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天明
吴天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25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个人原创】山边,那一抹翠绿(一)

(2008-08-13 14:58:57)
标签:

圩田

竹林

翠绿

张家

一块

浮山

文化

分类: 个人原创

【个人原创】山边,那一抹翠绿(一)

 

山边,那一抹翠绿(一)

 

文、吴天明

 

 

     浮山,长江北岸的一座小镇,因其境内有座名为“浮山”的小山而得名,属安徽。浮山,其实应该不算一座小山,它的名头可是大有来历的。今天的浮山是一亿多年前火山爆发所形成的产物,山上岩嶂壁立,关口险隘,其三面环水,连通三大湖泊,自然风光绮丽多姿,有“山浮水面水浮山”之说。名山胜水,人杰地灵,历史上此地也出了许多响当当的人物。之所以说它是座小山,是因为近代的发展忽视了这里。此地三面环水,只有一条小路与外界相连,且道路崎岖,羊肠小道,奇险无比。虽与县城相隔几十公里,但要出山,起码得颠簸几个小时。因此,一般人长年也不出去半步,只待在山里劳作。外界即使有人知晓浮山的名头,也想慕名前来,但考虑此地交通不便,也会望而远之。这里俨然一片世外桃源的景象!

     浮山,绵延上百公里,起伏不平,把这个小镇围得严严实实。在其主峰脚下,有个叫浮渡的小山村。浮渡村沿山脚向上,直至半山腰,全村人家零星般地散落在山上各处平坦之处。山脚下不远之处有一片广阔的圩田,像一条玉带,环绕着浮渡村。村里人世代以这圩田为生,勤勤恳恳,但时有水患,虽田地肥沃,也只能勉强过活。从圩田向山上望去,山上树木葱郁,微风阵阵,村民们房屋的一角或隐或现。此地虽贫穷、落后,但也盖起了红砖青瓦式的楼房,四角的屋顶,高高翘起,引得几只鸟儿盘旋其上,或振翅飞翔,或驻足屋顶,四处观望。一片安详与宁静。然而,最引人注目的则是那一片竹林,它像天然的屏障一般矗立在半山腰,一片翠绿,在风中摇摆,与周围的松树形成鲜明的对比。它像吸满了整个山上千万年来的精华,灵气逼人,无论谁看了都觉得神清气爽。因而,在这镇上,没有人不知道这竹林的。而来过这片竹林的就没有人不知道这竹林中间的张家。

 

    在这片竹林中间,张家是唯一一户人家。一条青石板路从山脚弯弯斜斜地通向竹林深处,四周全部是悬崖峭壁,而令人惊奇的则是这些竹林大都是生长在这些峭壁之上。石板路的尽头,豁然开朗,一座房屋建在山腰的断层之上。地上的石壁被雨水冲刷成一条条起伏不平的缝隙,潮湿的缝隙上长满了碧绿的苔藓,毛茸茸的。房屋背靠后山,而后山则像伸开了双臂一样,把房子紧紧抱在胸前,房子前面有木棍搭建的栏杆,栏杆上爬满了紫藤,开着花儿,一直蔓延到两侧的山壁之上。凭栏观望,远处的圩田与湖面依稀可见,浩浩荡荡,白茫茫一片。而近处,眼皮底下,一片翠绿的竹林从上往下,斜铺下去。高而挺拔的毛竹,一根根矗立在脚下,错落有致,煞是迷人。从上观之,不禁感慨万千,一股万丈豪情油然而生。

     说到张家,就不得不提张家儿子小三。十八年前,小三的妈妈嫁给了他的爸爸,第二年,小三出生,此时他爸正好三十岁,因而,小三就这样叫了起来。小三,仿佛是吸收了这竹林之灵气,从小就聪慧过人,人见人爱。他爸对他更是喜爱有加,立志要把他培养成大学生。然而,或许是老天要历练这一家子,在小三四岁的时候,他的爸爸在一次山上炸石头的时候不小心被石头击中脑门,当场毙命。就这样,他的爸爸留下了他及他的母亲,没有任何遗言,悄悄地走了……

 

     他爸死去之后,留下的孤儿寡母,生活更加困难,拿了一笔赔偿金就盖起来了如今的这座房子。这座房子也就成了张家唯一的避风港湾,缺少了男人的家庭,到处都显得有点破败与冷清。这么多年,也真亏了小三妈,忙里忙外,两亩圩田刚够吃饭、养点鸡畜。虽然小三爸走的时候什么话也没留下,但是小三妈还是知道的。这么多年来,小三妈从没有忘记过自己的使命,她省吃俭用,供小三上学读书,一块钱一块钱地攒着。小三也像春天里的麦苗,个头直窜,变成了如今的一米八的个头,也越发帅气了。也许是受他爸在天之灵的保佑,小三的成绩果真验证了 “三岁看大” 那句古话,自从入学,小三妈根本就没操心过小三的学业,在班级、在年级都是名列前茅,每次都能拿个第一回来。这也使得小三成了他妈的全部希望,即使累点苦点也没有任何怨言。

     一晃,十三年过去了。这个端午的傍晚,小三妈就开始在村路口不停地张望着,她在等待参加高考的儿子回家。四十不到的她,脸上写满了岁月与煎熬。谁能想象得到,一个女人就这样挺过了十几年,耗尽了所有的青春与年华,竟只是为了今天的等待?消瘦、单薄的她,此刻正静静地坐在路边的草地上,她双膝并拢,顶着下巴,手里拿着根小木棍,在地上不停地画着,并时不时抬起头来,朝远方望去。远方一片漆黑,看不见人影,没有任何声响,只有远处圩田里蛙声,由远及近。起风了,山里的夜风凉飕飕的,小三妈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不禁打了个寒战。她开始着急起来,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星星,星星忽明忽暗,稀稀朗朗的。她不知道儿子这次考试怎么样,她有点担心了,虽然以前从来没有担心过。

     突然,她依稀听到了有人说话声,便连忙站了起来,侧着耳朵听了一会。

     “三儿?”她惊喜地喊道。

     远方的说话声停了,不一会却应了一句:

    “ 妈……是你吗?”声音划过寂静的夜晚,兴奋之情难以言表。

    是的,是她的三儿,可终于等到了。“怎么才回来?害得我担心死了!”小三妈说着便朝那一团模糊的身影迎了过去。

       见妈来了,小三加紧了脚步,一把抓住妈的手,感觉到了母亲双手的冰凉,一股暖意涌入心头。他半搂着母亲,一边往回走,一边责怪起母亲来。

    “这么晚,你还在这里等我,我又不是不知道路。这么大的风,你也不晓得多穿点衣服,现在冷坏了吧?”说着,小三自己竟呵呵笑了起来。他趴在母亲的身上,故意压着她。只有在母亲的身边,他才感觉到自己是个孩子,也只有此时,他才觉得自己是多么地幸福。过早地当家,让他早已失去了儿时的无忧无虑,也早已忘记了撒娇的模样。

   “不要压着我,你个小鬼,太重了!”小三妈咒骂着,扯了扯肩膀,把小三从其后背上抖了下来。突然,她想起了一件最重要的事。

    “对了,这次考试怎么样了?”虽然问得很轻,但是小三还是听出了其中的不安。

    “放心吧,妈!大学,是没问题的!”说完,小三用双手重重拍了拍母亲的双肩,自个人竟呵呵地笑了起来。小三妈心中的一块大石终于放下来了,她是相信她的儿子的。但仍告诫他:

    “别现在把话说绝了,到时候万一没考上,我看你那张小脸往哪里搁?回去之后,别人问起来,你千万别说的这么绝对啊?听到了没有?”小三妈一本正经地告诫自己的儿子,生怕自己的儿子因为万一的事而丢人,虽然她心里知道这是不会发生的事。

    “扑哧!”还没听到小三的保证,竟听到了女孩子的笑声。小三妈吓了一跳,连忙问:

    “小静?你也和三儿一起回来的?”

    “是啊,三妈。你就放心吧,我的三哥是最棒的,我相信他一定能考上的!”小静还是呵呵地笑个不停,不知道是为三妈告诫小三的话,还是为三妈只注意她的儿子而没看见自己而笑。

    “要是真像他说的那样就好了。你这次考得怎么样啊?小静。”

     “呵呵,还好吧,虽然和三哥没法比,但是上个普通的应该没问题!”这么肯定的语气让小三妈很是不自在,虽然有点高兴,但总觉得现在的年轻人缺乏稳重,这样的人在农村是要受人笑话的。小三妈也只是轻轻哀叹了一下,毕竟儿子考试自我感觉良好,她还是打心底高兴的,也就没说什么责备的话来。

 

     三个人在黑夜里继续摸索着,夜色笼罩着他们的身躯,但掩盖不了他们的欢快,他们谈着、笑着,似乎都忘记了远处圩田里的一片蛙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