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与柔刚诗歌奖

(2006-04-28 11:04:31)
标签:

安琪

分类: 安琪随笔

我与柔刚诗歌奖

 

                    安琪

 

柔刚诗歌奖已到第十四届了,真快啊,那么,我的诗歌写作也过了十四年了。柔刚诗歌奖创立的1992年恰好是我现代诗歌起步的那年,所以,我对柔刚诗歌奖的创设时间一直牢记着。 

 

我之被诗界同行注意到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即是柔刚诗歌奖,1995年,我获得了第四届主奖,此前我曾以诗集《歌·水上红月》投过,因其质量之弱自然没有音讯。1994年年底至1995年年初,我突然有了第一次诗歌状态的爆发,写出了《干蚂蚁》《未完成》《节律》(还有没被选中但我以为也很不错的长诗《相约》),当时,正好第四届又开始征稿了,我内心怯怯,不想再投。

 

然后就是19957月在省文联召开的文代会,我有幸作为漳州文联代表团一员参加了此会。一报完道,我当即看会议住宿记录,看到了舒婷、汤养宗,舒婷已经在1994年漳州书市上见过,汤养宗倒没见过,其时养宗声名显著,我就打算去拜访一下他。

 

我顺着会议报道提供的房号找到汤养宗时,先说我是他的崇拜者,把他乐得一脸忸怩和喜悦,手足无措起来,然后我才告诉他我叫安琪。那时我也已经在各类报刊发过不少东西了。果然,汤养宗站了起来说,安琪,不得了,福建新锐啊,你这两年的势头很猛。

 

两人便约好去拜访舒婷,打电话过去,舒婷说,行,她再把吕德安、金海曙、柔刚请来,晚上大家一起聚聚。

 

晚上,在舒婷的房间里大家果然见了面,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吕、金、柔。当时,第四届柔刚诗歌奖已经开始征稿了,话题不免谈到这个。汤养宗的观点是,为了提高这个奖的品牌效应,应该颁发给诸如西川一类的成名诗人。柔刚坚持认为,必须诗人自发投稿,西川如果投稿参评并且被评上了自然很好,如果他不参评那肯定是不能给的。我的意见和柔刚一致,但没说出来,我只是说,这个奖太难了,才一个主奖得主,我都不敢参加了。

 

柔刚说,没事的,欢迎大家参赛,关键是过程。

 

舒婷认为,颁发给名人没意义,她以前鼎盛时期奖项多多,她都分不出时间去领。她认为,倒不如颁给那些真心热爱诗歌的新人,譬如黄江滨(我在福建时期均以此名而非身份证上的黄江嫔)等。

 

舒婷是顺口举了我的名字,我却是在她和柔刚的鼓励下坚定了回去投稿的信心。以后我得奖,我把它当作是舒婷说话很圣(闽南语,意为灵验)的标志。舒婷曾在两个场合顺口说过我好话,结果都应验了,我觉得舒婷已经有神性了。福州这是第二次,第一次是漳州书市期间漳州市委宣传部组织了一次本地作家座谈,蔡其矫、舒婷、陈仲义都参加了,我作为本地诗歌作者自然也参加。席间我问陈仲义老师,为什么福建诗坛自舒婷以后就寂寞了呢,请他从理论家的角度做个解释。陈老师尚未回答,舒婷就笑着说,福建诗坛出了个黄江滨怎么会寂寞呢?舒婷的谈话风格之机智风趣,和她一起呆过的人都能领略。当场大家都笑了起来,气氛显得颇为轻松,我则心中喜悦和感动交织,对于第一次见到舒婷的人,那种感受真是一言难尽。那一年我25岁。

 

文代会回去后,我鼓起勇气把那四首长诗投了过去,内心一点希望都不抱。到了1995年12月底,眼看最后揭晓的时间要到了,我不免暗中还是有些期待。那时没有网络,一切都依靠信件和电话,前几届的柔刚奖都是在12月第一个星期日由柔刚先生亲自打电话通知获奖者本人的。十二月的某天,我真的接到福州一个传呼电话(那时还没有手机),我心跳不已,赶紧跑到文化馆楼下的公用电话打回去,果然是柔刚,他告诉我:你获得这届柔刚诗歌奖。

 

我连说谢谢。

 

因为这届是我获奖,柔刚于是把颁奖会做大,做成一个邀请本省各地青年先锋诗人都到场的“第四届柔刚诗歌奖颁奖仪式暨福建省首届青年先锋人研讨会”,几乎全部当时正在诗歌现场的青年诗人们都去了,大概40多人。福建的青年诗人们大都是在那次诗会上认识的。那个会议开得极其严肃认真,很有建设性和针对性,详情可以独立写一篇文章。

 

1995年的那个先锋诗会成为福建诗人出场先后的一个重要标志,基本上,那次没被邀请的人都是比较晚才出道的,而参加的人内心都有一种亲切感,互相觉得是同一个时代的战友,虽然那次诗会争论得挺厉害的。现在凤凰卫视的程鹤麟当时因为策划主持福建电视台“新闻半小时”而受到批判,被冷处理,那天的会议他也出席了,并做了发言,他发言的第一句话是:许久未在公开场合说话了,一时有点失语。程鹤麟对柔刚诗歌奖能在福建当时比较保守的环境里诞生感到由衷的敬佩和欣慰。

 

整个过程柔刚什么都没说,他一贯如此,从来不让自己站在奖项的前面,按他的观点,柔刚诗歌奖已经独立于他了,已经不属于柔刚了。任何见过柔刚的人都会对他留下很好的印象,他的低调他的谦逊,我后来在黄礼孩身上同样感受到。我想,这就是做大事的人的一种朴素本质吧。

 

我相信那次柔刚看到我一定有些稍许失望,因为我当时的表现很糟糕,在王光明先生念了授奖词后,我也说了获奖感言,说得很一般。我一向认为我的诗歌是有神助的,有超常发挥的一面,其余文体写作就是本色发挥。一个奖项和获奖者的关系不外如下两种:1、奖项使获奖者生辉;2、获奖者提升了奖项。对当时尚是无名之辈的我而言,柔刚奖应该是前者了。

 

2000年,我和康城主持的“第三说”承办了该年度的柔刚诗歌奖,得主孙磊是70后非常优秀的诗人,我感到很安慰,至少证明我们这一届在评选过程是严谨而有成效的。2001年元旦,在福州举办了颁奖仪式及全国青年诗人研讨会,邀请了哑石、黄梵、马永波、吕叶、王明韵等外省诗人,这些优秀诗人到福建,无疑为本次研讨会注入一些值得深思的东西,即,相对于外省诗人的博学、善表述、有观点,福建诗人们大都显出了一种木讷和笨拙,也就是,在桌面上,我们无法和他们达成对话。基本上是他们自己在对话,好在我们有理论家陈仲义、王欣、宋瑜,好歹救了一下场。我想,福建的诗人们是属于能写不能谈的一类。

 

会后,我和柔刚交流了一下,柔刚对孙磊非常满意,柔刚说,任何一个优秀诗人的获奖都是对该奖的最大贡献,他要感谢承办方和获奖者。我也很高兴任何一个优秀诗人获得该奖,我希望与这个奖有关的人都是立得住的有说服力的。

 

我对柔刚说,我一定会给这个奖增光的。柔刚说,安琪,你已经做到了。

 

那一瞬间,我竟然眼眶潮湿。我的简历里常常有一句:199512月获第四届柔刚诗歌奖。

 

后来我遇到陈超、唐晓渡,他们是我那一届的评委,说到我的诗印象最深的还是《干蚂蚁》《未完成》《节律》三首。可惜《相约》据初评委郭志杰先生说,没到他们手上,所以没看见。结果,那首《相约》我自己也就放在一边了,连稿件都很难再找到。

 

借第十四届柔刚诗歌奖开评之际,做个简单回忆,算是对往事的一种纪念。

 

                               2005/11/2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