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泉入琴
风泉入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5,093
  • 关注人气:5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元·汤垕《画论》

(2011-10-29 17:21:38)
标签:

画史画论

汤垕

画论

文化

分类: 冷砚凝香

画论

汤垕

古人作画,皆有深意,运思落笔,莫不各有所主[1]。况名下无虚士[2],相传既久,必有过人处。画之法六,得其一二者,尚能名世[3],又得其全者可知也。今人看画,不经师授,不阅纪录,但合其意者为佳,不合其意者为不佳,及问其如何是佳,则茫然失对[4]。余自十七八岁时便有迂阔之意,见图画爱不去手,见鉴赏之士便加礼问[5],遍借记录仿佛成诵,详味其言,历观名迹,参考古说,始有少悟[6]。若不留心,不过为听声随影,终不精鉴也[7]

人物于画最为难工,盖拘于形似位置,则失神韵气象[8]。顾、陆之迹,世不多见;唐名手至多,吴道子画家之圣也,至宋李公麟伯时一出,遂可与古作者并驱争先[9]。得伯时画三纸可敌吴生画一二纸,得吴生画二纸可易顾、陆一纸,其为轻重相悬类若此[10]

古人以画得名者必有一科是其所长,如唐之郑虔,蜀之李升,并以山水名[11]。《宣和画谱》皆人人物等画目,而所收只人物、神仙耳[12]。其他不可枚举。余凡欲修《宣和画谱》者数矣,惜来得遂其所欲也。

原文

宋高宗每搜访至书画,必命米友仁鉴定题跋[13],往往有一时附会,迎合上意者。尝见画数卷颇未佳,而题识甚真[14],鉴者不可不知也。

世人收画,必欲盛饰以金玉,不知金玉乃诲盗之端[15],前贤事迹可鉴。

灯下不可看画,醉馀酒边亦不可看画,俗客尤不可示之,卷舒不得其法[16],最为害物。至于庸人缪子,见画必看,妄加雌黄品藻,本不识物,乱订真伪,令人短气耳[17]

看画本士大夫适兴寄意而已[18]。有力收购,有目力鉴赏,遇胜日有好怀,彼此出示,较量高下,政欲相与夸奇斗异博物耳[19]。今之轻薄子则不然,纵目力略知一二,见人好物,故贬剥疵额[20],用心计购,至于必得。倘不得则生造毁谤,必欲此物名誉声价不彰[21]。若赏鉴高尚之士,固不待说破,乎常目力未定者或为所惑。已收一物,性命与俱,妄自称誉,人或欲之,必作说艰阻[22],得善价而后已。此皆心术不正,不可不鉴。

看画之法不可一途而取,古人命意立迹,各有其道,岂可拘以所见,绳律古人之意哉[23]

初学看画,不可不讲明要妙,观阅纪录。否则纵鉴精熟,见画便知何谁,诘以美恶之由[24],茫然无对。虽妄加议论,支吾一时,然谈吐俗缪[25],识见浅短,为知者所晒,不可不学也。

家人子弟不可不留心看书画[26],盖留心不于此则于彼,所益非一端[27]。前辈名人钜公未有不游意于此者[28]。陈无己诗云[29]:“老知书画真有益,却悔岁月来无多。”读者可为浩叹[30]

原文

古人画稿谓之粉本,前辈多宝蓄之[31],盖其草草不经意处,有自然之妙。宣和、绍兴所藏之粉本,多有神妙者[32]

宋人赏鉴精妙,无出于米南宫元章[33]。然此公天资极高,立论时有过处,当时如刘巨济、薛道祖、林子中、苏志柬兄弟辈,皆不及之[34]。后有黄伯思长睿者出,著《法帖刊误》专攻米公之失[35]。余从而为辨析甚详,作《法帖正误》一卷,专指长睿之得失。当使元章复生[36],不易吾语也。

俗人论画,不知笔法气韵之神妙,但先指形似者;形似者,俗子之见也[37]

古人论画之神妙,有云画十二辰图,有十二游蜂循环飞动[38];画妇人则有回身动头之异,不可枚举。此皆迂缪其说以求奇[39],非正论也。

今人看画多取形似,不知古人最以形似为末节。如李伯时画人物,吴道子后一人而已,犹不免于形似之失。盖其妙处,在于笔法气韵神采,形似末也。东坡先生有诗云:“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作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余平生不惟得看画法于此诗[40],至于作诗之法亦由此悟。

唐人画卷多有碧绫剜背[41],当时名士于阑道上题字[42]。自经宣和、绍兴装饰,尽用拆去,古迹邈不可得已[43]

唐人褙手卷,多有紫绫作标首,55有红绫作引首,用珊瑚为小轴[44],如今藏经之状。

原文

宋末士大夫不识画者多,纵得赏鉴之名,亦甚苟且[45]。盖物尽在天府,人间所存不多,动为豪势夺去[46]。贾似道擅国柄[47],留意收藏,当时趋附之徒,尽心搜访以献。今往往见其所有,真伪相半。当时闻见不广,抑似道目力不高,一时附会致然耶!

古人作画有得意者,多再作之,如李成《寒林》、范宽《雪山》、王诜《烟江叠嶂》之类[48],不可枚举。

画梅谓之写梅,画竹谓之写竹,画兰谓之写兰,何哉?盖花卉.之至清[49],画者当以意写之,不在形似耳。陈去非诗云:“意足不求颜色似,前身相马九方皋[50]。”其斯之谓欤[51]!

画有宾主[52],不可使宾胜主。谓如山水[53],则山水是主,云烟、树石、人物、禽畜、楼观皆是宾。且如一尺之山是主,凡宾者远近折算,须要停匀[54]。谓如人物是主,凡宾者皆随其远近高下布景,不可意推也。

染绢上深下淡,薰绢上黑,颜色黯淡;捶碎者文理不直[55],丝乱断。惟自然古者,绢黑而丹青自明,看画不必以丝素明暗为辨。

看画如看美人,其风神骨相有肌体之外者[56]。今人看古迹,必先求形似,次及傅染[57],次及事实,殊非赏鉴之法也。元章谓好事家与赏鉴家自是两等[58]。家多资力,贪名好胜,遇物收置,不过听声,此谓好事。若赏鉴则天资高明,多阅传录,或自能画,或深画意,每得一图,终日宝玩,如对古人,虽声色之奉不能夺也[59]

原文

收画之法,道释为上,盖古人用工于此,欲览者生敬慕爱礼之意;其次人物,可为鉴戒[60];其次山水,有无穷之趣;其次花草;其次画马,可以阅神骏[61]。若仕女、番族,虽精妙,非文房所可玩者[62],此元章之论也。今人收画多贵古而贱近,且如山水、花鸟,宋之数人超越往昔,但取其神妙,勿论世代可也。只如本朝赵子昂,金国王子端[63],宋南渡二百年间无此作。元章收晋六朝唐五代画至多,在宋朝名笔亦收置称赏[64],若以世代远近,不看画之妙否,非真知者也。

观画之法,先观气韵,次观笔意、骨法、位置、傅染,然后形似,此六法也[65]。若观山水、墨竹、梅兰、枯木、奇石、墨花、墨禽等,游戏翰墨,高人胜士寄兴写意者,慎不可以形似求之[66]。先观天真,次观笔意,相对忘笔墨之迹,方为得之[67]。今人观画不知六法,开卷便加称赏,或人间其妙处,则不知所答。皆是平昔偶尔看熟,或附会一时,不知其源[68],深可鄙笑。

收画若山水、花竹、窠石等,作挂轴文房舒挂[69];若故实人物[70],必须横卷为佳。

画之为物,有不言之妙,古人命意如此,须有具眼辨之[71],方得其理。若赏阅不精,又不观纪录,知其源流,纵对顾、陆名笔,不过为鼠窃金以自宝,奚贵其知味也哉[72]!

山水之为物,禀造化之秀,阴阳晦冥,晴雨寒暑,朝昏昼夜,随形改步[73],有无穷之趣。自非胸中丘壑[74],汪汪洋洋如万顷波,未易摹写。

原文

六朝至唐画者虽多,笔法位置深得古意。自王维。张躁,毕宏、郑虔之徒出,深造其理[75]。五代荆浩又别出新意,一洗前习[76]。迨于宋朝董源、李成、范宽三家鼎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山水之法始备[77]。三家之下?各有人室弟子三二人,终不逮也[78]

世俗论画必曰画有十三科,山水打头,界画打底[79],故人以界画为易事,不知方圆曲直,高下低昂,远近凹凸,工拙纤丽,梓人匠氏有不能尽其妙者[80]。况笔墨规尺,运思于缣楮之上[81],求合其法度准绳,此为至难。古人画诸科各有其人,界画则唐绝无作者,历五代始得郭忠恕一人[82];其他如王士元、赵忠义辈,三数人而已[83];如卫贤、高克明,抑又次焉[84]。近见赵集贤子昂教其子雍作界画云[85]:“诸画或可杜撰瞒人,至界画未有不用工合法度者。”此为知言也。

大凡观画未精,多难为物,此上下通病也。余少年见神妙之物稍不合所见,便目为伪[86],今则不然,多闻阙疑[87]。古人之所以传世者,必有其实。古云“下士闻道则大笑,不足以为道”[88],即此意也。

观六朝画先观绢素,次观笔法,次观气韵[89],大概十中可信者一二。有御府题印者尤不可信[90]

古画东移西掇,得补成章,此弊自高宗朝庄宗古始也[91]

古今画鉴

吴画

曹弗兴古称善画[92],人物衣纹皴皱,画家谓“曹衣出水[93],吴带当风[94]”。宣和内府刻意搜访[95],不过《兵符图》一卷。余尝见于钱唐人家[96],上有绍兴题印,笔意神彩,疑是唐末宋初人所为也。

晋画

卫协,晋人也,《唐名画记》品第在顾恺之上[97]。世不多见其迹,《画谱》所传《高士图》、《刺虎》[98],余并见之,乃唐末五代人所为耳。真迹不可见矣。或云二图是支仲元作[99]

顾恺之画如春蚕吐丝[100],初见甚乎易,且形似有时有失,细视之,六法兼备,有不可以语言文字形容者。曾见《初平起石图》、《夏禹治水图》、《洛神赋》,《小身天王》[101],其笔意如春云浮空,流水行地,皆出自然。傅染人物容貌,以浓色微加点缀,不求晕饰[102]。唐吴道玄早年尝摹恺之画,位置笔意大能仿佛[103],宣和、绍兴便题作真迹,览者不可不察也。

六朝画

陆探微与恺之齐名。余平生只见《文殊降灵》真迹[104],部从人物共八十人,飞仙四,皆各有妙处。内亦有番僧乎持髑髅盂者,盖西域俗然[105]。此卷行笔紧细,无纤毫遗恨,望之神采动人,真希世之宝也。今藏秘府,后维摩像皆不迨之[106]。张彦远谓“体韵遒举,风力顿挫,一点一拂,动笔新奇”[107],非虚语也。

展子虔画山水,大抵唐李将军父子多宗之[108]。画人物描法甚细,随以色晕开。余尝见《故实人物》、《山水》、《人马》等图,又见《北齐后主幸晋阳宫图》[109],人物面部神采如生,意度具足,下为唐画之祖[110]

六朝人画《鲁义姑图》[111],一兵土持戈作勇猛之势,义姑作安详答问之态,弃所生子于地,作畏惧怖急挽母衣之状,而所抱之子以两手抱义姑之项,回视兵士。一一如生,笔法细润,傅色鲜明,望而知其非唐画。旧藏申屠大用家,今归义兴王氏[112]。王藏古画至三百轴,此为最也。

唐画

阎立本画《三清像》、《异国人物职贡图》[113]、《传法太上像》、《五星像》[114],皆宣和、明昌物[115],余并见之。及见《步辇图》画太宗坐步辇上,宫人三十馀舆辇,皆曲眉丰颊[116],神采如生。一朱衣髯官执笏引班,后有赞普使者服小团花衣及一从者[117]。赞皇李卫公小篆题其上,唐人八分书赞普辞婚事[118],宋高宗题印,真奇物也[119]

王芝子庆家收阎令画《西域图》[120],为画第一。赵集贤子昂题其后云:“画惟人物最难,器服举止又古人所特留意者,此一一备尽其妙。至于发彩生动,有欲语状,盖在虚无之间[121],真神品也。”

吴道子笔法超妙为百代画圣,早年行笔差细,中年行笔磊落挥霍如莼菜条[122]。人物有八面,生意活动,方圆平正,高下曲直,折算停分,莫不如意。其傅采于焦墨痕中略施微染,自然超出缣素,世谓之“吴装”[123]。当时弟子甚多,如卢楞伽、杨庭光其尤者也[124]。五代朱繇亦能仿佛[125],终不甚似,览者当自得之。尝见道子《荧惑像》,烈焰中神像威猛,笔意超动,使人骇然[126]。上有金章宗题印,秘在内府[127]。又见《善神二灯》、《摩利诸天像》、《帝释像》[128]、《木纹天尊像》及《行道观音》、《托塔天王》、《毗沙门神》等像[129],行笔甚细,恐其弟子辈所为耳。

原文

王右丞维工人物山水[130],笔意清润,画罗汉佛像甚佳:乎生喜作雪景、剑阁、栈道、骡纲、晓行、捕鱼、雪渡、村墟等图[131],其画《辋川图},世之最著者也[132]。盖其胸次潇洒,意之所至,落笔便与庸史不同[133]

周防善画贵游人物[134],又喜写真,作仕女多铱丽丰肥[135],有富贵气。

李思训画著色山水用金碧辉映[136],为一家法。其子昭道变父之势,妙又过之,故时人号为“大李将军”、“小李将军”[137]。至五代蜀人李升工画著色山水,亦呼为“小李将军”[138]。宋宗室伯驹字千里,复仿效之,妩媚无古意。余尝见占申女图》、《明皇御苑出游图》,皆思训平生合作也[139]。又见昭道《海岸图》,绢素百碎,粗存神采,观其笔墨之源,皆出展子虔辈也[140]

曹霸画人马[141],笔墨沈著,神采生动。余平生凡四见真迹:一《奚官试马图》,在申屠侍御家[142];一《调马图》,在李士宏家,并宋高宗题印[143];其一《下槽马图》,一黑一骝色,圉人背立,见须眉仿佛[144],甚奇;其一余所藏《人马图》,红衣美髯奚官牵玉面驿,绿衣阉官牵照夜白[145],笔意神采,与前三画同。赵集贤于昂尝题云:“唐人善画马者甚众,而曹、韩为之最,盖其命意高古,不求形似,所以出众工之右耳[146]。”此卷曹笔无疑。圉人、太仆白有一种气象,非世俗所能知也[147]。集贤当代赏识,岂欺我哉!

原文

韦偃画马,松石更佳,世不多见[148]。其笔法磊落,挥霍振动,杜子美诗所谓“戏拈秃笔扫骅骝,倏见骐璘出东壁”者[149]。余尝收《红鞯覆背骢马图》,笔力劲健,鬃尾可数,如颜鲁公书法[150]。往岁鲜于伯机见之惊叹累日[151],尝赋诗日:“‘渥洼产马如产龙,韦偃画马如画松’,奇文也,惜不成章而卒[152]。”

韩干初师陈闳[153],后师曹霸,画马得骨肉停匀法,遂与曹、韦并驰争先[154]。及画贵游人物,各臻其妙;至于傅染,色入缣素。余尝见其《人马图》,在钱唐王氏,二奚官引连钱骢、燕支骄[155]。又见一卷,朱衣白帽人骑五明马[156],四蹄破碎如行水中,乃李伯时旧藏[157]。在京师见《明皇试马图》、《三马图》、《调马匡、《五陵游侠图》、《照夜白》粉本,上有干自书“内供奉韩干《照夜白》粉本”十字[158]。要知唐人画马虽多,如曹、韩特其最著者,后世李公麟伯时专师之,亦可谓优入圣域者也[159]

戴嵩专画牛,为韩晋公混幕客[160],专师法于韩而青出于蓝者也。不惟画牛,至于川原树石,牧子樵童,亦名臻妙。余凡七见真迹:一在扬州司德用家[161],二牛相斗,毛骨竦然;一在四明士人家,一牛引犊奇甚[162];又见《三牛图》、《渡水牛图》、《归牧图》,皆合作也。古人云“牛畜非文房清玩”。若其笔意清润,阅卷古意勃然,有田家原野气象[163],余于嵩有取焉[164]

原文

韩晋公混画人物及牛图,尝见其《田家移居图》、《村童蚁戏图》、《醉客图》、《鼓腹图》、《醉学士图》及《牛图》数本[165],人物源流顾、陆,牛图是其所长。戴嵩得其绪馀[166],有名于世,是盖人物不及而牛独过之也。

陈闳,开元中人,画人物得名。明皇幸蜀,作《金桥图》,人物闳主之[167]。余见其《照夜白马图》,笔法细润,在曹、韩之上。

唐人花鸟,边鸾最为驰誉[168],大抵精于设色,侬艳如生。其他画者虽多,且有得失[169]。历五代而得黄筌,资集诸家之善[170],山水师李升,鹤师薛稷,龙水师孙位[171],至于花竹翎毛,超出众史。筌之可齐名者,惟江南徐熙[172]。熙志趣高尚,画草木虫鱼妙夺造化,非世之画工所可及也。熙画花落笔颇重,中略施丹粉,生意勃然。黄之子居宝、居莱,熙之孙崇嗣、崇矩,各得家学。熙之下有唐希雅亦佳,多作颤笔棘针,是效其主李重光书法[173]。后有长沙易元吉作花果禽畜[174],尤长于獐猿,多游山林,窥猿狭禽鸟之乐,图其天趣。若赵昌惟以傅染为工[175],求其骨法气韵稍劣也。又如滕昌佑、丘庆馀、葛守昌、崔白、艾宣、丁贶之徒[176],皆得其绪馀,以成一家。要之花鸟一科,唐之边鸾,宋之徐、黄,为古今规式[177],所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也。

原文

尉迟乙僧,外国人,作佛像甚佳,用色沉著,堆起绢素而不隐指[178]。平生凡四见真迹,要不在卢楞伽之下[179]

杨庭光学吴生[180],行笔甚细而不弱。画佛像多在山林中,一一臻妙。

裴宽善画小马,宣和所藏一卷,余尝见之,作山林间小马十数,萧散闲适[181],笔甚闲雅,真奇作也。

张躁松石清润可爱,乎生尝见四本并佳。后得《山堂琴会图》[182],赵子昂见之欲得不与,因题云:“张躁松人间最少,此卷幽深平远,如行山阴道中,诚宝绘也[183]。”

翟琰师吴生笔法[184],大不及,惟得傅色之法。尝见《孔雀明皇家》甚佳[185]

周古言画[186],在周防之下,文矩之上[187]。有《夜游图》传于世。

张萱工仕女人物[188],尤长于婴儿,不在周防之右。平生凡见十许本,皆合作。画妇人朱晕耳根,以此为别,览者不可不知也。

王洽泼墨成山水,烟云惨淡,脱去笔墨畦町[189]。余少时见一帧甚有意度[190],今日思之,始知为洽画,再不可见也。

汤子升画人物极妙[191],江南人家有《铸镜图》,真希世之物也。

卢鸿画传世不多[192],余见宋人摹其《草堂图》,笔意位置,清气袭人,真迹可知其妙也。

范长寿《醉道士图》曾见二本,皆直轴,笔法紧实可爱[193],用笔亦润。蜀人画山水人物皆以孙位为师,龙水尤位所长者也。世言孙位画水,张南本画火[194],水火本无情之物,二公深得其理。尝见孙位《水宫》,画鱼龙出没于海涛,神鬼变灭于云汉,览之凛凛然[195],真杰作也。

唐世名画甚多,要皆望而知其为唐人,别有一种气象,非宋人所可比也。

荆浩山水为唐末之冠,关仝尝师之[196]。浩白号洪谷子,作《山冰诀》,为范宽辈之祖[197]

陆晃画人物极工,元章《画史》称其“庶人章”[198]。余尝从同里叶氏见之,描法甚细而有力。又有《解卮天官像》等数图,皆粗恶可厌[199]。盖晃画自有二种,细者为上。

五代画

左礼与韩虬同名[200],画佛像人妙。曾见画十六身小罗汉坐在岩石中,笔意甚工,不在韩虬下。

关仝《雾锁山关图》差嫩,是早年真迹,在京师人家。

董元天真烂熳,平淡多奇,唐无此品,在毕宏上[201]。此米元章议论。唐画山水,至宋始备,如元又在诸公之上[202]。树石幽润,峰峦清胜,蚤年矾头颇多[203],暮年一洗旧习。余于秘府见《舂龙出蛰图》、《孔子哭虞丘子》[204]、《春山图》、《溪岸图》、《秋山图》及《窠石》数帧;于人间约见二十本,皆其平生得意合作。元之后有钟陵巨然及刘道士[205],刘与巨然同时画亦同,但刘画则以道士在左,巨然则以僧在左以为别耳。要皆各得元一体。至米氏父子用其遗法,别出新意,自成一家[206]。然得元之正传者,巨然为最也[207]。董元山水有二种:一样水墨矾头,疏林远树,平远幽深,山石作麻皮皴;一样著色,皴纹甚少,用色铱古[208],人物多用红青衣,人面亦粉素者。二种皆佳作也。

周文矩画人物宗周防,但多颤掣笔,是学其主李重光书法如此。至画仕女则无颤笔,李后主命周文矩、顾闳中图《韩熙载夜宴图》[209],余见周画二本于京师,闳中笔与周事迹稍异,有史魏王浩题字并绍兴印[210],虽非文房清玩,亦可为淫乐之戒耳[211]

徐熙画花果多在澄心纸上[212],至于画绢绢文稍粗,元章谓“徐熙绢如布”是也。

唐希雅弟忠祚,花鸟亦人妙品,在易元吉之下,若用墨作棘针,易不能及也。

李升画山水尝见之,至京师见《西岳降灵图》,人物百馀,体势生动。有未填面目者,是其稿本,上有绍兴印,若无之,则以为唐人稿本也。

道士牛戬信笔作寒鸦野雉[213],佳甚。

《宣和画谱》载唐李渐画马,笔和气调,古今无俦[214]。及见《三马图》,与所闻甚不逮,然自有一种气韵,不可以形似求之也。

原文

支仲元画神仙人物多作弈棋之势[215],笔法师顾、陆,紧细有力,人物清润不俗,每见高宗题作晋六朝。高古名笔者多仲元所作,当有知者赏余言,唐画《龙图》,在浙东钱氏家,绢十二幅作一帧,其高下称是。中止画一龙头,一左臂,云气腾涌,墨痕如臂大,笔迹圆劲沉著如印;一鳞如二尺盘大,不知当时用何笔如此峻利[216]?上有吴越钱王大书曰“感应祈雨神龙”[217],并书事迹。旧题作吴道子,要之唐人无疑也。

尝见纸上画一人一骑甚佳,后题永徽年月日太原王宏画[218]。不知宏为何人,遍考不出。信知唐人能画者固多[219],纪录不能尽也。

仕女之工,在于得其闺阁之态。唐周防、张萱、五代杜霄、周文矩,下及苏汉臣辈[220],皆得其妙。不在施朱傅粉,以饰为工。余尝见《收宫女图》,文矩笔也:置玉笛于腰带中,目视指爪,情意凝伫[221],知其有所恩也。又见文矩画《高僧试笔图》,在钱唐民家,一僧攘臂挥翰,旁视数士人咨嗟啧啧之态,如闻有声,真奇笔也。

董元《夏山图》,见在史崇文家,天真烂熳拍塞满轴,不为虚歇烘锁之意而幽深古润[222],使人神情爽朗。古人行山阴道上应接不暇,岂意数尺败素[223],亦能若是!

顾德谦《萧翼赚兰亭图》[224],在宜兴岳氏,作老僧自负自藏意[225],口目可见。后有米元晖、毕少董诸公跋[226]。少董,毕良史也。跋云:“此画能用朱砂石粉而笔力雄健,入本朝诸人皆所不能。比丘尘柄指掌非盛称《兰亭》之美,则力辞以无[227];萧君袖手营度瑟缩[228],其意必欲得之,皆是妙处。”画必贵古,其说如此。又山西童藻跋云:“对榻僧靳色可掬[229],旁僧亦复不悦,僧物果难取哉!”

唐人画《李八百妹洗黄庭经图》[230],曾于司德用见一本,万山中妇人踞地临溪洗一本经,经之毫光烛天[231],殊不知其意也。

胡镶画番部人马[232],用狼毫制笔,疏渲鬃尾,紧细有力,至于穹庐什物[233],各尽其妙。司德用家《啖鹰图》,真妙品也。

原文

阮郜画人物仕女极工[234],且秀美,见而爱玩。钱唐人家有《贤妃盥手图》尤佳绝[235]

五代妇人童氏画《六隐图》[236],见于《宣和画谱》,今藏山阴王子才监簿家,乃画范蠡至张志和等六人乘舟而隐者[237],山水树石,人物如豆许,亦甚可爱。

黄筌画枯木信笔涂抹,画竹如斩钉截铁,至京师见二幅,信天下奇笔也。

卫贤,五代人[238],作界画可观,余尝收其《盘车水磨图》佳甚。又见王子庆《驴鸣图》亦佳,但树木古拙,皴法不老耳[239]

胡翼工画人物[240],关仝画山水,人物非其所长,多使翼为之。僧贯休画罗汉高僧不类世俗貌[241]

郭乾晖画鹰鸟得名于时,钟隐亦负重名[242],自谓不及,乃变姓名受佣于郭。经年得其笔意求去,再拜陈所以[243]。郭怜,尽以传授,故与齐名。古人用心独苦如此。

郝澄画马甚俗[244],尝见《人马图》,不过一工人所为,殊无古意,上有宣和题印。又曾见《滚尘马图》,后有篆文曰“金陵郝澄”,极妙,知有两手。又见《宣马图》,亦俗,始悟《滚尘马》是无名人妄加篆文以取重,不知反累画也。

陆瑾[245],江南人,画《捕鱼图》,大抵宗王右丞,妩媚过之。又尝见《溪山风雨图》,尤佳。

厉归真,五代人[246],画牛甚妙。尝见大幅,远山清润,人牛闲适,后有八分书,真笔[247]。旧藏乔仲山家,今不知在何处。

张符画牛得名于唐[248]。曾见《渡水牛》乎常,在戴嵩之下。符自号“烟波子”。

《牧牛图》羽士厉归一卷,甚曹仲元《三官》及《五方如来像》[249],余尝见之,惟江南王氏家有《白衣观音像》未见,大抵曹师吴生不得其法,晚自作细笔画以自别为一家。

孙梦卿《松石问禅图》在钱唐人家[250],一松清润,一僧甚闲雅?一士人作问答尊礼意,笔法精妙?称为孙吴生,名不虚得也。

原文

僧传古龙体势胜董羽[251],作水甚不逮。仆乎生于龙画最多留心看览,叶公之迹不可复见[252],秘阁曹弗兴龙首于传有之,张僧繇、吴道子所作不传于世。唐画曾见钱氏所藏十二幅绢素作一首一臂,五代传古龙,约看十四五本,亦曾收过二三本,大抵得蜿蜒升降之态而犹未免于画法[253]。且看马图要识神骏[254],龙图要识变化,故画龙马最难:盖一主于变化出没,必流于戏墨,于画法甚亏[255]。若拘于画法,则又乏变化之意,故能画尤难。董羽专门之学亦不拘于形似。元章云:“董羽龙似鱼,传古龙似蜈蚣。”真知言哉!尝见董元《龙》数本,皆清奇可爱。元之长政不在是,姑置勿论。近世陈容公储[256],本儒家者流,画龙深得变化之意。泼墨成云,嘤水成雾[257],醉馀大叫,脱巾濡墨[258],信手涂抹,然后以笔成之。升者降者,俯而欲嘘者,怒而视者,踞而爪石者,相向者,相斗者,乘云跃雾、战沙出水、以珠为戏而争者,或全体发见、或一臂一首隐约而可名状者,曾不经意而皆得神妙,岂胸中自有得于天者耶[259]?

五代袁襄、宋徐白善画鱼[260],及观其迹,不过刀几间物耳,使人起羹脍之兴[261]。独文臣刘案画水中[262],虽风萍水荇?观之活动,至于鳞尾性情,游潜回泳,皆得其妙。乎生尝观其画,近见《落花游鱼图》,红桃一枝,飞花数片,一赤鲤漾清波,吹落花,深得诗人之意。

僧运能[263],五代人,善画佛像,得唐人法,有古意。

宋画

武宗元,宋之“吴生”也[264]。画人物行笔如流水,神采活动。尝见《朝元仙仗图》[265],作五方帝君,部从服御[266],眉目顾盼,一一如生。前辈甚称赏之。

营丘李成世业儒[267],胸次磊落有大志,寓意于山水,凡云烟变灭、水石幽闲、平远险易之形,风雨晦明之态,莫不曲尽其妙。议者以为古今第一。传世虽多,真者极少。元章平生只见二本,至欲作“无李论”[268],盖成平生所画只自娱耳。宣和御府所藏一百五十九卷,真伪果能辨耶?翟院深临摹,仿佛乱真,若论神气则霄壤也[269]。宋复古、李公麟、王诜、陈用志皆宗师之[270],得其遗意,亦足名一世。郭熙[271],其弟子之最著者也。

范宽名中立,以其豁达大度,人故以宽名之。画山水初师李成,既乃叹曰:“与其师诸人,不若师诸造化。”乃脱旧习,游秦中遍观奇胜,落笔雄伟老硬,真得山骨[272]。宋三家山水,超绝唐世者,董元、李成、范宽三人而已。尝评之:“董元得山之神气,李成得山之体貌,范宽得山之骨法,故三家照耀古今,为百代师法[273]。”宽尤长雪山,见之使人凛凛。其弟子黄怀玉、纪真、商训,然黄失之工,纪失之似,商失之拙[274],各得其一体。若怀玉刻意临摹其《雪山》,遇得意处,浅意未易断也。

郭熙,河阳人,师李成,善得烟云出没、峰峦隐显之态。尝论画山曰:“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275]。”观其议论,可以知其画也。仆平生见真迹约五十本,然绝佳者不过一二十轴而已:然山顶峻险,学者苟失其意,竟成褊薄[276],无林深云密之态。后世杨士贤、顾谅皆学之[277]

许道宁初卖药长安市中,画山水以集众,故早年画俗恶太甚[278]。至中年成名,稍自检束[279],至细微处,始人妙理。传世甚多,佳本极少,峰头直峻而下,是其得意笔也。

王诜字晋卿,学李成山水清润可爱,又作著色山水师唐李将军,不今不古自成一家[280]。内臣冯瑾摹其笔墨[281],临仿乱真,高宗竟题作王诜,观者不可不察也。然余能望而知之。

原文

李伯时宋画人物第一[282],专师吴生,照耀千古者也,画马师韩干,不为著色,独用澄心纸为之。惟临摹古画用绢素著色,笔法如行云流水,有起倒[283]。作天王佛像全法吴生。士人乔仲常专师伯时[284],仿佛乱真,至南渡,吴兴僧梵隆亦师伯时[285],但人物多作出水纹,稍乏神气,若画马则全不能也[286]。伯时暮年作画苍古,字亦老成。余尝见《徐神翁像》,笔墨草草,神气炯然[287]。上有二绝句,亦老笔所书佳作[288]。又见伯时摹韩干《三马》,神骏突出绢素,今在杭州人家,使韩干复生,亦恐不能尽过也。

王端画人物,古拙无神气[289]

石恪画戏笔人物,惟面部手足用画法,衣纹粗笔成之[290]

武岳,长沙人,工画人物,尤长于天神星象,用笔纯熟。其子洞清能世其学[291],过父远甚。凡世间星象、天神、药王等像传流甚多[292],神妙不俗,大抵与武宗元相上下而神采胜之。宗元《朝元仙仗图》昔藏张君锡家,今归杭人崔氏,仅一匹绢,作五帝朝元,人物仙仗,背项相倚,大抵如写草书,然亦奇物也。

王士元善画山水屋木,《宣和画谱》止于“山水部”收《山阁图》一卷,至称其兼有诸家之妙,人物师周防,山水师关仝,屋木师郭忠恕,凡所下笔皆极精微;却于《宫室叙论》中贬之,云如王士元辈可以皂隶目之[293]。议论相反者每如此。

高克明画山水虽工,不免画人之习,无深厚高古之气[294]

赵干画山水多作江南景,风致不俗[295]。杭人收其《秋涉图》,上有宣和题印,甚佳。

翟院深学李成画山水,临摹逼真,自作多佳。世所有成画,多此人为之。

王齐翰画佛像、神仙、山水笔法虽佳,不免近俗,若人细者固胜[296]

易元吉,徐熙后一人而已,画花鸟如生,人但以獐猿名之[297]

燕文季作山水细碎,清润可爱,然取其气骨无有也[298]

裴文睨工画有声,然形似有之,古意不足也[299]

原文

李伯时摹李将军《海岸图》[300],虽摹昭道法,至于笔意,水痕林丛处不能脱其习。此帧在京师人家。

孙太古《湖滩水石图》在浙右民家[301],双幅长轴,中画一石,高尺许,湍流激注,飞涛走雪,听之似觉有声,黄筌不能过也[302]

徽宗性嗜画,作花鸟、山石、人物人妙晶,作墨花墨石间有入神品者[303]。历代帝王能画者,至徽宗可谓尽意。当时设建画学,诸生试艺如取程文,等高下为进身之阶[304],故一时技艺皆臻其妙。尝命学入画孔雀升墩障屏,大不称旨[305],有极尽工力亦不得用者,乃相与诣阙陈请所谓[306]。旨曰:“凡孔雀升墩必先左脚,卿等所图俱先右脚。”验之信然,群工遂服,其格物之精类此[307]。当时承平久,四方贡献珍禽异石、奇花佳果无虚日。徽宗乃作册图写,每一枝二叶,十五版作一册,名《宣和睿览集》[308],累至数百及千馀册。余度其万几之馀,安得闲暇至于此!要是当时画院诸人仿效其作,特题印之耳。然徽宗亲作者,余自可望而识之。

郓王,徽宗第九子也,能画花鸟,克肖圣艺[309],墨花人能品。尝见一卷,后题年月日臣某画进呈,徽宗御批其后曰:“览卿近画,似觉稍进,但用黑粗欠生动耳,后作当谨之[310]!”以此知一时诸王留心于画者皆如此也。

张敦礼,汴梁人[311],画人物师六朝笔意,哲宗婿也。尝见其论画曰:“画之为艺虽小,至于使人鉴恶劝善,耸人视听,为补岂可侪于众工哉[312]!”敦礼画人物,贵贱美恶,容貌可见,笔法紧细,神采如生。江南见《陈元达锁树谏图》[313],其忠义之气突出缣素。在京师见《阮孚蜡屐图》[314],人物树石并仿顾、陆,后有敦礼所受追赠太师告命[315],是其家藏之物,子孙就以告命附其后,真奇品也。

文与可竹真者甚少[316],平生只见五本,伪者三十奉。往日见张受益古斋泥壁屏上《倒垂枝》,上题“熙宁二年己酉冬至日,巴郡文同与可戏墨”[317],奇作也。后有绢画三本,一一如此题,笔墨皆相似。天地间未见者尚多,岂与可一日间作此数本耶?然真伪一见,自可辨之。

原文

东坡先生文章翰墨照耀千古,复能留心墨戏[318],作墨竹师与可,枯木奇石,时出新意。仆平生见其谪黄州时于路途民家鸡栖豕牢间有丛竹木石[319],因图其状,作木叶亦细,纹如缕。及在秘监见拳石老桧、巨壑海松二幅,奇怪之甚[320]。墨竹凡见十四卷,大抵写意不求形似。仆曾收《枯木竹石图》,上有元章一诗,今为道士黄可玉所有矣,亦奇品也。

米芾元章天资高迈[321],书法入神,宣和立书画学擢为博土[322]。初见徽宗进所画《楚山清晓图》,大称旨。复命书《周官篇》于御屏[323],书毕掷笔于地大言曰:“一洗二王恶札[324],照耀皇宋万古。”徽宗潜立于屏风后,闻之不觉步出,纵观称赏。元章再拜求索所用端砚,因就赐[325]。元章喜拜,置之怀中,墨汁淋漓朝服,帝大笑而罢。其为豪放类若此。作画善写古贤像,山水其源出董元,天真发露,怪怪奇奇,时出新意,然传世不多。其子友仁字元晖,能传家学,作山水清致可掬,亦略变其尊人所为,成一家法。烟云变灭,林泉点缀,生意无穷。平生亦珍重,不易予人。当时翟耆年有诗云[326]:“善画无根树,能描朦膛山,如今身贵也,不肯与闲人[327]。”其为世贵重如此。余平生凡收数卷,散失不存,今但有一横披纸画,上题数百字,全师董元,真元晖第一品也。其弟友知亦善画,亦善书。元章云:“幼儿友知代吾书碑及大字更无辨:”门下许侍郎尤爱其小楷,云:“每示简,可使令嗣书[328]。”谓友知也。

元章尝称华亭李甲字景元作翎毛有天趣[329],树木不佳。仆屡见其画,树木甚拙,禽鸟佳处多。

宋宗室如千里、希远[330],皆得丹青之妙。如大年小景、墨雁、杂禽[331],又出寻常宗室笔墨之外者。嗣濮王宗汉墨雁可入神品[332]

宋迪字复古,师李成,清甚[333],士大夫画中最佳,不在李公麟之下。其犹子子房亦得家法[334]

原文

刘泾字巨济,与元章为书画友,作枯木有奇思[335]

周怡者,画院人,宣和末承应[336],摹仿唐画有可观。

崔白芦雁之类虽清致,余乎生不喜见之。独有一大轴绢阔一丈许,长二丈许,中浓墨涂作八大雁,尽飞鸣宿食之态。东坡先生大字题诗云:“扶桑之茧如盆盎,天女织绢云汉上;往来不遣凤衔梭,谁能鼓臂三千丈?”云云[337],真白之得意笔也。

李伯时《十六小马图》,至京师始见之。纸素数寸[338],中作山林十六马饮水龀草,乐天趣于其间,神骏可爱,伯时小字题其后。今在郝大参家[339]

徽宗自画《梦游化城图》,人物如半小指,累数千飞人,城郭宫室,旌麾鼓乐,仙嫔真宰,云霞霄汉,禽畜龙马,凡天地间所有之物?色色具备,为工甚至,观之令人起神游八极之想[340],不复知有人间世,奇物也。今在嘉兴陈氏。义见其临李昭道《摘瓜图》,旧在张受益家,今闻在京师某人处。画明皇骑三鬃照夜白马,出栈道飞仙岭下[341];乍见小桥,马惊不进;远地二人摘瓜,后有数骑渐至:奇迹也。

程坦,元章时人,善杂画,往往见之,张受益收《松竹》障八幅,颇佳。如人物甚俗,城南李氏收《钟馗小妹》二帧,甚恶。元章谓程坦能污茶坊酒肆壁者,此论真是。

花光长老以墨晕作梅如花影[342],然别成一家,政所谓写意者也。传世不多,仆平生止见四五本。子昂学其枝条[343],花用别法。

宋南渡士人多有善画者,如朱敦儒希真、毕良史少董、江参贯道[344],皆能画山水窠石。若画院诸人得名者,如李唐、周曾、马贲,下至马远、夏珪、李迪、李安忠、楼观、梁楷之徒[345]。仆于李唐差加赏阅,其馀诸人亦不能尽别也[346]

毕少董能画山水,不在朱希真之下。仆尝见之,故表异以语后人[347]

原文

马和之作人物甚佳,行笔飘逸[348],时人目为“小吴生”,更能脱去习俗,留意高古,亦人未易到也。

池州画工作《九华秋浦图》[349],元章云:“甚有清趣,师董元。”仆平生见有七八本,其工致甚多,信元章之说不妄[350]

扬补之墨悔甚清绝,水仙亦奇[351]。自号“逃禅老人”。

汤叔雅,江右人[352],墨梅甚佳,大抵宗补之,别出新意:水仙、兰亦佳

。赵孟坚子固墨兰最得其妙[353],其叶如铁,花茎亦佳。作石用笔轻拂如飞白书状[354],前人无此作也。画梅、竹、水仙、松枝墨戏,皆入妙品。水仙为尤高[355]。子昂专师其兰、石,览者当自知其高下。

近世牧溪僧法常作墨戏用墨粗[356],少古法。

廉布字宣仲[357],画枯木竹石清致不俗。本学东坡,青出于蓝。自号“射泽老人”。画松柏亦奇,兼善山水,清润甚佳。杭州龙井寺板壁画《松石枯木》二,真得意之笔。后有王清叔亦画《枯木竹石》[358],临仿逼真,但笔墨粗恶少生意耳。

常州太平寺佛殿后壁有徐友画水[359],名《清济贯河》。中有一笔,寻其端末长四十尺,观者异之。友之妙岂在是哉!笔法既老,波浪起伏得其水势,相对活动,愈看愈奇。兵火间寺屋尽焚,而此殿巍然独存,岂水能厌之耶[360]

金画

王庭筠字子端[361],画枯木、竹石、山水往往见之,独京口石民瞻家《幽竹枯槎图》、武陵刘进甫家《山林秋晚图》上逼古人,胸次不在元章之下也。

杨秘监画山水全师李成[362]

任询字君谟[363],草书人能品,画山水亦佳,在王子端之下。

金显宗,章宗父也,画墨竹俗恶,章宗每题其签[364]。金人画马极有可观,惜不能尽知其姓名。

国朝

近世龚圣予先生名开[365],淮阴人,身长八尺,硕大美髯,读书为文,能成一家法。画马专师曹霸,得神骏之意,但用笔颇粗,此为不足耳。画人物亦师曹、韩,画山水师米元晖,梅、菊、花卉杂师古作,卷后必题诗或赞跋,皆新奇。尝自画瘦马题诗曰:“一从云雾降天关,空尽先朝十二闲[366];今日有谁怜骏骨,夕阳沙岸影如山[367]。”此诗脍炙人口,真有盛唐风致。尝作《云山稿》五册传于家,仆尝见之,乃平生所临画稿,亦奇物也。

江南画工陈琳字仲美[368],其先本画院待诏。琳能师占,凡山水、花竹、禽鸟皆称其妙。见画临摹,仿佛古人。子昂相与讲明,多所资益[369],故其画不俗。宋南渡二百年,工人无此手也。

外国画:高昌国画用金银箔子及朱墨[370],点点如雨,满洒在纸上,画翎毛如中国花草,亦佳;高丽画观音像甚工,其源出唐尉迟乙僧。笔意流动,至于纤丽[371]

作者简介

 汤垕字君载,号采真子,元山阳(今江苏淮安)人。汤与画家柯九思同时,九思在元文宗时尝为鉴画博士。汤妙于鉴古和书画欣赏,对书画见识广博,十七八岁时就“见图画爱玩不去手”。著有《画论》和《古今画鉴》两文,可说是他平生鉴别绘画的经验总结。

《画沦》和《古今画鉴》原为一文。明汪珂玉《珊瑚网》载录此文题为《画史清裁》,《画论》载其后,题为《杂论》,汪硐玉题后说:“元人汤采真《画评》议论甚高,精于赏鉴,乐闲外史玉水氏爱而辑之《画史》。”《中国书画全书》据《学海类编》本载录此文题为《古今画鉴》,《画论》亦题为《杂论》载于全文后。因今人如俞剑华《中国绘画史》和杨仁恺《中国书画》等,皆将此文分为《画论》和《古今画鉴》或《画鉴》,故此书亦以此两题录其文以注译。《

画论》略述鉴藏名画及其得失,提出“气韵”、“神采”、“风神”、“天真”、“笔意”、“笔法”等绘画美学概念;并指出“形似为末节”,强凋要“自出新意”,主张“当以意写之,不在形似”。《画论》是古代鉴识绘画的重要论著。

《古今画鉴》或《画鉴》,据《四库提要考沦》载,作于元文宗天历元年。句曲外史《古今画鉴小引》说:“采真子妙于古,在京师时,与鉴书博土柯君敬仲论画,遂著此书。用意精到,悉有据依。”此书体例,大致类似米芾的《画史》,所列三国吴、晋,唐、五代、宋、金、元画家一百六十馀人,自吴曹不兴至元龚开、陈琳?无不提及,并论及外国画。所记均本人所见各家画迹,述各家所长,画法特点及其画的内容,辨其真伪,所论颇为精当。然此书并不以考证见长,而多偏于笔墨气韵之间。行文有条不紊,持论代表了元代绘画审美倾向。

《画论》今以《珊瑚网》本为底本标点,校以《学海类编》和《画论丛刊》本,后者辑录此文亦题为《画论》。《古今画鉴》亦以《四库全书》本为底本标点,校以《学海类编》本和《丛书集成》本。《学海类编》载《古今画鉴》,作者为“汤厚”。“厚”、“垦”古今字,非二人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