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波西
波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733
  • 关注人气:1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孤独,但并不可耻

(2007-07-03 10:05:27)
标签:

文字原创

                                冰子

一晚上都感到露在棉被外面的脑袋冰凉凉的,下意识地将脱下来的那件淡灰色的羊绒衫轻轻地保住在头部的顶端,这样冷的夜,在这的冬天里可是第一次遇到啊!

 

当听到隔壁墙外的那个学校响起来上课铃声的时侯,烟早已被冻醒了好久了。电暖气吹出来的微妙热气似乎都被从房门裂开的缝隙中透过来的冷气给淹没了,只是听到它不间断的旋转声,却没有感觉到它应该释放的热量来。

 

脑袋从被子里面伸出来,看看自己从嘴巴里呼出的白色的气雾慢慢消失在狭窄的小屋,烟连忙将嘴又放回到软绵的被子中,空洞寂寞的眼神在小屋的顶端徘徊,又在发呆的壮态中渡过了几十分钟,想到也该去编辑部了,再不起来老编就会用异样的眼神来看她了,胡乱拉过头顶的毛衫,先将手与头塞了进去,在绵被里面将它们穿好坐起,没等从被窝中带出来的热气散去,又连忙将掉在地毯上面的那件咖啡色的厚棉皮夹克裹在身上,拽起那条搭在明黄色沙发被上的蓝色牛仔裤,套在双腿的羊毛裤上。穿戴完毕,才敢拉开房门,哈,即刻间,那一片片白色的雪花就迫不急待地飘到烟的小屋里来了,争先恐后地染白门前的那一小片才透出来的空地,烟小心将头伸出门外一看,便感到一阵阵的欣喜,好美的雪呀!自由自在的在天空飘扬,飘落,还有门前的那两棵大槐树也变的分外好看,浑身上下好像包裹着在厚厚的白色的绒衣里,很是美丽......

 

烟深深得吸了一口长长的气,便不由地感到一种沁透心脾的酣畅,,仔细将牙齿刷洗干净,快速用毛巾抹了一把脸又翻出那顶蓝黄相间的格子鸭舌帽扣在稻草般长长披散在背上的自来卷发上。肩膀上拖着那只每天必带的军绿色矾布与咖啡色牛皮相配的单肩包,就冲到了街道,等烟不得不放慢不断打滑的脚步走到杂志社,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还好,老编压根就没来,没人理会她今天的迟到。

 

编辑部里有足够的暖气让人渡过这飘满雪花的据说是暖冬,却无比寒冷的冬天,这两天太闲了,刚刚将上一期完成的设计稿送到印厂,校完彩样,就等下期忙碌的日子了,外面还在下雪。

 

想到下雪后的天会更冷,烟开始不开心了,那间小小的屋子总是在很热与很冷的季节中徘徊游逛。

 

看着

很美很美的雪

在城市的天空飘洒

心开始变的很冷

在每一个冬天的季节

......

 

依然在下班的时候拖着那个背包匆匆忙忙地回到大槐树下的小屋,可是匆匆忙忙的回去又有谁在小屋等待呢!烟知道是没有人等待的,同样在慢慢变黑的夜里也没有可以等待的人。

 

一本本看过无数次的小说杂志零乱地散放在小屋铺着地毯的地板上,刊物封面的美女寂寞而无奈地摆着一成不变的诱人的姿态。。。。。。

 

一回到小屋就坐在棉被中的烟冰冷的手握着一支表面磨损却十分好用的钢笔在一页页白纸上写着孤独的诗句,床头那只圣诞节自己买给自己的淡紫淡黄搭配,分外好看的软软的热带鱼,瞪着执着的眼神,坚定地看着烟在白纸上划出的字,字迹中透露出的隐秘的伤感,深深地将小屋淹没在这冬季寒冷的冰冻中,

 

电话响了:“哈啰,喝咖啡去吧?”一个男人邀请着,“不,不去了。”一想到从温暖的充满小资情调的咖啡屋装神弄鬼再回到破旧泥泞的小巷,内心便充满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厌恶。

 

所有的,

所有的一切

在虚伪的空气中

含放着堕落,放纵

与单调而乏味的结果

 

没有一个男人是真实的,在每一个黄昏或夜晚听到的电话铃声无不是有关暧昧的伴奏,城市是多情的,城市是无情的,同时也是势利的,当男人们想要得到肉体的短暂的快感的时候,他会说出可以让他自己都感动的痛哭流涕的语言。当语言仅只成为一种取得对方好感的语句时,当语句变成一种时尚的文字,当文字背诵成流畅而充满真实的谎言时,你还可以相信什么?相信的只能是自己,只有自己才是可以拯救自己灵魂及肉体存在的坚强者,烟在长期孤独的日子里不间断地体味着、感觉着这一切,她深深地知道她周围的这些男人们在他们满足而悠闲的平淡日子里,在一成不变的生活中,从心底想要有一种的变化,在不影响现有生活的情况下,还想要一种不负责任的,轻松愉快且充满浪漫气芬。又不愿意从情感上付出许多,从经济上最好倒贴的好事,他们渴望与坚强而有能力,经济相对独立,没有依赖心,看上去又有些漂亮或有些气质有些魅力的女人是他们内心想要红杏出墙的渴望,他们不想破坏他们经过几十年辛苦营造的小家庭,又忍不住肉体单调而乏味的重复,总之,他们也在挣扎,但这种挣扎是自私的,龌龊的令女人不齿。

 

在这个漂浮的城市,烟早已学会了更加坚强,她冷冷地看着这些男人们的态度而从来不指责他们,她习惯与他们心平气和地交往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假装自己充实而快乐的生活是唯一的选择,拒绝短暂的爱情与情欲的无尽泛滥。

 

烟的内心也在痛苦而可怜的挣扎,只是这种挣扎只有烟自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深深地,刻骨地体味的,没有谁可以窥视的到,也没有谁想要去窥视。

 

又一个电话打过来:“喂,烟呀!干嘛呢?又在看书?”

“不,我在发呆”。“发什么呆呀?看起来很是郁闷的样子,我过来看你吧” ?

“不,不,不用了,谢谢了!我这里很冷,不适合来人的。到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再来我这里玩吧!到了冬天我想我是要冬眠的了。”

“那好吧!那先这样,开心,保重,再见!”

 

这样冷的天,烟的心其实是很绝望的,心似乎已经沉到了心的最底下的,却又要做出很轻松的样子与人们交谈着,玩笑着!

 

真的,一种很深很深的绝望在冬的夜里,常常不自觉的侵袭着烟脆弱而淡漠的心。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走出这种生命中的低谷的情绪,她想要找一个男人去恋爱,去一个两个人的世界里生存、温暖、散步!

 

也许

一颗独立的心

在孤独的太久了的时候

便想要不再孤独

在既将崩溃的时刻

想要遇见你

仅只是

说说话

或者

就这样

两个人肩并肩

安静地

在一起挽着手

平静地看斜阳

 

烟深深地将她的头埋在了每一个寒冬都陪伴她渡过的那柔软而厚实的棉被里。

 

黑暗中的她顿时感到了一种很舒服的温暖,过了很久都没有能够睡着的烟又将床边的台灯扭亮,随手拿起了丢在床边的日记本,她侧躺着,瑟缩着又开始了不停的倾诉,间或的笔尖在本子上停留很久,很久......

当时针走过在夜半时刻的时候,烟还在心灵的郁闷中听写着:

 

静静的小屋

空旷地将我

捧奉在它的中央

一个人

就这样安静地

等待

春天的太阳

照耀着迷乱而无奈的眼睛

从此阳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紫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紫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