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冬雨梦梦
冬雨梦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840
  • 关注人气:1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听得到......

(2014-02-09 10:28:30)
标签:

里仁馆

师院

艺术

杂谈

冬雨

   
    听得到......

    无论什么时候,即使是最迫切的渴望,也不能硬塞到心里。必要时,它们自己会直接地、从容地到我身边,占据一个适当的位置。有时,正当我需要的时候,一个忘记的人、一件经年的琐事,会突然生动的浮现,这种情况常常让我感到惊奇。

    寒冬时节的下午,和三俩闺蜜相约“鞍山师院”,去看“慈航寺”的一帮老票友吊嗓儿唱京戏。那场面,一打鼓、一出槌儿,都是谱儿。泛着灵气,闪着机巧,渗着智慧。我久久凝视,呼吸屏住,竟看见了许多冬天的景象。好像是踩在结冰的湖面上,有轻微冰的碎裂声,有朦胧的浅蓝色的光泽。 但我并没有尽力去记住它们,不过我确实知道,它们跟心灵的轻松和平凡的思想奇妙地结合在一起。我想,重要的是冬天的感觉所引起的情感和思想状态——时间、地点、偶遇的人物和事件。当我在倾诉这些文字时,一种腔调恍如隔世,抑扬顿挫般让时光倒流,在师院的青春时光疼着我、念着我就回来了。最近看过冯导的《私人定制》,虽然评论并不乐观,但我觉得很久没笑得那么没心没肺了,也很久没哭得那么暖身暖心了,特别是《时间都去哪儿了》歌声一扬起,场里的我真的把持不住了:“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我甚至不再记得我那时的容貌,或许它会从一张旧照片中向我呈现,可那好像是另一个人,在另一个地方,另一个故事里。那中间一定隔着某些休止符,停顿一下,然后音乐不经意的响起,把我从生活的停滞状态带动起来。

    在我看来,这就是那天晚上两名学生,四位老师聚会的原因。透过时间的窥视,老师的“里仁馆”似乎是一个乐园,或者说时间就是一个乐园。也就是暗红乌龙一壶,窗外有清冽寒风,一管粗壮羊毫,三幅成竹在胸墨迹。砚上的青墨有滋有味的宣纸就和着一把老吉他的歌唱,隆冬的傍晚权当成“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就好。

    接下来的那个夜晚,那个身处欧式餐馆令人沉醉的夜晚,把我们的思绪引向虚无缥缈之中。就像我渴望经历的一段故事;就像身在上海石库门建筑中的一个天井里,四周环绕曲折的走廊。我想,我们的交谈另一些人是永远也无法知晓的。就我而言,自己是否也可以像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中一样召回二十年前的时光原貌呢?我清晰的记得,那天晚上,师生的身份显然被打乱,因为每个人的头脑中都是一幅由记忆串联起来的图画,一些由语言或歌声的音节带来的触觉,与我突然间在心里弥漫的莫名的欢愉相呼应。那晚的歌声是绵延的,我真的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把我听到的每一首关于青春的歌列一张单子,或者还能抄到高中时的旧歌本上有多好。

    想起张小娴在《等候适当的时光再遇》里说,有时候,买了一本书或一张碟,就随意放着。过了很久,偶尔看了那本书或听到那张碟,却有相逢恨晚的感觉。可那时为什么会不喜欢呢?偶尔再见,才会懊悔自己错过了一本书,遗失了一首好歌。也许,那不是遗忘,而是时间不对。起初,它不能触动你,是因为你的心境不同,还没有那种领悟。游走在身边的人,也许都在等候一种领悟,等候适当的时间。对了,你便会爱上。幸好,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走走停停,再回到原来的地方,最后,在听得到的时间里见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遇见永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遇见永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