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恆清
恆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18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古国治和他的亲子课

(2012-04-23 12:43:00)
标签:

转载

分类: 文化教育
支持古老师!

/本刊记者 张洪

曾有人感慨,在外面受伤是“外伤”,在家里受伤是“内伤”。

家,原本是一个可以“疗伤”的地方,现实有时却事与愿违。来自彼岸的一套亲子课程,使很多父母重新认识了孩子和自己。

 

“早就准备好会有大量眼泪”

看似一场游戏,却是课程的一部分。

台上灯光变暗,二、三十个学员用“剪子包袱锤”决定谁扮父母,谁扮孩子。

大概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指导老师古国治挂着笑容的脸,此时略带严肃。游戏规则是,“家长”站着,“孩子”蹲下,以平时惯有的态度,“孩子”接受“父母”的训斥。

好像经历过彩排,大家瞬间便进入了角色。

 “给你讲话从来都记不住!”

“你总是没有规矩!”

“一边呆着去!”

看着台上完全的投入,坐在台下的学员有些惊愕。“剧情”确实出人意料。互换角色后,也许是有了被训斥的经历,双方更加入戏,受到委屈的“孩子”当场眼泪横飞,纸巾在人群中递来递去。

“从来没有蹲在那里接受过训斥,那个角度很有压力,而且她还叉着腰。”从“角色”中出来,36岁的张杰指着她的“家长”,来自四川的何琳说。来自廊坊的李玲玲则把正在玩橡皮泥的女儿抱在怀里,不断抚摸她的头发。刚才的经历,使她想起自己对孩子曾有的粗暴,那一刻,她不断扯出纸巾擦拭眼泪。

“或许也对应到她小时经历的场景”,课后,古国治补充说。“她大概会想,那一刻那么恐惧,孩子一定跟自己当时的情况一样。”

虽然只是“做戏”,临时扮一次“孩子”,但谈起彼时的感受,大家都有“委屈”、“难过”以及“恐惧”、“害怕”的感受,受了训斥的“孩子”纷纷在打理眼泪,只有个别“孩子”极不服气。

“早就准备好会有大量眼泪”,北京十方合和文化公司经理翟赴昱说。开课前,他叮嘱同事准备十盒纸巾,每桌一盒,看到大家入戏的程度,翟赴昱感慨,“下次要准备20盒。”

 

打孩子的习惯会遗传

“心理学这类课程其实一直有人在讲,但是像 古老师这样的模式,据我所知这是第一例。”翟赴昱透露,“课程把佛学、周易、西方心理学打碎了揉在一起,不仅针对孩子,重点是针对‘人’。”

古国治,过台湾老古文化出版社社长,出版过南怀瑾先生一系列作品。作为南怀瑾的學生,“老古”之名不胫而走,而他却說沒有資格作南怀瑾的學生不敢掠老师一丝之美。

课程的雏形要追溯到10多年前,那时,古国治在保险公司工作,设计了一个培训课程,通过演讲、电影、游戏等活动培训员工。当时很是火暴,每次只收50人,要考试才准参加。

当初的培训,后来演变成这套针对中国人家庭关系及个人发展模式的亲子课程。原本是古国治一人主讲,后来变成妻子余惠贞和儿子古峰共同参与。

学员分别来自沈阳、济南、包头、廊坊……,除了为人父母者,还有尚未成婚的年轻人。他们分坐在长形桌周围。桌上,最醒目的东西是矿泉水和纸巾,整个课堂像一个学堂,也像一次“雅集”。

“希望各位是带着问题来的”,身着中式黑棉服,对襟,古国治自始至终微笑。他喜欢重复的几句话是“对不对”、“了解么”、“好吧”。课程全程互动,问题经常在不同角落冒出。古国治随时停下来解答。课间,他一人吸烟斗,神态安详。

谈起开设课程的初衷,古国治表示,是因为社会上子女教育面临问题。“工作要上岗证,我们做父母有没有上岗证?”课程的重点,他强调,并不在于“如何教育孩子”,而在于“跟孩子的关系相处得好不好”。

“有人为了教育孩子,而把亲子关系破坏掉,只关心教育,不关心孩子,这是父母的迷失。”针对中国大学生忧郁症患者增多的现实,他叮嘱在座的家长,“关比教育重要。”

中国人讲的孝道,课堂上,古国治并不讲,他讲的是“父慈子孝”。不过,他提醒大家,不要以为他的家庭很好,“发生在各位身上的事情,也会发生在我身上。”

古国治坦言,他也打过孩子。说起自己挨打的经历,儿子古峰笑着感慨,“按说我应该恨啊!” 他认为,“只要家长开始成长,开始改变,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打孩子的人都是小时候被打过的。这样的习惯会一代一代传下去。”古国治打趣说,“比如古峰,他也会打他养的狗。”

古峰还记得,12岁的时候,父亲在家看一部影片,他走过去问,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古国治回答,没有好人,也没有坏人。

几年后,古峰领悟到,社会价值观判定的坏人,一定有使他成为坏人的原因,“我们往往只看结果,不看原因。如果能够阻止原因,就不会产生结果。”

谈及父母对孩子教育的误区,比如因为有自杀的情节,而阻止孩子看流行小说,古峰分析说,“其实这样的父母并不理解孩子,他不知道,孩子心里某部分的伤痛正好与小说中的情节对应。家长通常就是禁止,而不去探索,孩子内心伤在哪里,他能接受的是什么,他的价值观是什么。禁止只是治‘标’,而不治根,遇到机缘还会复发。”

 

 

“咱们找时间玩吧”

38岁的马文娟来自包头,课堂上,她想起自己曾经严厉拒绝过孩子,忍不住流下眼泪。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马文娟带孩子看病,回家路上,孩子坚持要玩健身器材,天热得让人中暑,马文娟一口回绝,孩子哭求100多米,马文娟终未答应。

亲子课为她解开了一个心结,像她一样,很多学员都在感慨:原来“玩儿”是孩子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

“中国人过于在意理性的东西,忽略感性的东西。”古国治说。“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面临压力,小学起就要求分数,一路初中、高中、大学,父母天天给孩子教这教那,不会跟他和他建立关系碰来碰去,打打闹闹。”

在他看来,“大人已经慢慢变得不是人,小孩子才是真正的人。大人生过气后,经常还要装气,气到对方给自己道歉,小孩子不会这样,气一会儿就好了。所以小孩子更像人,最原始的人。”

中国人从小重生理,忽略心理,重IQ,不重EQ,忧郁症患者均是EQ出了问题,而不争的事实是,“职位高的人EQ都高。” 古国治说。

课堂上,他要求学员现场回忆童年,那些快乐,温馨、赞赏,委屈、害怕、紧张的时刻……并将纸对折,写下自己的优点和缺点,与同桌人分享。

在天津农村长大的侯久明小时经常受到父亲的严斥,自幼害羞,心里一直埋怨父亲。讲完自己这段经历,沉默寡言的他脸上一片轻松。

43岁的何琳从小怕死,直到老师有一次告诉她“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她才瞬间了豁,终于把这个沉重的负担放下。

36岁的张杰童年最幸福的时光是同妈妈在被子里打闹,两人滚在一起。有过三次参加亲子课程的经验,张杰发现自己的优点越老越多,“原来是4个优点8个缺点,现在倒过来,8个优点4个缺点。”

重要的是,亲子课为她解决了家庭难题:原来还在为如何接纳丈夫前妻的孩子苦恼,如今,在一家医药公司作首席运营官的她一脸灿笑,“两个孩子都是我的!”

之所以连续三年参加亲子课,张杰觉得,“一些固有的东西上课时记得,下课后就忘了,所以要反复来听。”从不赞成上补习班的她,会对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别补了,咱们找时间玩吧!” 她的经验是,“父母管我少,我管孩子也少,父母对我赞赏少,我对孩子却会更多赞赏。”

兜完“老底”,古国治要求学员把纸裁开,“缺点,不用改,撕掉。优点,每天早晚各念一遍,当作早晚课。”台上台下一片笑声。

 

人可以有很脆弱的时候

亲子课上,这些说法有可能挑战习惯思维:

“领导有权威不可能有创意。”

“爱得越深伤得越重。”

 “用诚恳的方式待人而犯错,对方会原谅。”

 “太坚强会折断,要懂得示弱。”

“请记住人可以有很脆弱的时候。”

关于情绪的处理,参考了国外心理学成果,很多传统认知的负面情绪,都被古国治一一允许。他认为,情绪本身没有危险,真正的危险是情绪被漠视、压抑,这会造成人格畸形及痛苦。

“古人说,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并没有说不发。情绪只有被重视,被接纳,被处理,理性才会出现。”

辅助丈夫授课的余惠贞补充说,“我们的情绪是很宝贵的资源,不能浪费,一定要有一个出口。”传统要我们忍辱,往下压,在她看来,把气压下去,它会从别的地方冒出来,连本带利还给你。“压下去会伤身,挤出来才年轻。”

“中国的乙肝患者比例高,跟长期以来提倡‘忍’的风俗关系很大,根本的原因是缺乏表达情绪的有效途径。” 一位姓闵的学员说。

“中国人对情绪有很多曲解,认为不能生气,不能难过,也不能高兴,考试考得好,一高兴,会翘尾巴。”古国治认为,“这里面都是问题。假如一个人小时接受过多的批评和指责,长大后即使父母不指责他,他也会自己指责自己。”

课堂上,古国治提倡,要解决生气问题,首先要允许生气,允许自己生气,也允许别人生气。不允许生气,被老板骂后,回家会忍不住打孩子,会迁怒。

同时要通过描述事实,把自己的情绪说出来。人哭的时候,“陪陪她,让她哭。”

以此类推,古国治建议,“小孩子伤心的时候,最好的方式是抱抱他,给他温暖”,而不是习惯性地劝阻。

自觉是成长的开始。知道了问题所在,继而便是学会接纳,“允许不完美,允许伤心,允许难过,允许做不好。” 同时要学会赞美,放低自己的标准,允许孩子“乱七八糟”。

古国治传授的“人性的需求”是:尊重、关爱、肯定、赞美、信任……而这些恰恰是孩子最需要的。

课程结束时,李玲玲感慨。“我这三十年白活了!过去,在意的是孩子的不是,现在,发现更多是自己的问题。”

“如果发现问题在自己身上,那么恭喜你。”古国治说,“假如问题的按钮在别人身上,并不好办,在你身上,按一下就可以解决。”

课程结束后,有学员表示,学会了如何做一个有血有肉有情的人,包括表达自己的各种情绪,乃至表达愤怒也可以不伤害他人。

“不仅是学习,简直就是心理治疗。治疗之后,我们会放下思想上的包袱,会更了解自己,更了解人。”闵姓学员说。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