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安琪
诗人安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96,739
  • 关注人气:49,4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安琪:以意义为终点的写作

(2021-06-29 11:30:01)
分类: 安琪文论

安琪:以意义为终点的写作

——在吴玉垒双语诗集《万物竖起耳朵》发布分享会上的发言

2021611日,泰山学院

 

 

这是我第二次到泰安,这次来为的吴玉垒的作品,第一次来应该是2012年,和北京的几位诗友开车过来的,这个放到第二个话题说。

吴玉垒的诗是昨天给的,因为才30多首,昨晚临睡前读了,吴玉垒一直是比较低调的,很少以诗人的形象示人,此前我都从编辑的角度看他,知道他在编《泰山诗人》,这次集中读他的诗,读出了一些感受。我觉得吴玉垒的写作还是为意义的写作,从他的文本倒推出他的写作心态,我是这么判断,当然还没有与吴玉垒交流,不知准确否?他要写作一个题材,或者他要进入具体的诗歌写作时,一定是先构思好这首诗的意义之所在,设定一个终点,然后诗意就向着终点走去的,是这样的一种写作。

我自己前期的写作跟吴玉垒不一样,我是属于没有终点的写作,起笔的时候完全不知道会到哪里,这种写作属于语言派写作,以语言为着力点,语言把诗带到哪里就是哪里,这种写作大抵意义性不是很明确,优点是:语言的出其不意之处比较多。玉垒他的每一首诗读者大都能抓到他想传递的想法,他要反映哪一个点,而且我发现这个点都与哲学有关,我觉得吴玉垒的写作,是比较典型的理性写作,他对自己的写作过程是比较清楚的,我通过这首诗要表达什么样的思想,我对所写事物有什么样的态度,这个他写的时候就清楚,他没有放任自己的诗思到不着边际的地方。像刚才几个人谈到的《嚎叫》,嚎叫,这种声音一定是很大的,这个雨一定是暴雨,暴雨砸下来,这个就是表现的雨的形态,雨很大才能把尘土砸出痕迹,在大雨之中,不断地铺垫、铺陈雨之暴,之烈,层层推进。第一段、第二段、第三段,都是雨跟尘土的关系,雨对尘土造成的伤害,在诗歌的表达里泥土是有鲜血的,他说是尘土的血,对雨的强调到达了一个极致,然后来到最后一节,最后一节不能删掉,最后一节就是他要说的,他的点睛之笔,一个正在行走的人停下了他的脚步,他一定是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整条大街转眼只剩下他自己。那么如果没有最后一节的话,那前面就只是单纯的写雨的过程,没有得到一个思考的东西,他最后的思考也是落在了雨跟尘土的关系,作为人如何看待这一切?他没有给出答案,他给出了一个问号,表明了他作为观者,其实就是观天,观地,雨是天,尘是地。在天地之间呢,人何为,你去思考。人与万物的关系有两大类:一类是我为万物,一类是万物为我,玉垒的诗里面我看到的更多前者。

《中流砥柱》这首诗,很有意思。吴玉垒比较善于从常规的事物里面去寻求一个点,就是说这个事情发生了,他会去寻找意义的点,如果这个点找到的话,他就能够写出来。《中流砥柱》,起句非常的不俗,一块石头绊倒了一条河流,看到这句我还是很吃惊,因为写石头和河流的关系,这样的好诗歌也很多,一般都会想到两个角度,一个是石头随波逐流,引申为人在河流面前的微弱,被河流裹挟着。第二种是石头很强大,能够在水中岿然不动,从这个角度塑造石头。玉垒这首主要是第二个角度,但比第二个角度更进一步,石头已经强大到有力量反抗河流了。这句诗让我佩服,我没读到过这种表达,我也写不出这样一句。这句的想象空间也很大,确实水绕过石头时会有褶皱,可以视为被石头绊倒,有意思。如果仅止于此也不行,没有历史感,玉垒继续写,“刚好让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好了,意义出来了,原来这不是一般的河流,这是让孔子说出千古名言的河流,一下子就把这条河流的重要性做了强化。在座有很多学生,你们可能写诗或者即将写诗,这个就是诗歌它的妙处,诗歌可以把时空打乱,吴玉垒仿佛和孔子站在一起,听他讲出那句话一般。细细的品,挺有意思的。

刚才大家在批评那种信手写、不经过思考的诗作,那种诗作大都回味的空间不大,玉垒不是那样子的,他每写一首估计都会想很久,找到了切入点,更重要的,找到了意义之所在才开始动笔。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对他所揭示的作品主题有认同,就能引发共鸣。如果没有共鸣,有可能作者没有表达好,也不是每个诗人想写什么,就能写出什么。也有可能读者跟不上作者的思路。这两种情况都可能存在,没有关系。最后我再以一首《沙尘暴》来论证吴玉垒的写作,如同前面两首,玉垒依旧把诗的意义放在最后一节,前两节写沙尘暴来的状况,最后,电视上说,春天来了,貌似有点突兀,其实他就是告诉读者,这是春天的另外一种修辞,因为我们习惯的看法里春天都是春暖花开的,百花齐放,很美,很明媚,都已成思维定势了,但是在这首诗里,春天也可能是沙尘暴的,没有这个结尾,这首诗也就没有写的必要。这首提供的是另一种类型的春天,不美好的春天。我们读吴玉垒的诗,只要知道他的每一首都会提供一个意义点,就很容易进入。当然作为读者我们也不必非得在吴玉垒的诗中找意义,只要他的诗有一句打动你,让你豁然开朗,知道语言表达的奇异之妙,提醒自己今后写作时也注意与众不同的表达,其实也就够了,譬如他那句“一块石头绊倒了一条河流

第二点我想说作为编辑的吴玉垒。他编《泰山诗人》,因为《泰山诗人》在泰安,泰安以前我不太知道有什么诗人,现在因为《泰山诗人》所集结的本地诗人群落,我慢慢了解了。这很重要。这是玉垒对泰安的贡献。吴玉垒是个好编辑,有策划、有行动力。印象最深的有两个栏目,一个“泰山诗典”,就是中国当代诗人写泰山,放在扉页。另一个“巅峰悦读”,就是由他自己主笔推荐一部好的诗集。那一年他知道我到过泰山,一定约我写一首,尽管我跟他说我是缆车吊上泰山的,没感觉,他说有没有感觉都要写,结果我还真写出了一首自己挺满意的诗作《忆泰山》,这个我要感谢他。好的编辑就是这样,能激发出作者的好灵感。

 

安琪:以意义为终点的写作
安琪:以意义为终点的写作
安琪:以意义为终点的写作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