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女
唐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496
  • 关注人气:5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高处》研讨会

(2012-01-04 15:46:55)
标签:

研讨会

在高处

唐女

文化

分类: 诗评

《在高处》研讨会

2012年的第一天,借“发扬传媒桂林诗人新年茶话会”的平台,搞了一个让我非常感动的作品研讨会,在此,要感谢活动的组织者刘春和刘发扬,他们为桂林营造了一个很有书香味、文化味的诗坛,并且致力打造一个文化品牌,刘发扬说得好,桂林是出诗歌、出诗人的地方,我们要对得住这个美丽的城市。也非常感谢出席研讨会的朋友,感谢你们的踊跃发言,因为准备得太仓促,还有很多朋友没有时间发言,在此,对你们说声抱歉。

 

《在高处》研讨会          刘发扬 山谷

 

研讨会由刘春主持。

《在高处》研讨会                 刘春在指天花板之外的天空:)一剑听得很认真

 

 

莫雅平(诗人、学者、翻译家、资深出版人、戏称自己的写作是流浪汉式的):

《在高处》研讨会               莫雅平(还在做功课,很酷吧?)

 

 

头天傍晚在步行街头送书给他,第二天,他起个大早,说为读诗而沐浴,并燃上三支香,在洁净宁静香气缭绕的晨光里,打开诗集。这本身就很诗意,他说,很快进入了诗境。

 

他说诗的质感很重要,他从诗名“地衣、蚂蚁、石头、娃娃鱼……”这些与日常生活有关联的事物中,看到了诗感就在生活里,灵感就在日常里,诗句很有质感,能把人一下带入诗境,比如,《我闻到了自己的香》,这虽然是一首很小的诗,但饱含了自己的诗学理念,自己的香,我给大家念念,他整了整情绪,宏亮地:

《我终于闻到了自己的香》

我终于/闻到了/自己的香,终于肯定

这确实/是一股淡香

不依附/任何植物

 

他说,写诗要灵动,要造境,要把生活诗化,建造新的秩序,心灵的秩序,这样,诗意就出来了。唐女的诗歌做到了这点。我对诗句“亲爱的,你住在哪棵树里”特别有感觉,诗人写一辈子诗,能有一句让人有感触、心灵重合,就很好了。这诗有神话的韵味,让人联想到房子、高速公路等等,想象空间被打开,就打开了某种可能性,从而展示了诗歌的魅力。大家听听这首诗,他仍非常庄重地朗读:

《你住在哪棵树里》

树生出来之后,我就想坐在下面

看浩淼江水,听小舟飘荡

等待,眺望

这些词经常穿梭在亭台水榭

 

其实,我最爱的,是那些枝干

那些顾盼,流溢着树气

亲爱的,你住在哪棵树里

 

雨水,从天上来

泪,从叶尖滴落

 

还有这首:

《他说,拿来》

他说,拿来

我说,什么

他说,我要你眼里的星光

我说,你应该拿走的

是我眼里的黑暗

他说,宁愿要雪

而我说,我愿留守

这旷日持久的死寂

我特别喜欢“他说,我要你眼里的星光我说,你应该拿走的是我眼里的黑暗”,很富有弹性,想象意味浓,含有隐喻,有很强的暗示性。

 

诗人就是要对生活,对自然充满爱,通过诗歌达到与世界的交融。我们经常吃的很多野果,我们都叫不出名字来,对很多生物都是陌生的,这很可惜。我很高兴,我现在能读懂唐女的这首《梧桐》,要是以前,我肯定是读不懂的,我猜想唐女对梧桐也是有过研究,才能写出这样的诗来。我最近知道,梧桐是制作古琴、古筝这些乐器的材料。大家听听这首:

《梧桐》

那晚,我靠在焦躁的门框

看梧桐上的那枚月亮

我问她,怎么可以静得那样久

怎么可以,面对满目疮痍

默默无语

 

而我,有点怨恨古琴了

我说,你能不能跳起来

打梧桐一记耳光

证明你还活着

并不绝望

 

梧桐被砍了,古琴也被遗忘

现在,我从现代文明中转身

墙根上的影子,还在静静地行走

雀替()说着梦话

月亮不喜不悲

 

我不得不承认,你们是对的

你们的安静是对的

你们的缓慢也是对的

我虔诚地倾听

苍天之上,梧桐的声音

 

今晚月满,梧桐披星戴月,拂尘而来

一声就将我拨得粉碎

“今晚月满,梧桐披星戴月,拂尘而来一声就将我拨得粉碎”,这样的句子很有质感,很有回味。还有《蝌蚪》,写得很有阳光向度,很透亮,我很喜欢。节奏感也很好,只是“水底的黄泥还在睡眠”这句有点破坏感,但并不影响整首诗的表达。

 

《蝌蚪》

春雷动,蝌蚪出

枣叶落而未生

新翻的泥土,还冒着热气

菜花黄,蝴蝶白

蜜蜂嗡嗡

树影静,水底黄泥还在睡眠

阳光避开风

落在这个岛屿

蝌蚪朝着太阳奔跑

 

唐女的这本诗,既像情诗,又不像,歌咏的对象不确定,是不同角色相互浸染的朦胧的东西,打破了某种界限,提供了某种可能性。古代人是利用感觉上的通感来打破界限性,我们的诗歌、生活都要打破界限。诗歌是种状态,从很不诗歌的状态,进入诗歌状态。

 

喝酒的时候,莫老师悄悄对我说,你的画很好,就朝着你的方向画,把诗的意象,很特别的方式画出来,不要管别人看得懂看不懂,放在哪儿久了,人们就会接受的。我听了大受鼓舞,是的,莫老师是站在高处的人,有了他的鼓励,我还怕什么?其实我也不怕什么,不就是表达和好玩嘛。

 

桂林一剑(桂林读书月跟我站在一起领奖的作家,市旅游局的领导):

           《在高处》研讨会                  桂林一剑

 

 

我不读诗已经二十多年了,读唐女的诗,感觉有泰戈尔的味道。我是搞旅游的,有次在外地的旅店里的床头上发现放了一本诗集,累了的时候,可以轻松地翻阅一下,读那么几句诗,不耗时间,也不耗精力,又可陶冶性情,我当时还很认真地查了那位诗人的情况,其实,这么做不正是一种好的宣传吗?(其实,这事我也想过,跟天湖宾馆的老板说了,他那天正好不方便拿书,以后,此事就淡忘了。)

 

哈,跑到一剑同志的博客上,发现了他自我总结的发言,比我详尽多了,偷来一晒:一,我是与诗歌隔着河岸的人,往河那边望,望不真切,但真的是在牵挂诗歌。有距离,挡不住喜欢;二,唐女的诗,语言洗炼,有意境。虽然有二十多年没读诗了,仍能让我从这些诗行中找得到泰戈尔、叶赛林、阿赫玛托娃等作品的感觉。在这个时代,文学逐渐消沉的年代,仍然有这么多的人热爱文学热爱诗,让人蛮宽慰。我到这里来,是想希望自己不要老得那么快;三,借这个机会,感谢刘春。刘春是用生命来热爱诗歌的人。他不但自己写诗、读诗,而且倾注了极大的热情来培育新诗人,唐女等人的诗集,都是刘春精心编出来并得以出版的。这是桂林诗人的幸运,也使桂林文化的传承有了确切的载体和力量。这种文化氛围,让我们在冬天里感到温暖。

 

邓燕芳(广西师大单小曦教授的学生、采薇文学社社长):

《在高处》研讨会                   邓燕芳

 

 

我觉得写诗就要具备诗性思维,诗歌是强烈情感的流露,如流水,轻缓地流淌。唐女老师的诗歌就如这样的流水,有种淡淡的悲伤。我喜欢那首《老了》:

老了,当最后一片枯叶

刮响我的瓦房

我就知道

赭黄的记忆开始泛漫

 

有什么值得记下,当水越来越深

当波浪有点不惊

水里的脸庞变得模糊

那些事件碎成泡沫

 

当悲伤深得见不到底

就没有了悲伤

当所有的感动都渐趋平寂

就全是漠然的秋了

 

辉煌,是耀眼的

更是老的,生脆的

当天空掉下一滴雨水

干涸的池塘眼睛一般疼痛

 

池塘里,以前的鱼

已成化骨

 

特别是诗句“当悲伤深得见不到底就没有了悲伤”,似乎可以看到诗人经历了某些事情。

 

吕斐(诗人、大学教师):

《在高处》研讨会               吕斐 刘春

 

 

拿到唐女的书,随意翻阅了一下,心想跟别的书一样吧,无病呻吟的那种,就丢下了。但是后来仔细阅读了一下,感觉大不相同,这些诗是需要慢慢品的。后来,总是在睡觉前阅读这些诗(还好,不是蹲厕所阅读——刘春语),此处省略一段笑声,这本诗里有很多叶和阳光的意象,感觉很好,诗句很干净。我最喜欢那首《我望见了自己》

抬头的瞬间,我看见了静静的柳和夜空

还看见了北斗星,冷冷的

 

 

突然,我热泪盈眶

我竟然望见了自己

 

那是一个图形,一个象形文字

我领悟了她无意间的哈欠

看见了她身后一串慵懒的手势

 

星星悄然归位,小草饮露生长

我低下头来,安静行走

 

灯光仍旧扑朔,幻影依然迷离

该破碎的还在破碎,该鼓吹的还在鼓吹

 

你比我更加漠然

 

我喜欢哲学,这首诗具有现代性,望见了自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有雨一阵,一面墙爬上了树,就那么突然地,望见了自己。最后一句显得多余(私下我说,我的生命里有一个“你”,我总是在跟他对话。他说,我懂的,你不写这个我们也懂。我无语,目前不懂该怎么做),而且,“灯光仍旧扑朔,幻影依然迷离该破碎的还在破碎,该鼓吹的还在鼓吹”也有抄袭海子的什么诗句的嫌疑(我仍然在私下说,海子的诗,很遗憾,我一直没读过,曾经买了一本他的诗集,但敬畏死亡,我一直不敢翻开,之后被谁借走,也就没有了,如有雷同,纯属撞车。他也表示同意)。我很敬佩他能背出海子的诗来,我总是谁的也背不出。

 

黄跃平(诗人、桂林市社科联副秘书长):

 《在高处》研讨会                   李小建(左)黄跃平(右)

 

他从湖南赶回来参加我的研讨会,很让我感动,他是个很重情义的人,祝他母亲早日康复。

他说,要把词语打造得明净、清朗、灵跳,是要有一种能量的,我在唐女的诗歌中发现了这种能量和一种雾化的思想,我有这样一种感觉,感觉她用她这种意愿,一直在拔高,拔向高处,纤尘不染,然后化作最透亮的水珠滴落。当然,这种滑落的姿态很美,也很不容易,值得学习。这种纯净,就如一个纯白的少女追寻一场伟大的爱恋,以此为背景和寄托来寻求最高贵的快感,但是,还是希望唐女能有提着一桶很平常的水,自己上八楼后,往下砸的勇气。(他说得很诗意,那种湖南普通话也说得我云里雾里,后来在路上,他也一直在说这个什么水啊,什么砸啊的,莫老师接着说,他说得很对,唐女你的诗要是能跟黄跃平那种嬉皮或流浪汉的风格综合一下,就了不得了。我连连点头,但现在还没找到那份感悟。)

 

楚人(诗人、作家、资深出版人、我的老乡):

《在高处》研讨会        一剑与楚人

唐女的诗像幽灵,飘荡,抓不住,有巫灵,情绪很厚,又透明,像是被一个声音唤醒,然后跟着它走,自己也没有方向,这种巫性,有别于桂林诗界的诗歌,很特别,也许是跟她生长的环境,生活的背景有关。但我不能肯定,当她把握住了这个方向之后,又能不能更好。

 

他说我是巫女,而黄跃平说我是仙女,到底是巫是仙?他还说,与其说这部诗是一个人的《诗经》,还不如说是一个人的《离骚》,唐女本来就位于湘江河畔,秦始皇的二妃也是在三江口遇难,如今还有地名叫二妃庙,本地又盛产湘妃竹,泪斑点点,尽是离人泪。古属楚南之地,与屈原离得这么近,又是个人情感的抒发,应该比分了《风》《雅》《颂》的诗歌总集《诗经》更贴切。听他说得很有道理,我有马上要改的冲动,埋怨他为什么不早说。他说你又没问,书也是现在才给的。我又无语。平时,哪敢问这些呢!其实,《诗经》也只是取了其象征义。

 

李渊(诗人、桂林旅专学生):

《在高处》研讨会                     李渊

 

他说,唐女的诗意象捕捉敏锐,跳跃性思维强,且根植传统,像“蝌蚪”那首诗,很朴素,原始,直通地底,像水一样神秘。

 

整体性和尝试性结合得很好。比如《甜蜜的呢喃》:

梦里,两头水牛

在树那边咀嚼

清香,散入空中

幽蓝的

不痛,不伤,不哀

水,很柔软

 

牛尾轻甩

蚊蝇惊惶

细细走来的

有烟,有雾,有燕

呢喃,在梦过之后

久久地,落不下来

 

最后两句通感的运用,这种尝试性,把情感掌握得好,与整首诗放在一起,又很妥当。

 

蒋淑玉(作家、秀峰区组织部副部长、老干局局长、我的老乡):

《在高处》研讨会              黄芳(左一)李金兰(左二)素(淑)玉姐(左三)

 

刚拿到书,不过,平时去过唐女妹妹的博客,看到了她的诗歌绘画,她很有才气、灵气,像天湖那样清新、自然、纯美、恬静……

 

她还表扬了刘春和黄芳,为桂林诗歌所做的贡献,她们确实付出了很多,这次研讨会,也非常感谢他们,总之,一个感谢表达不完心意。也感谢淑玉姐百忙之中赶过来。

 

单小曦(广西师大教授、文学评论家):

《在高处》研讨会
                    说话者单小曦、莫雅平、张迪左一

 

他早上拿到书,弄得他连早点也没时间吃,真是过意不去。

 

他说,我不是诗人,但一直旁观诗人,有很深的感触,诗人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他们在现实生活的层面上生存,不仅不功利和世俗,而且还是理想主义的,超功利的,有自己的心灵空间,具有现实之外的思考、追求、体验和感悟,绝对不是社会功利的感受,这就具有了价值。

 

我一直觉得,唐女的这部长诗,有深度,感受独特,有一种宏大的东西,了不得。她在寻找自己的“爱情”,超越狭隘的爱情,高境界的东西。她身处农村、闹市、庸常的环境,在她的身边,出现了一条河流,叫罗水,然后顺着罗水找到了湖泊,最后找到了自己的情人。她先是向往,再是得到安慰,找到寄托。从第一章“风里有你的消息——”(寻觅),到“试着靠近你——”(靠近那些原生态的事物:地衣、锦鸡、杜鹃等)“你让我想到自己是花——”(从细琐的生活里升华)“思念是慢慢渗入的——”(情感的深化)到最后“没错,就是你——”(动人的大爱落到了实处),结构上起承转合,情感得到升华,诗化的语言,细微地落实到具体的感觉和物上,非常动人。比如第二首:

《你不是我的棉布衣》

来回在气味混杂的菜市场

烈日狂欢的街道

寻找,一个背影

 

楼宇很轻,光影很重

天空突然迷离,肉身模糊

整条街只剩衣服飞扬

 

这时,一件白衣飘过

我追上,扯住衣角说,别走

 

没有棉花开放。不是棉布

一个微笑掉落

我呆呆的,看那个微笑,跟着一粒雨消失

 

他不是我的棉布衣

 

在世俗里行走,寻找,“楼宇很轻,光影很重”,你看,本来楼宇很重,光影很轻的,在诗人眼里,倒过来了,这就有了特别的含义,整条街只剩衣服飞扬,物质塞满了空间,而白衣的出现,则暗示着诗人所寄托的东西。正如朱山坡(我悄悄提示,是何三坡)所引用的波德莱尔所说的“诗的本质仅仅是人类对一种最高的美的向往,这种本质表现在热情之中,表现在对灵魂的占据之中,这种热情完全独立于激情,是一种心灵的迷醉,也完全独立于真实,是一种理性之光。”

 

最后看一个诗人的境界,诗人的成熟与否,还得看长诗,宏伟的长诗。因为太仓促,如果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这本书可以写出一篇很长的评论。(不过,我悄悄地反对一下,最后衡量一个诗人,确实不能只看长诗的,有的一首短诗就能永久流传,并且偷偷地等待,他的下文,哈)

 

山谷(桂林电台名嘴、竟然是离我最近的老乡)

《在高处》研讨会                   刘发扬 山谷(拿我书的)

 

他说,很高兴地发现,他的家乡不但出美女,还出才女(我想了很久,觉得,他说的美女定另有其人)。他还说,本来打算朗诵我的诗的,但思量来思量去,觉得我的诗还是不适合朗诵,为了安慰我,他又补了一句,说,只适合夜深人静时低吟。有人怂恿他低吟一下,他还是作个揖,道个福了事,哼,这个老乡,我是记住了:)其实,我是心知肚明的。

 

陆汉波(漓江学院中文系老师、原漓江出版社名编):

《在高处》研讨会         陆汉波和“渐入佳境”,黄跃平看得饿相,黄芳很好奇

 

他是一个很好玩的人,就在研讨会接近尾声的时候,他突然站起来,说给我写了几个字,边从口袋里掏。掏出来展,“渐入佳境”四个大字,因为力透纸背,又因为放在口袋蹭了一下,纸就被透烂了,他一边腼腆地解释。给她呀,别人都怂恿他。我会重新写一幅,拍了照发给她的。他真的是,太感动我鸟。

 

他后来悄悄告诉我,让我把题目提炼得更好一些,你看“你住在哪棵树里”的题目多好呀。我连连点头。

 

一路(广西师大出版社资深美编):

《在高处》研讨会                   一路与李小建

 

他说大陆说了,他这个小陆也一定要说几句。他很喜欢我的画,说我的画为这本诗集增色不少,甚至有了提升。在做第二套书的时候,他建议用我的画。(哇,我的画遇到了知音,多开心啊)

 

黄芳(诗人、电视报编辑):

《在高处》研讨会                  黄芳

 

刘春结语的时候,黄芳不准,她一定要说的,她说,她读了这本书的每一首诗,因为我们是多年的朋友,她说我的进步很大,并且,这本书的对象并不模糊,就是一本情诗,写给大自然的。她就是这样定了性,哈。

她还说,贴近大自然其实是一个诗人的最佳状态。

 

    牙举清(诗人、《内刊》责任编辑、桂林正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员工):

《在高处》研讨会                    牙举清

 

他去我的博客交流过,我知道他在兰井咖啡读过我的诗,他说读我的诗,感觉很宁静,还读出了对社会的责任,对社会的爱。

 

俞余(诗人、摄影师、桂林中山中学教师):

《在高处》研讨会
                            俞余

 

她是专业摄影师,正忙得不亦乐乎,连发言的机会也没了,会后,她对我说,她非常喜欢《小石榴》那首诗,读出了里面的辛酸。终于,她是懂的。我太开心了。那晚,入住她家,佳佳笑她来了客人那么紧张,她说,这是热情。感谢佳佳让了床位,还认识了俞余很有气质的母亲。第二天中午,还去吃了黄芳亲手做的菜,喝了好多碗她煲的汤,看到了小诗人暖暖,感觉,我真是太幸福了!

 

这次研讨会准备得相当仓促,竟然得到了这么多朋友的热情支持,弄得会场那么热烈,真是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是真的快要哭了。这种温情,会温暖我很多年,谢谢你们!

《在高处》研讨会                       

《在高处》研讨会                   黄芳 李金兰

《在高处》研讨会

《在高处》研讨会

《在高处》研讨会
                     友善提示:该次活动照片均出自摄影师俞余之手,没做任何改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