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笑红尘
笑红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4,952
  • 关注人气:2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以博大心灵书写乡村岁月——读刘亮程散文有感

(2017-07-07 17:49:20)
分类: 话过无痕

    当铺天盖地的散文写作者,以炫技式的华丽词藻描摹生活,用注水般的虚伪崇高表达情感时,我们多少会因散文这一文体为迎合时代的浮华而失去阅读的信心和旨趣。在许多人对花枝招展类的散文不遗余力地追捧时,新疆作家刘亮程却始终坚持着自己独特的写作风格——不为风尚潮流左右,不为时髦繁华着墨,以近似固执的方式,不知疲倦地书写着故乡村庄的年年岁岁和春耕秋收,并以其鲜明的地域特色展示了一种新的视野景象和胸怀气度,为散文写作开拓了辽阔的疆土和无限的可能,成就了无数人穷尽所有力量也无法抵达的人生境界和思想高度。

以博大心灵书写乡村岁月——读刘亮程散文有感


刘亮程的散文,绝大多数篇章书写的是他生于斯长于斯的一个名叫黄沙梁的村庄的细碎故事,这些故事没有什么新鲜或别致的特色,甚至可以被视为村庄的一个组成部分,如同村庄里步履缓慢的时光,与村庄的前生今世缠绕在一起。在记录左邻右舍劳作的过程中,他的文字表现出一种洗净铅华的干净与简洁,雅致明了,笔墨省俭,既朴素内敛,又沉静丰富,没有夸饰张扬,没有故弄玄虚,没有哗众取宠。语言的凝练、思维的开阔和摹画的细腻,赋予了他的文字别具一格的生动和流畅,这一特征也是他的散文能在更大范围扩散传播、赢得万千读者认可追随的一个重要缘由。

刘亮程的散文集,无论《一个人的村庄》,还是《在新疆》,其写作重心,大都落笔于他熟悉的农村的一草一木和乡亲的平淡生活,如《牙子》《先父》《一片叶子下生活》《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一百六十五条沟》《暮世旧城》等。他的文字触及的是故乡或与故乡相关的那片苍茫、贫穷、落后的大地。在风起尘落的日子里,所有人都无一例外地勤苦劳动,都在为改变生存状况而与来自外界的各种磨难顽强不屈地奋力对抗。因为生活,刘亮程笔下的人物总是背负着无尽的艰辛和愁苦,他们如同黄沙梁上一颗颗微不足道的砂粒,咬紧牙关拼尽全力迎接严酷环境的各种挑战。打了一辈子镰刀锄头最终却败在机械化耕作面前的老铁匠;除了帮别人讨价还价无其他谋生技能的牛羊经纪人;漫长的一生仅仅局限于来往院落和耕地之间数公里路程的妇女;所有生存的目的和意义只为了每天打一捆柴堆放在围墙一角的老人。这些质朴无华境遇不同的人,虽然身处偏远山村,时时都在岁月的长河中不断挣扎,但他们很少报怨命运的不公和人生的苦痛,他们以过尽千帆的心境,迎送着千篇一律的清晨和黄昏。他们与村庄根系关联,相依相存,村庄给了他们贫瘠而又广阔的生活空间,而他们,也把一生的时间,悄无声息地散落在村庄的每个角落,用一身沧桑,为村庄的沙地沟壑点缀着稀薄的生机和希望。以博大心灵书写乡村岁月——读刘亮程散文有感


对许多人来说,已经很少能在田间地头看到牛耕马拉的劳动场景,很少能在山野间看见一头驴或一群羊,人们所能见到的名义上的牛羊,大多以肉制品的形式摆放在餐桌上。而刘亮程通过他的目光,让我们在黄沙梁看到了与农村生活息息相关且远离我们多年的牛、羊、马、驴、骡等。它们虽然与我们曾经饲养的家畜并无二致,但刘亮程却用生动传神的笔墨,赋予了它们超越人类的思维和思想,它们既懂得与人相处的方法,又谋划如何摆脱人的役使,既能认识人心的阴险难测,又会思考自己的前生今世。丰富的生活经历和对人生的深刻体验,让刘亮程的文字时时体现出一种难能可贵的大爱情怀。在对各种家畜进行工笔式的勾画时,还对身边的鸟雀、猫狗,甚至蚂蚁进行全方位的描写,观察之细致,笔法之灵动,让人充分感受到他对世间万物的尊重,对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感念。有关动物的文章,在刘亮程的散文中占有相当的比例,这些文字鲜活多姿,别具特色,发散出一种天马行空、挥洒自如、放任旷达的气息。这一特点,我们很少能在其他写作者的文字中读到,而这让刘亮程的散文,无论内容,还是质地,在一个更高层面有了不同凡俗的飞跃和升华。

刘亮程的散文之所以会在读者中产生很大反响,除鲜明的地域性所带来的陌生感和新奇感外,文字中随处可见的富有哲理性和思辨性的语句,也为其散文增色不少。他不同于参加一次采风活动而后写作一篇文章的作者,他生活在黄沙梁,本身就是黄沙梁的一分子,对自己生长的环境和周边事物了然于胸,与村庄没有任何心理和感情方面的隔阂,对生活在村子里的人和所经历的事,有着独特的人生感受和价值判断,并将其精心提炼成对人对物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如:“狗本是看家守院的,更多时候却连自己都看守不住(《狗这一辈子》)。” “我们活着是因为还没有资格去死(《一个人的村庄》)。” “每个人最后都是独自面对剩下的寂寞和恐惧,无论在人群中还是在荒野上(《远离村人》)。” “所谓永恒,就是消磨一件事物的时间完了,这件事物还在(《剩下的事情》)。” “多少个秋天的收获之后,人成了自己的最后一茬作物(《最后一只猫》)。” “树被砍得光秃秃时,便没脸面活下去(《两棵树》)。”诸如此类的精彩句子在刘亮程的文章中比比皆是,这既是他对平凡岁月的概括,也是对人生阅历的总结。他把我们熟视无睹的现象,提升到对生命本质的探寻,看似简单粗疏的文字,但却闪现着难以掩藏的光华。

刘亮程把对故乡的深沉情感,倾注于飞扬纵横的笔端,以其博大的心灵描绘出一个隐匿在广袤沙漠中的村庄的千姿百态,展现了村庄所有生命在自然界中的存在方式和穿行轨迹。他的散文所蕴含的丰厚思想和哲学命题,以及认识生活的深度和广度,无疑为我们考量人生价值探寻了新的途径和模式,为拓宽我们的人生视野提供了可贵的生活经验和现实借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