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颜歌
颜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8,260
  • 关注人气:2,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颜某。袁某某。以及刘某某。

(2010-07-09 01:57:51)
标签:

杂谈

颜某。袁某某。以及刘某某。

过了好多天,我终于认真地体会到这一事实。那就是,我写完了这部小说。所谓《“声音乐团”》。是的,双引号。不可或缺。

在这部小说中,我把分为了指挥家,圆号手,或者刘蓉蓉,杨英,或者,孙某某,周某某。

因此,我是颜某。我的上一个女朋友叫做袁某某。我现在的女朋友叫做刘某某。

 

颜某,九月份就会变成光荣的女博士了。女博士的事和“声音乐团”的事其实不无关系,正是这部写得无比艰难的小说,让我一度怀疑自己的力量,怀疑自己是否真有一天会无字可书,因此,我决定成为一名女博士。

这是第一次,我怀疑自己的能力,怀疑自己持续写作的毅力。当然,最终,颜某完成了《“声音乐团”》,重拾一名小说家的坚定信念,但是留下了永远的后遗症,也就是所谓女博士的事。

 

解释完毕。

 

也可能是,我舍不得离开这所学校,有旧书店,梧桐树,还有更多我说不出名字的树木,它们葱葱郁郁从冬天开到夏天,自南门走到东门要花费接近半个小时的时间。

 

在故事中,所有以“某”命名的人物,都是不存在的。而实际上,所有故事中的人,无论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命名,都是不存在的。

因此,袁青山不存在,刘蓉蓉不存在,所谓颜歌,可能也并不存在。

 

在这里我们看到颜歌的肩膀,这么多年我把她塑造成了一个怎样的人啊。我不知道。翻遍所有的户口本,身份证,入学证明,并没有“颜歌”,没有这个人。

 

我在一个夜里,看着《安娜·卡列尼娜》,因为托尔斯泰总是很疗伤。我想到我的童年,想到幼时阅读这本书的情景,这情景让我觉得无比,让我觉得,即使失去了刘蓉蓉,失去了袁青山,失去了颜歌,我也还会生活下去。

 

夏天来了,我还没有见到父亲,听说他去开会了。

母亲也是。颜某把这相同的话题谈了又谈,是否已经让人厌烦。她明白你们的厌烦,她也明白自己永远不可能真的不谈。

姐姐打开电话,告诉我她梦见了母亲。

大惊小怪,你可知道我每星期要梦见她两三次。我梦见他又回来了,我们坐着聊天,他说他要买一个彩屏手机。

这是刘蓉蓉的信。

 

 你们很快就会见到刘蓉蓉。她不是袁青山,她不是颜歌,但她和颜歌,袁青山一样,都只能陪你们度过短暂的一段时光。

再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