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秦玉龙
秦玉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67,283
  • 关注人气:2,1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流浪儿到记者

(2006-03-07 15:52:25)
标签:

流浪儿

记者

人生

感性

才气与命运

分类: 秦玉龙简介

 从流浪儿到记者

 

从流浪儿到记者 

 

  记得会识文断字的时候,曾经立下过两个宏愿:一是做一名大作家或学者,二是娶一个人间最美的女子为妻!人到中年时,蓦然回首才发现,一个已是水中月,一个已是镜中花。

  公元一千九百八十五年一个秋天的黄昏,在泾河北岸大秦塬上的一个村落里,一个瘦弱的男孩正躲在麦草垛下哭泣,让男孩如此伤心的原因是他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继父要他回家帮助大人料理家务,挣钱养家。那一年,这个男孩仅仅13岁,小学刚刚毕业。

  就在那个秋天,追着落叶的脚步,男孩赌气离家出走了。这一走,整整就是五年。五年来,男孩先后辗转各地,以打工谋生,曾经在饭馆当过跑堂,在建筑工地抱过砖,在小煤窑背过煤,曾经遭受过无数白眼和冷遇,受过数不清的委屈和辛酸,但爱做梦的男孩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他和文学结伴度过了坎坷但却丰富多彩的青少年时光。

  后来,厌倦了漂泊的男孩回到了家乡——平凉大秦回族乡大秦村,流浪经年回家的他,除了随身携带的两大纸箱书籍之外,几乎身无分文。当双脚踏上家乡松软的黄土地时,他又一次哭了,曾经的仗剑负笈闯天下、衣锦还乡的梦想已被残酷的现实击打得支离破碎,再也无法拼接。于是,男孩收心了,蜗居在两孔破窑洞里的他,除了看看书,写写字之外,和家人一起春种秋收,汗珠子摔八瓣,只求温饱而已……

  时至今日,我仍然不敢相信,那个衣衫褴褛到处流浪的少年,那个躲在麦草垛下哭泣的小男孩,就是我自己。我也很难认同,那个看小说都要查字典的农家孩子,有朝一日会成为一名靠“卖弄”文字糊口的记者。但他的的确确就是过去的我,也许在通过自考拿上本科文凭的那一天起,我已经不再认为自己是一名“小学生”了,可这么多年的经历和磨难告诉自己:我还是原来的我,爱做梦,好逞能,思想天马行空,行为乖张怪戾……

  从流浪儿到记者,我经历了从蚕到蛹到蝶的蜕变,但依然未变的是一颗火热的心,一份顽固的执著和张扬的性格。
  多年来,在平凉这个小地方,记者之于公众就像母鸡之于下蛋一样平常,我也不例外。作为一名时代、生活的记录者,我用自己全部的爱和恨、智慧和心计,企图努力做个合格的记者:说真话,写真事,做真实的新闻。尽管这种追求会时不时遭到强力干涉,会“失去”好多“朋友”,会得罪一批人,可我不悔。因为在我的人生词典里,作家或学者与记者原本没有太大区别,太大差距,就如同最美的女子是别人的妻子一样让我赏心悦目。

  还好,有一位“智慧的人”用他智慧的眼睛发现了我,给了我施展抱负以及才华的舞台,并且一直以来紧跟着我的脚步前行,不时校正一下我“踏出犁沟的步子”。他是我的良师益友,也是我的命运之神。缘于他,我加入到了新闻记者这个也许本不属于我的行当,一干就是十多年。也许再过十年八年,那个时候再回头看自己,岁月的尾巴会不会给我留下一点值得珍藏的东西。
   我思故我在,当记者的感觉其实不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