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颜歌
颜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8,260
  • 关注人气:2,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戴月行。的一家。

(2010-08-31 03:47:25)
标签:

杂谈

好多年了。没有人再叫我戴月行。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叫我妹妹。可能是因为她不想变老。她总说,妹妹,妹妹。

她抱怨了我好多次,为什么总要在小说中写到死去了母亲的女人。

我总是喜欢这样开头一个段落:“我的母亲死去了。”

这已经是第六个年头。我的母亲死去了。我的父亲有一个美好幸福的家庭了。我说我总在独处的时候哭,可是没有人信了。

2004年,赵天佑说我是一个作女。赵天佑,你真是该死地说对了。

在这个孤独的晚上,我想告诉母亲,我是这么想念你,想念刘蓉蓉。我已经二十五岁了,按照厦门算法,是二十七。在离开厦门的那天早上,你打来电话。你说,颜歌,你好吗。

可是我不是颜歌。我对颜歌毫无怜惜之情。

我是戴月行。奶奶说这是一个天生就合适当作家的名字。

 

我终于变成了这样,我只是一具被小说的野心推着往前走的身体。

这具身体对一切都毫不在乎。可能看到有人说菲兹杰拉德会感到怅然吧。

 

只要稍微站在遥远一点的地方,我们的痛苦,悲伤,绝望,都不再是什么。

爸爸,我们只是比她多活了零点零一秒。所以我们不用为她感到悲伤。可是,天知道,这零点零一秒居然是如此漫长。

 

丁丁,D姐姐,我们想到2005年,我不敢说我喝得酩酊大醉的那天晚上,我不敢说到我们一起吃红豆牛奶冰的那天,我怕触到你们的痛处。我是那么爱你们。我是那么爱那个时候我们。我是那么爱那个时候的戴月行。

就在昨天,我开始了新小说。《戴月行的一家》。因此除此之外我已经不知道如何与这个世界相处。所有,以为相爱的,以为可以安生的,其实都毫无疑义。

我不敢告诉所有的人,我把世界上所有的感情都给了你。你把它们带到太远的地方去了。我一直反复地,不断地梦到你。我知道这些是不对的,做作的,虚假的。这些痛苦可以被挂上廉价的旗杆。

 

我把我的痛苦和对你爱都展览在这里,因为连我自己都清楚,它们是不值得珍惜和珍重的。

 

晚安。戴月行。我的妈妈叫我妹妹或者行行。

你的一家人只是在你的记忆里了,只是在你的小说里了,你写到袁青山,写到刘蓉蓉,世界上没有人比你更爱她们,也没有人像她们那样爱你了。

晚安。爸爸。晚安。妈妈。

晚安,我们曾经安度了童年时代的小房子。

我在离开它的那个晚上就知道,我对院子里的其他小伙伴说,我再也不会回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