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乐高
高乐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694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死……

(2016-05-11 12:44:40)

无论在哪种文化里,这个字都充满了阴森的意味。顾名思义,就是一个鲜活的有机体,归于死寂,不再能够感知这个世界。有一种说法是进了天堂或地狱,但是这两个地方大约是不存在的,因为迄今为止,还没有来自那个地方的任何消息……。


总之就是消亡了,不再存在,逝去了,不再活着。有人说,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无论泰山还是鸿毛,总之是死了,死都死了,你还说它重于某某,轻于某某有什么意义呢?呃,对了,对于死了的那个个体,当然全无意义,就算重过喜马拉雅,也没半点意义,就算轻过介子,或者干脆中微子吧,也没什么意义。倒是对那些还不曾死的个体有意义,因为说某某死得其所,而且重于泰山,你是想要那些听到和看到这个评价的人,也效仿这个被称为死得重于泰山的人,就是追求这么一种死,而不是那么死。所以,你看,连死都被要求如何死,不能随便死,更不能像鸿毛那么死。顺便问一句,鸿毛怎么死的?

 

当然了,如果你不小心喝凉水死了,睡觉掉床下死了,躲猫猫死了……你死的好像就没法重于泰山了。好在,也不能算作轻于鸿毛,至少,你这么奇葩的一死,此后估计再也没有人会这么死了,或者说,再也没有人号称像你一样这么死了,所以,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死法,因你得以绝迹,你的死还是要重于鸿毛的。可见,说死要么重于泰山,要么轻于鸿毛,还是很不靠谱的。


虽然,在我们这个盛产多种稀奇古怪死法的国度,也许还会有更多更为奇妙的死法,等待着普罗大众。四大发明之后,我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没能为这个世界创造更多有益于人类的发明,十分的羞愧,因此上,发明了一些死法供世人借鉴,学习和采纳。遗憾的是,这些非我族类的世人,不解风情,迄今没人肯用上一用,真是辜负了我们的发明创造。 


这不,为了填充我们的发明数量,而今又出现了嫖死。这种死法说来并不稀奇,我们的先人曾经总结了一种叫马上风的死法,与此似乎颇为相像,不同的是,这个新近发明的嫖死,与马上风不同,乃事后(是否事后,还需要证明)被抓才死,延迟反应如此,令人大跌眼镜。


我们不仅发明了诸多匪夷所思的死法,而且我们的主流媒体还要求它的国民坦然面对。也就是说,一面要求你如何死得重于泰山,一面要求你坦然面对,看来在我们这个国度,活着着实不易,想死也很困难。因为你必须怎么死,而且还得坦然。 


在死生面前坦然的,古往今来大概也就那么几个得道的高人(或者高僧、高道、高士、殉道者)可以做到,我等平头百姓做不到,就是位高权重的大人们也做不到,那个号召我们“坦然”的家伙一样做不到,我敢打赌。就算他(她、它,谁知道呢?)能做到(我还是真心不信),我猜他身边的人也多半做不到。不厚道一点,假设出现这种情况,他(她)是否要奉劝那个人坦然?我猜,非让他(她)滚犊子不可。


就是这样,我们的同胞其实十分的坚强,坚忍。即使有多少地沟油,多少三聚氰胺,多少除草剂,多少毒食品,多少转基因,多少假药,多少农药,多少苏丹红,多少添加剂,多少失效疫苗,我们还是过得很写意,因为我们不写意的唯一办法或许就是不吃饭,但是我们又练不成辟谷,不吃不行;不生病,但是我们又不是金刚不坏之身,病要生,药还得吃,疫苗还得打,所以我们也是很坦然的。看,你不用教大家坦然,你只要营造“不得不”的环境,人们自然就坦然了。 


我看到一个兄弟在微信上留言说,以后他要是不明不白地死了,要是人家说他系“嫖死”,那是不行的,因为他“绝不反抗,绝不跳车,绝不顶嘴”云云,有立此为证的意思。想来他没有仔细研究一下我们伟大国度的多种关于死的发明创造,我们是一个善于发明创造的国度,所以,我们不会再用“嫖死”说事,有关部门会创造出更加奇妙的死法。因此,他这个事前声明似乎是白做了。


如果我们被要求坦然而且假如一不小心还做到了,天哪,我们不需要创造这些死法,费了很多的脑细胞,增加了解释这种发明的难度,那可多好,是不是?有关部门的工作效率得有多高,是不是?我们有个东邻,大约是可以做到的,他们现在不再学习我们的发明创造了,他们有自己的主体思想,自认为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也是最牛叉的国家,想灭谁就灭谁,没什么理由,包括它的人民。所以在这个国度大概其就只有少数几种死法,而且从来不用解释,比如饿死,枪毙,失踪,其它盖付缺如,不屑于创造死法。


猛然间,隐隐约约的,好像这个邻居也剽窃了我们好像,好像在不久之前我们曾经也是这么干的好像,好像我们放下这种干净利落的做法没多长时间好像。我勒个去,原来这曾经就是我们的发明嘛。怎么自家的绝技被邻居偷去了,好像自己反倒失传了好像。不过,因为这个绝技相当简单,一学就会,我们也不必捶胸顿足,追悔莫及,失魂落魄,如丧考批,我们重拾昔日的荣光就是了。人家是面向未来,我们在死这个事情上,可以回到过去,那样就都坦然了。我为自己的设想感到十分的自豪,我这么聪明,不知道有关部门是否知道? 


要是我们不愿意回到过去,不喜欢向邻居学习,我也有办法,可见我是有多么的聪明,在这件事上,有关部门未早日发现我这个被埋没的天才,一定后悔不已。言归正传,我的办法也不复杂,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就是聪明的写照——我要是不趁机自吹自擂一番,真是按捺不住——有关部门在短时间内再发明出数十百千各种奇妙的死法,大家完全意想不到,错愕万分,下巴都纷纷掉到地上之后,就习惯了,因而也就坦然了——实在是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所以随它去吧,总之是死了,一了百了,万分坦然。 


自此之后,我们这个国度里就会出现十多亿行尸走肉,随时准备替某种死法代言。为什么只有十多亿啊?你问,咱们不是接近十四亿吗?是是是,是,十四亿不假,可能还多,可是你不要老是“咱们”“咱们”的,你们是你们,咱们是咱们,不可同日而语,因此,行尸走肉是我们,不是咱们,懂不懂? 


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