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宁延达
宁延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485
  • 关注人气:1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说厨房8

(2009-11-17 22:43:58)
标签:

膳食

兰花酒

文人

暴发户

枚乘

文化

分类: 我说厨房

文人菜

公元前120年前后的一天,楚太子生病了,一个叫做枚乘的文人这样描写了楚太子的膳食"犓牛之腴,菜以笋蒲。肥狗之和,冒以山肤。楚苗之食,安胡之飰抟之不解,一啜而散。于是使伊尹煎熬,易牙调和。熊蹯之臑,芍药之酱。薄耆之炙,鲜鲤之鱠。秋黄之苏,白露之茹。兰英之酒,酌以涤口。山梁之餐,豢豹之胎。小飰大歠,如汤沃雪。"

 "煮熟小牛腹部的嫩肉,加上笋蒲;用肥狗肉烧羹,盖上石花菜;熊掌炖得烂烂的,调点芍药酱;鹿的里脊肉切得薄薄的,用小火烤着吃,取鲜活的鲤鱼制鱼片,配上紫苏和鲜菜;兰花酒上席,再加上野鸡和豹胎。"

这像是一种阶层的生活投影,历经千年,读起来依然令人震惊,膳食里一味的都是热血生物,在中国饮食观念里来说都是大补的食物,看来这个楚太子已经虚弱的一塌糊涂,我们甚至能够想象得出,那个病怏怏的太子,它的宽大青袍无力的垂落塌下,面黄肌瘦的太子勉力挣扎着托起筷子,这些神奇的膳食能让让他恢复因为久耽安乐,日夜无极而耗尽的体力吗?

从食谱清单上来看,除了所用物料均来自于奇珍异兽之外,这种大餐更像是一顿穷奢极欲的表现,我觉得跟农村暴发户炖上一大锅猪肉所获得的心里宽慰没什么两样,他们之间的神态其实极其相似。

但是描写菜品的这段文字里面所流露出来的文学感和韵律感实在让人浮想联翩,舌底生津,千百年来,成为无数人的最高生活向往,我不禁想问,枚乘这样描写膳食,他对厨房饮食的理解是什么样一种心态?他能代表多大范围的人群?而一锅暴发户的炖猪肉,如果由枚乘来描写是否也能写得这样的荡气回肠?这样的文字我恐怕是写不出,但我深信枚乘的功力。

吃者无心,观者有意,由于文人团队的加入,那些仅为实其腹的饭食又几何时凭添了更多魅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