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下霸唱
天下霸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92,387
  • 关注人气:5,9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微博节目1亲眼看到的僵尸

(2011-01-16 08:12:22)
标签:

杂谈

说说我亲眼看过的僵尸1

 

这次不是写小说和讲故事,我当时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在此都是如实叙述,不过个人耳闻目见,难免存在很多局限,而且隔得年头多了,有些情况未必记得准确,前天和多年未见的老友会面,外边天气很冷,零下七八度,我们到一个羊肉馆里喝白酒,才在闲谈中说起这件事,那是1989年的冬天。

与我会面的老友,当时也在场,他比我大四岁,是我的邻居,从小带着我玩,我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他上了技校,名字我就不说了,外号叫四辈儿,这是天津一种特有的称呼,家里四世同堂,街坊邻里们就称这家最小一代的孩子为“四辈儿”。

我以前看姜文导演的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面有个耿乐饰演的角色,第一感觉就是这角色和四辈儿很像,长得高大帅气,抽烟打架滑冰样样全能,尤其是游泳特别好,为人仗义,能给两拨打架的说合,经常骑着辆28铁驴,后面带个妹子,在学校门前来去如风,拿我们这边的话来说是个玩闹的。

后来四辈儿在严打的时候,被公安局劳教过两年,其实根本没有多大的事,放在现在那就不算罪过,再后来进厂当了工人,我们有很多年没见,聊到的话题当然都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事,就这么说到了当年到子牙河游泳,那一年我们看见僵尸的地点,也是在子牙河桥底下。

那时候去不起游泳馆,子牙河是个夏天游野泳的好地方,半大孩子们放学了都往那奔,如今那边已经都是高层住宅楼了,倒退十几年,沿河两岸全是菜地和坟包子,我想子牙河应该是和姜子牙有些关系,要不然怎么得了这样一个名字,据说每年都要淹死几个在这游泳的。

这条河的河道很宽,但水流平缓,桥下有个旧桥墩子,老桥很多年前拆除了,剩下半截水泥桥墩子在水里露出一半,我看刚才有朋友也提到了,说明记忆没错,看着就像是绿色的河里有座封闭的水泥房子,里面什么样我没看过,那时我跟四辈儿这些朋友,喜欢在桥上往河里跳水拍冰棍。

拍冰棍就是从十几米高的地方,手脚并拢直接落水,以下落时手脚丝毫不动为胆大,那会儿是真不知道什么叫危险,有个街坊的小孩,他爹是卖菜的,家里俩儿子,这家小儿子小名二子,在子牙河桥跳冰棍,入水后就没再上来,这也是我亲眼看到的,淹死了也该冒个泡啊,可那人居然就没影了。

最开始我以为他是让河里的鱼给吃了,问题是有这么大的鱼吗?实际上是我们跳水游泳的地方,河底下有旧桥遗址,应该是解放前留下的,也是钢筋水泥结构,平津战役时这里是个突破口,旧桥大概在那时给炮弹炸毁了,水深处竖着很多钢筋和尖锐的水泥块子,游野泳的人也许跳一百次水都不会出事,可汛期水位变化不定,赶上水浅的时候,一但入水太深,直接扎到河底的钢筋上,那就变成肉串了,二子就是这么死的,打捞的时候才发现,钉在河底下的尸体并不止他一个。

 

说说我亲眼看过的僵尸2

 

可能这人一旦写多了小说,再想写真事比登天还难,上次打了很多字都被我删掉了,原因就是没管住自己,不知不觉又演义了,如今接着讲吧,那次我确实在河里看见僵尸了,虽然不是香港电影里跳着扑人的那种僵尸,但我个人认为也属于尸变。

1989年夏天,我小学还没毕业呢,每天下午一放学就跟四辈儿他们到子牙河游野泳,暑假星期日什么的,更是整天都在河边玩,二子从桥上跳水拍冰棍,让河底旧桥的钢筋给穿了肉串,具体是哪天星期几我实在没印象了,问四辈儿也说想不起来,是晚上来捞尸的人,最先发现河里还有别的东西。

有的朋友可能不信,不信就当是故事也无所谓,其实僵尸是指死人出现了变化,很多年之后还不腐烂,我想天津的各位可以作证,子牙河里淹死的人成百上千,我就看见过好几次捞上来时已经泡成大胖子的,还有上游漂下来的浮尸冻在河中,只露个穿黑棉袄的后背,看着也吓人,但都不是僵尸。

现在人们越来越惜命,游野泳的少了,八九十年代那会儿,夏天在河里游泳则是最寻常不过的事,不分大人小孩和老头,好多连游泳裤都不穿,反正没女的往哪去,别看年年淹死人,却阻挡不了大伙的热情,你淹死算你的,我照样游我的,所以捞尸船到了夏天就特别忙。

我至今也不知道海河子牙河上的捞尸船是怎么运作,也许是水警专用,船上有三两个光着膀子穿游泳裤衩的老头,可没见穿制服,总之肯定是有组织的,不像现在都以盈利为目的,只要是什么地方淹死人了找不着,他们便会过来捞尸体,当时收不收费我不清楚不能乱说,我只见过有死者家属给师傅递烟卷。

捞尸船半夜才找到二子的尸体,我没有看到过程,甚至根本不相信那个经常跟我们一起光屁股游野泳的黑小子死了,还以为他是去离家很远的地方了,但二子他妈那天捶着地嚎啕大哭得样子,可真把我吓住了,过了几天出奇的闷热,我还是没忍住,又和四辈儿去子牙河接着游泳,看见那艘捞尸船还在河边停着。

我们以为又淹死游野泳的人了,可听周围看热闹的说好像不是,也不知道捞尸船上的老师傅在河底下摸什么,这事我几乎没什么印象了,前两天跟四辈儿聊到这里,听他说当时是发现河里还有别的尸体,就在那旧桥墩子附近,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好几天都捞不上来。

那时四辈儿已经上技校了,这些事他记得比我清楚,据他所言,也是听某位看热闹的大爷讲的,那时候没当回事,一看子牙河老桥游不了野泳了,又没见从河底下捞出什么东西,就先奔西沽公园了,从哪以后,我们还是得空便到老桥附近跳水拍冰棍,没觉得和往常有什么不同,也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们不能再去那边游泳。

1989年夏天捞不上来的尸体,到年底终于有了结果,那是刚下过雪,河面都冻住了,我和平时一样从附近路过,老远就看桥上黑压压地站着好多人,我们几个挤进去看热闹,由于年龄小,很多事记不清楚,只是在脑子里模模糊糊有个轮廓,但现在想起那天看到的情形,却仍能用历历在目来形容,从桥上往下看,河面冰层上被凿开了一个大洞,有几个穿军大衣的人,嘴里都叼着烟,踩着封冻的河面往岸边抬一包东西,那东西白乎乎的,瞅着像是个人,我从高处往下看,觉得像个小孩。

 

说说我亲眼看过的僵尸3

 

从子牙河底抠出来的尸体,全身发白,看不清脸,很瘦小,但没有腐烂,那是在白天,桥上人挤人,可我还是感到特别怕,说不清是怕什么,也许是觉得冻在河里的那个死人非常可怜,这么冷的时候冻在河底下,身上得有多冷?当时河面都封冻半个多月了,这个死人怎么会在河底?

那时我听到很多传闻,有人说子牙河里捞出了古尸,有人说是祭河的童子,还有说那是个长白毛的死猴子,我承认我由于在现场看了几眼,也跟着散播了一些不实的谣言,那都是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在此就不复述了。

前些天跟四辈儿说起这件事,觉得四辈儿讲的情况比较靠谱,他说子从牙河里捞出来的僵尸,和那座老桥有关,二子拍冰棍变成肉串的那次,捞尸队在河底下摸人,发现旧桥留在河底的水泥桩子,外表水泥脱落,内部的钢筋裸露出来向上竖起,其中一根把二子给戳成肉串了,拽尸体时发现旧桥墩子缺的口里,好像还有死人,站在里面只露着半个白乎乎的脑袋,在河底下不知多少年了,竟然还没腐烂,当时捞尸队的人想给它拖出来,但水泥桥墩子太厚了打不开,到冬天水浅,河底下冻结实了才能挖。

这条河里淹死失踪的人,每年都至少有一两个,可必定不是桥墩子里的僵尸,它只能是造桥的时候填进去的,现在想想大伙在河里游野泳,距离河底下的僵尸这么近,后脖子边就会感觉凉嗖嗖的。

有种传闻,说老桥是日本人修的,好几次浇筑水泥桥墩都没成功,就把抓来的劳工五花大绑捆了,活着填进去,然后再灌水泥,日本鬼子认为有活人死在桥墩子里能够辟邪,飞机轰炸投弹都炸不到这座桥。

那个劳工被水泥裹住,所以在河底保存了很多年都没腐烂,解放战争时期,子牙河一线是四野三十八军的突破口,平津战役这一带打得很激烈,子牙河往南有条烈士路,从解放后的路名可以想象当时伤亡之巨大,战况之激烈,如今那边还有烈士陵园,这座大桥当时遭到炮火覆盖,损坏太严重,所以拆除废弃了,要不是二子被水下的钢筋扎死,恐怕到现在还没人发现桥墩子里有僵尸。

这当然都是道听途说,那座旧桥到底是不是日本鬼子造的,我也没处去考证,不过这类很邪乎的说法,主要来自施工时,会有人员意外掉进正在浇筑的水泥桩子,被活埋或闷死在里面,因为没有目击者,就此变成了失踪人口,据闻西藏还是新疆某处有座铁道桥,里面就有几位牺牲的工程兵,遗体在桥墩子里至今无法取出,横跨在河谷上的铁道桥巍然耸立,英魂永驻其中,我想我在1989年看到的僵尸,会否也与这件事有相似之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