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剑啸
李剑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608
  • 关注人气:3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自己的墓葬

(2016-04-19 14:15:06)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自己的墓葬作者:蒋殊的小院

[转载]自己的墓葬

36日《文艺报》第8

表哥打来电话,说明天就完工了,你们是不是抽空回来看看?

告诉母亲,她松了一口气说那就下周吧,一桩大事了却了也就罢了。

母亲说的大事,是在家乡给她与父亲砌墓葬的事。

多年以前,父母就提过这个问题,然而几次被我拦下。我以为,人好好的,干嘛提这些不吉利的事?人还好好地活着,怎么就要给自己掘墓葬?在我看来,这些都不应该是当事人知道和提及的事。

然而,父母一年年唠叨,说凤英姨姨家的墓葬早砌好了,说会明舅舅的也准备齐了,说邻里邻居都差不多把这事解决了,咱还拖什么?

我惊问,凤英姨姨才多大?六十多岁,怎么就准备起这个了?母亲说,还有五十岁就准备的呢,再说这也不是坏事不是见不得人的事也是早晚需要解决的事啊。更重要的,是你说不清自己什么时候死。

母亲最后这句话让我惊了好长一阵。

悄悄了解,果然是。村里许多人,都早早在自己的地头选一个好方位,或者拿自己更多的风水不好的地换取别人一小块风水好的地,找工匠掘好了给自己未来的坟墓。

于是,不得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以了却父母多年的一桩心愿。

一切交给在家乡的表哥。他是舅舅的儿子,办事自然让人放心。

这不,电话很快就打来了,墓葬,已完工。

回乡。

匆匆吃过表嫂包的饺子,去看墓葬。

想象太宏大。到了地头,只看到在地中央挖了一个一人多深的坑。工匠站在坑边,下巴上支着手里的铁锨把,一只脚踩在锨上,嘴里叨着一根烟。

老公快走几步,又递上一根。他远远在伸在眼前瞅瞅,别在耳朵上。

很久没见过男人在耳朵上别烟了,因此我笑出声来。他也笑,说好烟,留着慢慢抽。我看看老公,他会意,把手里缺了几根的一盒烟递过去。工匠看看,笑:怎,都要你的?老公说拿着抽吧,辛苦你。

他不再拒绝,拿起,把耳朵上那根也取下来轻轻地一点点推进烟盒,再装进裤兜里。

他说,就差封门了,你们下去看看吧,也好知道里面是啥样子。搀扶着母亲,顺着洞两边凿出的刚够踩进半只脚的“台阶”,一步步走下去,再进去。

呀,很宽敞!母亲先进去,有点欣喜地叫。我也进去,确实是。这个墓葬,已经全部用青砖砌好,顶部是像窑洞一样的弧形,看上去有十多平米。里面空空,什么也没有。母亲却像个兴奋的孩子,东瞅瞅,西看看。

这可比咱以前的地窖好多了,母亲说。是啊,以前家里的地窖不仅小还直不起腰,再说只是土洞并没有用砖砌。母亲不断用手摸摸墙,自语着这么两天就完工了是不是结实呢会不会漏雨啊。我笑,妈,你以为这是人住的窑洞啊,要那么结实做什么?母亲却认真起来,这可比窑洞还重要,莫非住进来隔几年还换新的?

母亲的话让我没有办法回答。人的一生,可以用一辈子来形容,那么死后呢?是多久?

怪不得,以前帝王将相的墓葬都像地下宫殿一样呢,我自语。

再大能怎么样?还不是落得骨头一把?还不是掘开了给人看?母亲说,还是老百姓的好,起码能安安稳稳到头。

什么时候是头?

我与母亲都说不上来,所以都不再言语。就那样站在墓葬里,瞅一阵,看一阵,想一阵。

母亲又与我探讨,以后我和你爸,就是谁先不在了谁先进来。后来那个再进来,还得挖开。

很不想探讨这样的问题,所以我没接话。

正好,上面的人在叫,听出来是工匠,他说差不多了吧这么长时间有什么看头呢?知道里面什么样子不就行了?

上去吧,我对母亲说。她答应着,边往外走边笑:管它谁先进来管它什么时候到头,反正以后就在这里了啊。

母亲突然的这一句话,让我的眼泪不由得涌上来,赶紧低头,两行泪在不知不觉中滴进脚下的土里。我笑着说妈你真逗,以后还很早,你看你早早备下这有什么好。

母亲也笑了,说能有多早?一晃都老成这样了。

母亲刚刚70岁,却觉得老成这样了。我在下面推着她,被上面人拉出墓葬。工匠问:怎样,还行吧?母亲点点头,说行啊,挺宽敞。

工匠说,我办事你们放心,肯定做得宽宽敞敞,让你们满意,舒心。话音未落,他已经与周围的几个工人将一扇临时用的木门推下去,几个人又跳下去合力封了墓葬的门。母亲还要探下头看时,工匠已带头把一锨土扬了下去,周围的几个人也跟着扬起手里的锨,开始填埋墓葬外面的坑。

尘土立时飞扬在这块土地里,我带着母亲急忙走远。

秋日的午后,斜阳淡淡的,风儿轻轻的。远处掩埋墓葬的尘土飞过来,咬在牙缝里倒觉得暖暖的。

突然发现,上面地里站着一个人。母亲喊他,他也认出母亲,走到地头问把葬砌好了?母亲说好了。他说这是件正经事,早就该做了。

你的呢?母亲开口就问。我推推母亲,觉得她不该问这个话题,不管这事在他们看来多平常,毕竟不应该作为聊天话题放在嘴上。没想到他大声说,我的早砌好了,就等进去了。

母亲大笑,进去还早,砌好就好。

他说,你看进财不是好好的就突然不在了?谁知道咱哪天也就走了这一步?反正葬也好了,棺材也好了,等死就算了。

说这些话时,他一直笑着,像说吃饭下地一样轻松,我却听得很是瘆人。

母亲说别瞎说了,好好活着吧,尽量多活两年,让孩子们也高兴高兴。

唉,人家们说不定还想让你早点去呢。这时他似乎觉得当着我面说这些不妥,于是改口:我是说我啊,我家那几个,指望不上。

母亲打断他,别瞎说了,你试试你死了,孩子们不知道哭成啥样呢。

他反驳哭能证明孝?咱村谁最会哭你不知道?他是不是最孝?

母亲知道他说的是谁,我也听说了。那个当时在父母坟前哭得惊天动地的人,竟然借口单位走不开连父亲最后一面也拒绝见。父母患病期间,都是村里的妹妹在照料。

他与母亲突然都沉默下来,一下让这个很会哭的人搞得没了话题。

好了啊!我们回了!恰在这时,工匠在那边喊了。扭身望,刚才的一个大坑已经变得平展展,尘埃也已落定,地里恢复了原样。相信一场雨一阵风过后,没人发现那下面原来早掘好一个大的墓葬。

以后,还能找得到吗?母亲担忧地问。确实,多年以后,能找到准确位置吗?工匠说放心吧,我把尺寸给你写下了,即便做的标记不在了,也能找到。边说,他已边走过来,把一个皱巴巴的纸条递给母亲。上面,就标着那个墓葬在这块地里的具体位置。

母亲装起,与工匠告别。

回身,再陪母亲走近墓葬。地上本没有什么,母亲还是弯腰,把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石块拾起来,投向远方。

突然,一只喜鹊飞过来,落在工匠竖在那里做标记的石头上。叫了两声,又飞离。

母亲说咱回去吧,今天是个好日子!

[转载]自己的墓葬

[转载]自己的墓葬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