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歌中的“女性问题”

(2015-05-23 19:45:50)
标签:

诗歌中的“女性问题”

颜艾琳

阿芒

紫鹃

安琪

分类: 安琪文论

诗歌中的“女性问题”

——兼及颜艾琳、阿芒、紫鹃三位台湾女诗人

/安琪

 

女诗人生活在今天很幸福,这是我想说的第一句话。为什么突发此言,原因来自我从晴朗李寒文艺书店购得的一本纸张发黄、偶有破损的书,书题为《中国历代女子诗词选》,周道荣、许之栩、黄奇珍编选,新华出版社19838月第一版。全书收入女诗/词人250人,时间跨度从秦末虞姬到清末秋瑾。这么漫长的时间里才有这么一些诗/词人存世,且许多还是名字散佚的“某氏”或“相传为妓女”等,另有相当部分为“某某妻”譬如“窦玄妻”之类的。万恶的“封建社会”(打引号是因为有史家不认为那段时期为“封建社会”)对女性才华的歼灭真要到了片甲不留的地步。当然,这是我作为女性的视角。男性如何看待此现象?请允许我插一段小故事。

话说2000年在漳州诗会上,当诗歌研讨进行到某个话题涉及到女性诗人,那时还比较激进的我谈到了女性诗人被遮蔽因而显得稀缺的状态,然后我听到诗人杨克缓缓地用略微拖长的广东口音接过我的慷慨陈词,你这种观点有一次翟永明也谈到,我对她说,女诗人少有什么不好呢?从李清照数起,不超过10人就数到你了。杨克讲这话时语态是一种调侃,但不带恶意,却也突然间从另一种方向(主要是男性的方向)切入“女性诗人在整个文明漫长的历史上相对稀少”这个事实,不免让我心惊。为何同一个事实在男女性思维的层面上竟然导出如此强烈不同的结果?难怪说,男女的差异比人跟猴子的差异更大。

当天杨克还说,像他,从古代排下来,不知道多少百名后才排到他。请杨克老师原谅我把当年他的话在今天公告出来,也许杨克本人已忘记了他曾讲过,但我忘不了,我觉得杨克的观点在狡辩中有他新的思维提供。故记录下来以供参考。

跟古代相比,今天的女诗人什么状况?那简直就像本文第一句所说的,今天的女诗人真幸福。时间跨度不必太远,就从新时期朦胧诗开始算吧,到现在,女诗人有多少?叫得出名字的一定不下100人。可以说,现在的时代,是对女诗人构不成压抑的时代,只要你想写,谁都管不住你。

仅从“怀孕生产”和“艺术创作”之间的相似我就毫不怀疑“艺术是阴性的”这句断语的正确。女性的敏感、多思、自闭、絮叨……无不与艺术息息相通。诗歌作为艺术的一种,自然也与女性更为亲近。因此我们看到,若以同年龄段刚刚出道的诗人来看,则女性诗人往往在把捉万物的直觉上和原创语言的爆发力上优于男性诗人。这是艺术之神对女性的厚爱。

那么,是不是女诗人在诗歌之路上自此就一路高歌,远远地跑在男诗人前面?让我们还是以数字说话吧。手头有一本《读诗:1949-2009中国当代诗100首》(江苏文艺出版社2009年出版),主编潘洗尘。本书特邀16名诗人、批评家每人推荐当代诗100首,在进行票数统计,最后得出最终入选者。可以说,本书最大限度排除了主编的个人意志,最大限度体现了诗歌人选的公正性。本书每人入选一首,也就是,共有100人入选本书。我算了一下,女诗人13名,占总人数的13%。显然不算多。

另一本《力的前奏——四川新诗999999首》(白山出版社2015年出版),蒲小林主编,胡亮执行主编。我算了一下,女诗人21名,大约占总人数的21%。也不算多。

选择这两本是有它们的代表性的,前者为全国性选本,后者为地方性选本。都是有时间的象征意义,前者涵盖中国新诗60年,后者涵盖中国新诗100年。前者为众人眼光,后者为个人视野。也就是,无论众人还是个人,女诗人在这种时间跨度大、象征意义明确的选本中都是少数。这里面透露了什么秘密?

秘密一,基于两部选本的主编均为男性(潘洗尘选本所选择的16名诗人、批评家除了一名女性外,其余15名均为男性),两部选本的男性意识很明显。有意思的是,生活中男性喜欢女性,爱护女性,但一旦涉及对男女创造力的确认,男性总是更信任男性。

秘密二,不可否认,即使放在全球来考察,现今的社会,依然是男权社会。无论哪个界别,男性总是主角,相比于政界,诗歌界对女性已经很优待了。女性诗人应该为此庆幸还是自嘲?

秘密三,我很早就在一篇文章中说过,一流的女诗人相当于二流的男诗人,二流的女诗人相当于三流的男诗人,三流的女诗人相当于不入流的男诗人。以男诗人眼光来评判是这样的,可悲的是,以女诗人眼光来评判,也是这样的。

秘密四,不管出于主观还是客观,女诗人的心胸、女诗人关怀世界的能力、女诗人介入社会的自觉,等等等等,确实都有不如男诗人之处,这也许是女诗人起步快却持续劲头不足的原因。女诗人容易自我满足,容易浅尝辄止,容易安于现状,容易见好就收……也因此,能跑到终点的女诗人总是比男诗人少。或许,这是前面两个选本中女诗人少的原因?存疑。

秘密五……

秘密六……

好在社会发展到今天,男女已渐渐从对抗走向和谐的关系,譬如海峡国际诗汇微信群特为女性诗人组织的每周一次的“红月亮女诗人专场”,据我所知,海峡国际诗会微信群的发起和组织者均为男性,在这500人的大群众特意辟出一方女性阵地名之为“红月亮”,实在也是男性诗人的良苦用心。对于这种能够展示女诗人诗艺的平台,女诗人也乐意接受,譬如今晚的专场就针对三个台湾女诗人颜艾琳、阿芒、紫鹃。主办方邀我来主持自然因为201212月我应鲁亢之约在《海峡瞭望》开设“台湾诗人推介”专栏的缘故。我之答应自然也是因为恰好今天要研讨的三位著名加优秀的女诗人我均已在刊物上推介过。

近几年拜两岸诗歌交流的相对频繁和网络的便利,大陆诗人陆续知道除了洛夫、余光中、郑愁予等著名又著名的老诗人外,台湾还有许多中青年诗人谓之“中生代”和“新生代”,这里面就有今天要和大家一起交流的颜艾琳、阿芒、紫鹃三位。谢天谢地,此前我所知道的台湾女诗人只有一个席慕蓉,于是我认为台湾女诗人大都写的就是一种青春的感伤,爱情的惆怅。

直到,颜艾琳、阿芒、紫鹃出来,除此,还有夏宇、罗任玲、隐匿、叶觅觅等女诗人也非常优秀。这些,留待今后大家继续关注。

今天,当我读到她们三位提供的研讨文本我很高兴,这真的在我的意料之中,她们都拿出了自己高水平的诗作,其实,以我目前对这三位诗人的阅读,她们几乎就没有写得弱的诗作。我尤其喜欢的是她们诗中的探索性、新异性和前卫性。我羡慕她们一直保持着对事物的敏锐感知和鲜活的表达能力,羡慕她们的激情,她们尝试一切的勇气。我对她们三人的小文百度可以查阅到,我就不在此重复了。

大家读她们吧。

 

                                       2015-05-2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