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恆清
恆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33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林中治與「禪學講座」】 說老人、說老師、說老話(一百六十七)

(2017-04-13 23:49:07)
标签:

转载

林中治與「禪學講座」

 

剛說過周勳男與《宗鏡錄略講》的複雜經過,忽然又看到林中治整理的南師所講「禪學講座」出版上市了,不免又大吃一驚。

既然把《宗鏡錄略講》一書的前因後果說了一番,當然也要將南師所講「禪學講座」,以及與林中治的因緣講個明白,以方便讀者了解真實的情況。

林中治也是禪學班的同學,他是在國民黨一九四九年從大陸撤退台灣時,被軍隊強拉入伍而來到台灣的。由於他也讀過一些古書,文筆又不錯,所以在軍中是文書仕官之職。後來退役輔導就業,被分派到電力公司工作。

林中治早就投身佛法的修習了,遠在認識南師之前,他就熱衷於禪宗,曾隨學過懺雲法師等大德。但因醉心於禪,參加了孫毓芹老師所主持的禪修靜坐班,在南師一九七○年禪學班開始後,孫公就帶他們全體到禪學班來了。

林中治在跟南師學習的時光中,他認真、努力又專心,超過一般,每日下午四時,工作完畢,他就到南師工作所在的蓮雲禪苑四樓幫忙,他謙虛、熱心待人,大家都叫他林大哥。

一九七二年禪七後,我曾再三催促他寫報告,結果他寫了〈小兵習禪記〉一文,發表於《人文世界》月刊後,造成了一些轟動。因為他真實的修行經歷,和坦率的自白描述,感應了愛好修法的年輕人。

記得他在文中描述見到自性的過程,由於我沒有修養,又不懂,當時還特別請教南師,問他(林)所體會的,是否仍是第六意識的某種境界?南師當時很肯定的答覆我說:

「那是真的,他見到了自性。」

他是唯一的一個,我所知道的,被南師認可見到自性的修學者。但南師又說,林中治想要宏法的話,至少要關門讀二十年書。

可惜的是,進步常伴隨著障礙,不少人看了〈小兵習禪記〉就前來找他問道,他當然熱心與人分享,不會認為這可能是「好為人師」吧!

令人當時不解的是,每當他回答別人問題時,南師就從辦公室出來對他說:「不對不對!」當他重新再說時,南師仍說:「不對不對!」

南師如此說,大家當時都有些困惑不解,直到多年後,才逐漸明白,這大概是南師的苦心,是要他(林)含蓄不露,繼續修行才可能達到頓悟,如隨緣出來講法,反而耽誤了進步。可惜呀!教人如何說啊!這就是緣吧!

林中治後來隱居於苗栗法雲寺後山,也常應邀到法雲寺講法,他很會講,也很受歡迎。

一九八八年,南師從美國到了香港,不久老古公司人事大變動時,林中治參加整頓工作,負責倉庫,他辦事能力強,很有成效。不久又應邀到首愚法師主持的十方禪林講經說法,並將記錄刊載於《十方》月刊。

記得有一次,大概南師看到了《十方》刊載林中治的文字,就打電話給我說:「為什麼把我講的唯識刊登啊,那是隨緣的方便講,不可以印行。」我說:「那是林中治講的啊!」老師聽我這樣說,還再三叮囑不可輕易整理唯識講解出版。

現在回想起來,南師所看到在《十方》刊登的,正是「禪學講座」中的一部分。

後來林中治不再講法於十方,另有功德主為他安排講法的道場,由林中治定期講課,並由跟他學的弟子們整理記錄出版。

有一天在老古門市看到林中治講唯識的一本書,我帶到香港請南師看一下,豈知南師卻說:「用不著看!像熊十力那樣的大學問家,講的唯識都還有問題!」言下之意,林中治所講的,還會沒有問題嗎?

言歸正傳,回來再說「禪學講座」的事吧。那是一九七三年的三月廿八日至十一月十四日,南師開講禪學的課,定名為「禪學講座」,共講了三十三講。林中治整理的記錄,隨即在《人文世界》當年第五期開始刊載,至第七期,一共刊登了三講。到第四講則叫停,不再刊登了。

對於第四講即不再刊登這件事,我心中是有些納悶的,起初以為是南師沒有時間修改;再仔細閱讀,發現林中治在整理的過程中,增添了不少資料。這是他的熱心,為了更詳盡解釋。但是,這也是在講解中灌水,可能不是南師所要表達的方式吧。

林中治整理的「禪學講座」,直到南師赴美後,才於一九八六年,從頭開始在《十方》刊登。奇怪的是,原來的三十三講變成了四十五講,中間也經過不少人的修改整理,這似乎已經不完全是南師所講的了。

現在這本書已於四月在老古出版了,林中治看過書稿嗎?南師對原整理稿並未肯定啊!現在這筆文字帳怎麼算?責任誰負啊?

我必須說的是,林中治是一個正派有格調的人,他是真修行,真學佛,生活簡單,絕不貪財的人。曾有人安排賺錢的道場請他去講,反而被他拒絕。

二○○七年底有一天,與謝福枝閒談中得知,林中治住在台北內湖翠柏新村的老人安養院中。我請謝老總告訴他,不久回台灣時想去看望他,結果我尚未與他見面,他卻於二○○八年一月往生了,享年八十歲。

我有時會想,如果那時我不催他寫報告,也就沒有「小兵習禪」了,也許,他在南師的教導下,可能會大澈大悟了吧?

這一切的一切,怎麼說呢?只好留給因果去決定了。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