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外婆的青花瓷瓶

(2018-06-07 08:57:40)
标签:

小镇

外婆

青花瓷

回忆

亲切

分类: 散文、故事
外婆的青花瓷瓶                   外婆的青花瓷瓶   

   初夏的雨,也是淅淅沥沥。被雨湿透的小镇,檐角挂着一染琉璃。寻着藏在青烟里的回忆,踏着老街的青石,又一次走进外婆的老屋里…… 
   外婆门外的铜环,披着锈绿;石阶上的青苔,有些滑腻。轻推院门,吱呀一声,仍然是那样熟悉。外婆虽然已经离去,可那街的转角,路的尽头,依旧如昔。
   脚下的十七节石板,透落着百年的厚重,平托着一种虚迷。未敢妄动一指,怕惊扰这里的旧迹。院角的芭蕉被骤雨袭得透绿,屋里那只青花瓷瓶,依然留着外婆的气息。
   第一次见识青花瓷,就在外婆这里。那时,外婆总爱坐在天井的山茶花旁,拿一块洁白的绸布,擦拭着青花瓷瓶。瓶子身上,绘了一枝缠枝莲,莲瓣卷曲着,被外婆握在手中,好像藏了无限的心事。这一切,不知不觉有些遥远了,遥远得波澜不惊。
   那个瓶子,不知是不是古董,但我猜想,它沐浴着江南的烟雨,一定有着九曲的传奇。那时候,不懂得这些,只是喜欢这个瓶子。喜欢它有两个原因,一是瓶子上的画很好看,二是瓶子里装了许多好吃的东西,比如蚕豆、毛栗、糖果、麻饼等。
   青花瓷瓶,一般放在外婆卧房的桌子上或衣柜的二层。外婆的东西不准我们乱翻,但只要外婆捧出这个瓶子来,一定就会有好东西拿给我们吃。
   如今,淋着初夏的细雨,又来到了外婆家,又见到那个青花瓷瓶。瓶子上的青花,细微中,依然带着禅意的美。我用指尖轻轻划过瓶子,那青花,如丝如雨般流进我的心里。

       外婆的青花瓷瓶

   青花在我心里,是清雅,但不清寒,有那么一点孤傲,有那么一点落寞,就像梅。站在外婆的青花瓷瓶前,总觉看不真切。虽与它近在咫尺,可这咫尺毕竟隔了漫长的岁月。
   外婆屋里的东西,大都已经锈迹斑斑,只有青花瓷瓶,还是原来的样子。一抹阳光照进来,莹莹在青花瓷上,有种朦胧的感觉。素洁凝芳,温婉柔美,宛若撑着油纸伞的丁香姑娘,袅袅婷婷。不由又记起了家乡的青青杨柳,和那一个个烟雨朦胧的季节。
   轻捻岁月,还依稀记得外婆家的屋檐,还有周杰伦的歌声:“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曾经那么欢喜这些歌词,还有眼前的青砖绿瓦,墙上的点点斑迹。
   推开外婆家的大门,走出屋外,隔着千里山水,遥遥眺望江南的袅袅炊烟,能忆起那一抹淡淡的背影。就好像,隔着重重光阴,静静观赏传世青花瓷不变的美丽。
   夕阳西下,朦胧的乡景,可以卸下我的疲惫,容纳我的悲喜。原以为早已习惯了城市的灯红酒绿,却被外婆的青花瓷瓶,带出了一幅水韵江南的烟雨回忆。、
   烟雨里,虽是旧地,终究物是人非。只有一曲《青花瓷》,依然让人动情:“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在泼墨山水画里,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
   这首《青花瓷》,最感人的是一个“等”字,道尽了多少人间的无奈和惋息。这个等,是无望的等,是来生的等,是明知不可等的等。它透过青花的妖娆,江南的烟雨,相思的泪滴,都融在了青花瓷的故事里,让等待也可以这般美丽。
   是的,那千点青花,万点青花,寂寞会在夜色下浅疼。可谁能告诉我,泼墨山水为谁等?
   终是慢慢有些明白,从古至今,人们为什么那般眷顾青花瓷。青花和瓷,其实就像一种缘分,白的是品质,青的是风格,等待后的相遇,便铸成了永恒。
   抚摸着外婆的青花瓷瓶,我有怎样的等待呢?是天青色等烟雨,还是在黄昏后弹一曲落花菩提?倘若我能用心灵去描绘青花瓷的婉约,那是不是我虔诚的皈依?
   外婆的青花瓷瓶,蜗居在时光深处,打湿了我记忆的年轮。青花瓷,这个尘世间的小精灵,占尽了唐诗宋词的风采,浸透了江南烟雨的灵秀,也染上了红尘中的脉脉温情。我看着那一抹青色,看着它慢慢洇开,竟是那样亲切、自然、温润,淡淡地却刻骨铭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