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七月的纪念——上学记

(2006-07-22 10:02:38)

1976年唐山地震的时候,我八岁。北方说年龄有两种说法,周岁和虚岁。周岁是从呱呱落地开始算起,而虚岁则把在娘肚子里的十个月也加进去了,感觉蛮有道理的。我的那个八岁,是虚岁的说法。

 

地震发生在7 28日,这一天已经成了唐山的祭日。30年前的惨状历历在目,我在《童年的大院》里已经进行了简单的描述。当时正是提倡“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时代,国家拒绝一切外援,要靠我们自己贫弱的身体跟大自然较劲,幸存下来的人们都忙于救灾和自救。9月正是各学校开学的日子。家里人伤的伤,亡的亡,我一时成了无人问津的人。

 

八岁的我,很自觉的到野外帮大人采野菜,喝水坑里飘着虫子的水,去领压缩饼干,咳嗽了自己去救援部队那里看病拿药,然后就在废墟中迎接每一个日出日落。有一天,看到大院里比我大一岁的雅琴,她拿着小板凳,我问她干吗去,她说:学校要开学了。我就尾随着她来到小学校。学校里除了废墟,根本没有教室,就是一堆一堆的人,我谁都不认识,年龄又小,随便往那个人群里一挤,听他们说这说那。中午回家,也没人问我什么。

 

大概往学校跑了几次以后,有一天中午回家,奶奶在到处找我,我一进简易棚的家门(其实也不能称为家,好象也没门),伤势很重的妈妈急得冲我吼,以为我丢了。我说,去上学了。妈妈也就没再说我。

 

上了有好几天的学,学校里建了一些简易棚子似的教室,开始分班,在此之前,我这个人堆那个人堆的串了不知道几次,赶上教什么就学什么。这一分班,一下子分出了我这个“学流”,老师问我地震前是哪个班的,我说地震前我还没上学,老师就把我领到新招收的学生里,正式开始一年级的学习了。全国各地给我们捐来书本和铅笔、橡皮什么的,老师发给我一个红色塑料皮的日记本,我喜欢的不得了。但是,很长时间我们都不用笔,上课的时候就坐到外边的平地上,每人一根树枝在地上写字……

 

我的学生生涯就这样无波无澜的开始了。

 

《七月的纪念——童年的大院》http://blog.sina.com.cn/u/48cb37cc010004xo

《记录下今天》http://blog.sina.com.cn/u/48cb37cc0100057g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