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女
唐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923
  • 关注人气:5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命彩线(组诗)

(2014-10-08 11:25:18)
标签:

唐女

组诗

分类: 诗歌

生命彩线组诗

唐女

 

《绿蛾》

 

我被暴雨包围

只瞥了一眼

它在窗外,惊恐彷徨

我确定,那不是一场温暖的雨

 

万物静立,咬紧牙关承受

它拖着绿披风贴在纱窗上

沙沙地咬着铁丝说话

我看见了你,你身上有光明

 

我说,你不要再咬了

我身上没有光明

体内比生铁还黯淡冰凉

最后它钻了进来,死在我的身旁

 

我扫了一眼遍地死尸

心想,如果我有一对绿翅膀

我会飞到谁的身边

然后幸福地死去

 

 

 

《悲伤的百合》

 

一株百合

受鸟儿华美歌唱的蛊惑

从黑暗的土地里拱出

它在风里寻找自由和爱的气息

 

被阳光照亮的花儿美丽非凡

它长在刺蓬一侧

没人看见,蜂蝶也误以为

只是一片奇异的阳光

 

它贪婪地闻着阳光的香

用储存的阳光熏开夜晚凉凉的气息

身披黑衣的虫儿闻到了花香

往它身上爬攀

 

它嫌恶这只丑陋的虫

痛苦地弯腰

看见荒凉的大地

并不是鸟儿歌唱的模样

 

 

 

《白云来到人间》

 

白云来到人间

模仿人在街道上行走

笑声不时生出来

楼宇笑了

香樟也在笑

我跟着它们笑

整座城笑成了宝蓝色

它洁白的衣裳飘来飘去

 

 

 

《幸福蓝本》

 

稻穗低垂的样子很好看

它的金黄是太阳给的

它的饱满是大地给的

重量就是它的全部价值

 

人不同,上帝给了他一颗轻盈的心

回去的时候

他要用羽毛称一称

多出的重量就是罪孽

 

把它放进白昼

它就是一朵洁白的云

放进黑夜

它便是一颗闪亮的星

 

向着太阳,向着发光的你

日夜飞奔

是它今世的宿命

也是它的幸福蓝本

 

 

《等待》

 

我在苦楝树下等待

等待你的话语挂满枝头

像鹊儿拉长的口哨

像彩霞缝制的华袍

像两个甜蜜的名字聊着神秘的话题

这棵树忽然记起自己的身世

惊颤莫名又哑然失声

 

我坐在这棵树下

想起了青涩岁月

又忽然想到了日暮时分

我庆幸能这样活着

仿佛死过一次的老人

重新获得了青春

 

我庆幸还有值得等待的声音

我知道,你一声喂——

死去的花儿就会纷纷回到春天

重新打开花苞

我提醒它们要慢,要慢慢地

仔细反刍囫囵吞枣的生命

我知道,一旦失去

街上那些相似的脸庞便与你无关

 

风走过,云走过,阳光也走过

没有谁记得这棵苦透了的树

思念缓缓地流动

漫过的石头变成了星星

银河忽而拉宽,忽而缩

牛郎寂静地等待

织女永远不会变凉的温情

穿越海枯石烂,落进我的心怀

 

 

 

《乌鸦从不悲伤》

 

你在午夜对我倾诉,说你的星星被人偷摘

你的太阳已经背叛,你的月亮好生荒凉

我吐出星星的果核,慢慢说

你有你的日暮,我有我的朝阳

每天,只需喜滋滋地等待

它一寸寸长高,一点点热烈

 

午夜有了分界线,你渐冷我渐热

我知道我说出的话光芒万丈

会刺伤你幽暗的眼睛

如果你需要安慰,我只能说

每天都会有新的太阳

等着你去热爱

 

你看,万物从不悲伤

你白我一眼,匍匐下来

顺着影子爬进我的身体

寄住在冷僻的角落

冷不防给我来一阵剧痛

嘎——我张开嘴巴飞出一只乌鸦

你说,乌鸦也从不悲伤

 

 

 

《做一个永远快乐的姑娘》

 

她走进黑暗,是个老妪

走进黎明,是个姑娘

她要是走进街市,就是个大妈

钞票在菜市场争吵

在成衣店里争吵

在书店里争吵

在行人口袋里钱夹里争吵

 

她听见了哭声

从人们的腰身

从薄的厚的白的蓝的衣服里

逃窜出来,黄烟弥漫

她很担心这些人

内心着了火

 

她走到河边,看见自己

忧国忧民的样子

很是滑稽

她跳上树梢,抓住清凉的风

掠过城市和乡村

飞到她王子的身边

打算做一个永远快乐的姑娘

 

《灵魂的香》

 

一想到你,溪水就哗啦啦地响

源头的树木重新归位

代表神灵

清点万物的姓名

 

神圣的风吹来,我就变白了

散发肉香的白比高远的月亮好

但月亮亘古不变的洁白

谁也学不来

 

你说,喜欢闻着我灵魂的香

度过余生

那一刻,我庆幸比月亮年轻

阳光正好照在田野,照在我的身上

 

 

 

《补丁》

 

梦是补丁

缝补现实的残缺

也是甜点

饲养饥饿的灵魂

 

远方的你来到梦里

看着我微笑

我带你到最美丽的古村

村民正在用青石和鹅卵石修路搭桥

 

我指着巨大的古松说

这里还留有它们的族群

我说出周边古老树木的名字

这些现实中的亡灵被我一一指证

 

你说,这儿比你的诗好

我是同意的

水渠边浣衣的女人背着女儿

她在水里捞起衣裳

 

她说,这是我多么喜欢的衣裳

却被黑夜偷去了颜色

她的女儿在背上笑

我回转身,你不见了

 

我打开古村,寻找你

翻起青石,剥开古松,推开一扇又一扇房门

黎明到来,梦缄口不言

你只是一块漂亮的蓝布,来缝补我现实的缺口

 

 

 

《三岔路口》

 

我站在三岔路口犹疑不决

等待你的裁判

面对那条长着苹果树的小径

你坚决地说:不去

于是邪恶、欲望和黑暗纷纷飘落

 

它们是躲在苹果树上的恶魔

负责引诱我

被你一语中的,夭折在半途

草丛里的银蛇当着脑袋

呆望着这惊人的一幕

 

 

 

《索要姓名》

 

在历史的档案库里,我追着史官

索要姓名

他忽而站在这面书柜

忽而面向那面书柜

用宽大的背遮挡住烛火

遮挡住我微弱的追问

站在浓浓黑暗里,我喃喃自语

我只是随便问问从我体内肇事逃逸的人

现在姓甚名谁

 

 

 

《凉风》

 

你忽然来到我身边

凉飕飕的

弄乱我的头发

我不知道你来自哪里

又见到过什么

造就了这副冰凉的面孔

在你亲吻我的时候

我看到了你深深的绝望

不好,你钻进我心里

端坐中堂,再不离开

我经过一座树林

树叶飒飒的

仿佛冷得发抖

 

 

 

《鸟窝》

 

蒲公英拖来黑夜将我掩埋

画眉衔来白昼扔在我床上

我惊悚地说:苦涩的黑夜还未走远

我怕它突然回头,像头猛兽

一口将我吞下

要不你把我衔走,放在高高的鸟窝

 

 

 

《生命彩线》

 

她一直在寻找起飞的地方

比如长乡河岸寂静的芦苇丛

这个小姑娘奔来跑去

她喜欢如雪的芦花带着种子自由飞翔

熟悉的河流却不能带她到美丽的远方

 

比如没膝的红花草

她躺在芬芳的怀里

摆出飞翔的姿势

望着燕子飞来又飞去

风儿始终不愿拉她一把

 

最后,她哭着哭着

就蹲在我的身体里不奔也不跑了

我想,原本,她就是一粒草籽

抓紧自己的泥土

垂下头,瞥见无数飘荡的影子

接受日复一日的死亡教育

 

偷偷地,她把日子堆叠成一块墓碑

在上面画画

芦花吊着她,向着东方飞

离西方越来越远

大地永远开满红的黄的紫的花

燕子飞来飞去,留下无数道

生命彩线

(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