是“中之至”,刘有定注文说:“谓‘极为中之至’何也?言至中,则可以为极。天有天之极,屋有屋之极,皆指其至中而言之。若夫学者之用中,则当知不偏不倚,无过不及之义。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躬行极》之为书,亦以其鲜久而作也。呜呼!书道其至矣!君子无所不用其极,况书道乎!”这说明“极”是“中之至”或“至中”,就是儒家学说的不偏不倚、无过无不及的“中庸之道”之“中”。这种中道,儒家学派认为是普遍存在的,书学也应遵循。郑杓说“吾惧夫学者之不至也”,他担心学书者“不至”中,故他作躬行极》阐述这一极则。

郑杓、刘有定阐述的书学极则,体现在他们尊崇占法上?在书法发展史上众多的书家中,郑杓仅取仓顿、夏禹、史籀、孔子、程邈、蔡邕、张芝、钟繇、王羲之、李阳冰、张旭、颜真卿、蔡襄十三人,刘有定注文赞其“卓识”。他们选取这十三人,意在强调书学发展一条主线就是继承古法。为什么在宋代书学中只取蔡襄而舍弃苏轼、米芾呢?就是由于蔡襄书法包藏法度,而苏、米书法求新尚意的缘故。郑杓说:“苏子瞻之才瞻,米元章之清拔,加于人一等矣,蹈道则未也。”未“蹈道”,即遵循其“中庸之道”即书学之极则,故不取也。不过,这里也透露了一个信息,即书法唐人讲法,宋人尚意,郑杓、刘有定来了个倒转,轻意尚法。这也反映了元人书法的审美取向。们污极》及注有明万历戊午沈氏刊本、十万卷楼丛书本和四库全书本(此本分上下二卷,上卷前两篇,下卷后三篇)等本子。我们以明万历刊本为底本标点,校以他本。因此书每卷一篇,故这里只用篇名不分卷。


[1] 至朴:极朴实。散:失也。亡失;丧失。八卦:《周易》中八种具有象征意义的基本图形。相传伏羲所作。八卦主要象征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八种自然现象,并认为乾、坤两卦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现象的最初根源。书契:指文字。肇:开始;创始。篆籀:篆书和籀书。籀书又谓大篆,故此“篆籀”当指籀书或大篆。滋:滋生;生长。

[2] 河出图,洛出书:相传伏羲时有龙马出黄河,马背有旋毛如星点,称作龙图,即河图,伏羲取法作八卦。夏禹时有神鬼出洛水,背上有裂纹,纹如文字,夏禹取法作《尚书·洪范》之“九畴”。则:效法。取法也。书:文字。文:当指文彩。

[3] 结绳而治:《易·系辞下》:“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孔颖达疏:“结绳者,郑康成注云,事大大结其绳,事小小结其绳,义或然也。”易:替代。

[4] 周官:即《周礼》。保氏:职掌以礼义匡正君王、教育国子的官员。国子:公卿大夫的子弟。

[5] 籀篆:籀书和篆书。滋广:增大。

[6] 飞天、八会:指两种最早出现的书体。详:审查。亦指推断。

[7] 本始:本初;原始。三元八会、群方飞天:此与八龙云篆、明光之章,皆始于南朝梁道教学者陶虹景《记仙书》所提出,其书不详。章:花纹。这都是一些象形字。

[8] 演:推演。拘:取也。省云:监生云篆。顺形:顺其自行。书势:陶弘景《记仙书》原为“梵书”。分破:分离;分开。二道:佛教指无碍道与解脱道。即断惑、证真两种智慧。坏真从易:谓损坏原来的正体顺从简易。六十四种书:不详其迹。“事不经见”也。

[9] 皇颉:即仓颉。又作苍颉。称史皇,黄帝左史,相传汉字为其所创。

[10] 灭:除也。废除。刻符:刻符书。秦时用于符信的篆书。虫书:又谓鸟虫书,或像虫或像鸟,鸟亦叫羽虫。摹印:摹印篆,秦时摹刻印信的书。署书:封检题字的专用书体。殳书:秦时殳杖上的专用书体。

[11] 王莽:弑汉平帝篡位称帝,国号新,后为汉光武所杀。甄丰:平帝时拜少傅,及王莽称帝而附莽。校:校勘,考订。

[12] 壁中书:汉代发现于孔子宅壁中藏书。近人认为这些书是战国时写本,至秦始皇焚书坑儒时,孔子八世孙孔鲋或鲋弟腾藏入壁中的。

[13] 缪篆:《汉书》卷三十《艺文志》颜师古注:“缪篆,谓其文屈曲缠绕,所以摹印章也。”鸟书:在篆字的笔画上饰以鸟形的一种美术体。幡信:题表官号以为符信的旗帜。

[14] 唐六典:书名。唐玄宗时官修。题玄宗撰,李林甫等注,实出张九龄手。述唐时职司、官佐、品秩。校书郎、正字:皆官名。掌雠校典籍,刊正文字。雠校:校勘。刊正:校正。

[15] 碣:圆顶石碑。文疏:文件奏疏。

[16] 郑昂:宋福州人,字尚明,号董山。善书,尝撰《书史》,起自伏羲,终于五代,凡二十五卷。

[17] 八分:东汉后期隶书的标准体。飞白:笔画线条扁平、整齐地夹有丝丝露白的一种美术体,相传为汉蔡邕所创。相从:跟随,在一起。得:完成;成功。

[18]八分、行书、飞白:三种书可说都在隶书、真书的体式稍作变异,故不算大变。

[19]一致:一律,一样。没有变动。有:又

[20] 夏禹:相传夏禹导水通渎,常刻石书壁。然后世传禹书、禹刻。多不可言。史籀:周宣王史官。作《史籀篇》十五篇,字为籀文,或称大篆。程邈秦始皇时下杜人。增损大篆,去其繁复创新体,主用于隶人,故名“隶书”,蔡邕:东汉陈留圉人,长于篆、隶、创飞白体。张芝:东汉人。长于章草、草书,世称“草圣”。钟繇:三国魏人,精隶、楷、行书。王羲之:东晋人,隶、行、章草、飞白、草书均入神品,世称“书圣”。李阳冰:唐玄宗时人,精小篆,先学李斯,后学孔子《无季札墓志》,独创一格。张旭:唐狂草大家。时以李白歌诗、裴旻剑舞、张旭草书为“三绝”。颜真卿:唐中宗至德宗间人,其正楷端庄雄伟,行书遒劲舒和,自成一格,世称“颜体”。蔡襄:宋真宗、英宗间人,八分、散隶、正楷、行押、大小草各体皆精,苏轼推为“本朝第一”。

[21] 李斯:楚人,为秦始皇丞相,始皇崩,听赵高计,矫诏废太子扶苏。二世立,赵高居中用事,构陷李斯,腰斩于咸阳市。李斯取史籀大篆,或颇省政,创为小篆。其《泰山》、《峄山》、《秦望》等碑,后世推为“神品”名教,指以正名定分为主的封建礼教,黜:摈弃。

 

[22] 歔欷:悲泣;抽噎;叹息。叹息,有叹美、赞叹之意。

[23] 始分:开始不行。分,离开,离别。中辍:中止;中断。

[24] 太皞:即伏羲。飞龙:此当是朱襄:炎帝别号,即神农。龙书:将篆字笔画摹拟龙形的一种美术体。

[25] 左氏:指春秋时左丘明。相传他撰《左氏春秋》或《春秋左氏传》。龙师:谓以龙名其百官师长。师,长也,以龙纪其百官之长,故为龙师。

[26] 耒耜:古代耕地翻土的农具。耒是耒耜的柄,耜是耒耜下端的起土部分。亦借指耕种。稼穑:耕种和收获。泛指农业劳动。嘉禾:生长奇异的禾,古人以之为吉祥的征兆。穗书:即篆字笔画饰以穗形的一种美术体。

[27] 幽秘:深奥;神秘。宪章:典章制度。至精:指精妙绝伦的人。与:犹制作。于此:如此。

[28] 首:首要,紧要。四目:能观察四方的眼睛。奎星:即奎宿星,二十八宿之一,为西方白虎七宿的第一宿,有星十六颗。因其形似文字,故与创造文字相联系。沮诵:传为皇帝右史,与仓颉共创文字。广:推衍;扩大。

[29] 冯翊彭衙:即冯翊郡彭衙县。在今陕西白水县东北。彭衙县古城为今彭衙堡。

[30] 北海:郡名。今属山东。皇辟:皇帝。迭王:更替成就王业。

[31] 孙叔通:历仕秦、项羽,入汉为太子太傅。博学多识,通古文字学。法帖:当指宋以后的《法帖》著录书。

[32] 稽古:考察古物。象物:谓取法于物象;描摹物象。勒铭:镌刻铭文。被:覆盖;延及。

[33] 九牧:九州之牧。九州之长。贡金:指进献铜。神奸:能害人的鬼神怪异之物。象钟鼎形书:指以篆字造型摹拟钟鼎礼器之行的一种美术体。

[34] 韩文公:即唐韩愈,卒谥文。岣嵝山碑:即《岣嵝碑》。无年月,旧称夏碑。古篆,存七十七字。文字诡秘,书亦诡秘,书亦不古,近人认为断为三代古物实不足信。相传碑文刻在南岳祝融峰一山洞内,人须仰卧拓之。韩愈只按传文作诗,未见原物。

[35] 张怀瓘:唐书家和书论家。书论主要有《书断》。紫金:一种珍贵的矿物。钿:谓以金、银、玉、贝等镶嵌器物。神采:指古文字的神韵风采。

[36] 雕戈铭、钩带铭:薛尚功诸人以为是夏禹时书,皆伪。现今所知有系统的最古文字为甲骨文,在商、周之时。夏代文字应比甲骨文更原始,尚无实物。薛尚功:宋钱塘人,绍兴中为通直郎。善古篆,尤好钟鼎书,编次《钟鼎彝器款识》二十卷,撰《钟鼎篆韵》七卷。

[37] 三代:指夏、商、周。周籀:指周代史籀。蔚:荟萃;聚集。奇秀:奇特秀美。攸祖:远祖。远古之祖。

[38] 柱下史:周秦官名,汉以后称御史。因其早期常立于殿柱之下,故名。

[39] 銛利:锐利,锋利。机发:喻迅捷。

[40] 采摭:选取,掇拾。缘饬:文饰。天授:上天所授。垂则:垂示法则。

[41] 六经:六部儒家经典。即《诗》、《书》、《礼》、《易》、《乐》、《春秋》。

[42] 鲁恭王:刘馀,汉景帝子。好治宫室,欲广其宫室而坏孔子宅,于壁中得古文经传。传:指为《古文尚书》作的解说、注释。科斗文字:即古文。仲尼:孔子,字仲尼。

[43] 比干:商纣王叔父,因屡谏纣王,被剖心而死。季札:即春秋时吴季札,吴王寿梦之子。不受君位,封于延陵,号延陵季子。

[44] 卫州:州名。唐治地在汲县。在今河南北部,卫河斜贯其境。

[45] 宁:安宁。犹后世所言“安息”。兹:代词。这,此。宝:当是敬词。称此地是“宝地”。

[46] 延陵:古邑名。春秋吴邑。季札因让国避居(一说受封)于此。故址在今江苏常州。

[47] 润州:州名。治所在延陵(唐改丹徒,今镇江市)。绵远:久远;漫长:应命:从命,遵命;应付命令。堙薶:填埋。

[48] 敕:委托。殷仲容:陈郡人,官至申州刺史。工篆隶,尤精题署。萧定:唐中宗至德宗兰陵人。官至太子少师。王书,尤长正楷。

[49] 吕政:指秦始皇嬴政。秦始皇实为吕不韦所生,称之为吕政,含有轻蔑之意。天人之道:天地之道。天道与人道。

[50] 适际:适逢。陶诞:虚妄夸诞。偃仰:指骄傲。专名:独享名位。擅作:独揽作书。悉燔:尽烧,尽焚。旧章:即小篆。

[51] 六国:指战国时位于函谷关以东的齐、楚、燕、韩、赵、魏六国。

[52] 复篆:结构重复的大篆。大篆之一体,亦史作。

[53] 玉筋篆:小篆的一种书写体。因画滋润丰腴,状若玉筋,故名。小篆亦可写成垂如尖露,纤如蚊脚,则不能以“玉篆”称。

[54] 邹峄山:即峰山。因在邹县(今属山东省)东南,故又名邹峄山。秦始皇上峄山刻有《峄山碑》,上有《始皇诏》、《二世诏》、小篆,传为李斯笔。秦始皇东巡泰山,刻有《封泰山禅》,乃李斯等为颂秦德而立,四面刻字,一面为《始皇诏》,一面为《二世诏》。小篆,传为李斯笔。

[55] 周末:指战国后期,此时仍为周代。战国交争,最后剩七强国,即秦与函谷关以东六国。统纪:统一记事。

[56] 同:统一;共一。谓统一文字;共一种文字。兼行:同行。同时施行:一起实行。

[57] 博士:秦时博士充当皇帝顾问,参与议政、制礼,典守书籍。职:主管。悉诣:尽到。守:太守,郡长官。尉:武职,掌兵政。郡县皆设有都尉、县尉。

[58] 偶语:相聚议论或窃窃私语。弃市:本指受刑罚的人在街头示众,人并鄙弃之,后以“弃市”专指死刑。

[59] 族:灭族。一人犯罪,刑及亲族的刑罚。

[60] 黥:黥刑,墨刑。先刻其面,以墨窒之。城旦:刑罚名。筑城四年的劳役。

[61] 按问:查究审问。诸生:众儒生;众有知识学问之士。告引:检举揭发。

[62] 参定:参酌商定。增衍:重新推衍。隶佐:即隶书,隶字。趋时:抓紧时机:及时。便宜:方便顺当。

[63] 覃思:深思。

[64] 王次仲:上谷人,一说为东汉时上古太守。相传为首创八法楷书者。

[65] 班固:东汉史学家、文学家。官狱:官府的牢狱。徒隶:刑徒奴隶,服劳役的犯人。佐书:取去土里帮助作书之意。

[66] 建初:汉章帝刘炟年号之一(公元76~83年)。楷法:典范;法则。模楷:楷模。

 

[67] 鸿都:东汉灵帝光和元年设在鸿门的学科。专习辞赋书画,学生出授高级官职。石经:指《熹平石经》,汉灵帝熹平四年蔡邕书丹,一体隶字,故又名《一字石经》。不刊:古代文书书于竹简,有误,即削除,谓之刊。不刊谓不容更动和改变。

[68] 道:指书的技艺。

[69] 嵩山:中岳嵩山有太室、少室、开母三阙,多汉代铭文。石室:似指石造的冢墓。汉以后送死者奢靡,多作石室、石碑、碑铭等物。

[70] 曹喜:东汉扶风平陵(今陕西咸阳东北)人,建初中为秘书郎。以工篆隶名天下。

[71] 波:即捺笔,亦称磔笔。或云微直曰磔,横过曰波。即“永“字八法右下一撇,谓之波。波势乃八分之特点。笔诀:用笔诀窍。

[72] 不寐:未入睡。恍然:忽然。亦谓仿佛。厥:代词。其。九势:蔡邕作有《九势》,据论点画中表现的九种笔势。膺服:心服。

[73] 郎中:东汉尚书台官职。书:校书。东观:东汉洛阳南宫内观名。章合二帝时为皇宫藏书之府。正定:校订改正。书丹:刻石碑先用朱笔在石上写所要刻地文字叫“书丹“。取正:用作典范。

[74] 圣:聪明睿智。《礼记.乐记》:“作者之谓圣,述者之谓明,明圣者,述作之谓也。“孔颖达疏:”圣者,通达物理。“一笔书:指张芝的今草。

[75] 有道:有才艺;有道德。征:征召;征聘。

[76] 笔心:以佚其文。

[77] 史游:善古文,相传他用隶书草写而篆成《急就章》,后人因命其名曰“章草“。

[78] 章草:与今草之别,在字独立,彼此不相连。

[79] 杜度:东汉章帝时为齐相,善章草。崔瑗:亦东汉人,官至济北相,亦工章草。

[80] 奋逸:腾起,奔放。首出:杰出。超越。常伦:常类。指一般的人。出意:立意。

[81] 墨:黑色。东汉时知道虽已发明,价昂贵,作书借用绢帛。

[82] 神妙:神奇巧妙。铭石:刻石。

[83] 长社:县名。故城在今河南长葛县南、西,、。太傅:魏晋太傅为上公,在三司上。

[84] 胡昭:亦三国魏人。善史书,真行亦妙。相传钟繇与胡昭同学刘德昇。窥园:观赏园景。

[85] 笔骨论:其文不见记载。

[86] 刘德昇:东汉桓、灵帝时人、相传行书为其所创。

[87] 魏太祖:即曹操。黄初追尊武帝,庙号太祖。邯郸淳等:皆三国魏人,书家。

[88] 消息:奥秘;真谛:底细。

[89] 章程:本指公文章程、条例、法令,因八分用于书此,故谓之章程书、行押。行书的早期名称。南朝宋羊欣《采古人能书人名》:“钟有一体;一曰铭石之书,最妙者也;二曰章程书,传秘书,教小学者也;三曰行押书,棍闻者也“”相闻“,尺牍信函也。隼尾:即隼尾波。幽深:深奥

 

[90]莫或:没有,敢拟:敢比拟。

[91]会稽内史:参与掌管民政的官职。会稽,稽同计,会计也,会同商计之意。赠:赐死者以爵位官职或荣誉称号。

[92]卫夫人:名铄字茂漪,东晋汝阴太守李矩之妻。工书,尤善隶书。师承钟繇。

[93]梁鹄:东汉安定乌氏人,灵帝时选为尚书,后归曹操。书以八分知名。长昶:东汉人,张芝弟,善鼻书。

[94]笺縠:指笺纸(小纸片)和绉纱(似指小布片)。藤柴:指能写字的藤柴什物。

[95]蒋氏:不知指何人。宋姜夔有《续书谱》,然无此语。

[96]蹈:履也。履行:遵循。孔轨:孔子的法则。轨,法则,制度。

[97]赵郡:即赵州。治平棘(今属河北)。将作监:官职名。掌管徒隶修建宫室。宗庙、陵寖及其他土木工程等等。

[98]大历:唐代宗李豫年号之一。霸上:古地名。因地处霸水西高原上得名,在今西安市东。石函:石制的匣子。

[99]李白:亦工书,李阳冰为其族叔。

[100]贻文:即遗文。即遗留的文字。汲家就简;晋太康二年,汲郡人不准盗发魏襄王墓(或言安釐王冢)所得的数十车竹书,凡七十五篇,皆科斗文学、其简早已不传。浸远:渐远,逐渐久远。

[101]备书:遍书;尽书、明堂;帝王宣明政教的地方。

[102]天分:即天赋,天资。浑然无迹;谓其书质朴纯真没有斧凿痕迹。

[103]公主。担夫争路得其意;谓从公主、担夫争路而领悟快捷、流畅而不粘连碰撞的笔意。宋朱长文《续书断·神品》作“常见公出,担夫争路”,较合情理。公主难与担夫争路。

[104]闻鼓吹得其法:大概从鼓吹中领悟其节奏节律的笔法。公孙大娘:唐开元年间教坊的著名舞伎。剑期:即剑器浑脱、舞名。大约从此舞中领悟运笔作书的神韵。

[105]洛下:指洛阳城。

[106]含弘:包容薄厚。犹广大。统宗:准则本旨。气象:指其书的气韵和风格。仪表:准则;法式:准则;法式:楷模。哀俗:哀败的世俗。

[107]师古:唐太宗时万年人,官至秘书少监,封封琅琊县男。精训诂学。从孙:兄弟的孙子。

[108]姿媚:犹妩媚。徐沈:似指徐浩、沈传师。徐书“肥俗”。沈书则有骨力。

[109]蔚然:谓盛大狼。蠲雅:谓洁净雅致。蠲,洁也。遗思;遗留之思或意趣。

[110]而:到也。奔驰:本指车马疾行,此引申为迅疾貌。崩溃:谓瓦解崩溃;倒塌损坏。喻书学的衰败之势。底止:终止。止境也。

[111]崔寔:东汉桓帝至灵帝间人,崔瑗子,官至五原太守。善章草。琰:字文姬,晓音律。书得父传,而传之钟繇及卫夫人。受业:谓从师学习。

[112]会:钟繇之子,书学父,称“大小钟“。官至镇西将军,因平蜀功进司徒,因谋反被杀。

[113]宋翼:亦谓钟繇弟子。先书恶,三年不敢见钟。晋太康中有人掘钟墓而得《笔势论》,读之书大进。

[114]卫觊:三国魏文帝时为尚书。善古文、篆隶、卫瓘:由魏入晋,官至司徒,辅朝政,善草书及古文。卫桓:官至黄门侍郎。善古文、章草、草书。见:助词。从妹:堂妹。

[115]中表:指与祖父,父亲的姐妹的子女的亲戚关系,或与祖母,母亲的兄弟姐妹的子女的亲戚关系。王檬:晋怀帝至穆帝间太原人,官至司徒左长史。善草、隶、修;字敬仁,官中军司马。著作郎。善隶、行书,修与右军父子善而得其传,非王氏家属也。

[116]羊欣:晋至南朝宋文帝间泰山南城人,官至义兴太守。善隶、行、草书。王僧虔:南朝宋至齐间琅琊临沂人,在宋为尚书令,人齐转侍中。工书,擅名一时。萧子云:南齐至南梁间南兰陵人,官至侍中,善草,隶。

[117]释智水:南朝陈至隋间僧人,羲之七世孙。相传唐氺欣寺阁临书三十年,写真草《千字文》八百馀本,浙东各寺各施一本。

[118]虞世南:南朝陈至唐太宗间越州余姚人,官至秘书监,封水兴县公。初唐名书家。

[119]欧阳询:南朝陈之唐太宗间潭州临湘人。入唐至弘文馆学士,封渤海县男。初唐名书家。禇遂良:隋至唐高宗间钱塘人,官至尚书右仆射,初唐名书家。史陵:生平不详。工书。唐李嗣真《书后品》谓唐太宗,汉王元吕、禇遂良皆授书于史陵

[120]陆柬之:苏州吴人,官至崇文侍学学士。书与欧阳询、禇遂良齐名。及见:赶上见到。

[121]馀论“传留下的言论。又谓识见广博之论,宏论。徐浩、韩愰等皆唐能书者。

[122]释怀素:唐开元间零陵僧人。以草书擅名,授笔法于邬彤,邬转述张昶语:“孤蓬自振,经砂坐飞,余师而为书,故很奇怪。凡草圣尽于此。”怀素不复应对,但连叫数十声曰:“得之矣。”柳公权:唐代宗至宪宗间京兆原人,官至太子少师。工书,正楷尤知名。

[123]皇甫阅:唐宪宗时人,馀不详。

[124]褚长文:除唐卢携《临池诀》谓其书得崔邈传授外,馀不详。另著有《书指论》一卷。韩方明:先后授法于徐公瑼和崔邈,善八分书。著有《授笔要诀》一卷传世。

[125]杨归厚:唐宪宗时扶风人、官至拾遗。

[126]杨纬等:不详其人。

[127]卢潜等:不详其人。

[128]一鳞半甲:此以龙为喻,谓略有相似之处。后以喻事物的零星手段。

[129]欧阳永叔:即宋欧阳修,永书其字也。

[130]于頔:唐宪宗时长安人,官至相位,封燕国公。高骈:唐僖宗时幽州人,官至剑南西川节度使,封燕国公;于,高皆因武功迁升。陈游瓌:亦唐人,馀不详。

[131]暨:和也。

 

[132]兴化:宋为兴化军,治地莆田(今属福建)。端明殿学士:官名。与各殿学士同掌皇帝出入侍从,以备顾问。

[133]手临:谓亲笔临摹。

[134]索靖:晋敦煌人,官征西司马,尚书郎。善草书,峻险坚劲,自名曰“银钩虿尾”。离:分也;别也。

[135]雄逸:雄健飘逸。不常:不寻常,卓越。本:依据,根据。

[136]垩帚:粉刷墙壁的工具。悦:爱慕。

[137]散笔:其笔毫长约一寸半,藏一寸于管中。笔比一般笔大。散草:即散笔所书,夹有很多露白的草书。

[138]骇愕:惊讶,惊愕。

[139]停蓄:停留积蓄。锋锐:凌厉的气势。

[140]苏子瞻:苏轼,字子瞻。深至:深厚。

[141]其:副词。乃:可。

[142]文籍:文字书籍。阔肴:稀少。

[143]夫人:犹众人,众多的人。难:因前“书其难哉”而言。

[144]表章:表明,表示清楚,取则:取作准则、规范或榜样。

[145]厥:助词,无义。区夏:诸夏之地,指华夏、中国。奎壁:二十八宿中奎宿与壁宿的并称。旧谓二宿主文运,故常用以比喻文苑,异能;杰出的才能,亦指才能杰出的人。鯆黻皇猷:犹言辅佐朝廷。

[146]以还:犹云以后,以来。大比:周代每三年对乡吏进行考核,选择贤能,称大比,隋唐以后泛指科举考试。保民:安民;养民。

[147]大司徒:官名,周朝大司徒掌国家土地和人民。乡:基层行政区划单位。周制一万二千家为一乡。三物:犹三事。即六德、六行、六艺。宾兴:周代举贤之法。谓乡大夫自乡小学举贤能而宾礼之,以升入国学。

[148]六德:六项道德标准、六行:六种善行。姻:谓对姻亲亲爱。六艺:教育学生的六中科目。御:驾驭车马。数:算术,数学。

[149]乡大夫:周官名。每乡卿一人,掌政教禁令、位在司徒下。岁时:每年一定的时间。德行道义:指道德品行学问技艺。五礼:指吉礼、凶礼、军礼、宾礼、嘉礼五行礼制。

[150]六乐:指黄帝、尧、舜、禹、汤、周武王六代的古乐。即《云门》、《成池》、《大韶》、《大夏》、《大濩》、《大武》。

[151]五射:指五种射箭的技术。此据《周礼》,《周礼.地官.保氏》谓“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三日五射”。五射即行射礼的五种射法。

[152]五御:即五驭;驾车五种技术。

[153]六书:古人分析汉字造字的六条理论原则。即象形、会意、转注、指事、形声、假借。九数:古算法名。亦名九章。

[154]草茅:比喻鄙陋微贱。

[155]虚:空无。与“实”相对。物:泛指万物。此指书字。

[156]宣:宣泄;抒发。寄:托附;依附。

[157]肇音:犹创音。谬:空廊。阗:空虚。罔闻:未闻。

[158]象形:模拟事物形状。指事:以象征性的符号来表示字义。《说文解字》:“象形者,画成其物”;“指事者,视而可识。察而见意,上下是也”。

[159]会意: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字,依据事理加以组合,表示出一个新的字义。如组合日、月而成“明”字。谐声:即形声,意符(形符)和声符并用造字。

[160]假惜:谓本无其字而依声托事造字,如今、长是也。今之本义发号令,长的本义久远,县令、县长本无字,而由发号令久远引申辗转为之,谓之“假借”、转注:清戴震、段玉裁认为意义相同或相近的字彼此互相解释,故曰“转注”,如考、老。

[161]是正:订正;校正。文:当指纹理。

[162]郑樵:一作莆田人,南宋学者,住火漈山,学者称“夹漈先生”。诸父:伯父或叔父。

[163]传:解说;注释。备载:详细记载。

[164]子经:郑杓字。正隆:金海陵王完颜亮年号之一(公元1156~1161)。

[165]召对:君王召见臣下令其回答有关政事、经义等方面的问题。秘省:秘书省的简称。

[166]不拜:不接受任命。所在:指所在地方政府。笔札:笔与简牍。泛指文具用品。

[167]略:汉代图书目录分类名称。后亦泛指著作、图书。《旧唐书.杨馆传》:“好学不倦,博通经史,九流七略,无不该览。”

[168]课:讲习;学习。字书:以字为单位,解释汉字的形体、读者和意义的书、如《说文解字》。竞:争竞,比赛;风骚:指诗文。韵书:分韵编排的字典。为写作诗、赋、词、、曲者检索韵字之用。

[169]子母:指字的组成各部分的主从关系。《通志.总序》:“文有子母,主类为母,从类为子。凡为字书者皆不识子母。”立韵:设置音韵。

[170]独体、合体:汉字结构的两种形式。分析不开、独立成字的,为独体;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独体构成的字,为合体。如“刀”、“牛”、“角”三字各为独体,三字组合为“解”,则为合体。旨:意义;意图。

[171]半商:当为“半官”之误。半徽、半官,即变徽、变宫。《左传. 昭公二十年》“七音:宫、商、角、徽、羽、变宫、变徽也。”此疑是等韵之学“七音”所误;以唇音、舌音、齿音、喉音、半舌音、半齿音七种发音为七音。《通志.总序》:“天籁之本,自成经纬,纵有四声已成经,横有七音以成纬”。

[172]诸夏:谓周代分封的中原各个诸侯国,泛指中原地区。梵僧:泛指外域来华的僧侣。

[173]重百译:谓辗转多次的翻译。百,极言其多也。音义:文字的读音和意义。外域文字音不通而意可通。

[174]华僧:指唐末僧人守温,音韵学家。他仿照梵文创制三十字母及四等轻重例。宋文又增“非、敷、奉、徽、床、娘”六母,合称“三十六字母”。三十六字母发音部位侧有牙音、舌音等七音,其音有全清、次清、全浊、次浊的顺序。全次,重轻也;顺序,伦也。备:完备,齐备。

[175]内外传:音韵学术语。宋元以后将切韵音系的韵部分为十六摄,其中八摄为内传,八摄为外传。全:完美。齐全。

[176]至:连词。以至,以至于。其:代词,它。指七音。纽蹑:纽结连接。蹑,连续,连接。杳冥:奥秘莫测。盘旋:旋转。寥廓:空旷深远。此皆形容“七音”之莫测高深。洞融:洞晓通大。天籁:自然的声响。捆:门限。

[177]皇元:大元。对元朝的颂称。重启:重新开创。人文:指礼乐教化。五:当指六书中除“谐声”之外的五书。

[178]虽:通唯。副词。唯有。穗文:即穗书,全称八穗书。传说神农氏所制。云人:指云书和人书。相传黄帝时因卿云作云书,颛顼氏时因车服书契有仙人之形而作人书。龙书穗书和云书人书,皆象形美术篆书。谐作:和谐之作。谓点画配合得匀称、适当、协调的书字。加诸:污谤;乱说。引申为指责。猗欤:叹词。表示赞美。休哉:亦称赞、赞美之词。

[179]倒薤:即倒倒薤书。以篆字笔画摹仿细长而尖锐的薤叶的一种美术体。相传商汤之师务光所作。虎书:以篆字笔画以虎形的一种美术体。相传文王之史佚作。鱼书:饰以鱼形的美术篆体。相传周武王因素鳞越舟而作。

 

[180]夷考:考察。不过:不超越、不能超越。名物:事物的名称特征。

[181]庆云:即卿云。  —种彩云,古人以为吉样。云师:黄帝时官名。《史记.五帝个纪》:“黄帝…… 官名皆以云命,为云师”裴骃集解引应劭曰:“春官为青云.夏官为缙云,秋官为白云,冬官为黑云。”

[182]嘉:嘉许, 府;应骑.感应。

[183]晋:进也。开辟:指宇宙开始。开天辟地。龟历:内容不祥,指历书?

[184]九畴:传说中天帝赐给禹治理天下的九类大法。畴,类也。

[185]少皞:亦作少昊。传说中古代东夷集团首领。东夫集团尝以鸟为图腾,为鸟师而鸟名也。其中有凤鸟氏、玄鸟氏、青鸟氏名宫。

[186]颛琐:右帝王名。五帝之一,号高阳氏。民师:古代管理民事的官员。

[187]帝():黄帝曾孙,生而神异,十五岁佐颛琐,受封于辛,称高辛氏。

[188]王愔;北朝北魏时人,善草书。著有《古今文字志》。

[189]驺虞;传说巾的兽名。不食生物、谓之义兽。白质云掌:白色质地黑色花纹。灵囿:周文王时苑囿名。

[190]鸳鸯:凤属。《国话·周语上》“鸳鸯鸣于岐山”韦昭注:“二君

云:鸳鸯、凤之别名也。”岐:岐山。在今陕西岐山县境。赤爵:即赤雀、爵,通雀,传说中的瑞鸟。王屋:王者所居之屋,王所居室。乌:鸟名。乌鸦。并牧;普遍察看,牧,察也。鸟瑞:鸟之瑞象。鸟的吉祥之象。

[191]体:字体:乙:屈曲貌。柄:斧柄。泛指器物把柄。

[192]绝笔:停笔。申:表明;表达。素王:指孔子。汉王充《论衡·定贤》:“孔于不王,素王之业在《春秋》。”

[193]宋景公;春秋宋文公四世孙。荧惑:古指火星。因隐现不定,令人迷惑,故名。缠;践历。经过。缠,通躔。

[194]退舍:指星辰后移位置。司星:主管占侯星象的食员。莲华:莲花。

[195]远宦:谓在远方做官。 幽居:深居。

[196]芝英书:大概是饰灵芝的一种美术休。芝英,即灵芝。僭:谓超越本分,兴:产生。

[197]宣房:亦作宣防,西汉元光中黄河决口于瓠子。二十馀年不能堵塞,汉武市亲临决口处,发卒数万,并命群臣负薪以填,成功后筑宫其上,名为宣房宫。芝房之歌:汉郊祀歌。

[198]六音:当是六律之误。六律为古代乐音标准名。司飞相如善音律、二气:指立冬、立春二节气。古人在达两个节气立竿测影,以定白昼黑夜时辰长短。日辰:即时辰。占代—昼夜分为十二个时辰。又谓指日月星辰。兴降:兴起降落,犹增损。

[199]十二时书:唐韦续《墨薮》谓东阳公徐安得十二时书。梁庾元威则用十二生肖之十二种动物为“十二时书”。

[200]寤:醒也。觉醒。原文为“寐”,此据韦续《墨薮》改,词语引是《墨薮》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