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女
唐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315
  • 关注人气:5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集《在高处》和散文集《云层里的居民》。

(2011-08-22 17:18:19)
标签:

诗集《在高处》

散文集《云层里的居民

何三坡

微紫

分类: 记录
 诗集《在高处》和散文集《云层里的居民》。

诗集《在高处》和散文集《云层里的居民》。

诗集《在高处》和散文集《云层里的居民》。

 

诗集《在高处》的序:

一个人的《诗经》

(代序)

何三坡

 

诗人唐女的诗集《在高处》付梓在即,嘱我写序,答应了,接着,她告诉我,这是一首长诗。我顿时气短。她不知道,我对长诗怀有深渊般的恐惧。

 

20年前,因为迷恋西方现代派,买过《荒原》、《太阳石》,《英雄挽歌》,这次购买让我惭愧无地,因为时至今日,我依然没法把它们读完,不是艾略特不够深邃,帕斯不够伟大,埃利蒂斯不够完美,而是一首长诗的结构、语感、质地都庞大得超乎我的想象的世界。

 

我对所有创作长诗者都暗怀景仰,也自愧弗如,我的生命里缺乏这样的澎湃活力。甚至缺乏阅读一首长诗的必要的耐心。

 

是什么样的野心支撑着一个诗人去创作长诗的?我相信这基本上是一个古老的人类之谜。需要一些细心的文学史家去探寻,去判断,去理解。

 

而眼下,我最悲壮的任务是找到我从未有过的耐心,将唐女的《在高处》读完。

 

打开文档,我非常惊喜的发现,它们竟然是一篇篇短诗,所有的这些诗歌关乎天湖,也就是说,它们全是围绕“天湖”这株大树而张开的一片片叶子,它们清亮、明媚,光芒四散,是我喜欢的叶子。完全不需要我去集合我那本不存在的耐心。

 

据我所知,此前,这本诗集叫《住在天湖的树里》,天湖这两个字让我神往不已。我甚至有幸见过唐女发给过我几帧天湖的照片,它的美让我惊异。而这部诗集中,我更惊异于诗人唐女对于自然怀有的热爱与欢喜。当我将这122首短诗读完,我意外地发现这是诗人写给大自然的一封情书。它深情缱绻,它哀而不伤,它天真又纯美。这是孔子对《诗经》的看法,他说诗无邪。难怪,诗人唐女把这部诗集称为自己的《诗经》。

 

“诗的本质仅仅是人类对一种最高的美的向往,这种本质表现在热情之中,表现在对灵魂的占据之中,这种热情完全独立于激情,是一种心灵的迷醉,也完全独立于真实,是一种理性之光。”这是100多年前,在对爱伦坡的诗歌评介中,伟大的波德莱尔曾经有过的精妙的描述,今天,我将波德莱尔这些话,用在唐女这本《在高处》里作为注脚,仿佛珠联璧合,它竟然完全也不过时。是为序。

                                                                   2011-5-28北京燕山

 

原乡之梦

——— 读《云层里的居民》

 

    □微紫

    捧着广西作家唐女的“东山瑶乡纪行”专集散文《云层上的居民》,翻动的霎那,首先惊艳了眼睛的是书页中配插的唐女的亲笔画作。那些画作奇丽,清新,有瑶乡风俗景致特有的灵气,还带有一些的山林巫气。我的心瞬间惊异,被吸引了。准确地说,我被藏身于文字与画作后面的唐女吸引了。

    这种预设的吸引没有落空,甚至更加超出预料。

    这部《云层上的居民》,是诗的,画的,天然的,原生的,纯粹的文学精神的,她是以自己的心灵之爱抒写了东山瑶乡真实的原生态梦境。我读这个梦,读到的不但是令我起了魂牵梦绕之感的瑶乡风景风物,更读到了一个作家纯正的心灵与才华。这部书是为正日夜被现代文明围困而面临萎缩的东山瑶乡立传,也是作家在以自己的笔力对原生态的东山瑶乡文化与风景风物作着努力的挽留。

    跟着唐女清新而娓娓的叙述,欣然去往那云层之乡。在这里,你会与她一起惊喜地感到,自己来到了庄子时代的原生世界,这里尚保留着无数“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的“大椿”,各种在森林山野之中自由繁荣的动植物物种。你跟她在历史与现实间追溯龙水土司的遗迹与渊源,在传说与传说留下的遗证间欣喜不已。你看到歌唱的上塘古村人们素朴的生活姿态,时光在那些竹林、古道、溪流间荡漾,迟迟,明亮。夏福塘,土溪村,江龙源,盘龙湖,每一处都是亦真亦幻的梦境,它们是原乡之梦。因为这儿偏僻,高远,现代文明与商业之欲还没有过多地浸染它,践踏它。在那些印刻着牛马蹄印的青石小路上,在那些晕染着遥远时光的慵懒与寂静的民国建筑和旧时风物上,在那迂回绵延的云雾溪流中,你感到历史与自然的永恒之魅。

    走入东山瑶乡的阅读旅行,十五万字,从头至尾呼吸愉悦,畅快,仿佛心神真的就在东山雾气氤氲浓郁的森林中穿行,在碧绿清纯的盘龙湖上荡舟,啜饮着野菊花茶的清香,在云雾茶的香韵里沉醉。清纯爽冽的气息从字里行间透放出来,这是瑶乡的原生之美带来的感觉,也是唐女洒脱清新的笔力带来的享受。

    我想,促使作家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历经辛苦深入东山瑶乡,走遍大大小小的村落,写下这部散文专集的动力,应该是她心灵深处埋藏的原乡之梦。

    在东山这个原乡之梦里,唐女充满喜悦与沉醉,同时她亦是清醒的。在《秋红秋绿》中,作家这样充满诗意地赞美植物:“它们对阳光的敏感和忠诚远甚于人类。它们扎根于大地,守住自己,根据太阳调整自己的阴阳向背,坚定不移。……在最恰当、最适合自己的一块地儿充分生长,多么令人羡慕!人要找到自己最恰当的位置,谈何容易。吸收阳光的万物,同时也放出自己的光芒。那是一种独特的光芒,各自不同。”我欣赏这种体现着作家鲜明态度的智性散文文字。人类是自然万物生命之一种,但因为过强的物欲,人类已经从自然的生长循环链条上脱落。人类住进温室,并在那里霸行上帝之职——— 扭曲动植物的生长规律以谋求更大利益;为了利益,进行着无数看得见或看不见的掠夺与撕杀。而作家所赞美的植物的光芒,正是人类所能保持的最真纯的心灵品质。人类,本来也应该如植物那样有着简洁、光亮的生命姿态。

    从庄子出世,从古至今,中国文人心中便存了一个庄子梦。庄子梦是人类自由生存的一个大梦。我想,《云层里的居民》正是作家唐女的一个庄子梦。在《夏福塘记》里,写到永州,说到柳宗元的八记,作家对柳宗元的拨云点评令我会心而嫣然:“唉,蜕掉他文人的皮,剩下的,是政客的魂,与他,我是没有话的。我不如跟当年的荷,与清凉山上的树木鸟兽,干上一盅,祭奠一下这些消失了的美丽事物。”是的,柳宗元与庄子梦是格格不入的。在对东山瑶乡的天籁吟唱里,我们就不必邀请他加入了。

    作家清醒的思想意识使这部散文不只是简单的写景抒情,更寄予了作家的原乡情怀。唐女有着小说、散文、诗歌等多种深厚的写作经验,又有着相当的绘画素养,她全面的艺术功力的展现,使这部书的文字优美好看,引人入胜,有令人欲罢不能,流连往返之感。当我读完,东山瑶族乡,也已成为萦绕在我心间驱之不去的原乡之梦了。

 
邮购方式:

诗集每册25元,散文集36元。地址(附上联系电话)可以给我发纸条,也可以在这里跟帖。

我的账号:桂林市全州县中国工商银行,卡号:622202 2103007178130   唐玉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