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力虹的自在家园
杨力虹的自在家园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7,490
  • 关注人气:13,1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告别,在心里

(2008-03-16 22:21:53)
标签:

家庭系统排列

郑立峰

海灵格

文化

分类: 非常道
 今天练习的其中一个环节,是试着走近自己的父母代表,并试着拉起他们的手。
 
看似很近的距离,走起来却相当困难。
 
有人走到一半转身逃跑;有人颤抖着,始终无法接近……
 
 起初,我的脚步有点迟疑,但当我迈出短短的几步后,我已经开始感受到失去父亲的那种揪心的悲伤,同时还有对母亲的一丝怨怼(只是我听说父亲发病时,她没有扶他)。与此同时,我父亲的代表泪水开始无声地往下流淌,我看着那双红着的,流泪的双眼,一步步靠近。我几乎没有理会母亲。当我紧握住那两双手时,我已经再也忍不住悲伤,痛哭起来。
 
虽然一年过去了,但在我心里,我还没跟父亲告别。虽然理智告诉我,已是生死异界。虽然,我已请了活佛来替他超度。虽然,我已经看到他被化成了一堆灰。虽然,我上他的坟头去烧纸点香。但我不肯放他走。
 
所有不尊重他的行为被我视为不可原谅的错误。这些不尊重他的人,我不肯面对,我选择逃避,甚至怨怼。他们对父亲的不尊重的行为已经像一把冰刀戳入了我的内心。这比伤害我本人更让我不可原谅。不可饶恕。我还没能放下。这是我对自己的觉察。
 
当昨天和今天的个案中,不止一次有告别亲人的场景。郑立峰老师在告诉我们要划清生死界限时,还说:其实亲人并没有消失,因为他还活在你的身体里。你身上还有他的DNA生命痕迹。听到这句话时,我释然。我对父亲的思念找到了出口。
 
昨晚,程然妹妹说了佛祖涅磐时对弟子用了同样的话语:种子,你虽然找不到它了,但大树生长着,你能说种子不见了吗?
 
当我写下这段文字时,我还是醮着泪水写成的。通过对家庭系统排列的理解,我认为我和父亲是一对纠缠不清的,既是父女又是恋人的关系。在我的原生家庭里,只有我俩能惺惺相惜,互相欣赏,但也经常像两只刺猬一样,暴烈相向。我们甚至不肯剪去自己身上的刺。
 
这种纠葛,曾在我自己的人生里再次短暂上演、复制。好在,我迅速逃离。重新选择了伴侣。他只是有了父亲身上慈爱、责任、保护的一面。我这才安心了十二年。
 
 
今天,放声痛哭后。在心里,我决定向父亲告别。
 
我对父亲说:我在这世上还会呆上一阵子,还要让更多陷入困境里的人离苦得乐,我会成为他们脱离困境的一股助力,或一只牵引的手,或只是给他们指路。这是我在世上的任务。但是,当我离开这个世界时,我会和你再相聚。
 
今年的清明,我会在父亲的坟前,亲口告诉他,以上的话语。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