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杏花烟雨四月天

(2018-04-12 08:52:56)
标签:

四月

杏花

温暖

眷恋

家乡

分类: 朋友们喜欢的文章
杏花烟雨四月天                     杏花烟雨四月天

   四月,漫天的春色,潋滟在岁月的枝头,在云水深处,折叠成处处风景,似朵朵花开。
   清明过后,乍暖还寒,小区园子里的杏花,呼啦啦全都开了,没有预兆、没有铺垫。这一切,发生得那么突然,突然得你来不及喘息,便遮天盖地地扑过来。
   那些杏花,或在粗枝之上三两朵,有孤傲争春之意;或在枝条上长长一串,彰显着生机无限。它们折曲有度,层次分明,疏密有致,真乃一幅天然画卷。
   杏花与烟雨,自古入诗,入画,入禅。那漫天的杏花,漫天的雨丝,犹如密密匝匝的思念。我喜欢倚着轩窗,看满园的春色,看那一枝红杏,伸出墙外。
   信手拿起书架上的一本书,封面上有一片杏花,不由想起徐悲鸿的那句“白马秋风塞上,杏花烟雨江南”。杏花虽不是江南的特有,但是杏花加上烟雨,只有江南。
   一直喜欢四月里的杏花,它把这个季节打扮得十分好看。立春以后,杏树便从褐色变成暗红,又从暗红变成紫色,再到花蕾缀满。初开的杏花也许娇羞,对春天有种还迎欲拒的姿态。起初,一朵两朵,开得贞静内敛。后来,千朵万朵,开成一片浩瀚的海。
   “杏花、烟雨、江南”。六个简单的字,浓缩了南方的整个春天。北国也有春风,但过于薄浅,化不开冰雪,吹不开春色,总是乍暖还寒。我们这里,春风,肆意的浓稠;春色,深深的美艳。这里,冬檐下的残雪还依稀可见,空气里弥漫的,已全是那粉色的诱惑。
   杏花烟雨,在山重水复的时光里,不知笼罩了这方土地多少年。我静静冥想,这花,若不是活在人们心里,如何这样深得人爱;这人,如不是生长在花蕊之中,又怎能与秀丽端庄结缘。“小楼昨夜听风雨,小巷明朝卖杏花。”这方的人也真是浪漫,杏花也有人买。
   我其实很少赏花,但小小的杏花却是例外。每年清明回乡,除了扫墓,也因那是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季节,有漫山遍野的杏花,掠过尘世浮烟,会演绎一场醉了光阴的花开。

        杏花烟雨四月天

   对杏花的喜爱,还源于我的童年。我家院子外面有一颗杏树,每年春天都会开满粉色的小花,从第一朵花开时起,我每天都会跑到树下看,看开了多少花,看结了多少果,心里总是充满欣喜和期待。每次望着杏花,都好像有一丝甜蜜,有一种期盼的温暖。
   后来,我长大了,那颗杏树也老了。再后来,爸爸不在了,老杏树也不在了,我也很少回去了。但是,那些杏花飘香的岁月,让我一直无法忘怀。淡淡的杏花香,杏花树下的快乐童年,内心深处的曼妙风景,一直在记忆深处的那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图腾,我的图腾或许就是给予我很多快乐的杏花。我痛悔当初很少带给老杏树什么,却把所有的心事安放在它的眉间。谁说孩子心里没有痛苦?因为一个小小的愿望没有实现,我会抱住老杏树,委屈的天昏地暗。那时,当我感到孤独无助的时候,唯有老杏树送给我温馨,唯有那一树杏花让我心存希望的眷恋。
   岁月里走过的痕迹,有些稍纵即逝,有些要十分努力,才会想起来。那些飘逝的流年,那些花香的岁月,已是有些遥远。无情的时光,苍老了山川,也苍老了我们的容颜。我想,若能学会懂得,学会像杏花那样自顾自美丽,也许心会稍许坦然。
   低眉间,又想起关于杏花的诗句来:“燕子不归春事晚,一汀烟雨杏花寒。”此时,抬头望向窗外,正好面对东方,那是故乡的方向。目光穿过城市的高楼,仿佛又看到一大片杏花,正深情的向我涌来,一团团,一簇簇,在岁月老去的时候,还能一尘不染。    
   今年清明时,回了一趟故乡,那里的春天,依然是那种野性的缠绵。荒山野岭,无人之处,远远望去,粉色的杏花,就像燃起的一片火,一片霞,烧了半边天。也有一些偏爱僻静的花,三两枝,冷冷的,在绿的深处探出头来,虽无名,却也冷艳。四月的美景,就这样在故乡演绎着,一直要到杜鹃开时,春才残。
   水村山郭的家乡,什么都在变:山河易主,物是人非,亘古不变的只有那杏花,那烟雨,那春天。当往事把人生无情的挥霍,似水流年的尘世间,一切终会离去,只有杏花如约而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生活中的谎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生活中的谎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