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安琪
诗人安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27,258
  • 关注人气:49,4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海峡都市报》|安琪:被疾病访问

(2020-01-10 16:23:59)
标签:

杂谈

安琪

海峡都市报

散文诗

疾病

分类: 安琪散文诗

被疾病访问

安琪


一天只有这一块时间是真的,因为它有痛感。从手心开始,它掏出钱,丰盛相等于半个月的薪水就转手了。然后是手臂,它被一根细细的针小心地亲吻了一下,于是便有无色药液无声注入。相对于疾病的冷静,我显得不够庄重,我哇哇叫着,为失去的钱和每天那一针胆寒落泪。只要五天,我安慰着自己,疾病就走到了它的终点,而我却还可以依然阔步前进在人、车、灰、尘的大街。至少我的生命要比疾病漫长。

我这么想着,就正常了,就看到面前的诗歌还很整洁地提醒我过去的形状,虽然有时不免混乱,但也是无可指责地成就一座座语言堡垒。我发现疾病时物资的,譬如一头栽向皮椅的瘫软,控制不住地嚎啕大哭,或者被牵引着一手举着吊瓶一手扶着墙走象卫生间的脚步……偶尔疾病也是精神的,譬如写作过程遇到的障碍、情人间的不关切眼神、一本书无法帮你恢复对世界的自信……这时候,向已经成型的诗歌宫殿行走是绝对必要的。否则,谁又能在疾病的双重威胁下不弃械投降,成为疾病制造成功的失败标本?

描述疾病太困难了!我在32岁时被疾病初试身手即小获甜头,正如我在23岁时对诗歌初试身手即小获甜头,我把它理解为一种因缘流转。谁都知道对我而言,诗歌就是我的病!我在生活中行云流水是诗歌,我在现实中四处不适是诗歌,我在这个属于我的短命的时间旅程中拥抱浪漫感伤并最终与之同归于尽还是诗歌。身体由什么组成,一个朋友说,由尖叫组成。事实上,尖叫也是诗歌。我曾经这样写过“我尖叫因为我饥饿”。在我看来,永远处于饥饿状态的诗歌之胃才能迫使一个人不断地吸收,不断地像埃利蒂斯所愿望的去“畅饮太阳”。相对于身体的疾病,我的诗歌的疾病更为巨大,当它突然枯萎像已经过去的半年,我怀疑我的存在从5月到10月。什么都没写,如果你问我最近写了什么,我会无限惊慌地回答你什么都没写。大脑被换了,手被换了,呼吸被换了。我不是你所知道的我了!相同的遭遇一定也常常落实到其他写作者身上。这时候,写作者退去了写作身份,成为一个病人。所谓的常人是没有的,你能说那些没有自己的意志与思想的的人是常人吗?当我写诗,我是诗人,当我不写诗,我是病人,仅此而已。

这么一想,我又深感痛苦。即使针已从手臂上拔出,即使钱已被我再次赚回,我依然感到痛苦。我希望访问我的不是疾病,甚至不是诗歌,而是意志和思想。

 

                                                    2001年

 

刊登于《海峡都市报》2001年10月23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