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下霸唱
天下霸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92,246
  • 关注人气:5,9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微博节目3我的邻居是妖怪

(2011-02-05 13:57:00)
标签:

文化

《我的邻居是妖怪1》

我上中学的时候,每个暑假都是寄住在亲戚家,今天就想给大伙讲讲这段经历,虽然时隔多年,但是为了避免给当事人找麻烦,我还是不用具体的地名了,说话这地方,是位于天津老城区的一个大杂院。

旧天津有个特点,就是庵多庙多,另外因为有很多租借地,所以教堂也多,天主教堂基督教堂都有,现在也保留下来不少,不过庵庙宫观留存至今的不过十之一二,仅从地名上还能找到些踪迹,像什么“达摩庵、如意庵、慈惠寺、挂甲寺、韦陀庙”之类的,多的简直数不过来,我住的那个大院叫白家大院,以前就曾供过韦陀。

可能有人知道天津有条胡同叫“韦陀庙”,其实我都说了,这次讲的地名都是编的,并不是韦陀庙那条胡同,解放前城里供韦陀的地方不止一个。因为人是越来越多,白家大院的院子里面,又起了一圈房子,也都住上人家了,如果看过冯巩演的电影版《贫嘴张大民》,就知道那是什么的居住条件了。

大杂院就是这么挤,家家户户都是一间房子半间床,另外半间多功能特别多,可以是厨房茅房加客厅,各家门口还要盖个小屋,用来放蜂窝煤和白菜,到处都堆满了东西,巴掌大地方住十几户人家,好处是邻里关系很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必发愁,缺点是哪家吃什么喝什么,都躲不开邻居的眼睛,不太容易有秘密。

那时候没有空调,一到夏天晚上,大杂院里的男女老少都习惯出来纳凉,搬着板凳马扎卷着凉席,坐在胡同或者院子里,有下棋打牌的,凑到一起闲聊的尤其多,哪家有个什么大事小情,甭管真的假的,都容易变成茶余饭后的谈资,当时我就是这么听了几件发生在白家大院里的怪事。

我听过印象比较深的几件事,其一是解放军进城的前一天,早上天刚亮,就有人看见在这院里有老鼠搬家,大大小小的老鼠过街时,把整条胡同都铺满了,住户们都没想到这有这么多耗子,那些上岁数的人愿意说这是要改朝换代,仙家都出去避乱去了,我觉得也可能是打炮吓的,发大水那年同样出过类似的事。

白家大院资格最老的住户,是住在院子最里面的一家,这家不姓白,两口子三十多岁不到四十,都是老实巴交的人,单位效益不景气,没班可上也不发工资,平时就在家呆着什么都不干,男的我们叫他二大爷,哪个大杂院里都有这类称呼,显得邻居跟亲戚似的,他媳妇我们随着叫二大娘,这女的就不是个凡人。

我那时候还小,不懂事,反正不太喜欢二大娘,因为她是院子里最闲的人,长得特像某高音通俗歌星,一米五出头的身高,脖子脑袋一边粗,短头发乱蓬蓬的,小鼻子小眼,架副黑框的深度近视眼睛,一开门就能看见她背着手在院子里转悠,到谁家里坐下就不走,所以我们院里的小孩都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大座钟”。

据说整个白家大院,以前都是二大娘姨奶奶家的祖业,那个老太太生前很迷信,供养着宅仙,能算命会看香,说谁们家要倒霉了,谁们家就一定出事,死后还没出殡,尸体停在这院的某间房子里,夜里接连不断有黄鼠狼过来对着棺材磕头,这事很多人说得有鼻子有眼,可他们都没亲眼看见过。

这些事大多是街头巷尾的传闻,全是到夏天乘凉的时候听胡同里上岁数的人讲的,能有多大真实成份确实很难说,不过这家老辈儿非常迷信应该不假,“大座钟”每天到处串门子,也许她就是在家闲的,说起东家长李家短来,那嘴皮子塞过刀一般快,该说不该说的都往外掏,据我所知,也真说准过好几回。

可能因为街坊邻居觉得大座钟嘴太碎,说好事没有,说坏事一说一个准,加上这家老辈儿特别迷信的传言,所以谁都不愿意把她往家里招,有一回晚上我去录像厅看了场录像,回来的时候抄近道路过后院,瞧见她一个人对着墙站着,嘴里咕哝不清说着什么,不时还嘿嘿冷笑几声,把我吓得够呛,招呼也没打就跑过去了。

然后一连好几天,都没看见大坐钟出过屋,听邻居讲,她是跟某嫂子因为点小事矫情起来了,那位嘴底下也不饶人,说了些过份的话,所以在生闷气。我听说后院那堵墙,以前是韦陀庙里的神位旧址,平时去那玩也特意看过,就觉得二大娘的是半夜里在跟韦陀说话,也许那地方真有什么特别之处。

事后我听说,这个大座钟确实是脑子不正常,一直在家吃药控制着,平时跟好人一样,受点刺激就闷声不说话了,或者说是不跟人说话,总是晚上对着后院的墙自言自语,回到家就拿她闺女的娃娃摆桌子上,点起几根香转圈熏,对着娃娃不停的磕头,没人知道她这是在干什么,但周围肯定有人要出事了。

以前道门里有种邪法,天天磕头能把活人的元神拜散了,大座钟会不会这些东西我不清楚,但不管是不是心理作用,谁知道自己让她天天拜也受不了,跟大座钟发生口角的那位,难免就起了疑心,浑身脑袋疼,躺床上病了好长时间才逐渐好转,第二年夏天我再去的时候,听说这个人得上红斑狼疮,已经没了。

 

《我的邻居是妖怪2》

白家大院里的二大娘,经常一个人对着后墙嘀咕,还在屋里关上门窗给娃娃磕头,她这些反常的行为,周围邻居们大多知道,可要说恨上谁就躲在家里磕头,就能要人命,这是没人知道的,甚至没人觉得某嫂子得红斑狼疮去世,跟大座钟磕头有关系,只有我偶然冒出过这个念头,因为那时候我每天中午都听评书。

当时每天中午一点开始,电台里能收听到廊坊人民广播电台的中长书连续播讲节目,放暑假正好是播袁阔成先生讲的封神传,我上初中的时候听这个听得特入迷,除了单田芳先生的白眉大侠,我最爱听的就是神册子和钻天儿,就是听了封神传,我才知道原来在家磕头也能要人性命。

我听封神里提到一个特别厉害的老道叫陆压,这人是没来历的散仙,他有个“斩仙葫芦”,能从中射出一线毫光,里面有一物,长约七寸,有眉有目,不管照到什么神仙鬼怪身上,只要陆压一念“请宝贝转身”,但见那道白光一转,对方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陆压还有个法术,传给姜子牙了,这法术叫“钉头七箭”,在寨子里扎个草人,把敌营主将的姓名和生辰八字写到上面,草人头上脚下各点一盏灯,每天做法,早中晚各拜一次,一连二十几天,就能够把那个人的三魂七魄给拜散了,再拿箭射草人,本主便会流血。

我对那个斩仙葫芦向往已久,很想知道葫芦里有眉有目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所以每次听到陆压出场就格外认真,有一回听到“钉头七箭”这段书,冷不丁想起我们院的大座钟,三伏天竟突然有种脊背发冷的感觉,至于五行道术里有这种邪法的记载,是我好些年之后才知道。

此外民间还有种说法,普通人劲不住拜,被拜得多了肯定要折寿,但这都是没根据的事了,谁都无法证明邻居某嫂子的死亡和二大娘有关,也许仅仅是巧合而已,毕竟是人命关天,我从来没跟别人提起过,现在说出来只当是个故事,往下我就说说第二年在白家大院过暑假的遭遇,如今想起来还觉得后怕。

那年夏天,白天大人们都去上班了,院子里就剩下一些老头老太太,中午都在屋里睡觉,我到后院树底下,拿黏杆粘知了,外院有小姐儿俩,大娟子和小娟子,一个上初中一个上小学,因为后院有树荫,就搬着小板凳在那写作业,寒暑假作业之类的,我从来没写过,捡到只死蝉吓唬她们,没注意到二大娘就在后面。

中午一点多,胡同里没闲人,大座钟溜达到后院,跟我们没话找话的瞎聊,一会儿说伸进院墙的这树怎么怎么回事,一会儿又说这道墙以前是间屋子,就是白家大院以前的样子,然后就给我们讲她小时候在这院子里的事,说的是她姨奶奶还是姨姥姥我记不住了,反正就是以前特别迷信的那个老太太,说这老太太是怎么死的。

大座钟说白家大院以前是韦陀庙改建的,庙里香火非常灵,所以老辈儿都信道,年年办道厂,每回都有好多人来听道,那个不知是姨奶奶还是姨姥姥的老太太,以前最疼大座钟,觉得她是宅仙托生,经常换着样给买好吃的,那时谁要敢说这孩子一个字不好,老太太就得找到门上去,把人家锅给砸了。

以前有的人家不养猫,那是怕伤了屋里的老鼠,谁家有黄鼠狼、刺猬、耗子之类,都被看成是宅仙,不但不驱赶,逢年过节还要在墙角或房梁上摆点心上供,大座钟活动范围不超过一两条胡同,国家大事一概不知,说起这些迷信的事却头头是道,当时我们听得还挺上瘾,很想知道她是哪路仙家投胎。

在后院听大座钟讲这些事,根本不觉得可怕,我也没太认真,晚上大娟子让她奶奶揍了一顿,我问怎么回事,原来大娟子回去把听来的事跟她奶奶说了,她奶奶说那个老太太解放前就死了,大座钟根本没见过老太太的面,怎么可能整天带她到处玩还给买吃的?听完这话让我做了一宿的噩梦。

这事有两三种可能,一是那老太太闹鬼,显了魂来看大座钟,还有一个可能是妄想。当时我根本没有什么妄想症之类的概念,那会儿听都没听过这个词,搁现在让我说我还是不敢断言,因为这件事不算完,还有后话。

 

《我的邻居是妖怪3》

记得在后院黏知了的时候,大座钟告诉我和大娟子小娟子,以前这里是韦陀庙,而老树的年代要比韦陀庙早得多,更早于白家大院,那棵老树里住着仙家,我理解那是某个有灵性的动物,究竟是什么她没说,庙里的人想把这东西赶走,结果引起一场大火,把韦陀庙烧没了,后来才起了宅子,也就是白家大院,解放后逐渐变成了有很多居民的大杂院。

在我的印象中,周围有很多上岁数的人,对这院子以前的情况,知道得都不如大座钟清楚,听了大娟子奶奶的话,我觉得应该是那个老太太的鬼告诉给她的,反正把我们吓得不轻,以为大座钟就是在韦陀庙的老树里住了很多年的东西,最后托生成人了。

如今我也不认为这完全是大座钟脑子有问题,至于原因,说到最后各位就明白了,不过当时我和院里大多数人一样,一度认为大座钟脑子有问题,因为我们都看见过二大爷给她买药,所以我除了觉得她可怕之外,更多还是有点同情,有时候在后院遇上了,也会听她一讲些不知所云的事。

我渐渐发现大座钟特别喜欢吃鸡,哪家炖鸡她就站到门口,掂着角闻香味,都是街坊邻里,谁好意思不问一句二大娘吃了吗,只要一接上话,她就往人家屋里走,非把鸡蹭到嘴不可,每次都把鸡骨头添得干干净净,也常让二大爷到市场上,买最便宜的鸡架子给她吃,另外谁家丢了东西,她多半都能帮忙找着。

那片平房在九十年代中期就全拆了,所以我只在那过了三个暑假,最后一个暑假,见识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二大爷是东北人,当时带着孩子回老家探亲,家里就剩大座钟一个人,那天我在院子门口,看见大座钟哼着曲儿从外边回来,手里大包小包的买了不少东西,都是新衣服新鞋。

住过大杂院的可能都了解,胡同里闲人太多了,尤其是那些家庭妇女,每天嗑着瓜子盯着进来出去的这些人,谁买的什么菜都逃不过她们的眼,虽然大多是热心肠,但也有些是气人有笑人无,不如她的她笑话你,超过她了又招她恨,妇女们看见大座钟买了新衣服,都觉得很奇怪和异常气氛。

大座钟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平时都是省吃俭用,每年春节之多给孩子添身新衣服,两口子多少年来只穿旧衣服,连双不露窟窿的囫囵袜子都没有,妇女们羡慕嫉妒恨,于是向大座钟打听,问为什么买新衣服新鞋,是发财了还是不打算过了?大座钟当时显得挺高兴,说过两天老太太就来接她,要走了。

院里的人不敢问得太多,主要是都知道大座钟脑子有毛病,万一说着犯忌讳的话把她惹着,不知会干出什么事来,谁也担不起那份责任,闲人们更愿意隔岸观火,躲在一旁看笑话,不过大座钟说她家老太太的鬼告诉她,过两天就要走了,那时没有任何一个人相信,怎么走?是死了还是直接飞到天上去?

那天晚上,还和往常一样,大伙都座到胡同里乘凉吃晚饭,大座钟自己在家吃捞面,按老例儿出门前都要吃面条,图个顺顺利利,换上新衣服新鞋,但没出门,而是回到屋里把门反锁了,窗帘都拉得严严实实,屋里就再也没动静了,邻居有上岁数的心眼好,怕她犯了病要出事,主张过去敲敲门问一声。

夏天的晚上很闷热,哪有人把自己关在门窗紧闭的屋里,又黑着灯,憋不死也得中暑,可院子里的街坊们,大多不愿意找麻烦,担心大座钟犯起病来不好对付,十点过后就陆续去睡觉了,到了十二点前后,大娟子和小娟子的奶奶不放心,过来敲了半天门,可那屋里黑灯瞎火,一点动静没有。

那时院子里的人都揪着个心,觉得没准是大座钟又受了什么刺激,一时想不开,在自己屋里上吊了,顾不上着民警,赶紧把门撞开,进去拉开灯一看,那屋里收拾得整整齐齐,床上的被子都叠着,根本就没人人影,新衣服新鞋也都不见了,只有桌上摆着一张大照片,就是那种黑白的死人遗像。

那张遗像就是大座钟的照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的,自己把自己供上了,当时大娟子的奶奶也进了屋,吓得差点没瘫了,有胆大的看后窗户没关,到后院看见大座钟穿着新衣新鞋,坐在韦陀庙旧墙底下一动不动,当时我们整个院子里那些街坊都能看出来,躲在后院这个人根本不是大座钟。

因为从大座钟醒过来之后,再也没犯过神经病,人变得木讷呆板,眼里那挺邪挺贼的光不见了,再没说过那些不知所云的怪话,和以前完全不是一个人了,问她是怎么回事也说不知道,就好像这人身上的魂少了一部分,很快那片平房就开始拆迁改造,白家大院以前的老树和韦陀庙的旧墙全没了。

那片平房大杂院,现如今都变成了高楼,很少有还迁的住户,以前的邻居们全搬走了,很少有机会再遇到,2000年春节,我去我亲戚家拜年,听说大座钟两口子用拆迁款,又借了些钱买了套房,搬到了外环线附近,没住两年,那边又拆迁,只好第二次搬家,从此就没消息了,也不知道如今过得怎么样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